刀剑风尘录-第1部分-刀剑风尘录全文阅读-刀剑风尘录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刀剑风尘录  »  刀剑风尘录-第1部分

刀剑风尘录-第1部分

刀剑风尘录-第1部分《刀剑风尘录》第一章 雨雨后春笋 那一处悬崖。崖上狂风怒吼,雷声漫天,乌云密布,天不见rì,晃如末rì。崖下是万丈深渊,漆黑无比,晃如黑夜。 封魔崖。 相传,封魔崖是古时蛮荒时代,一处仙魔争战之地。那时封魔崖不叫封魔崖,它叫仙魔峰。仙魔峰上,仙魔相斗,魔胜封魔为王,仙胜封仙为神。仙魔峰是封神之地,亦是封魔之地。无论魔还是仙,都愿上崖一战,以求成神称王。但如今,仙魔峰已不是当初那般神圣。 如今已过千万年,仙魔峰已经变成了一个荒凉之地,寸草不生,冷到让人心寒。仙魔峰为何变成如今的样子,真正的缘由,已经没有人知道。因为如今这个世界,已经仙魔。 按上古神话记载。在千万面前,仙魔生了一次仙战,所有的仙魔都参与了。 仙战很惨烈,他们打到天崩地裂,rì月失sè,山移河改。所有的仙魔都在这一场战争中覆灭。从此,世间再无仙魔之说。 仙魔打得如此惨烈,有许多人也不信。有一个滑稽,但又说得不错的流传了。仙魔之战,难道就没有哪一个仙魔怕死吗?难道仙魔之中就没有一个逃兵?天下之所以再无仙魔,是因为仙魔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一个世界有着吸引仙魔们的东西,让仙魔们都奔赴那个世界。 这个传言流传不久后,又有人疑惑了。难道仙魔都跟人一样,那仙魔之中就没有能抵制住诱惑的仙魔?与其乱猜仙魔消失的缘由,还不如说这世间根本没有仙魔。 传言归传言,孰真孰假,已无人可知。不过仙魔峰的存在,又证明了什么? 仙不在,魔不存。仙魔峰之上莫名的飞仙之力魔之气息依在。仙魔峰方圆百里,时而是一片枝叶繁盛鸟语花香的林海世界,时而是一片渺无人烟寸草不生的荒漠。 从仙魔峰山域外望去,只见仙魔峰黑雾环绕,矗立在奇异空间之中,就如一根巨柱,镇压住了一个妖魔般,诡异无比。所以称仙魔峰为封魔崖。 人不乏好奇之心,自古以来,有不少人进过这片奇异的区域。有人活着出来了,但也有人没出来。一旦迈过封魔崖山域,人就会消失,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也就只有从里边出来的人知道。 活着出来的人提醒其他人,进去之后,必须一直盯着封魔崖看,不然一个晃眼,就会失去方向,再也找不到出路。出来的人也说了,封魔崖下四周都是悬崖,只有通过一条石桥,到达封魔崖悬崖边上。根本没有路上崖顶。有人不信,不信的人进去了,能出来的人,脸上都是失望——封魔崖确实没有路上去。 时间可以抹淡一切。随着时光流逝,渐渐的人们忘记了进去的方法,就连这一个神秘的地方人们也遗忘了。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的,人们便把这个诡异的地方,列为了一个绝地。也没有人,再敢踏入一步…… 鸿茫五〇六年 封魔崖迎来了一批新的客人。 杀…… 那是三个穿着道服的剑士,他们手持剑戈,追杀着一个黑衣人。 四人的后方,还跟随着一批武者修士,武者修士们御空而行,远眺四人的情况,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黑衣人手握三尺赤刀,背负两副七弦琴,全身弥漫着黑气,脸部也是如此。黑衣人脸上冒着腾腾黑气,面上只有冒着青光的双眼,真正的面容无从可知。 三个道服剑士中年模样,面容刚毅,身材矫健。不足的是,他们脸sè通红,目光尽赤,就如被惹怒的猛虎,与本身的气息大不相符。 三人身青光,手凝剑指,御剑腾空,舞动飞剑,追斩黑衣人。飞剑一出,剑气冲天,剑鸣铮铮。 黑衣人见此冷哼,动作依然从容,毫无慌sè。只见他手转横刀,劈斩而出。简单的一刀,与斩来的三把飞剑来了个硬碰硬。 铛…… 三尺赤刀与三把飞剑迸出阵阵火花。黑衣人看似毫无威力的一刀,将三剑士的飞剑全部封开。黑衣人手中一转,卷起三把飞剑,反袭三剑士。 