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平安-第2部分-一世平安全文阅读-一世平安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世平安  »  一世平安-第2部分

一世平安-第2部分

一世平安-第2部分三年抱两啊!可把我老婆子给乐的诶!谁说这六品知府家的女儿没有一品大员家的尊贵,在我看来,会生、能生就是个顶好的!”李氏原就是个武将家的女儿,说话自然也带分直爽,她又说:“你别怪我说的粗俗。想必你也觉得我说的有理吧。”吴氏堆笑着附和着:“是啊!妹妹说的极是!我这几日还为着这个事儿担心呢。你晓得我们家只有当年惜嫣留下的一子,朱氏媳妇进门这么久都还没怀上个一儿半女,人丁真真的是稀薄。你说,这可如何是好?”李氏听了有些惊讶,道:“莫非那宰相的女儿是个不能生的?”话音刚落便被自己给骇了一跳,连连“呸”了一声,冲吴氏赔不是道:“吴姐姐,我这张臭嘴!竟不会说话,白白给你添堵。你家媳妇儿大不了生的迟些,总归是会有的。姐姐可莫急!”吴氏见状,眉头却越发皱了,拉着李氏的手,轻声说:“妹妹,我素来知道你的脾气,怎会跟你生分?就是我自个儿也怀疑朱氏是不是不能生?说不准当年宰相府看咱们人少力薄,硬生生把女儿塞了进来就是因为她不能生,否则宰相家的女儿怎的不进宫做贵人?”李氏也附和着点点头。“现下可如何是好?宰相家的女儿罚又罚不得,休更休不成,妹妹你说该怎么办?”“姐姐,你可是糊涂了。正房夫人不能休,那次房的姨娘您还不能做主抬么?世全孩子素来是个孝顺的,与朱氏的情分也不深,怎可能不听你的?”吴氏这才高兴起来,又跟李氏说了会话儿,方才散去。第十一章 李氏走后,吴氏就吩咐红莲去请柳世全和朱氏过来用晚膳。 正是华灯初上之时,夜空中繁星点点,风中吹来点点凉气,颇为舒爽。柳世全并着朱氏在老太太边上坐定了,一家人吃着精美的晚膳。柳府虽比不上百年的豪门大族,却也有些豪奢之气。但见那紫檀木的圆桌上大大小小足足摆了五十几个描金边、绘着蝴蝶戏花图样的白瓷碟子。碟子中堆满了时下最新的菜式:四禧圆子、竹笋老鸭煲、油焖狮子头、清炒芦笋丝、松鼠桂鱼、炒三丝……就连西北传入的蜜汁烤羊腿、油煎骆驼峰等菜式也有不少。 席间,吴氏有意无意地提起礼部尚书的母亲李氏的来访之事,还笑呵呵地说起了他家又要新添个大胖小子,自己好深羡慕。柳世全与礼部尚书张恒易是自小的玩伴,向来交好,便叫侍立着的管家柳焘去库房备上些礼品,明日就着人去张府拜会,提前恭喜弄璋之喜。 可这饭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好的兴致,朱氏吃着菜,听着老太太和柳世全的话,越听越不是滋味,渐渐地连脸上素来的笑容也伪装不下去了。吴氏看到朱氏这模样,心想若媳妇是个识趣的,这时也该提提纳妾或抬通房的事儿了。谁料到这朱氏,偏偏是个倔强的性子,只黑着张脸自顾自吃饭,连话也不说一句,更别提为柳世全开枝散叶的事了。 终于,吴氏再也按捺不住,放下筷子说:“今个儿,叫你们两个来,其实是有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两个说说。”柳世全和朱氏听此放下了筷子,用丫鬟递过来的布巾拭了拭嘴,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端坐着听老太太的训示。吴氏也不瞧朱氏,只望着自己儿子说:“儿啊,你膝下现在就平安一个女娃娃,子嗣也算是少的了。这一年来,你也总在媳妇房中,可也不知怎么的,媳妇这肚子却还没见有什么动静。我老了,总希望看到儿孙满堂,热热闹闹的。我估摸着也该给你抬几房妾室了,好早早开枝散叶,也给平安多几个兄弟姐妹。你说是吧,媳妇?!”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吴氏太君语气忽而重了起来,正坐在雕花木椅上锤垂头不语的朱氏突地被吓了一跳,本想反驳,可一见到吴氏严肃甚至带点厌恶的表情,见到柳世全低垂深思着眼眸,并没有相帮的意思。她原本积攒着的怒气一下子泄了下来,无奈地点点头。 