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平安-第3部分-一世平安全文阅读-一世平安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世平安  »  一世平安-第3部分

一世平安-第3部分

一世平安-第3部分春芽当做了心腹丫鬟。于是,春芽便也当仁不让,觉得自己真的成了府里极有体面的大丫鬟。可是,春芽不知道的是这同一副躯壳里面却有一个不同的灵魂,不论是春芽还是朱氏,或是几个小姐少爷背地里,柳平安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只是,她身体还没恢复,曾今的功夫、技艺在这幅小身板上都发挥不了三分。因此,她只是安静地在潇湘苑中休养。并借着生病的机会,慢慢调养身体。有时还命如雪拿些书来看看,想要尽快了解这个世界,融入这个陌生的社会。第二十章 时间眨眼就过了一月,柳平安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她也因祸得福,这段日子以来府里的丫鬟婆子们虽有所怠慢,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克扣月例。平日里伺候虽不十分尽心,但表面上总还过得去。后院的夫人、姨娘、少爷小姐们得了柳世全要好好照顾柳平安的嘱咐,一时间也无人敢上门找茬,于是大家都相安无事。 一日夜里,柳平安吃了药,正要睡去。突然听到“扑棱——”一声响,似乎窗户被什么推开了。在外间守夜的如雪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起来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动静,便就又睡下了。屋内漆黑一片,柳平安虽有些迷糊,但特工的本性却让她警醒了起来。可能要发生什么事了吧。于是,她快速地起身做好,调整了姿势,摆出一副防备的样子。 一阵黑影飘过,速度都超过了人类能达到的极限。那是什么东西?柳平安紧紧盯着四周,想要发现些端倪。突然,一个扎着杂乱发髻的老头出现在房里。只见他身上胡乱套着一件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灰色袍子,腰间挂着只黄|色的葫芦。他双目晶亮地上下打量着柳平安,过了好一会儿,才捋着蓬蓬的胡须,说:“果然是老道我十二年前看中的好苗子啊!你终于来了!让师傅我一阵好等,乖徒儿啊!哈哈!快快,来磕头拜师。师傅教你好本事,把这些宝贝都送你。”说着,双手在袍子里乱摸,顿时就掏出些泛黄的古旧书籍、一个木质的镯子、几根造型奇怪的棍子等放在床上,小孩献宝似的让柳平安挑选。 真是个古怪至极的老头子,他到底想干嘛?柳平安嘴角一抽,道:“喂,老家伙。你谁啊?找我干嘛?”“我啊,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神通广大万民敬仰本领卓绝天下第一……(以下省略百余字)的三清真人。”老道拉过雕玉兰的小杌子,一屁股坐了下去,满眼期待地希望柳平安的崇拜。岂料柳平安反而皱了皱眉头,说:“你说你是什么三清真人?没听说过诶。那你说说来找我有什么事?”老道一听,收起了那副为老不尊的神色,正色道:“我知道你来自异世,来这里是你的宿命。你一念可以定江山,也可以乱江山。”柳平安不屑地摇摇头:“这天下兴亡自有其道理,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与我又是何干?我现在只想好好生活,让那些欺负我的人都受到惩罚。”老道略有些失望,却并未放弃:“我知道你初来这里,没兼济天下的想法也实属正常。老道我现在只想让你做我的徒儿,学些本事。在这样一个乱世也好自保。”“你能教我什么?”“古武、奇门遁甲、易容医术……只要你想,便没有我不会的。”“那好,成交。”这拜师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成了。老道开心的孩子般手舞足蹈,殊不知在不久的将来他的全副身家都被这个无良的徒儿给诓走了。 自这日之后,每日晚上老道都来柳府教授柳平安各种知识,古武术、奇门遁甲、药理毒术、权谋政治、兵法要略,无所不教。而这厢柳平安也卯足了劲地汲取知识。三清老道见此,总骄傲地感叹:“有徒如此,夫复何求?!