三剑士知情况不妙,三人同时点出剑指,合力定下三把飞剑。三人两手剑指并拢,剑指上打出三道青光,各击在自己的飞剑上。 飞剑青光笼罩,但依然没有停下的趋势。三剑士目光一凝,增加力,飞剑这才缓了下来。 三剑士彼此相觑一眼,会领神意,长袖一甩,各打出一道白sè光芒,击在飞剑上,三把飞剑被震上虚空。 镇魂曲! 三剑士齐喝,同时体表散的青光,化为白光,剑指朝天,三道白光直冲云霄,没入了三把飞剑之中。飞剑轻颠,化为了三道白光,盘旋在三剑士上方,相互击撞,组成奇异的图阵,图阵中散出阵阵清脆的乐符,甚是悦耳动人。但三剑士两眼散着青光,身上的戾气大增,与其大相不符。 “镇魂曲……”黑衣人望着天上盘绕的三把飞剑,喃喃自语,面上那两点青光闪烁,若有所思。但往下看到三剑士的时候,却摇了摇头,叹道:“魂倒没镇,自己倒被镇了。” 黑衣人摇摇头,也不理会其他,将三尺刀刃插在地上,而自己盘膝而坐。从背上摘下一副七弦琴,将之放在双膝上,双手抚在琴弦上。 铮…… 一弦拨动,风云停。 二弦凑起,江河止。 三弦鸣动,万物寂。 …… 七弦齐动,乾坤定。 琴声铮鸣,悠悠流长,透人心扉,抚魄安魂,让人听之,心中越安静。琴音款款而出,荡漾在这安静的空气中。 三剑士听到那动人的琴声后,都愣住了。眼中迷离,剑指打出的白光也中止。 在三剑士后方的武者修士们,纷纷跌落,丝毫没有反抗之力。跌落之后,都没有站起,都昏昏睡了过去,所有人的脸上尽是安逸的睡容。 三剑士愣愣的瘫软在地,虚空上的三把飞剑也跌落而下,掉落在他们的身旁。三剑士脸sè都很苍白,全身瘫软坐在地上。三剑士呆呆出神,嘴中都重复着一句话:“难道我们错了吗?” 黑衣人也不说话,哼了一声后,就坐在地上调息起来,似乎刚刚那一曲,让他体内真气消耗很大。 天依然昏暗,风卷起一阵尘埃,让天地置身于蒙蒙胧胧之间,让人心感微凉。 过了会儿, 黑衣男子把七弦琴在身边的地上,缓缓站了起来。舒了口气,盯着朦胧的远方,道:“你们三个走吧,我要等的人,不是你们。” 三剑士茫然站起,其中年纪最长的剑士道:“你为什么不杀我们。” 黑衣人冷哼,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们。”三剑士闻此哑口无声,面面相觑。 这时,黑衣人望着迷蒙的远方,朗声道:“老朋友。你可来晚了。” 三剑士一奇,顺着黑衣人望的方向看了过去。迷蒙昏暗的远方,正缓缓走来一个健朗的中年人。中年人衣着蓝衣,背负青木棍,和两把长剑。 “枪王秦廉。”三剑士同时惊呼。三人再次相觑,而后都叹了一口气,接着便捡起各自的剑,摇头退开了。 蓝衣中年人名为秦廉,他枪法奥妙无穷,且是一位返虚实力的大成者,所以被世人誉为枪王。 此时秦廉不急不缓的走着,双眸闪烁,若有所思,步伐沉重。行了不久,走到了黑衣人的前方,停了下来,静静的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道:“你总算是来了。” 秦廉点点头,道:“我来了。来晚了。” 黑衣人目光移到了秦廉背后的青木棍上,冒着青光的双眼微微闪烁,道:“你的枪头呢?” 秦廉道:“跟兄弟相斗,不带枪头。” 黑衣人看向了那两把普通的长剑,道:“那两把剑呢?” 秦廉闻此摘下那两把长剑和青木棍,把青木棍插在了地上,并其中两把剑长的一把剑,抛向了黑衣人。黑衣人抬手接住。黑衣人接到长剑后,拔剑出鞘,白光闪出,光亮的剑身出现在黑衣人眼前,黑衣人用冒着黑气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剑身,剑身上刻有的那一个“天”字,黑衣人冒着青光的双眼顿时闪烁。 秦廉道:“你还记得这把剑。” 黑衣人道:“记得,当然记得。这把剑我至死不会忘记。” 秦廉叹道:“师弟,罢手吧。” 此话一处,本退出去的三剑士听到后大惊。皆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而后看向了黑衣人与秦廉。 黑衣人闻后颔,道:“没想到你还认我这个师弟。” 秦廉道:“师父也是。