老太君见此,拍了拍檀木椅的扶手,说:“好!看来媳妇这厢也是同意了的。那明日起我就张罗着找几家官媒,并着几个交好的富人们,让他们一同相看相看。”而后,又笑着:“儿啊,母亲我定会为你挑几房貌美、贤淑的妾室。到时候,你可要雨露均沾啊。” 这一顿饭吃的吴氏心中舒畅,似乎堵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了。而朱氏那厢像是遇上了泼天的灾祸,低垂着头闷声回到了长乐苑。第十二章 刚回到长乐苑,一直装模作样、谨言慎行言的朱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气,一把将桌案上的物件都扫落在地,一时间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白嬷嬷忙走上前来,把地上的东西一件件捡起来摆好,又吩咐碧桃去打水来给夫人洗脸。 此时房中已无他人,白嬷嬷就拉了朱氏在床上坐下,道:“小姐,你可千万别忘了一年前夫人的嘱咐啊。”朱氏却丝毫也听不进去,市井泼妇般地大力砸着枕头、被褥,大骂:“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这么久以来谨小慎微、伏小做低地伺候那个老太婆和夫君。他们怎么都不体谅我?居然还要再纳妾室进门给我添堵,和我争宠?!呜呜……嬷嬷,他们都欺负我啊!” 白嬷嬷忙把枕头、被褥理好,说:“小姐,您也别太生气了。京城哪个达官贵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您父亲宰相大人不是也有八房夫人么?姑爷对您还是好的,过了这许久才说要抬妾室呢。”说着,她又拿了手巾给朱氏擦泪,“莫哭,小姐,你且放宽了心,早早生下正房嫡子才好。”朱氏原来渐渐平静下来了,可却又被“正房嫡子”这四个字给刺激到了,“正房嫡子,正房嫡子。正房嫡子!”连连说了三声,说着又大哭起来,“生个儿子,哪里是我想生就生,哪里有又那么容易的么?娘拿来的方子我一个个都试过了,甚至那些个江湖术士说的“喝符水、吃香炉灰”的法子我也都用过了,可是哪里有什么效果?生儿子,真是比登天还难。”白嬷嬷虽心里也有些为朱氏着急,却也只能安抚道:“小时候为小姐算命的瞎子先生小姐还记得不?她说您将来一定会嫁到富贵之家,享一品诰命之荣,儿孙满堂的。”这时的人们都非常相信神鬼传说,怪力乱神的东西,朱氏也不例外,对那瞎子先生的话深信不疑,可她又说:“现在我缺少子嗣傍身啊!等妾室进门,我这个正房的都不知能不能有好日子过了!”说着,就陷入了沉思。此时,白嬷嬷突然说:“小姐,这府里不就有个现成的孩子,这也是您的孩子,您说呢?”随即神秘地笑起来,这笑容里带着几分阴森和残酷。朱氏也不是个傻的,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也懂了许多后院的事情。这时白嬷嬷一提醒她心中立时有了一个计划。 叩叩叩,门外传来叩门的声音。但闻一丫鬟回禀道:“夫人,老爷来了。”门应声推开,柳世全走了进来,看到朱氏正拉着白嬷嬷的手暗自拭泪,心下也微微有些不忍。且不说到底有些夫妻情分,朱氏这过去的一年也毕竟做的贤良淑德,更加上将来还需要太后和朱宰相的扶持,自己就更要安抚好朱氏了。这么想着,柳世全命白嬷嬷把一边的洗脸水和香膏拿来,亲自绞了布巾给朱氏擦脸,又给她抹了香膏,连哄带笑地逗乐,才让朱氏破涕为笑。 朱氏看差不多了也就见好就收了。她温柔地伏在柳世全的怀里,用手轻轻抚着柳世全的胸膛,成功勾起了他欲望。一时间被翻红浪,春宵一度。事毕,朱氏见柳世全心情大好,便依偎在他身边,轻柔地问起平安的日常起居,还说了好多抚养小孩子要注意的事情。柳世全听此觉得非常受用,就夸奖了朱氏几句。朱氏立马趁热打铁地说:“夫君,所谓男儿家志在四方。爹爹也说了您要多在朝堂上大展拳脚,才能多为天家所器重啊。现在,平安这孩子还养在您的院子里,您一个大男人平时也要顾念朝堂上的事情,多是有些不方便呐。而内院就我和老太太,婆婆年岁也大了,媳妇也不忍心让她老人家再来操劳,甘愿负担起平安的养育职责,夫君您看可好?”