哈哈……”可有时,老道也会暗地里默默叹息:“平安,你这孩子太耀眼、太骄傲,这阴暗的后宅争斗、诡异的人心变化可是世上最最难以捉摸把握的,师傅我什么都能教你,唯独此道不行啊。这些,还是要靠你自己了。”第二十一章 如此又过了几日,天气渐渐转凉,叶子也慢慢黄了,已经是入秋了,一转眼中秋佳节就近在眼前。府里上上下下都开始准备过节的事宜。柳平安这里也不例外。王氏留下的李嬷嬷和徐大娘作为院里的管事妈妈,指挥着潇湘苑里婢仆们打扫院子、做月饼、捡桂花酿酒,忙的不亦乐乎。正在一群人忙碌的时候,夫人院子里的大丫鬟碧桃来说:“大小姐,今年中秋节宫里照例是有宴席的。老爷说各位少爷、小姐都大了,让夫人带着各位少爷、小姐一同进宫去见见世面。”这一番话下来,院子里的人都惊讶了。要知道,柳平安在府里也是个并不怎么得宠的,要不是柳世全偶尔的关照,夫人说什么都不会让她见外客,进宫这么大的场面想也是不要想得。碧桃又颐指气使地指着身后几个小丫鬟拿来的箱笼说:“夫人说了,这些是给大小姐进宫用的。到时候,莫要小家子气,丢了我们尚书府的脸面!”李嬷嬷一听她埋汰柳平安的话,禁不住红了脸,握了拳头,怒气勃发,正要发作。柳平安便插了话:“知道了,还劳烦碧桃姐姐去回了母亲,说我谢过母亲关心。”语气平淡且沉稳。碧桃斜睨了柳平安一眼,也没多话,转身便走。 如雪给柳平安续了水,一脸羡慕地说:“小姐,进宫是天大的福分啊。您到时候回来也跟我们讲讲贵人们的事情,让我们也粘粘福气。”李嬷嬷听了走上前来,啐了一口,说:“小丫头片子就知道乱说,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还不下去收拾夫人今日送来的物件。”如雪讪讪地下去了。 此时,房里就剩下柳平安和李嬷嬷两人。李嬷嬷在一旁的小杌子上坐了,拉着柳平安的手,有些忧心忡忡地道:“大小姐,这入宫虽然是为自个儿谋前程的好机会。但贵人们的心思恐怕不是我们能猜测的。到时候您可要一切小心啊。”确实,古代与现代有诸多差别,一招不慎便满盘皆输。此次赴宴说不定危机重重。柳平安想到这里,便也点头答应李嬷嬷定会小心谨慎,扮演好大家闺秀的角色。 过了一会,如雪捧了箱笼过来,“小姐,这些都是夫人今日送来的衣物和头面,请您过目。”柳平安向箱子里望去,只见里面摆着一件蜜合色兰花蝴蝶纹窄裉袄,一条天青色花蝶纹褶裙,并着一副金镏银蜻蜓草虫头面。柳平安看了看,随口一问:“知道其他小姐们那里都收着了什么衣饰?”大户人家里面人多嘴杂,后院里有什么消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马上都传遍了。此时,她这一问,如雪就顺口答道:“大小姐,听其他姐姐们说,二小姐和四小姐那里夫人都选了时下最流行的缂金丝起花八团倭缎并着西域买来的红蓝宝头面。三小姐、五小姐、六小姐是洋花缎子做的秋衣和珍珠翡翠的头面。”听到这里,柳平安心下已经了然,也不管李嬷嬷满脸的不满和委屈,只挥了挥手,道:“把这些东西都好好收着,等中秋那日便用这些吧。”第二十二章 丹桂飘香,月儿渐渐满起来,转眼就到了中秋这日。柳府的众人都早早起来,梳妆打扮一番,便在门房处等待出发。只见府里的小姐们个个穿红着绿,打败的娇艳夺目。唯独柳平安一身的茜素颜色,像极了天鹅群里的丑小鸭,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六小姐柳长洛扶了扶斜插在飞天髻上的翡翠瓒雀钗,嗤笑一声:“大姐这身跟你还是极为般配的,什么出身还得穿什么衣服。”柳平安听了,直直看了她一眼,微笑地回敬道:“六妹妹说的是,什么出身穿什么衣服。看你这身大红大绿的打扮,真真像只凤凰呀。”“那是!”柳长洛骄傲地挺起了胸膛。柳平安笑笑继续道:“六妹妹,我还没说完呢。你呀,是像那假扮凤凰的山鸡。”柳长洛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你这个贱人居然骂我是山鸡?!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又小又丑,居然还敢骂我?!”她双手叉腰,指着柳平安的鼻子骂个不停。“吵吵嚷嚷的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突然间,穿了朝服的柳世全走了过来,看到柳长洛没个体面的样子,顿时气的满脸通红。