师父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师父永远是你师父。你依然可以回去。” 黑衣人闻后,体表的魔气翻滚,犹如汹涌的波涛。但渐渐的,魔气停了下来,没入了黑衣人的体内。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身着黑衣,秀气的脸庞,有着书生之气,他头垂肩落下,随风飘动,又多了分疏狂。 “剑君俞天行。”三剑士看到黑衣人的面貌之后惊呼,望着那黑衣人俊俏的脸庞,直出神。 俞天行目光柔和,道:“师父还好吗。” 秦廉道:“师父还好,只是他老人家很想你。” 俞天行目光闪闪,道:“那就好。” 秦廉道:“师弟,跟我回去吧。他们一定会看在剑宗和师父的份上,罢手的。” 俞天行听后摇摇头,默默地拔出手中的长剑,对着长剑道:“师兄,当初我们就是因为这剑认识的,今天我们就以这把剑结束吧。” 秦廉摇头,道:“我不跟你动手。” 俞天行道:“那我就逼你出手。”说罢,长剑直取秦廉级。 秦廉站立不动,任由长剑刺来。 “你赢了。”俞天行的长剑在秦廉的眉心处停了下来。 秦廉道:“我知道你不会动手的。” 俞天行道:“为什么。” 秦廉道:“方才你没有杀气,而且我不相信你真的会下手。” 俞天行嘴角微微一翘,冷道:“难道杀人一定需要有杀气吗。”说完,他气息大变,滚滚魔气如cho水般从体内奔涌而出。 秦廉见此目光一淡。 叮……俞天行手中长剑一颠,直刺而出。秦廉往后腾跃,俞天行持剑而行。秦廉挥动手中长剑,连剑带鞘,封开俞天行的长剑。俞天行连刺两剑,秦廉依然剑鞘封档。 俞天行喝道:“拔剑。” 秦廉莫不作语,俞天行连续抢攻,直刺秦廉臂腕,秦廉手中一转,剑鞘搭在俞天行的剑尖之上,挡住了俞天行这一剑。 俞天行一声长喝,手上施力,滚滚魔气,从长剑上涌出。 噗…… 秦廉的剑鞘顿时化为粉末,而秦廉则被震退三步。秦廉叹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俞天行莫不作声,大步上前,凌身一起,长剑劈下,滚滚魔气顿时压落。 秦廉手右手持剑,左手抚剑,他手中的长剑顿时白光大盛,他大喝一声,长剑挥斩而上,凌然之气巨鸣。一黑一白之气,划过空中。 铛…… 两把长剑迸出阵阵火花。俞天行被震得倒飞,秦廉双脚被震入石中,右臂的衣袖,被震成粉屑,嘴角丝丝鲜血流出。 俞天行凌空翻身,双脚站地,退后半步后方才停了下来。 俞天行舒了口气,道:“师兄你知道吗。我曾有三个梦想,第一个就是打败你,第二个就是打败师父。” 秦廉抹去嘴角的鲜血,双目有神,豪气大盛,朗道:“好。今天我们就来一决雌雄。打赢了我,就回去跟师父再战。” 俞天行体表魔气尽敛,脸上淡淡笑容浮现,俞天行道:“师父看了,跟你足够了。” 秦廉脸上一滞,顿时莫不作声。 俞天行望向了那乌云密布的封魔崖,道:“封魔崖的传说你还记得不。” 秦廉道:“记得。” 俞天行道:“今rì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和你上封魔崖一战。” 秦廉yù语,但俞天行却已经提剑迈入了封魔崖山域,消失不见。秦廉自语,道:“今rì就是不能挽回师弟,还有什么脸回去,不如跟师弟痛痛快快打一场。生虽不能同年,死也要同rì。”秦廉不再犹豫,一步跃进封魔崖山域。 封魔崖前, 俞天行站在封魔崖下石桥上,靠着悬崖,闭目等候。 半盏茶后,秦廉出现在了石桥的另一端。俞天行方才望向秦廉。两人相觑不语。 叮…… 不知几时,两人同时出手,长剑荡出,两人便在窄小的石桥上相斗。 黑白之气交错,长剑铮鸣,剑气荡漾。两人的剑招,毫无花哨可言。劈就是劈,斩就是斩,刺就是刺。俞天行与秦廉连对百招,但依然斗得难分难解,两人对了一次掌后,震开了对方。 俞天行依崖而站,脸上却是淡淡一笑。他看着手中的长剑,捏指在剑身上一弹,剑身晃动,出一阵轻鸣。俞天行道:“师兄,在别人看来,你是枪王。但在我看来,你却是剑圣。” 秦廉靠着俞天行莫不作声。 俞天行道:“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在钻研剑道。