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风尘录-第2部分-刀剑风尘录全文阅读-刀剑风尘录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刀剑风尘录  »  刀剑风尘录-第2部分

刀剑风尘录-第2部分

刀剑风尘录-第2部分。 在凌秋白离去的五年后,凌远山摆了一个无名牌位。之所以无名,是因为还不知道父亲凌秋白的生死。立牌,是为了纪念父亲,以尽孝道。 而如今,凌远山再次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如今能不激动。 凌秋白看到凌远山痛哭流涕,说不出话,握住凌远山的手,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山儿,为父这不是回来了。大把年纪了还哭什么。” 扑通…… 就在这时,凌远山跪了下来,哭道:“父亲在上,孩儿不肖,十年来不能在父亲跟前尽孝。” 凌秋白扶起凌远山,道:“你没错,是为父的错。是为父独自离去,是为父的不好。” 凌远山一袖擦过泪水,拉过凌子枫道:“枫儿,快拜拜爷爷。” 凌子枫被凌远山这一拉,顿时回过神,当即跪了下来,道:“爷爷在上,请受孙儿一拜。”随即磕了三个响头。 凌秋白“呵呵”一笑,扶起凌子枫看着他,叹道:“十年了,枫儿也长这么大了。” 凌子枫从凌秋白的目光中,看到了浓浓的慈爱,心头不由一热。但想到之前跟凌秋白说的事时,脸sè就有些黯淡了。 凌秋白见此,故拍拍凌子枫的肩膀,道:“枫儿,没事了。”随机对着凌远山道:“咱们进屋再说。”说罢,便拉着凌子枫的手往竹屋走去。 凌远山点点头,跟随其后,进了竹屋。 这一天,凌秋白和凌远山聊得很开心,父子俩把酒言欢,就如多年不见的好友。而凌子枫在一旁斟酒。 直至傍晚,两人依然不知。在村里老家中的薛兰却等得着急了,最后她也寻来。看到凌秋白后,也是乐不思蜀,亲自烧了几个小菜,给两人送酒。 晚上,一家四人团团圆圆的坐在饭桌旁,吃了一个开心的晚饭。吃完饭,凌远山和薛兰决定在竹林小苑中住下,陪凌秋白。 深夜。 潭中虫鸣,风吹着竹叶,沙沙作响。 此时,凌远山与薛兰早已入睡,但凌子枫未感困乏,便独自一人,走出了屋中。凌子枫在小苑中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嗯?” 四下望去,只见潭水边正坐着一个人。凌子枫心感好奇,便走了过去。凌子枫走进一看,原来那个人是自己的爷爷凌秋白。凌秋白坐在潭边,望着天上,看得出神。而他的双膝之上,放着一部七弦长琴。 凌子枫走了过去,道:“爷爷,你怎么还没睡。” 凌秋白见是凌子枫,淡淡笑道:“爷爷今天高兴,睡不着。” 凌子枫听后“哦”了一声。 凌秋白道:“枫儿你怎么也还没睡。” 凌子枫道:“今天不知怎么的睡不着。或许是爷爷回来,高兴得睡不着了。” 凌秋白淡淡而笑,轻轻拍着地上道:“来这边坐,跟爷爷聊会天。” “嗯。”凌子枫点点头,而后便依言坐在凌秋白的旁边。望着夜空上的圆月,凌子枫道:“爷爷你一直喜欢游山玩水,浪迹天涯吗?” 凌秋白道:“爷爷从很小的时候爹娘就去世了,后来遇到了师父。师父对我很好,就像亲人般。我跟着师父学着琴,两人相依为命,流浪四方。可在我十八岁那年,师父辞世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人独自流浪。” 凌子枫听到这里沉默了。心道:爷爷比自己还要孤独,关心的人都不在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与自己相比,自己要好上多少倍。自己居然还不懂得珍惜。 凌秋白见凌子枫不语,心下已经猜到大半,故道:“你还在为今天的事烦恼吗?” 凌子枫一愣,但还是点点头。 凌秋白抚摸着凌子枫的小脑袋,道:“这个你不用担心,爷爷不会告诉你爹娘的。不管是谁,都有做错的时候,包括爷爷我。” 凌子枫疑惑道:“爷爷你也有做错的事?” 凌秋白点头道:“我一生觉得最大的错误和遗憾就是你nini。” “nini?”凌子枫惊奇。 “对。”凌秋白道:“在我认为我永远是孤独的时候,我认识了你nini。