柳长洛平日里挺怕这个表面儒雅实则严苛的父亲,顿时讷讷地低下了头,只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大姐姐骂我是落草的山鸡。”柳世全转过头,看了柳平安。只见柳平安满脸的害怕,小鹿似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滴落下来,她扯着衣角说:“爹爹,平安没有骂六妹妹,反而是妹妹年纪小不懂事,胡乱说平安是贱人所生的小贱人。平安知道自己命薄,也认了。爹爹,您可别怪妹妹。”字字句句都是为柳长洛开脱。可站在一边的柳长安却听得明白,心里暗暗有了计较,这个大姐死了一回却变聪明了,还学会了狐假虎威。果然不出她所想,柳世全一听柳平安的话,心中更是怒气勃发,却碍着一群子女的面不好发作,只狠狠瞪了柳长洛一眼。又冷淡地叫了几个管事妈妈来,命她们带了六小姐下去一个月内不得踏出房门一步。好端端的一场能在贵人们面前崭露头角的宴会硬生生被柳平安给搅黄了。柳长洛满心愤懑地被管事妈妈们带回了屋。临走前还恨恨瞪了眼柳平安,似乎想一口一口把她嚼碎了吞下肚。 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柳府一行人的出行。申时末,大家都收拾停当,纷纷上了马车向宫中缓缓而去。一行浩浩荡荡共五辆马车经过观潮街,柳平安透过纱帘看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鳞次栉比的挂着各色牌匾的楼阁,看到两边摆着的小摊上陈列着各式的商品,不禁感叹道这古代也能如此繁华。心里也涌起了久违的念头,自己好歹也是来自现代的人,怎么能够埋没在深深的后院里,与一群目光短浅,整日围着男人转的女人们周旋呢?怎么能不走出去看看这美好的大千世界?如此想着,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计划。第二十三章 皇宫作为一国最尊贵的人居住的地方,虽说不上是金砖铺地,白玉围墙,但也是比一般人家的院落要来的精致华美。而进宫的程序也颇为复杂,下马车、检查、换成轿子、步行、再检查,惹得柳平安不禁咂舌,这比当年保护国家领导人时的检查还麻烦数倍。可是这些都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她如同其他大家闺秀一般,小心翼翼地配合了太监、宫女,好生检查了一番,才被允许进宫赴宴。 入了大明宫,就看到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摆满了长长的雕花案几,各人按照品级纷纷落座。柳家的几位小姐一起坐在了主位左手边的中间靠前的席位上。旁边坐着的几位是其他尚书府的小姐和媳妇们。柳府的小姐们与她们说说闺房秘话,聊聊现下最新的首饰衣服,自然也合群的很。只有柳平安孤零零地独自坐着,只缓缓吃着案几上的菜肴。中秋佳节,宫里的饮宴自然是不俗的,有清蒸鸭子糊猪肉、鹿筋炖肉、八宝翡翠糕、肥鸡火熏炖白菜……柳平安一边品尝一边点头,暗暗琢磨着这些菜肴的做法,想着今后若有机会定要研究个透彻,也好为自己的计划做准备。这么想着,嘴角自然蔓延开一个温暖的笑容来。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座宫殿中,有不少目光紧盯着她,有探究的、鄙夷的、有感兴趣的、甚至还有恶毒的将要杀她一个措手不及的目光。 “这位姐姐,您手上握着的帕子好精巧,能给我瞧瞧么?”正在柳平安吃的开心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原来是一位穿着粉色绣着芙蓉花的绸缎对肩比夹,下面一条同色的长裙,挽着两个髫髻的小女孩,才七八岁的样子,略显苍白的脸上有着一股淡淡的娇弱。柳平安一看见她就想到了那个已经离开的“平安”,心理泛起一阵柔软,道:“这幅帕子是我母亲置办的,你若觉着好就拿去玩吧。”那个小女孩听了,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略有些病态的脸上也浮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点点头便收下了帕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 古代的宴会总是那么无聊,无非是吃吃喝喝,看看歌女的表演,说说话儿。没过一会儿,柳平安就觉得有些憋闷。