枪术只不过是你上阵杀敌之用。”俞天行提剑指向秦廉,道:“今天我就领教你的剑道。”说罢,俞天行大步一迈,长剑荡出。 俞天行的长剑带着紫sè剑气,横扫而出。秦廉凌空旋身,斜劈而下。俞天行的动作戛然而止,整个人后退半步,接过秦廉的长剑。 秦廉这一剑力道惊人,直接将俞天行的长剑压弯。俞天行知此,当即左手捏住剑尖,减少了长剑被压弯的趋势。但即便如此,俞天行的长剑还是被压成满弓。 俞天行以真气贯入长剑中,长剑紫光大盛。长剑绷直,秦廉猛地被弹飞。俞天行趁此,长剑掠出。秦廉凌空长剑一刺,直取俞天行面门。俞天行不躲,长剑依然掠出。 嘶啦…… 秦廉的臂膀被割出一道口子,鲜血喷洒而出,他摇摇落地,落地之时,快点了自己肩上的|丨穴位。而俞天行方才以右臂阻挡,右肩上则被削去一块肉,并没有被刺中脑门。 俞天行并没有止血,任由鲜血直流。他把长剑抛给了左手,左手握住长剑,同时整个人的姿势改变了。 秦廉则也是将长剑交给左手,并且还试着舞动了几次。 俞天行道:“该是时候了。” 秦廉道:“确实该是时候了。” 叮…… 两人一说完,长剑再次向对方扫去。这一次对招,两人的气息变了。俞天行的气息变得内敛,而秦廉的气息变得刚猛。 不仅如此,就连俞天行的剑,也生了变化。俞天行的剑,此时就如一条丝带般柔韧,遇到秦廉的长剑后,将之缠住。俞天行一扯,秦廉连人带剑被带动而去。 秦廉一声大喝,刚猛的真气涌出,震开了俞天行的长剑。同时幻化出三个人影,顺势朝俞天行的面门刺去。 俞天行长剑一横,右手捏住剑尖,画了一个一个弧勾,将秦廉的长剑全部圈住,且身子一侧避开秦廉的长剑。 两人蹬时背对背,俞天行与秦廉猛地回身,长剑一刺而出。 噗…… 两人的长剑各贯穿了对方的锁骨。两人彼此相望,脸上尽是淡然。 秦廉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俞天行道:“我为什么要躲开。” 秦廉道:“你杀了我吧。死在你的剑下,我死而无怨。” 俞天行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为什么不是你杀我。你死了无怨,难道我能无怨。” 秦廉漠然。 俞天行见此淡淡而笑,道:“师兄你看。师父来了。” 秦廉听后转头往后一看,只见身后空无一人。俞天行手中持剑微微一转,秦廉只感心口之上,一阵剧痛,忍不住朝俞天行打了一掌。 哪知俞天行根本不躲,任由秦廉掌风劈来。秦廉一掌打在俞天行的胸口上,俞天行倒飞而出。石桥窄小,俞天行被这一震飞,必然会落入崖谷中无疑。秦廉猛然惊醒,方知俞天行借助自己的手,让自己命送。 秦廉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伸手要抓住俞天行。俞天行身子下坠,眼看要落入崖谷,这时秦廉及时,抓住了俞天行的手腕,俞天行这才没落入崖谷之中。 虽没有落入崖谷之中,但俞天行此时的处境,依然危险。秦廉身负重伤,手上提不起丝毫气力,就连体内的真气也变得动荡,根本运用不了力量。他只好呼唤已经被震昏的俞天行。 在秦廉一阵呼唤后,俞天行方才悠悠醒来,见秦廉如此紧张,他却淡淡的笑了。 秦廉见俞天行还这般笑得出来,怒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先把手另一只手给我,我把你拉起来你再笑个够。” 俞天行摇摇头,道:“师兄,你知道我的第三个梦想是什么吗?” 秦廉双手拉得有点酸了,双手有些不听使唤了,但他依然咬牙,握住俞天行的手腕,切齿道:“你上来我们在慢慢说。” 俞天行淡然一笑道:“我第三个梦想就是能跟婉儿厮守一生。” 秦廉听后微微一愣。 俞天行继续道:“如今我可以陪她去了。”说罢,俞天行震开了秦廉的手,整个人掉落了下去。 秦廉呆呆的望着落下去的俞天行,只见俞天行抱着他一直背在身后的黑木琴,脸上尽是安逸的微笑。秦廉眼中流下了两行清泪…… 封魔崖山域外,此时离秦廉与俞天行进入封魔崖七天七夜。 其他人已经醒来离去,只有三剑士依然守在外边等候。 三剑士中,年纪最晚的剑士道:“大哥二哥,我们走吧。秦前辈可能不会出来了。” 