柳世全正是降睡未睡之际,听得朱氏在耳边嘀嘀咕咕,却没听清她讲的是什么,只道是争宠固爱的话,就敷衍着点了头。可他哪里料到,正是自己这一疏忽,却把平安的一生都改变了,终于走上了既定的轨道。第十三章 南滨国立国五百年以来,开国皇帝就定下了五更上朝的律例,鞭策子孙和大臣为国为民兢兢业业。第二日,柳世全照例起了个大早,匆匆让朱氏服侍着穿朝服、净面、用早膳之后就上朝去了。他前脚刚走,朱氏就马上吩咐碧桃带着自己的书信去宫门口等宰相先生,务必让自己的父亲下了朝之后到柳府坐坐。碧桃虽不明所以,但也是个乖觉的,知道主子必定是要有所动作了。因此,自然不敢怠慢,拿了朱氏给的信物就去了。 办完这些事情之后,朱氏才松了口气,吩咐丫鬟端上了早膳,施施然用了起来。刚刚喝完了一碗冰糖燕窝银耳粥,就听到白嬷嬷来报:“小姐,老爷和姑爷一同回府了,两人说说笑笑地往昌盛阁去了。”朱氏揩了揩唇角,道:“嬷嬷,随我去见见老爷去。” 昌盛阁里,朱宰相正和柳世全说着朝中的事情,又悉心传授他为官之道,俨然把女婿当做下一任宰相来培养了。复而,他又说:“世全,馨儿是我和你岳母的心头宝,自小也有些被惯坏了。你可要多多让着她,关照她些,别让她吃了苦头。”朱宰相毕竟也为人父,对这嫡出的女儿自然从小也宠爱有加,趁着这个机会,他自然也要为女儿说几句好话,让她在柳府过的好些。柳世全听此,陪着笑道:“岳父您多虑了,我柳府怎会亏待馨儿呢?您说的,小婿也记下了,今后,一定会加倍对馨儿好的。”朱相捻了捻胡须,点点头。正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门外的小厮突来回禀:“老爷、相爷,夫人来了。” 门被推开,头戴金凤衔东珠步摇,身穿着大红撒金花百褶裙的朱氏走了进来。她盈盈对朱相和柳世全行了礼,端庄地在次位坐下。朱相见女儿已褪去了小女儿家的青涩和骄横,变得雍容端庄,自是不断点头夸赞,“馨儿嫁了人之后真是长大了许多,都快让爹爹不认得啦。今后有了自己的孩子那说不定就能和你姑母相比了。”朱氏听得父亲这么夸赞她,也抿嘴笑着,道:“爹爹,您又打趣女儿,女儿可不依哦。” 说着,三人又互相寒暄了几句。突然,朱氏正了正衣服,对朱相和柳世全说:“爹爹,夫君,馨儿这次来一是为了跟爹爹说说心里话,二来也是奉了相公的命把平安带过去抚养。”正待朱相要拍掌说好的时候,柳世全突然瞪大了眼睛,说:“我何时说要将平安给你抚养了?”“相公,昨晚您亲口玉言的啊。”朱氏看着柳世全一瞬间紧绷的脸有些委委屈屈地说,“您看,您昨天还给馨儿留了张纸条呢,说以此为据让我抚养平安。”“有这等事?”柳世全忙拿过朱氏手中的字条,见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从今往后,平安由朱氏抚养,以此为据。柳世全”这几个大字,突然像被一块千斤大石砸了,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不认为自己会做这样的事情,可字条上明明白白是他亲手所写的字迹。这可如何是好?王氏生前心心念念的就是平安,如今,又怎么可以把平安交给一个有杀母嫌疑的女人抚养。一瞬间,柳世全的脑中翻腾过许许多多的想法。可此时正是要依靠朱相和太后提携之时,怎可落了他们的面子?更何况,平安不过是一个女孩儿,将来也没法继承家业。还不如顺了朱氏的心,把平安交给她抚养,如此说不定还能为她谋个嫡女的身份,以后也好嫁人。如此想着,柳世权点点头同意了。朱氏喜上眉梢,冲朱相和柳世全行了礼,喜滋滋地命奶娘抱了平安就往长乐苑去。第十四章 长乐苑。 今日是长乐苑的一个大日子,因为从今天开始,柳府的主母朱氏有了孩子。虽然柳府上下都知道这孩子并非朱氏亲生,虽然这还只是个女娃娃,但好歹这也是柳府的长女,柳府唯一的备受老太太和柳世权喜爱的小姐。现在,朱氏终于有了孩子,母凭子贵,当家主母的位置也略微巩固了。 朱氏心情颇好地一边命碧桃赏赐了些银两给院子里的下人,一边自己抱着平安逗弄。一岁半的平安长的白白嫩嫩,像是个透亮的白瓷人。朱氏看着有些喜欢,但转念又想到躺在自己臂弯里的是王氏那个总跟自己争宠的贱人的孩子,心里又有些发堵。 