因为想到昨晚李嬷嬷的叮嘱,便又不得已耐着性子枯坐了一会儿。正当她心里不断在盘算着找个什么借口溜出去透透气的时候,颇受皇帝宠爱的端阳公主道:“父皇、母后,儿臣近几日得了几盆珍贵的新品菊花,可否让儿臣带世家小姐们一起去御花园赏玩一番?”“这么大个人了,就属你最爱玩。”一向娴熟端庄的皇后刚要制止,却被笑容和蔼的皇帝打断了,“才刚及笄的小姑娘哪里称的上大人了,过几年尚了人家就不那么有闲心玩耍了。趁着这个日子跟各位大家闺秀一起去乐呵乐呵,也是好的。”说着便让皇后身边的管事姑姑崔姑姑安排了人手,领着端阳公主和一群大家闺秀浩浩荡荡去了御花园。第二十四章 御花园里早已经挂起了各色的彩灯,照的整个园子都明亮起来。御花园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菊花,千叶耆、银苞菊、黄金菊、蓝目菊、木春菊等等令人目不暇接。园子的中央还摆放着菊花里难得一见的珍贵品种——墨菊、青菊和绿衣红裳。诸位随行的大家小姐纷纷赞叹如此的美景,更有些与端阳公主关系好的世家小姐打趣道:“公主殿下真真是金尊玉贵的好福气,能见着这么多美艳的菊花。今日,让我们也借着您的光,来享享这魅力的景致。”“殿下您站在万花丛中,都把花儿的美艳比下去了,端端是个百花仙子了。”……端阳公主贵为皇室的嫡长女,平日里也听惯了奉承,可此时听到如此的夸赞心理也不由暗暗自得。哪有女子不在意容貌呢? 此时,一位小姐突然叫喊起来:“不好了!皇后娘娘赏赐的汉玉镶金孔雀环佩不见了!这可是御赐的物件,不见了可怎么是好?”说着便慌乱地哭起来。一旁与她交好的小姐马上走过来安慰道:“别急。兴许是刚才一不小心掉在路上了,请宫里的奴婢们下去找找,应该能找到吧。” 御赐的物件代表着皇室的尊严和尊贵,不敬是万万不能丢失和损坏的。否则,便要治个皇室的罪名,受到惩处。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众人也没了赏花的兴致,纷纷了过来。端阳公主作为此次赏花会的主人,处理这样的事情必是当仁不让的。她安抚地拍了拍太师小姐王玥的肩膀以示安慰,又马上命婢女们去寻找。不一会儿,婢女们就来报:“公主殿下,各位小姐,奴婢们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汉玉镶金孔雀环佩。” 王家小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刷刷地流了下来,仿佛是原本存在的一线希望又破灭了。她紧紧扯着手里的帕子,嘴里喃喃道:“这个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此时,柳长乐在公主身边说:“公主殿下,不如让各位小姐也都查看查看吧。兴许是刚才大家走的近了,一不小心勾在衣服上了。”这可不是个好主意,损了各位小姐的面子不说,若是没找到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面。可是,此事关系到各位小姐们的闺誉和皇家的尊严,又不得不查。正是骑虎难下啊。端阳公主沉吟片刻,终于是赞同了柳长乐的观点。诸位小姐心中虽极不情愿,但碍于公主殿下的命令,只得跟随着崔姑姑等女官向漪春阁走去。 过了好一会儿也只检查了几位小姐而已,其余的大家小姐们便有些不耐烦起来。几位平时极有面子的一品大员家的小姐已经开始嘀咕起来。“御赐的物件本就应该好生存放,怎的就胡乱带了出来。现在没有了,反倒是连累大家跟着她折腾。”“就是就是,明摆着是想要显摆一下他们太师府的显赫。真是没想到她是个福薄的,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哼!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为了出名才弄出个这样的事情来。”如此的话,不绝于耳。本就泪汪汪的王家小姐听了更是难过地流下泪来,止也止不住。第二十五章 这些就是所谓的名门小姐、大家闺秀?柳平安暗暗腹诽着,却也同情太师府的王小姐。她正想掏个帕子上前安慰。可谁知道,帕子是早就送给了一位不知名的小姐,怀里有的却是一块触手温润的圆形物事,上面似乎还雕刻着什么花纹。这是什么东西?明明刚才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带这个呀?不会是,不会就是那块丢失了的汉玉镶金孔雀环佩吧?