年纪最长的剑士摇头道:“不,我相信前辈会出来了。” “可是……” 正当年轻剑士要劝说的时候,他语塞了。因为他看到一个中年人徒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那个中年人胸口染血,右肩上有着一道醒目的伤口。 “前辈……”三剑士同时惊呼。 那中年人就是秦廉无疑。当rì俞天行坠入崖谷后,在石桥上守了七天七夜,到了这时才从封魔崖中出来。 秦廉看到三剑士后,才明白自己已经走出封魔崖山域,才道:“你们怎么还不走。” 年长的剑士道:“我们在守着前辈的东西,等候前辈出来。” 秦廉“哦”了一声,望向了俞天行留下的那一部七弦琴,还有立在一旁的三尺赤刀。秦廉缓缓的走了过去,坐到了七弦琴的旁边,将七弦琴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抚摸着。 最后摇摇头,叹了一声气。秦廉的目光转向了那把三尺赤刀,眼中尽是杂sè,他的手伸了过去。 呦…… 一声清脆的鸟鸣而过,那把三尺赤刀化为了一只赤sè云鹊,飞入了封魔崖中…… 秦廉见此一叹,道:“人间忠义,莫过于兵尺之义……” 鸿茫六〇一年 那是一个清晨。 清晨迷蒙,晨露未散。白雾浮于空中犹如珠帘。 白露点点,阵阵凉意。微风拂过晃若netbsp; 那是一个竹林小苑。 竹林。竹影婆裟,落叶纷飞。白雾珠帘,如丝如帛。轻柔漫舞,美不胜收。 小苑前不远有一汪潭水。潭水清澈见底,水中鱼儿清晰可见。 苑里屋中,传出的是分娩时痛苦的呻吟声。 屋前,一位童颜鹤的老人坐在苑中的石桌旁,石桌上放着一壶茶水,和一部七弦琴。老人正拿着茶杯,悠悠喝着茶水。而一个中年男子在屋前门外,正着急的走来走去。 老人见中年男子如此着急,安慰道:“山儿,你就别急了,急了也没用。” 中年男子道:“父亲,阿兰从小体弱。现在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孩子都还没生出来,你说能让我不急吗。” 老人笑了笑道:“该生的会生,该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你急没用。不如听我弹上一曲。”老人挪过七弦琴,两手抚在琴弦上。 “唉。”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但脸上依然是焦急之sè,不停的走来走去。 老人见此笑着摇摇头,他左手抚琴,右捏弦一拨。 铮…… 一弦拨动,风,云,流水,停止,仿佛都静停着老人的弹凑。 琴弦轻鸣,琴音柔和悦耳,丝丝入叩,扣人心弦。琴声如柔水般的轻缓,但又如清风般的轻快。不同人听之,有着不同的感受。天下万赖之声,莫过于此琴音。 中年男子听后,停了下来,着急之sè也渐渐舒缓,他整个人也沉浸在琴音之中,被琴音所感染。 许久琴毕。老人双手抚在琴弦上,琴弦渐渐止声。 哇哇…… 正当琴弦止声之时,屋中传出了婴儿的哭啼声。 中年男子蹬时站了起来,激动到:“哈哈……生了生了……终于生了。” 老人知此脸上也尽是喜悦之sè。 吱扭…… 此时竹屋中的门开了,一个中年老妇走了出来,中年男子见此急忙走过去。问道:“怎么样祥嫂?” 中年老妇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母子平安。” 中年男子舒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旋即男子想到什么,又问道:“现在阿兰和孩子怎么样了,可以进去看看吗?” 中年老妇“呵呵”一笑道:“当然可以,只过不进去小声点,阿兰现在身子虚,而且孩子也睡了。” “这个自然知道。”中年男子说完,就急忙的走进屋。 屋中陈设简单,进去一个小厅后,就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张床。此时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床头边放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中年妇人此时正溺爱的看着婴儿,疲惫的脸上尽是浓浓的关爱。