此时,柳世全就走了进来,挥挥手让奶娘徐氏抱着平安下去了。他在主位上做了,也不说话,就喝着碧桃递上来的大红袍。朱氏被他这态度也震住了,喏喏地坐着也不说话,时不时还搅着手里的帕子,心道:“莫非是自己的伎俩被相公知道了,这会子兴师问罪来了。不知道他会怎么罚我呢?会不会马上把平安给带走,又会不会现在就纳妾爬到我头上?”种种念头在她脑海里闪过,好的,坏的,不一而足。 沉默了好一会儿,柳世全才开口道:“为夫知道主母的位置不好坐,你没个孩子傍身心理不踏实。可你也不能耍这样的手段夺了平安。”朱氏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柳世全也是了解朱氏的性子,叹了口气又说:“今日,当着你父亲朱宰相的面,平安已是你名下的嫡女。那从今往后,你和平安的命就是连在一起的,我要你当着皇天后土、列祖列宗的面发誓,你要视平安为己出,好好对待平安,你可能答应?”朱氏见他并不是要把平安抱回去,心里也松了口气,说:“好。妾身对着皇天后土、列祖列宗发誓今后定会好好对待平安,如有违背定当天打雷劈!”朱氏严肃的保证和所发的毒誓让柳世全放下了心。 自此之后,平安就放在朱氏的院子里养。朱氏因为自己没有子嗣,对平安的吃穿用度也并无苛刻,只命了家里的佣人按嫡出小姐的份例抚养。院子里的嬷嬷、丫鬟们自然也不敢怠慢。 又过了几日,老夫人吴氏已相中了几户清白人家的女儿,叫了朱氏一同再挑拣挑拣。朱氏见了面前立着的六个女子,个个都自带着一番风情。她捧着茶盏,竭力忍下心中的不快,笑着对老夫人说:“母亲,我看这几个都是娇美如花的女子,个个都是好的。母亲您看着哪些个顺眼,就留了吧。等她们进门了,媳妇自会做好夫人的本分,好好照顾、教导妹妹们。”“正是这个理。”吴氏笑着,叫管事嬷嬷定下了正七品衢州知府的庶女罗雪绒,从七品光禄寺署丞嫡女刘凌玲,正六品宣抚使司佥事庶长女陈佳欣三人。而后,又嘱咐了朱氏和一众管事择吉日,按娶妾之礼将纳妾的事情办妥。第十五章 r国的情Se产业十分发达。闪耀着各色霓虹灯的街头,时常能够看到穿着暴露的女子,扯落胸口的衣服或是卷高下摆,摆弄出各种风骚甚至下流的姿势勾引男人们,惹得路过的买乐子的男人们目光大盛。一家名为“东方不夜城”的酒吧门口,一个戴着金链子肥头大耳的男人嘿嘿笑着,露出一排大黄牙。他怀里搂着一个穿着黑色超短皮裙,裸露出傲人双峰和白嫩双腿的女子,嘻嘻笑着:“小美人啊,让爷先亲一口。等到了酒店,爷再好好疼你。”女子娇声应着,声音说不尽的风流妩媚,勾人心魄。黄牙男早已要把持不住,忙遣了手下,驱车向预定的t酒店而去。 一到房间,男人就迫不及待地要脱下累赘的衣物,扑向女子。女子柔柔一笑,道:“裘总,您别心急呀。先去浴室用香波洗洗,增进情趣嘛。”“没想到你这个小娘们如此知趣啊,嘿嘿……”说着,搓了搓手,走进了浴室。女子嫌恶地瞟了眼那肥壮的背影,心理暗暗道:“没想到组织让自己千方百计暗杀的大毒枭居然是这么一个脑满肠肥的猪头。”这么想着手里的动作却一丝不乱,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只见她忙从腰带中掏出一个特制的充气娃娃,吹鼓,给它穿上自己刚才穿的衣物,套上假发,平放在床上。而自己则将身形掩在厚厚的窗帘中,宛如黑夜中嗜血的暗影。 “吱呀——”浴室的门打开了,一只肥胖的身影踏着水花向大床冲过来,嘴里面还喊着Yin秽下流的词句。就是这个时候,躲在窗帘后面的女子抬枪、瞄准、正中红心。死猪一样的身影沉沉地落入了被子中,殷红的血缓缓地浸透了雪白的床单。女子见确认了他的死亡,便毫不停留地向窗外越去。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回想,一个暗夜里的精灵即将回到她的王国。突然,一声突兀的枪声响起,女子暗道不好,加快了落地的速度。可黑暗中又有谁知道,今夜的猎物不只是那丑恶的大毒枭,还有一个就是她!子弹终于击中了女子的心脏,她再也维持不了平衡。身体软软地提不起一丝力气,鲜血不断地涌出,瞬间就染湿了身上的衣服。 原来,组织是不肯放过我的了。对了,任是谁知道了毒枭和政界高官有所勾结的事情都保不住小命。我还是太天真了。