你nini让我知道我不是孤独的,后来我们相爱了,我们要成亲。可是你nini的家人不答应,他们看不上我这弹琴的穷小子。” 凌子枫道:“后来呢?” 凌秋白吸了口气,道:“后来你nini跟我私奔了。我们遭到她家人的追捕,你nini跟着我吃着苦,浪迹天涯,过着飘渺不定rì子。直至后来,有一个朋友出手帮忙,震止了她的家人。她的家人才低头同意。我们这才过上安定的rì子,而且生下了你的父亲。” 凌子枫听后更是疑惑,道:“这样很好啊,怎么会是后悔的事。” 凌秋白此时已是目光闪闪,叹声道:“后来我病了,病得很严重。你nini为了救我,带着我寻找那传说中的无尘珠。” 凌子枫疑惑道:“无尘珠是什么?” 凌秋白道:“无尘珠是一颗神奇的珠子,他能够去除百病,延年益寿。很多人都想得到他,包括那些修士。” 凌子枫点点头,旋即问道:“修士又是什么?” 凌秋白道:“修士就是想修炼成仙的那些人。” 凌子枫惊奇道:“修炼成仙!” “对。”凌秋白道:“但是我活到这把年纪了,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人有能成仙。” 凌子枫只是“哦”了一声,但没觉得什么,转即道:“那后来怎么样了。nini找到了吗?” 凌秋白道:“找到了。在西域的一座雪山上,有一个无尘宫。在他们的圣地无雮池中,就放有一颗无尘珠。无尘珠是无尘宫的圣物,他们不可能外借。但你nini在雪地中,跪了七天七夜。最后无尘宫的人终于答应了,但他们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等我死后,必须归还无尘珠。” 凌子枫愤然,道:“无尘宫的人真是可恶,居然给nini在雪地里跪了那么久,那该多冷啊。” 凌秋白颔,叹道:“是啊。那该多冷啊。” 凌子枫道:“后来nini答应了是吗?” “嗯。”凌秋白点头,“你nini答应了。但是从那以后,换她病了。因为她跪在雪地的时候遭受寒气侵体,进入肺腑,谁也救不了。我多次想把我体内的无尘珠取出,可是你nini一直不同意。她说,我好不容易救了你,如今你却要寻死,岂不是辜负了我的心意,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凌秋白颤抖的说完了,说完后,他合上了眼,从眼角划下了,两行清泪。清泪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 凌子枫看着难过的凌秋白,心中也不由的伤感,眼泪也忍不住从眼中流下。 凌秋白看着很自己一起难过的孙子,于心不忍,止住泪水,轻轻拍打着凌子枫的背后,道:“枫儿,不要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nini也不忍心看到我们这样的。” “嗯。”凌子枫擦拭着泪水,用力的点头着,“枫儿不哭。” 凌秋白见孙子如此这般,心中大感安慰。 凌子枫擦拭完泪水之后,道:“爷爷,nini的坟墓在哪里,我想去祭拜她。” 凌秋白闻此一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长琴,道:“你nini就在我身边。” “嗯?”凌秋白的话顿时让凌子枫不解。 凌秋白淡淡一笑,道:“这把长琴我叫他琴冢,你nini的骨灰就在这把长琴里。”说着,凌秋白打开了长琴的底层。底层的木板上,镶着一个苣竞凶印?br /> 凌秋白双手抬起苣竞凶樱旁诔で偕希溃骸罢夂凶永镒暗木褪悄鉵ini的骨灰。我一直带着她,让她伴随在我的身边,浪迹天涯。我想等我哪天死的时候,能跟她在一起。” 凌子枫知此,当即跪下拜了三拜,“nini在上,请受孙儿一拜。” 凌秋白单手扶起凌子枫,道:“枫儿,起来吧。”同时道:“枫儿,你答应爷爷,这件事别告诉别人,包过你的父亲母亲。” 凌子枫疑惑,道:“为什么?” 凌秋白摇头道:“不为什么。答应我好吗?” 凌子枫甚是疑惑,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凌秋白这时叹了口气,仰望着星空,叹道:“枫儿,或许你会觉得奇怪,甚是我也觉得我自己很奇怪。