中年男子轻声走到床边。 “阿……”中年yù言,但却被中年妇人禁声的动作打断了。 中年妇人轻声道:“远山,你看咱们孩子白白胖胖的,多可爱啊。” 中年男子抚摸着婴儿白嫩的小脸蛋,忍不住激动,颤抖道:“是啊,很可爱,你生的当然可爱。” 中年妇人无力的捶了中年男子一下,嗔道:“你还是这样不正经。” 中年男子灿灿而笑。 就这时,老人也走进来了。老人步伐缓慢的走到床边,看着中年妇人,道:“兰儿,辛苦了。” 中年妇人摇摇头道:“不苦。孩子平安,哪怕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中年男子道:“别说这样的话,你和孩子不是都好好的。” 中年妇人淡淡一笑,看向婴儿不再言语。 这时老人也看向了婴儿,喜道:“山儿,你让我抱抱孩子。” 中年男子闻此看了看中年妇人,妇人点点头。中年男子见此,就小心的抱起婴儿,慢慢的递给老人。老人看着怀中的小男婴,脸上尽是喜悦之情。 中年男子和中年妇人见此,两人相觑一笑。 “哦。对了父亲。”中年妇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急忙道:“您赶快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中年男子闻此也道:“是啊父亲。您赶紧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好。”老人自然答应。 老人脸上充满喜悦,道:“我们老家门前有一棵枫树,长得很健壮,不如在孩子名字里边加个枫字吧。叫子枫。怎么样?” 中年男子和妇人相视一笑,齐道:“好。” 屋外的竹林之中,一棵net笋破土而出……第二章 安魂曲 鸿茫六一二年 一个小山村中…… 几个男孩正在小溪中戏水,玩得很开心。但溪水边的林荫树下蜷缩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怯怯的看着水中嬉戏的男孩们,眼中尽是羡慕之sè。 小男孩的名字叫凌子枫。凌子枫的父亲叫凌远山。凌远山晚年得子,对儿子当然是宠爱有加。但凌子枫见别人的父亲都是身材健朗,容貌年轻之人,而自己的父亲却是老态龙钟,容貌年老之人。 凌子枫羡慕别人的父亲,再加上其他小孩的嘲笑,凌子枫每看到其他的小孩,向他走过来时,都离得远远的。 时过响午,烈rì当空,水中嬉戏的小孩们都都纷纷上岸准备回家。孩童们上岸后见到了凌子枫,脸上笑意更浓了,都嘲笑道: “你们看啊,是那个奇怪的孩子。” “我爹娘说,那个孩子的爹娘都那么老了,还生孩子,真是不知羞。” “就是……就是……” 其他孩童纷纷附应。 凌子枫脸sè默然,一声不吭的站起,跑开了。几个孩童一脸扫兴,似乎还想奚落凌子枫一番的,但林枫却跑走了,都说了声,没意思,而后各自散开了。 凌子枫一路奔跑,一直朝着家的方向跑。渐渐的他看到了一棵高大的枫树,接着看到了几间土房小屋,那是凌子枫的家。凌子枫跑到家的门口,方才停了下来。他站在门口并没有有进入家中。 “枫儿你回来了。” 这时屋中传出了一个苍老声音,从屋中走出了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就是凌远山。 凌远山身着一身蓝衣,体态已微微佝偻,头斑白,面容苍老。如今已经过去八年,凌远山已是五十多岁的老人。 凌子枫看到凌远山眼睛一红,低头的跑开了。 凌远山不明不白的看着凌子枫跑开,不禁觉得奇怪,摇头自语道:“这孩子。” “怎么了远山,枫儿回来了吗?”这时屋中传出了另一个苍苍的声音。凌远山听到声音后回身,看见一个老妇人,缓缓走了出来。老妇人就是凌远山的妻子,凌子枫的母亲薛兰。 薛兰此时四十多岁,但由于晚年生产的缘故,比同辈人要苍老得多。此时的薛兰两鬓斑白,凌远山比薛兰大八岁,但头上的雪丝不比凌远山的少。面容上带着病sè,额头上有着几条明显的皱纹,体态消瘦。 凌远山看到薛兰后,道:“枫儿刚刚回来了,可是他看到我又跑开了。” 