我也早该明白自己不过是为国家、为组织卖命的棋子,身不由己,随时都会被牺牲。都说人死之前,会看到这一辈子所做过的事情。也是,手上已经沾染了太多太多人的鲜血,怕是阎王爷也看不下去了,要早早收了我这个杀人机器,造福人类吧。脑海里乱七八糟地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终于,“砰——”的一声闷响之后,一个号称特工界“明日新星”的女子在这深沉的黑夜中陨落了。第十六章 眼前是一片沉重的黑暗,浓重地看不清前方的路。这是在哪里?想要醒过来,要醒过来。头却昏昏沉沉的,身体也动不了。莫非胸口中了枪,却还没有死么?柳娉婷皱了皱眉。突然间,似乎有一个声音从远而近“小姐动了,小姐动了!大夫您快来看!”好像有什么人在走来走去,有什么人拉起了自己的手,柳娉婷竭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件装饰古旧的房屋,有古装片里的铜镜、古朴的木椅、青花瓷的茶具……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的不正常。柳娉婷虽有些不知所措,但长期以来的特工经验却告诉她此时还需谋定后动。 一个梳着双丫髻,穿着粉色对襟裙袄,年方十五六岁的女孩扑了上来,紧紧拉着柳娉婷的手,眼眸里尽是担忧。她急切地说:“小姐,你感觉怎么样?好些了么?大夫说你得了风寒,要好好静养!”一大串话连珠炮地蹦了出来。饶是柳娉婷这样的人物也被她怔愣了下。柳娉婷正要回答,谁知道喉咙里一阵麻痒,又要咳嗽起来。她忙用手去掩嘴,却突然看到自己的手变得那么小,如同一个十一二岁还未发育的小女孩。柳娉婷立刻向床边的镜子照去,发现黄铜镜子里倒映出来的依稀是个面带病容的瘦小女孩,看这身量也不过才十岁吧。莫不是穿越了吧?她苦笑了下,叫房中伺候的其他人都退下,独留了刚才说话的小丫鬟。 柳娉婷闭了闭眼,敛了敛心神,对丫鬟说:“你坐下,我有话问你。”丫鬟愣了愣,小姐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平时挺懦弱的,还总被夫人和几个姨娘以及府中其他的少爷小姐们欺负,今日怎么会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丫鬟如此想着,嘴里却告饶道:“浅秋不敢,小姐有话请吩咐就是。”柳娉婷见她如此,也不再勉强,说:“浅秋,你且告诉我,我这是怎么生的病?”从刚发生的事情开始询问,总会问出个所以然来,也能让人放松些警惕。浅秋的眼神里闪过些许的害怕和担忧,她绞着手指,不敢看柳娉婷的眼睛,支吾着:“小姐……额……小姐……这个嘛,对了!就是前几日,小姐在花园边的碧波池附近散步,一不小心掉进了水里面,然后就……就感染了风寒。”说完,她还微微拍了拍胸口,似乎在暗夸自己的聪明,感叹逃过了一劫。可柳娉婷岂是这么好骗的?若是如此,怎么可能称得上是组织里的好手?她此时虽气力不济,却也能做些事情。但见柳娉婷扬手把案几上的青瓷药碗狠狠一摔。“哗啦——”一声,整碗黑乎乎的药都撒在了地上,青瓷的碗也碎成了好几片。浅秋也不管碎片扎不扎人,忙不迭地跪了下去,口中不住喊着:“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欺瞒小姐了。”柳娉婷冷哼一声:“你把实情都说出来。”浅秋这才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出来。 原来,那天正好是柳府夫人朱氏的寿诞。朱氏应邀了一些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少爷和小姐们来家里过寿。柳娉婷给朱氏夫人贺寿之后,就和一众小姐们去碧波湖游玩。谁知道,朱氏的女儿柳德馨教唆着府里的其他庶女欺侮她,直至把她逼下了水后扬长而去。冬日的水多么的寒冷,柳娉婷自小身子也弱,自然是感染了极严重的风寒,自那时起便昏迷了。第十七章 柳娉婷斜斜靠在床上,听着丫鬟的回话,陷入了沉思。