柳平安一惊。这可怎么办?若是被发现了,定会背上一个偷盗御赐物件的罪名,轻则声名尽毁,重则性命不保。如此想着,额头上渐渐渗出了汗珠。 快要轮到柳平安了,她心中更是急了起来。她打定了主意,想要把环佩拿出漪春阁丢掉。刚转身要走,便被站在后面的柳长安拦住了,“大姐姐这是要去哪里?”“不过是觉得有些热,想去更衣罢了。”说着又急匆匆想要走,却不防柳长安并不放过她,又轻轻扯住了她的袖子,“这会儿出去恐怕不太好呢,姐姐还是忍忍吧。”柳平安刚要反驳,却突然看到了柳长安眼里一闪而过的不怀好意。莫非这位平日里不动声色的妹妹早已经看出了自己别人越是反对,自己越是一意孤行的性格?此时说这样的话,也是想把自己往火坑里面再推一把吧。想着,便站定了,又冲柳长安一笑,“妹妹说的是,是姐姐没考虑周到。这会儿女官们都在,此时出去说不定就背上了畏罪潜逃的罪名了,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了。”柳长安微微一怔,复而也笑了,“姐姐能考虑的如此周道真是好事。”而后,也不再说话,只低了头想自己的事情。柳平安啊,今日便是你的末日,今后你也别想再翻起什么浪来。 先前排在柳平安前面的两位小姐已经检查完了,一下便轮到了柳平安。崔姑姑领了她走入东偏殿,殿里站着端阳公主和四位端庄严肃的女官,看起来似乎还习过武。柳平安装作低眉顺眼的样子,向端阳公主恭恭敬敬行了礼。又在小宫女的帮忙下,慢慢脱下的外裳、里衣。 突然,安静的大厅里响起刺耳的声音“叮——”。殿里的诸人都瞪大了眼睛。只见一块圆形的玉佩掉在了地上。崔姑姑眼疾手快地拿了,呈给了端阳公主。端阳公主捏着手中的玉佩,冷冷地看了柳平安道:“这是哪儿来的?你老实交代吧。”柳平安也不管衣衫不整,噗通跪了下来,口中直道:“回禀公主殿下,这是臣女及笄那年,父亲送给臣女的礼物。因为是父亲的礼物,臣女便一直带在身上。”端阳公主命身边的女官好好检查了这块玉佩,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笑了,命跪在地上假装瑟瑟发抖的柳平安起来,安抚地说:“好了,既然是你父亲赠的及笄礼物,你自当好好收好。出去吧。”柳平安忙感激涕零地谢恩之后退下了。 幸好那老道师傅教自己的功夫已经有所小成,刚才急中生智地将环佩表面的孔雀雕文给磨平了。否则,便是吃不了兜着走啊。果然这些表面看起来温和大家小姐、公主妃嫔们都是不好想与的。而今日这件事恐怕就是冲着我来的,不知道是谁想要置我于死地。看来,今后更是要多加小心才是。第二十六章 丢失皇后娘娘赏赐的汉玉镶金孔雀环佩毕竟不是件小事,经过多方搜查未果之后,端阳公主不得不上报了皇后娘娘,请她出面做出决断。皇后娘娘念在王玥是太师的嫡长孙女,平日里又谨小慎微,不敢出一丝差错。因此,也就顺着请求,从轻发落,只罚了王家小姐禁足一月,抄写《女戒》。王玥自然感恩戴德,又对皇室歌功颂德一番,方才红肿着眼睛随家人出宫。宴会上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虽照常饮宴,但终究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了。等待皇帝、皇后离席之后,各位宗亲、大臣及家眷们也纷纷告退。 在柳平安看来,这个看似热闹非凡的中秋宴会背后多的是看不见的鬼蜮伎俩。原本她也是不想管这些的,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前世,参与过了无数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现在,难得投身于一个世家大族千金小姐的身上,再也不想参与到阴谋中去。可是现在,她不去惹事,事情居然找上了门。还一来就是要让她身败名裂的计谋。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定要查出背后究竟是谁这么狠心,今后,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仇必报! 马车在铺就了青石板的路上缓缓而行,车轱辘转呀转。坐在车里的人心里若有所思。过了一阵,终于是回到了柳府。夜已经深了,柳世权看几个儿女都折腾了一夜,便也没再让他们听长辈教诲,只让各自下去歇着了。 柳平安刚回到潇湘苑,徐大娘和李嬷嬷就马上迎了上来。