薛兰脸上露出焦急之sè,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你怎么不追上去问问。” 凌远山道:“应该没事吧。他往竹林方向跑去的,我当时也没追。” 薛兰道:“这怎么可以。竹林那边可没人,等下孩子出了是怎么办。你快追上去看看吧。” 凌远山点点头,道:“我这就去看看,你在家等我。” 薛兰催道:“你快去,不然孩子就跑远了。”凌远山点头,便急步向竹林的方向跑去。 凌子枫跑进了竹林,熟路的跑到了竹林的一汪清澈的潭水旁,大喊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 凌子枫大喊着。最后他在潭水边,坐在岸边,蜷缩着哭了起来。 万里晴空无云,四周风轻竹乱。 这里很安静,这是自家的竹林,很少会有人来。每当林枫受到不平之事时,总是来这里一个人呆着。在这里就是他的一片天地,永远不会有人嘲笑他。 铮…… 一阵悠悠的琴音响起,在四周回荡。 凌子枫听到琴声之后,望向了四周,寻找琴声是从哪里传来的。这里少有人踏及,更不会有人在这里弹琴,而今天却有人在竹林弹琴,换是谁都会奇怪。 四周竹影婆裟,绿竹颠乱,落叶纷飞。 凌子枫远望四下,看到潭对面的小苑之中,有一个雪白衣的老人,坐在石桌旁,弹着琴。凌子枫好奇,沿着潭边,走了过去。 那间小苑是凌子枫曾经居住的地方,现在已经荒废了,但凌子枫的父亲凌远山还是常来打扫,屋子坏了,也会来修。凌子枫当时也是奇怪一阵,但也没有询问。 凌子枫渐渐走近小苑,也离雪白衣老人越来越近。老人一袭白衣,无论是靴子,还是腰带无一不是白sè。全身上下唯有老人的皮肤是铜sè之外,其他都是白的。凌子枫看到老人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老人背对着他,他根本看不见容貌。 老人弹的琴很悦耳,琴声中很欢快,就像与故人久别重逢,心情无比的喜悦。就连凌子枫不禁被感动,之前的yīn霾一扫而空,把不愉快之事抛到了脑后。 凌子枫走到了老人的身后,老人依然在专心弹琴,对凌子枫的来到根本没觉。凌子枫没有打扰老人,他慢慢的走到了老人的对面,老人此时闭着眼,很安详和蔼。但凌子枫看到老人的面貌后,他却是一惊。 老人童颜鹤,仙风道骨,雪白长飘然,宛若画中之仙。 铮…… 这时老人弹了最后一根琴弦,琴声渐渐消失,接着双手抚在琴弦之上——琴毕。 老人缓缓睁开了眼,他看到了凌子枫,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柔声道:“小朋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到这里来了,你的家人呢。” 凌子枫听老人说到自己的家人时,脸sè黯了下来。 老人见凌子枫不语,且有些闷闷不乐,故问道:“小朋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过来爷爷这边坐,跟爷爷说说,说不定爷爷能帮上你。” 凌子枫看到老人就感到无比的亲切,老人说让他过到老人身边坐时,他却没有能拒绝老人,不自觉的走到老人身旁的石凳坐下。 老人看着凌子枫的目光很柔和,他伸出萧瘦的手抚摸着凌子枫的小脑袋。这让凌子枫感到异样的舒服。 凌子枫忍不住问道:“老爷爷,你说可以帮我,你是神仙吗?” 老人被凌子枫逗的一笑,道:“爷爷不是神仙,但爷爷说不定也能帮你。” 凌子枫“哦”了一声,有些失望的埋下了头。 老人安慰道:“小朋友。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只有让神仙才可以帮到你。” 不知道老人有什么魔力,凌子枫跟老人说了他的事情。老人听完凌子枫笑了,而且是大笑。 凌子枫见老人大笑,心感疑惑,故道:“老爷爷你笑什么,难道你也觉得我很可笑吗。” 老人闻此止住笑容,摇摇头道:“不是。” 凌子枫道:“那您笑什么。” 老人道:“爷爷笑你不懂得珍惜。” “珍惜?”凌子枫疑惑。 “对。”老人点点头,道:“你知道吗。