原来,一场不起眼的落水、风寒背后居然隐藏的是弱小女孩被人欺凌致死的隐秘,隐藏的是豪门大宅里看不见的倾轧和迫害。真是想不到啊。为了区区的宠爱,居然能够牺牲掉一条幼小的生命。柳娉婷不由感叹了一声。 婢女如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柳娉婷的表情,畏惧于这位不怎么得宠的小姐今日身上突如其来迸发出的威严。柳娉婷却并没有勃然大怒,她只是轻轻冲如雪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随后,自己拿起矮几上仍冒着热气的药一饮而尽,复又沉沉睡去。这个时候,只有养足了精神才能好好活下去,才能在这看不见危机却刀光剑影的战场上站稳脚跟。 退出门外的如雪轻轻拍了拍胸口,似乎是刚才被柳娉婷突然的威势给吓到了。此时,大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碧莲走了过来,如雪忙殷勤地上去:“碧莲姐姐,您来了。”碧莲高高仰着头,嗯了一声,摆足了一等丫鬟的派头,道:“那大小姐怎么样了?可别死了。”“碧莲姐姐,大小姐醒过来了,已经喝了药,现下又歇着了。”如雪恭敬地回到。“哼!”碧莲冷哼一声,“果然是贱命好养活,这样子都死不了。好了好了,你就看好她吧,以后也别让她出去丢人现眼了!”说着,看也不看如雪转身就走了。忽然,又传来一句:“如雪,你也给记住了,府里的主子到底是谁?!今后,可别认错了!”这阴测测的话使得如雪浑身一震,忍不住跪倒在地,连连应道:“是!是!奴婢省得了!” 屋外发生的一切并没有打搅到柳娉婷的美梦。此时的她,躺在古朴的木床上睡得正香,好像自从当了特工以来,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睡得这么踏实了。梦里有海滩上细腻的白沙滩,有蓝宝石一样透亮的天空,有自由自在振翅飞翔的鸥鸟……一切都好美! “娉婷——娉婷姐姐——柳娉婷——”风里传来阵阵稚嫩的呼唤声。谁?是谁在叫我?柳娉婷竭力地寻找声音的来源。梦境里的沙滩、蓝天、鸥鸟都开始旋转、变化,缓缓沉入深不见五指的黑暗。柳娉婷在黑暗中不停地奔跑,寻找,是谁在叫我?黑暗的深处静静坐着一个小女孩,十岁上下,穿着半旧不新的月白色长裙,外罩着一件淡黄|色绣杏花的对襟衫,头上用红色头绳扎着两个小小的双髻。“你是谁?”柳娉婷问道,其实她已经猜到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份。小女孩抬头看着她,“我是柳平安,是这副身体的主人。黑无常哥哥说时间快到了,我快要走了啊,你可要好好代替我生活哦。”语言里尽是少年不知愁的滋味,似乎只是去一个新奇的地方玩几天而已。她拉拉柳娉婷的手,说:“娉婷姐姐,你答应我好不好?帮我好好照顾爹爹和奶奶呀。至于母亲、姨娘们还有弟弟妹妹们,你也不要生他们的气啊,他们其实都很好的呢。”原来,这个孩子什么都知道,只不过善良的不想揭穿和记恨罢了。柳娉婷怜爱地摸摸她的头,“平安,从此我会代替你成为柳平安了。你且好好跟他们去吧,来生愿你开心幸福!”“恩恩!”平安用力地点点头,“我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哦!还有,娉婷姐姐,我把以前的记忆也给你看看吧,这样你也轻松些。” 说着,平安的身影渐渐消失,浮现在柳娉婷眼前的是平安曾经历过的一幕幕过去。有父亲的逗弄,祖母的关爱,有奶娘的悉心照顾。但更多的却是养母朱氏背地里的动辄打骂,弟弟妹妹们的白眼、侮辱和呼来喝去,姨娘们的讽刺和动不动下的小绊子,甚至还有丫鬟婆子们的不敬和任意克扣吃穿用度。 原来,这幼小的女孩儿经历了这么多折磨,言语上的讥讽、辱骂还算是轻的。大夫人朱氏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拿了绣花针,狠狠地刺她的大腿和手臂内侧,细微的针孔虽不易被人发现,但却疼得她满头大汗。姨娘们更是看她不顺眼,常背地里骂她是没有娘的孬种,白白占了庶长女的位置;还经常把自己孩子们犯下的过错推到她的身上,害她常被朱氏关祠堂罚跪。