可我也是为你nini好,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琴就想起你nini。我只想让你nini安安静静的,伴随在我的身边。”凌秋白看向了凌子枫,道:“你知道吗?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我只有四个人知道。其中有一个人是你。” 凌子枫点点头,虽然凌秋白话中深意他不懂,但他知道,对于凌秋白来说,那是很重要的。 爷孙两人此时面面相觑,最后凌秋白淡然一笑,转开话题道:“枫儿你想不想学琴。” 凌子枫一听到凌秋白要教他学琴,整个人就来兴趣了,他兴奋道:“想。很想。” 凌秋白淡淡而笑,抚摸着凌子枫的小脑袋,道:“好。爷爷教你。” 凌子枫兴奋不已,他想到了今天凌秋白弹的曲子,那一曲让他心神安宁,听起来舒适无比的琴曲。凌子枫问道:“爷爷。今天你弹给我的那曲子,叫什么名字啊。” 凌秋白摸着胡子,道:“那是我自创的曲子,叫安魂曲。” “安魂曲……”凌子枫喃喃自语。 凌秋白道:“我叫那曲子安魂曲,可是别人却叫他镇魂曲。可是别人却不知镇魂曲是另一曲子。” 凌子枫灿灿笑道:“他们真笨,安魂和镇魂都分不清。” 凌秋白闻此也是大笑。第章三章 萧战 圆月当空,繁星缭绕。 这一夜凌秋白与凌子枫在月下,促膝长谈,凌秋白为凌子枫讲解了一切琴理。直至次rì清晨…… 清晨。 凌远山与薛兰看到凌秋白和凌子枫坐在潭边,他们也没有打扰二人,都去生火做饭了。 此时凌子枫也疲倦了,趴在凌秋白身上,听着凌秋白的叙说。 凌秋白道:“枫儿,你记住,弹琴不是用手弹,而是用心去弹。把自己心中所想之事,全部注入琴声之中。这就是弹琴的本意,只要掌握住这点,弹得好琴,也是时间问题。” 凌子枫虽然已是疲惫,但凌秋白的话还是认真听讲。凌秋白这般说到,他记下来之后点点头。 凌秋白也看得出凌子枫的疲惫,他拍了拍凌子枫的背后道:“枫儿,你回去休息吧。再说下去你也难以承受,而且身体要紧。” 凌子枫点点头,站起身揉着眼,道:“爷爷你也早点休息。” “嗯。”凌秋白点点头。凌子枫见此便朝着小屋跑去。凌秋白见到凌子枫跑去的身影,微微一叹,而后便仰望向那迷蒙的天空。 这一个早上过得很安静,唯有凌秋白与凌远山坐在石桌旁,聊着两人这十年来各自的遭遇和所见所闻。 而凌子枫则一直睡到了响午,就连私塾都没有去。薛兰本来想叫醒凌子枫,但被凌秋白制止了。所以凌子枫才可能睡得这般安逸。 凌子枫清醒后才知,自己已经睡过了头。起来后,凌秋白让他今天不用去私塾,这让凌子枫高兴不已。凌子枫便跟着凌秋白练了一下午的琴。 起初凌子枫弹的琴可谓是,燕闻惊坠,鱼听沉塘。但后来经过凌秋白指点,一个下午下来,凌子枫勉勉强强弹得一曲子。为此,凌子枫也受到了凌秋白的赞许。 凌父知此,也逗乐道:“枫儿是听着父亲的琴声蹦出来的,学弹琴当然快。” 这话逗得凌秋白大笑,凌子枫也听得懵懵然,可这话却遭到凌母的白眼。凌远山这才老实不少。 谈笑风生的一天过去了。 凌子枫又得去他不想去的地方,那就是私塾。私塾中有人不少小孩提起他不愿听的话,所以他对去私塾总是很抵触。 凌秋白见凌子枫脸sè黯然,凌子枫的心事已经猜出大半,道:“枫儿,你是不是不想听到他们说的话。” 凌子枫点点头。 凌秋白开解道:“别人说的不一定是对的,也许也是错的。只要心中无愧无悔,别人的话何必在意。而且天下之大,比你还有更可怜的人。他们无父无母,但有的却过得依然很开心。” 凌子枫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凌秋白道:“去吧。有一天你会遇到不会嘲笑你,跟你玩的人。” “嗯。”凌子枫点头,而后便朝村东头跑去。 村东头离竹林很远,竹林在西边。如果要去到村东头,必须穿过整个村子。 哒哒…… 正当凌子枫跑到村中的时候,两辆马车从村外,驶进了村中。凌子枫停下来,看了看马车,只见马车驶向了村南。 凌子枫观望几眼后,就跑向私塾。一进道私塾,凌子枫就听到别人的议论声。 “看啊,那家伙又来了。” “是啊,我以为昨天他不来,以后就不来了。” “他肯定是昨天被我们吓怕了,不敢来了。” 私塾中的孩童,议论不止。但凌子枫并没有反驳,独自一人坐下。直至教书先生喝止,众孩童才止声。 一个枯燥乏味的早上就这般过去了。 