两人扯着平安左看右看,又问了好一阵子话,待发现柳平安毫无损伤,并没有受到欺负,才拍了拍胸口,安慰地长叹一口气。李嬷嬷还神叨叨地朝月亮拜了拜:“还好,还好!菩萨保佑,小姐没事儿。”柳平安原先略有些紧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显然是被李嬷嬷给逗乐了,“嬷嬷你这么大个人了,怎的还信这些神神鬼鬼的啊?”“呸!小孩子家不懂事,惊扰了各路菩萨神仙,请菩萨神仙大人有大量,别跟大小姐计较啊!”柳平安刚要开口反驳,突然想到自己还不是莫名其妙地穿越过来的么?自己原本就是一缕鬼魂,说不准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鬼神呢?如此想着,便也顺着李嬷嬷的意思,对着月亮拜了一拜。 过了一会,柳平安在婢女们的伺候下梳洗完毕,便安寝了。每日晚上,她都盘腿坐在床榻上,根据老道给的心法运转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吐纳练功、强身健体。她希望终有一天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真正站稳脚跟,并打开一片天地。 “呼——”一个黑影飘过,耳边传来“呜呜——”的鬼叫声。柳平安刚好收工,听到这诡异的声响,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笑的阴险:“老头子,你来啦。今天怎么有功夫来看我啊?”突地一个白胡子老道出现在她的面前,满脸委屈地道:“平安好徒儿,你就不能叫我一声师傅么?”说着还眼巴巴地瞅着柳平安。这个为老不尊的,柳平安长叹一口气,我怎么就拜了这样一个无赖的师傅。两人说笑了一阵后,老道突然正色说:“平安,为师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为师近来要去一趟北方牧勒,少则半年一年,多则三年五载。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修习为师教给你的武功、奇门遁甲和医药毒术。小心谨慎,韬光养晦。如果遇到困难,你就吹响这个哨子,你师兄青儿和他的人会来帮你。”柳平安看这老道一反常态的正紧,也郑重地记下了老道的话,接过了哨子。第二十七章 三清老道走的时候已经是亥时,柳府里的上上下下都睡着了。只有柳平安手里把玩着似乎是用什么不知名的骨头做的哨子,轻轻抚摸着哨子上雕刻的花纹,心里对这个只听其名,未见其人的师兄好奇起来。本以为这个便宜师傅定是哪个深山里修炼了几十年,到老了才一时兴起随意收几个徒儿过过师傅瘾。现在看来,自己这个师傅说不定还是古代社会哪个国家皇室的座上客。而那从未见过面的师兄,更不知道学成了师傅的几成本事。现在,又在做什么?居然还营造了不小的势力。看来,等真正学成了师傅的本事,在柳府站稳了脚跟,也得好好打听打听。 中秋节的第二日,是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柳平安虽一夜未睡,精神却还是不错。她正捧着柳世权送来的《女则》,认认真真地抄誉,像极了世家大族里循规蹈矩的小姐。潇湘苑里的几个小丫鬟也在李嬷嬷的指挥下各司其职,整个院子里自从柳平安穿越过来后也渐渐有了些规矩,显得井井有条起来。 只可惜在柳府这样悠闲的日子却不多见。可不是么?这会儿,如雪就回禀道:“大小姐,二小姐和六小姐来看你了。”“嗯?”柳平安的眉头皱了皱,“六小姐不是被老爷关禁闭了么?怎么还没一日就放了出来?”如雪微微赧颜,只低了头说:“奴婢再去打听打听吧。”这会儿去已是晚了,柳平安便挥了挥手让她下去了。 环佩叮当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位穿着珊瑚红秋衫的少女并着一位穿了粉紫色衣衫的走进了潇湘苑。刚进门,就闻见空气里浓重的脂粉味。柳平安不禁易地皱了皱眉,把想要打出来的喷嚏给憋了回去。心里暗暗道:“这古代的大家闺秀还真是不好做,什么德容妇功,都是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这边腹诽着,这边面带微笑地迎了上去,“两位妹妹来啦,真是稀客呀。过来坐坐吧,刚得了父亲给的雪顶毛尖,正好拿出来尝尝。”说着就让丫鬟多拿了些茶水、点心来招待客人。“哼——”柳长洛昨日因柳平安的话被罚禁闭,失去了入宫的机会,心里对柳平安自然不忿。