她还被姨娘的孩子当做小马来骑,牛筋做的马鞭重重抽在身上,已是伤痕累累的身上又泛起一道道痕,怎么也好不了。就连府中的丫鬟婆子和小厮也看不起这个大小姐,总克扣她的吃穿用度,甚至还叫她自己洗衣服、打扫院子。而柳世全和吴氏老太君却鲜少理会后院的事情,平安也从来不说,因此她这些年便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最终年少夭折。 平安,我答应你今后好好生活,我也答应你照顾好父亲和祖母。可是,我不能答应你原谅那些曾今伤害你的人!第十八章 (从本章开始,柳娉婷就是柳平安了啊!以下都以柳平安来描写) 奶娘徐氏大娘自平安出生起就跟在她身边了,平日里伺候也颇为上心。这些年来,面对一些自命体面的婆子丫鬟明里暗里的诋毁和使绊子,徐大娘总是尽力维护柳平安。因此,在柳平安的记忆里,奶娘徐氏相当于自己第二个生母,自然两人也比旁人亲近些。平日里,不论大事小事,柳平安也都喜欢跟徐氏说说,而徐大娘也能时常或出出点子,或以示安慰,自有一番其乐融融。 翌日清晨,柳平安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下筋骨,方在婢女们的服侍下坐了起来,斜靠在雕花的大床上。虽说下人们有所克扣,可这回碰到平安大病一场,柳尚书命朱氏好生照顾,朱氏为了彰显她的贤良大度,在这些小事物上也不敢怠慢。因此,这几日以来,柳平安的吃穿用度皆跟府中庶出的小姐一般无二。 已是早膳时分,徐大娘和黄杏摆了满满一桌的吃食:白玉豆腐一品、鸡丝玉米粥一品、鲜虾蒸饺一份、三鲜丸子一品、酱黄瓜一碟、红枣泥糕一品……各种各样精美的早膳小吃散发着香气,任是柳平安见多识广也不免有些惊叹。二品尚书府庶出子女的一顿按惯例摆的早餐居然如此丰盛。可平安记忆里却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每日的早餐不是昨日留下的冷饭菜,就是混着粗面蒸出来的硬馒头。柳平安挑拣了几样小食,缓缓地吃着。动作神态里一点也没有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惹得常在旁边伺候的婆子丫鬟略有些惊诧。莫非小姐这一生病,性子也都转了么?平时偶尔去厨房看到好吃的就满眼放光的小姐,怎么如此淡然? 门外由远而近传来阵阵脚步声,不知道是谁来了。这几日,自己那个便宜父亲不管多忙,每天都会抽空过来探望自己。想必是他见女儿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心中怜惜,自然关怀备至。看来,这个父亲与那些个小说、电视里见利忘义的老家伙们大不一样。也不亏平安临走前海叮嘱要多孝顺他。想到这里,柳平安的唇角不由浮起一阵微笑。而自然地,夫人朱氏和一众姨娘、弟妹为了讨好父亲,也会趁父亲在的时候上门来“探望”。 这时,如雪来报:“小姐,夫人带着二小姐、四小姐和大少爷来看您了。”话音还未落,就见一位头插蓝宝石孔雀开屏钗,耳戴孔雀石水滴耳坠,身穿宝蓝色绞纱百褶裙的贵妇携着两位娇俏的女孩和一位才七八岁,却倨傲的小少年走了进来。想必,这就是平安记忆里那佛口蛇心的母亲朱氏和她的嫡子嫡女了。 柳平安不着痕迹地在袖子里握了握拳头,压下心中的恼恨与不快,面上露出一副害怕、怯懦的表情,哆嗦道:“平安给母亲请安,母亲万福。给小姐、少爷请安。”说着,还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朱氏温和地笑笑,让贴身丫鬟碧桃去搀扶柳平安。碧桃两步走到床边,一面大力地把平安推压在床上,一面又凉凉地说:“大小姐,你还是安心躺着吧,没事儿别出来瞎走,尽给咱们夫人添麻烦。出了什么事,可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别忘了,奴婢我那儿还有不少物事可以好好伺候你呢!”说着,又用袖子掩了手,狠狠掐了平安手臂上的嫩肉。 原本已经布满青紫淤块的胳膊再次遭受了重创,疼得柳平安想要皱眉。可她转念一想,此时若是叫破了反也讨不了好。朱氏也好,这群嫡出的弟妹也罢,谁会站在自己身边,帮自己出气?