响午, 教书先生授课完之后,凌子枫就直接跑回家,不再多留。 “你们听说没有,村南的萧老员外家的儿子回来了,你们知道没有。” “这可我见过了。据说他儿子是一位了不得的大将军,如今告老还乡了。” “是啊。他们家可厉害了。” 在回家路上,凌子枫听到别人都议论着一个相同的话题,但凌子枫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回家后,凌子枫帮家中老人干些小活。他要尽他的孝道。 傍晚后,则跟凌秋白学琴。 次rì, 凌子枫早上照常去私塾。可今rì却与往常有些不同。 教书先生授课的时候,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有十来岁,衣着端齐,衣戴整洁,身材萧瘦,皮肤微黑,面容刚毅,眉头微微上扬,有股傲气。 教书先生道:“这位是新来的小朋友,以后就跟大家可要互相照顾了。”旋即看向凌子枫,道:“子枫,他就由你照顾了。” 凌子枫听到教书先生这般一说,微微一愣,但还是走上去,伸手过去,微微笑道:“你好,我叫凌子枫。” 小男孩见到凌子枫也是微微一笑,也伸手过去,道:“你好,我叫萧战。” 凌子枫看到萧战的微笑心中一暖,萧战那种笑是真心的笑,这是他头一次得到这么一个微笑。心中顿时对萧战好感大增。 “嗯。”凌子枫笑着点点头,便拉着萧战到自己身旁的位置坐下。 教书先生见此点点头,而后便开始授课。 凌子枫这时想起了昨天别人议论的谈话,故问道:“你是不是刚刚搬来的。” 萧战道“是啊。我昨天刚刚搬来。” 凌子枫道:“你从外边来的,那外边的世界怎么样的。”凌子枫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外边是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 萧战这时来兴趣了,便跟凌子枫聊了起来。 一个上午过得很快,凌子枫跟萧战聊得很开心,感觉时间一下子就过了,这时他从未有的事。 响午,教书先生走后,凌子枫准备跟萧战结伴回家。 两人相谈从教馆走出去。走到门口时,凌子枫感觉脚下一滞,似乎有什么东西绊住自己,身子蹬时失去平衡。但好在反应及时,急忙双手撑地,滚了出去。 凌子枫爬起来看见几个孩童,站在门口外,除了萧战以外,就是其他几个常嘲笑他的孩童。凌子枫见此怒火中烧,攥紧了拳头。 萧战见凌子枫被绊倒,当即揪住绊倒凌子枫的男孩,喝道:“你为什么绊倒他,你给我过去道歉。” 被揪住的男孩非旦没有道歉,反而还横道:“我就事绊他,你能怎么样。” 这话一处,萧战当即气的面红耳赤,一拳直接打了过去。 萧战的力度不小,那男孩的脸被打得肿起,就连嘴角的流出鲜血。那男孩被打,其他男孩蹬时朝萧战涌了上去。萧战直接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凌子枫见为自己出气的萧战被打,也猛的冲了上去。把压在萧战身上的男孩掀开,将萧战扶起。几个男孩不依不饶,被推开后,又猛地冲了上去。凌子枫和两个男孩扭打,而萧战力大惊人,和三个男孩扭打,依然不在下风。 压在凌子枫心中的怒火一时间完全爆,与他扭打的两个男孩被打到怕。而萧战依然还在僵持,凌子枫急忙上去帮忙。 结果可想而知。五个男孩皆被凌子枫和萧战打到没脾气。最后灰溜溜的走了。 凌子枫和萧战无力的坐在一棵树下。两人喘着粗气,脸上同样被打得鼻青脸肿。 萧战摸着自己的脸上,蹬时疼得呲牙咧嘴,最后叹道:“没想到来的第一天就打了一场,回去肯定挨骂了。” 凌子枫过意不去道:“对不起。把你扯进来了。” 萧战道:“没什么,我最看不过欺负别人的人了。” 凌子枫心中一阵感激,道:“谢谢你。” 萧战摆摆手道:“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了。我看你是我兄弟,兄弟有难哪有能不帮。” “嗯。”凌子枫点头,“好兄弟。”旋即凌子枫道:“你反正回去都挨骂,不如去我家先擦药吧。” 萧战想了想,点头道:“好。” 回到家中, 凌远山和薛兰正好不在,凌子枫找出了一些膏药,两人便桌前,为对方擦药。 萧战聊道:“你打架真厉害。