你有一个关心你的父亲,有一个爱你的母亲,但你却不知珍惜。别人有年轻的父母,但未必个个父母都能跟你的父母一样,对自己的孩子如此宠爱。有一个爱你的父母,你又何必羡慕别人的父母,别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别人嘲笑你,那是别人的不知,你又何必在意。身生之父母,你父母年世已高,作为父母的孩子,应当尽自己的能力,以尽孝道。而不是把别人流言绯语,放在心上耿耿于怀。” 老人的一字一语在凌子枫的心间划过,凌子枫只感到自己心中很难过。老人的话他不全然知道意思,但想到自己对自己的父母冷淡,自己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凌子枫擦拭着泪花,道:“我错了。” 老人见此,抚摸着凌子枫的小脑袋,脸上带着安慰的笑容,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老人看了自己的七弦长琴,道:“不如我弹凑一曲,给你听听好不好。” 凌子枫点点头,“嗯”了一声。 老人双手抚在了琴弦之上,淡淡的呼了口气。 铮…… 一弦拨动,风云止步望屏息。 二弦凑起,江河断流成池湖。 三弦鸣动,万物颔皆默然。 …… 七弦齐动,乾坤rì月暗止息。 款款琴音,柔声细语,让人心中感到一阵阵涟漪。就好像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抚慰自己的灵魂。 凌子枫一听老人的这一曲子,就被深深地吸引了。曲子柔声缓和,抚育人的灵魂。凌子枫听之,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之事,完全沉浸在琴曲之中。 许久琴毕,老人双手抚琴,琴声也渐渐消失。凌子枫这才缓缓清醒,渐渐的回过神。 “嗯!” 凌子枫回过神时,却吓了一跳。他看见自己的父亲凌远山,就站在自己的身旁。 凌远山两眼通红,两行老泪挂两腮。双手颤抖,哑着声音,不住道:“父……父亲……你……你终于回来了。” 凌子枫听到凌远山的话,不禁瞪大了眼。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白衣老人,就是自己的爷爷凌秋白。 这个老人就是凌远山的父亲,凌子枫的爷爷凌秋白无疑。凌秋白自凌子枫一岁之后,就四处游走,寻访各地,浪迹天涯。起初凌远山知道后不同意,因为凌秋白已经正临晚年,如果出去游荡,万一有一个闪失,那就后悔莫及了。 但凌秋白脾气也倔,留书一封就走了。信中写到,“生死之事已淡,以残余之年,游走久地,一生死而无憾。父留,子莫念。” 凌远山看到凌秋白的留书时,痛哭了三天三夜,想来父亲在去世之时,不能守在身边,一生都会让他遗憾。不过好在薛兰劝说,凌远山这才渐渐接受(辣文h小说)
刀剑风尘录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刀剑风尘录》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刀剑风尘录"的人也喜欢:

  1.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2.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3.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4.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5.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6.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7.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