此时忍不住奚落起来:“不就是雪顶毛尖么?家里谁没有尝过,难道偏是你这里的最为珍贵?一个小小的庶女难道还想争了父亲的宠爱?”她越说越是起劲,正待要站起来叉着腰好好教训一个不起眼的庶姐。这厢却被柳长安给拉住了,“六妹妹,大姐姐这么热情招待我们自然是好的,你可莫要失言了。”柳长洛一惊,突然想起昨日被父亲罚,一个人在那黑乎乎的房里呆了一晚,背上也不禁起了一阵的白毛汗。这才立刻噤了声,不再说话。 这边柳平安和柳长安两人闲话了会家常。实际上就是柳长安一个人在讲啊讲啊,说了会京城里哪家媳妇刚进门要去拜会,哪家的小姐开了茶话会,哪家的花园里新养了什么珍惜的品种之类的话题。柳平安听得都昏昏欲睡了,对于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话题她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但是,她也知道在这些看似很小的内宅小事中,也能够看出些门道来。因此,柳平安也正着精神,耐心地听,有时还附和几句。第二十八章 过了好一阵子,柳长安才感觉有些说累了,停下来喝了口水。平安以为她要起身告辞了,心里刚有些庆幸,却突然听到柳长安又说:“听母亲说,淮南侯家的大奶奶邀了一些臣工家的小姐们去看堂会。我们家也收到了帖子。不知大姐姐意下如何?”绕了这么多的话,正事终于来了。柳平安故意露出一副怯生生不敢做主的表情,道:“作为女儿的,总归要听母亲的吩咐。不知道母亲是怎么说的?”这该死的,大难不死连心肠也换了一副了,怎的比平日里要玲珑了一些。父亲那边又宠的紧,若是被他知道母亲吩咐不让去,那到时候还不知道父亲还怎生的发一通脾气呢。“母亲那里嘛……”柳长安吞吞吐吐地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这时,干坐了好一会儿的柳长洛终是耐不住性子,她猛地一拍桌子,说:“母亲虽然是怜悯你,来问你的意思。可你也不瞧瞧你自己,端端的是个什么样子。莫说是美名、才名还是贤名,你可一个都沾不上边!这还怎么去淮南侯家?平白无故地给爹爹丢了面子。”都说最蠢笨的人就是被别人卖了还给他们数钱的,这说的岂不就是六小姐柳长洛么?被嫡母、嫡姐当了枪使还以为受到了重用,将来能依靠着她们,得个好前程。柳长安听了她的话,忙出来唱红脸,道:“大姐姐是前几年身子不好,才没在京中的小姐们面前出名。等现在好些了以后总能挣点好名声的。”柳平安看着他们两一唱一和的,暗暗冷笑。原来是不想让我去淮南侯家做客,怕是这场堂会里有什么让人眼红的好事吧。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诺诺地说:“二妹妹你也别跟六妹妹计较。我素来是不怎么出门的,这次看堂会我还是呆在家里不出去了,也免得父母亲和诸位妹妹们担心。”“这可怎么好?”柳长安假意说着:“你是柳府的大姐姐,现在身子好利索了,也是得去的。再说,父亲若是问起来,到时候大姐姐不去可怎生的是好呀?”柳平安皱了眉,显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那依妹妹看怎么办?” 柳长安并不接话,却叫院子里伺候的下人们都退下。这才偷偷看了看旁边,从怀里掏出一颗封了白蜡的丸子,道:“大姐姐,我怕爹爹他到时候会生气,不如还请大姐姐装病吧。”说着,把捏着的丸子递给柳平安,“这是从宫里御医那里求来的方子,吃了只会有些染了风寒的症状,其实是没事的,过几日就好了。姐姐可放宽心,只求圆了这次过去。”柳平安有些迟疑地接过去,瞧了半晌,把柳长安和柳长洛两人都瞧得急了,才慢慢收好放在了怀里,说:“妹妹们的意思我知晓了,定会按照你们说的办。”听她这么讲,两人才放下心来。 柳长安和柳长洛走了之后,柳平安一人扎进房间里,命屋里的丫鬟婆子都不得靠近。她掏出怀里的蜡丸,去了衣,仔仔细细研究了起来。原来,这枚蜡丸里包裹的确实是能让人表现的头痛发热的药丸。只是柳长安没说的是,若吃了这丸药,前几日与一般风寒无二,只是待第六日起,便全身发寒,如此病痛数月,药石无灵。真真是好毒的心思!若自己还是原本善良、纯真的柳平安,自然是逃不过这一劫的。既然现在有人想借此要置我于死地,那么就看着我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吧。