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打架。” 凌子枫淡淡而笑,道:“我是头一次打架。” “什么。”萧战一惊。但萧战一惊,让凌子枫不小心碰中伤口,蹬时又呲牙咧嘴起来。 凌子枫道:“说起来还是你厉害,一个顶三个不落下风。” 萧战听后“嘿嘿”一笑。 “枫儿,你这是什么了。” 这时外出的凌远山和薛兰回来。他们看到凌子枫和萧战都鼻青脸肿的,都很着急。 “是谁打你们的,我给你们出气去。”凌父也话了。 凌子枫和萧战面面相觑。薛兰扯了扯凌远山,凌远山也知自己冲动了些,一时尴尬住了。凌子枫见此随机道:“爹,这事过去了,没事的。” 凌父听了道:“那就好。”他也顺着台阶下了。旋即道:“这位是?” 凌子枫“哦”一声,恍然道:“这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叫萧战。就是他今天帮的我。” 萧战站起来,道:“伯父伯母好。” 凌父高兴道:“好好好。” 凌母扯过凌父的手,瞪了凌父一眼,笑道:“小战啊,我这就去做菜,你就在这里吃个饭吧。” 萧战摇摇头道:“不了伯母,现在晚了,我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就挨骂了。”同时私底下碰了凌子枫一下,而后向门外走去。 凌子枫心领神会,道:“爹娘,我送送萧战。” 凌母点头道:“好。小心点。” “嗯。”凌子枫点头,而后便追了上去。 凌子枫与萧战结伴而行。 走了不久,萧战道:“你老爹真好,居然要帮我们出气。” 凌子枫听到别人夸自己的父亲,心中一喜,但还是道:“难道你父亲对你不好吗?” 萧战脸sè黯然,道:“我父亲对我很严厉,做不好就骂。我听别人讲说,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过世了。我父亲之所以对我严厉,就是因为我害死了我的母亲。” 凌子枫听后不禁“啊”了一声,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起的。”同时心想,爷爷的话真的不错,有人确实比我还可怜,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萧战摇摇头道:“没关系,毕竟那也是事实。” 两人一时无话,默默地走到了萧战家的宅子前。 萧战道:“我到了。你回去吧。” 凌子枫点点头。 吱扭…… 正当凌子枫与萧战要分手时。宅子的大门开了…… ———————— ps:今天状态不好第四章风 风尘七魂曲 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身长七尺八寸,身材魁梧,肤sè古铜,五官轮廓分明,深邃的眸子,透着稳重气息!且这中年人神sè刚毅,脸上表情严肃,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 凌子枫看到中年男子,不禁微微一愣,中年男子散的气息,让他生出一股惧意。 萧战看到中年男子后,脸沉了下来,道:“父亲。” 那中年男子不是别人,他就是萧战的父亲萧敬义。 萧敬义看到萧战后,喝道:“把你脸抬起来。” 萧战闻此老老实实抬起头。萧敬义看到萧战鼻青脸肿后,眉头一皱,脸sè大变,道:“你跟谁打架了。”萧战闻此头向过一边,并不回答。 凌子枫见气氛不对,当即上去道:“萧叔叔,不关萧战的事。萧战为了帮我才打架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你……”萧敬义眼睛一眯,盯着凌子枫道:“你认为你能帮他承担。”说着想凌子枫缓缓走去。 凌子枫呆呆的看着萧敬义,不禁咽了咽口水。他有想退缩逃跑的感觉,但是他知道他现在不能跑,跑了只会让萧战和萧敬义看不起。 萧敬义低头盯着凌子枫的双眼看着。凌子枫也这么望着,两人莫不作声。 “哈哈……” 不知几时,萧敬义突然大笑起来。凌子枫蹬时疑惑不已。 萧敬义拍着凌子枫的肩膀道:“不错。不错。”旋即对萧战道:“你这个朋友不错,我暂且放过你一马。”说着萧敬义便大步迈出,向村中走去。 凌子枫和萧战面面相觑,最后两人相视一笑。 萧战举着大拇指道:“我以为你会被我父亲吓跑呢。