如此,平安脸上浮起了甜甜的笑容,冲碧桃道:“劳烦姐姐关心了。我自会省得。”碧桃一愣,大小姐从来都唯唯诺诺,何曾有过这样大方得体的笑容。刚才那记重掐莫非她不觉得痛吗?换在平时,她也早已泪流满面,连连讨饶了。碧桃又瞥了柳平安一眼,发现那黑白分明的眼里居然噙着一抹讥讽的冷笑。是看花了眼吧?大小姐怎么会有那样冷酷的情绪?如此想着,碧桃又转过头,直直盯了平安的眼睛,似乎想要看出点端倪来。可此时看到的只是一脸讨好的笑意和掩饰不住的怯懦。“肯定是这几日忙,看错了。”碧桃在心中暗暗道,“这个废物小姐生来就是克母的贱命,又哪来的尚书府小姐的气派和威势?” 朱氏在柳平安房里坐了会儿,又虚伪地说了几句让柳平安好生休养的话,便带了儿女和婢仆走了。第十九章 长乐苑。 朱氏并着她所出的嫡子嫡女都在大堂里吃茶点,旁边侍立着一众丫鬟婆子。四面阴刻着八仙过海图样的红酸枝木桌上摆着荔枝、西瓜、龙眼等时令瓜果。青花瓷的茶盏里盛放着进贡的顶级龙井茶。 朱氏动作娴雅地用茶杯盖拂去茶沫子,轻轻品了口香茶,感叹道:“不愧是太后娘娘那里赏赐下来的香茶。”“是啊,真真当的起色绿、香郁、味醇、形美四绝。”一旁穿着嫩黄联珠小团花纹锦缎衣裙的二小姐笑着附和。另一边坐着的面带娇憨之色的四小姐说:“二姐姐真真的好文采,我们家都要出个女状元啦!”“就你个泼皮样子,整天没个正形!”二小姐柳长安佯怒着要打柳长乐的手,四小姐笑嘻嘻地躲了过去。朱氏见着子女们其乐融融的样子,眼底也泛起些温柔和宠溺。 才八岁的大少爷柳长兴是柳世全和朱氏碰在手心里的宝贝,从小便悉心教导。他道也不负众望,三岁能诗、五岁会文,这几年身体渐渐长大,也跟着请来的武师学武。对于一些人心揣摩、鬼蜮伎俩等也有所涉略。朱氏并着他两个姐姐有时也会让他出主意。此时,柳长兴突然打断柳长安和柳长乐的打闹,正色说:“母亲,姐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柳平安有些不同了。我总觉得她这回落水之后,气质态度有了不少变化。”柳长安却嘻嘻一笑,捻了块西瓜,满不在乎道:“还不跟原来一样么?满脸的恐慌和唯唯诺诺,一看就知道是个福薄早夭的命!”而朱氏和柳长安听了柳长兴的话,慢慢都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朱氏说:“长兴的话素来都不大会错。现下,这平安虽然还没出什么幺蛾子,但咱们也还是提早防范为好。”“母亲说的是,不如先派个得力的丫鬟看着她,适时也敲打敲打吧?”柳长安赞同地说,“母亲,您觉得春芽这丫头如何?她年纪虽小,但从来也都是个机灵的。更何况她爹娘都是府里的下人,自然也不怕背叛。” 朱氏点头同意了。第二日,朱氏便借了关心柳平安身体的借口,把十四岁的春芽给了柳平安做了院子里的二等丫鬟。柳平安自然千恩万谢地收下了。当日,便找了春芽说体己话,又赏了些近日里各院子送来的新鲜事物,俨然(辣文h小说)
一世平安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一世平安》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一世平安"的人也喜欢:

  1.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2.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3.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4.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5.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6.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7.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