至于,那些人这么重视的淮南侯府的堂会,我原没有兴趣去凑热闹,但如今也定要去闯一闯,看看你们不管手上沾血,争来抢去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第二十九章 柳长安和柳长洛联袂走进柳夫人朱氏的院子,见朱氏正在丫鬟的服侍下挑选近日来绣房新出的料子。有多罗呢的,有绣了金线的撒花洋缎,有牡丹栅格纹的云锦,明晃晃的照亮了整个院子,好不耀眼。柳府自从娶了朱氏,傍上了太后、丞相的大树,一日一日地富贵起来,近比的上有封号的勋贵人家了。 柳长安和柳长洛伴着朱氏挑了一会儿,各自都选出了十日后去淮南侯府看堂会时要用的衣料。等绣房的丫鬟们都退下了,柳长安才笑嘻嘻地给朱氏递上了茶水,回禀道:“母亲,事情都办妥了。前几日还以为她转了性子,可还不是乖乖地收了药。”朱氏听了,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可过了没多一会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皱了眉头:“长安,你有没有见她吃下去?”柳长安被朱氏这么一问,也愣了,突然想到此处的关节,便道:“女儿再去瞧瞧吧。”“糊涂!”朱氏板起了脸孔,“平日里看你是个警醒的,怎今日为了她乱了分寸。你这会儿再去潇湘苑,不是明摆着告诉人这里有猫腻么?以后传出去还怎么得了,岂不是毁了你在京里好不容易得来的贤名?事已至此,咱们就尽管其变把。” 柳长安面色有些不好看。柳长洛见着这样子,忙上前讨好朱氏:“母亲,看潇湘苑那位一直都是好拿捏的,这回定然也不会忤逆了母亲和姐姐的意思。要不让女儿再去打探打探消息,早些与母亲回禀。”朱氏见柳长洛甘愿当这被借的刀子,自然也不阻拦她,任凭她去了。 柳长洛起身急急忙忙地向潇湘苑去,正思量着如何让柳平安乖乖地把药给吃了,真不行大不了让身边的嬷嬷给硬塞下去。反正平日里也没少做这样的事情,祖母、父亲都不会知晓,而母亲也不大管。正如此想着,突然身子一个趔趄。只见柳平安身边正得用的丫鬟如雪不顾仪表匆匆忙忙地往夫人的院子跑去,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她忙拦下了,急乎乎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六小姐,不好了!大小姐突然病倒了,烧的很是厉害……”如雪还没说几句,便顾不了许多,只想快点让夫人请了大夫来瞧病。柳长洛喜上眉梢,随便挥了挥手让如雪去了。 她稍稍平复了下情绪,再带着一众丫鬟去潇湘苑瞧瞧。院子里,徐大娘忙着烧热水,给柳平安擦身。李嬷嬷忙找房里原本存着的药丸。院子里其他的小丫鬟也跟着忙碌,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唯恐主子要不好了而受到责罚。柳长洛一进院子就看到这幅模样,想也是柳平安乖乖吃了药丸,现在已经病倒了。于是,她也只假惺惺地在门外喊了几句:“大姐姐好好养病”之类的话,就幸灾乐祸地跑去长乐苑邀功了。 朱氏和柳长安经如雪回报,早已知晓了潇湘苑中的事情。朱氏担忧地问了柳平安的状况,后又命人去请了京里有名的“圣手”来府里医治。把人托付给这江湖郎中,没有病的也会被折腾出病来。待到如雪一走,柳长安晦暗的脸立刻如春花开(辣文h小说)
一世平安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一世平安》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一世平安"的人也喜欢:

  1.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2.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3.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4.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5.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6.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7.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