我都不敢盯着我父亲的眼睛看,没想到居然和他对目那么久。” 凌子枫心有余悸道:“刚刚我也是怕得要死。” 萧战“呵呵”一笑,拍着凌子枫的肩膀,道:“谢谢。”说罢,跑进了宅子中。 凌子枫摇头一笑。而后便转身朝家中方向,走回去。 凌子枫望月而行,脑海中回想着,今天所生的事。他感觉就如梦幻般,一切生的事情,都如凌秋白所说的那般,那一天会来的。 此时他心中喜悦无比,尘封的内心蹬时被冲开。就如一片树叶,掉进水中,溅起一点点涟漪。凌子枫越想越开心,他几乎是十步一笑,百步一笑,最后他狂奔了起来。 凌子枫朝着竹林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现在只想跟着他的爷爷道一声谢,他实在不知道如何谢凌秋白。凌秋白的话,就如预言般,一个个的都实现了。 一路狂奔,穿过村庄,穿入竹林,奔入竹苑,大声喊到:“爷爷。爷爷。” 但凌子枫奔去竹苑之后,四周静谧,唯有虫鸣。凌子枫进入竹屋之中,只见竹屋之中空无一人。 正当凌子枫以为凌秋白是出去的时候,他看见桌上有一部黑木琴。木琴旁放有一本琴曲,名为:风尘七魂曲。凌子枫好奇拿起琴谱,翻开一页哪知从中掉出一信封。 凌子枫捡起信封一看,那是一封无著名的信封,而且信封口没有糊上。 凌子枫好奇打开信封,从中拿出信书。打开信书,只见上面写到:“枫儿,爷爷从你父亲那得知,你有了一个朋友。很不错。爷爷算是放心了。爷爷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见你,而今见也见到了,琴也教了,爷爷算是有传人了。记住爷爷的话,弹琴不重巧,而是入境。 你已知弹琴之法,无需再教。爷爷留下一本独撰“风尘七魂曲”,一共八部曲子供参。那八部曲乃爷爷一生心血,切记珍藏。 琴声如心声,爷爷之所以浪迹天涯,就是能一个人能听得懂我心声的人。如能找到一知音,死而无憾。如果你踏上这条路,指不定我们爷孙会相见的。莫念。” 凌子枫看完留书,心中一阵默然,他与他爷爷凌秋白相处不过才三天,没想到如今又分别了。心中有股说不出的黯然伤感。凌子枫不禁摸摸信书,现信书有两张,除了写给他的一张外,还有另一张。 上面写道:“为父归还,只为见上儿孙一面,如今已见,心愿已了去也,子莫念。父留。”凌子枫一看得知,那第二张留书是给他的父亲凌远山的。 凌子枫将凌秋白写给自己的留书叠好,放进那本风尘七魂曲中夹好,放进怀中。凌子枫也将另一张留书叠好,放进信封。 而后便朝回家中跑去。 凌父看到凌秋白的留书后,痛哭流涕,好在凌母安慰,凌父这才好受些。 同时凌子枫想到自己要练琴,索xìng跟凌父凌母说到,以后他就在竹林那边住下,凌父凌母同意了。 夜晚, 虫鸣鼓鼓,凌子枫一夜未眠,直至东方鱼白之时,才睡了一会儿。 凌子枫早上去私塾之时,在路上遇到了萧战,两人结伴而行。 萧战见凌子枫两眼无神,问道:“昨晚没睡?” 凌子枫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睡了一下。” 萧战疑惑,道:“怎么有心事?” 凌子枫吸了一口气,道:“前几天我爷爷从外边回来,现在他又走了。” 萧战“哦”了一声,恍然大悟,淡淡笑道:“人之常情,这种事常有的。都说天下有不散的宴席,说不定哪天我也跟你分开也不一定。” 凌子枫点点头,也觉得有理。整个人也松了不少。 两人来到私塾,一进到私塾,凌子枫和萧战就到了私塾中的气氛不对,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但两人各自坐下之后,听教书先生授课。 响午, 教书先生走后,凌子枫与萧战准备回家。这时,之前和他们打架的五个男孩,又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萧战道:“怎么,你们又想找打是不是。” 之前绊倒凌子枫的男孩叫孙耀明,他站出来低头道:“子枫,以前的事对不住了,是我们不好。对不起。” 听到这话凌子枫和萧战面面相觑,不知所然。但后来经过他们这么一说,凌子枫和萧战算是明白了。 原来,他们被打了一顿之后,回家被家中老人盘问,他们只好一五一十的说了。他们说后,被老人骂了一顿。都说,你跟谁打都行,就是不能跟子枫打。 之所以都这么说,因为凌子枫的父亲凌远山,曾经帮过村子里不少人,不少人受了凌远山不少帮助,村子里很多人都很感激他,称他为凌老。 凌远山晚年得子,都说是老天无德,这么晚了才给凌远山送子。他们本也对凌子枫很客气。可是由于凌子枫很少在村中待,所以不知情况。 萧战知情后,忍不住赞道:“我羡慕你老爹了。你爹爹人好,人缘真好。” 凌子枫道:“我也不清楚啊。以前我很少出家门的,这些事根本不懂。” 不打不知道,这一打,之前的是非烟消云散,孙耀明等五人,皆与凌子枫结为朋友。凌子枫多个几个玩伴,自此也相安无事了。 生活就这样平静下来。 夜晚, 凌子枫回到竹屋,坐在灯下,翻开了凌秋白留下的那本琴谱——风尘七魂曲。 前章道:此谱八曲,七弦试琴。 一曲,悦魂曲。附言:悦时当乐,凑悦魂。 二曲,战魂曲。附言:怒者当战,战魂也。 三曲,安魂曲。附言:思者无眠,当安魂 四曲,镇魂曲。附言:狂魔暴走,当镇魂。 五曲,念魂曲。附言:念去去者,念魂也。 六曲,灭魂曲。附言:凌乱当世,当灭魂。 七曲,寐魂曲。附言:凤求凰,唯此一曲。 八曲,风尘曲。附言:滚滚红尘,黯回。 末章言道:八曲无先后之说,只因事因时而凑。 凌子枫观完深深一叹,而后他重阅三曲和四曲。之前他听的三曲悦耳舒旦,对其别具锺意。 安魂曲,曲调柔和,唯有前七调,让人浑然一震。 镇魂曲,曲调便极,波幅微大,但曲节缓慢。不急不缓,从容镇定。 凌子枫观完两曲,心中一奇,两曲之中前七调基本一致。他又翻阅其他琴谱,其他琴谱也是如此。但想到前章所说“七弦试琴”,就了然了。 鸿茫六一三年,夏。 凌子枫又长一岁。一年之中,凌子枫过得愉快无比,早则往书院,午则戏耍,晚则练琴。 他的琴艺可谓百尺竿头,突飞猛进。当然他也有不解之时,但他苦于钻研,不懂之处也明白一二。且八曲的曲调皆已掌控,如今他已是渐入佳境,以达到琴心一体的境界。 自此凌子枫气质大变,身上多了分琴者气质,气息也多分内敛。 萧战一年以来,跟村中之童戏耍,玩得不亦乐乎。晚时也有观听凌子枫弹琴,但他xìng子好动,没听一曲就已打倦。 风尘八曲,凌子枫常弹四曲,乃悦,战,安,念四魂曲。萧战唯爱听战魂曲,他常道,“战魂曲慷慨激昂,那才是男子汉之风。” 每当此时凌子枫只是淡淡一笑,道:“以武服人,未必真服。晓之以理,加以劝服,岂不是更好。” 两人异议颇大,但两人都一共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一rì夜晚, 凌子枫独自在竹林中游走,观赏那竹林之风,寻找一丝宁静,以便琴艺更进一步。 “嗯?” 但行了不久,却听见竹林之中有一阵打斗之声,他寻声走去。 不久,见前方黑夜中,有三持刀黑衣人与一名持剑男子搏斗。凌子枫见此,便藏在竹木背后,看着四人相斗。 他不知四人之中谁孰对孰错,即便知道三对一不对,他也不可能上去帮持剑男子,毕竟他不会任何功夫,上去只会送死。 持剑男子一人力拼三人,显得很吃力。但好在他剑法jīng妙,硬生生挡住三人。(辣文h小说)
刀剑风尘录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刀剑风尘录》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刀剑风尘录"的人也喜欢:

  1.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2.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3.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4.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5.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6.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7. 刀剑风尘录 

    刀剑风尘录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