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平安-第4部分-一世平安全文阅读-一世平安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世平安  »  一世平安-第4部分

一世平安-第4部分

一世平安-第4部分放,好不娇艳,“母亲,我就说她是个好拿捏的,现在事情成了。”朱氏也笑道:“这回是你运气好,下次遇上了别的事情可要做的更精细些。你也回去好好准备吧,淮南侯家有意与我们家联姻。按长幼有序的规矩来,若是没了柳平安,嫁去做侯爷夫人的定是你了。”柳长安红了脸,娇嗔了几句,便喜滋滋地让丫鬟捧了时新的衣料准备去了。第三十章 柳平安恹恹地躺在床上,吃着李嬷嬷递上来的糖水,听着她讲:“我的大小姐哦,刚才还好好的,怎的突然生了这么重的病?会不会是刚才二小姐和六小姐把你给气着了?你原也是个病弱的,哎……这可怎么办?”柳平安握了握李嬷嬷的手,突然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嬷嬷,嘘——别哭。我这是装病呢。她们想害我呢,我这不过是顺势而为。到时候好好将她们一军,让她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嬷嬷又惊又喜,忙用帕子抹了泪,道:“大小姐真真是吓死老奴了,刚才听大夫说你要不好了,我都差点要晕过去。若是小姐没了,老奴也无法跟王姨娘交代,只好随了你去,到了那里再服侍姨娘和小姐。” 柳平安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呆了好几个月,但一直对这里的人和事毫无牵挂,只觉得自己是个异乡人,不过来这里走一遭罢了。现在,听到李嬷嬷这样的话,心里一热,似乎连久违的眼泪也要流下来了。她忙收敛了心神,安慰了李嬷嬷几句,又吩咐她切勿把自己没生病的消息泄露出去,只装得自己病的很严重的样子来伺候着。柳嬷嬷开心地直说:“大小姐经了生死,果然是长大了,现在都学会了替将来打算。今后,定能嫁给大户人家做主母,有个好前程。” 柳平安的病在柳府掀起了大浪。夫人朱氏和何氏、金氏、俞氏几位姨娘都带着少爷小姐们来探望,送了些许药物、用具。就连常年不问世事的老太太也遣了身边得力的大丫鬟红莲来关照着。柳世全还不顾政务的忙碌,亲自来探望,问了好一会儿柳平安的境况才嘱咐了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好好照顾她,才离去。他见了府里上上下下送来的物事,心里也不免有些高兴,觉得后院在朱氏的管理下母慈子孝、妻妾和睦。殊不知,后院的诸人早已巴不得柳平安出事,这回来看看不过一方面为了迎合他,一方面却只是来打听消息的。他更不知道这表面的平和下掩藏着那么多令人发指的龌龊事情。 就这样过了几日,除了柳世全真心疼爱这个长女,有空便隔三差五地来潇湘苑里问问她的境况,并命人在外面寻医问药,又送来不少的用度,真真是个二十四孝好父亲。而府里的其他人只按惯例“关怀”下柳平安的现状,便也在得知她没法马上好转之后,渐渐少了对她的关心。再来也只是奚落几句,说她就是个薄命的,一出生克死了母亲,现在不好了才是柳府的福气,让柳府送走了煞星。那些平日里被朱氏和其他院子里安插的耳目也渐渐不再关心潇湘苑的状况。这种状况正是柳平安所希望看到的。 这几天,她安安稳稳地窝在房里,研究研究老道给她留下的各种秘籍,时而又琢磨琢磨药方,借着重病的名头,把送来的药进行配置,做出了一些保命的药。她折腾着这些药,邪气地笑:“嘿嘿……老子不发威,你们当我是hello kitty么?这回就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我柳娉婷的厉害!咱们就走着瞧吧!”第三十一章 八月二十六,宜出行、会亲友、纳彩问名,忌临水。 十日之期眨眼就过了,柳长安、柳长乐等小姐们已在朱氏和几个姨娘的帮衬下打点好了去淮南侯家看堂会所穿的衣物,所带的头面。诸位小姐虽都已经听说了此次去淮南侯家看堂会实则是淮南侯家要相看柳府的小姐,也得知大小姐去不了二小姐柳长安才是此次的主角,却都还抱着跃跃欲试的态度希望借此次堂会得到一些世家公子的青眼。若是真的能被一些世家大族看中,那才是一辈子的富贵了。如此一来,府里的小姐们各个都费劲了心思,打扮地花枝招展。 就在众人即将登上马车的时候,柳平安施施然带着两个丫鬟来了。她冲朱氏行了礼,便也要随着众人出行。一群人都有些惊讶,前几日还病得严重,今日怎么突然精神抖擞地出来了?莫不是那江湖郎中真有些本事,居然三下两下就把人给治好了。朱氏盯着柳平安看了好一会儿,脸上的肌肉也都僵硬了起来。还是柳长安回过神来,在她耳边轻轻嘀咕了几句。朱氏才回复了神色道:“大夫说都好利索了?”“是,母亲。”柳平安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低眉顺眼道:“大夫说都大好了。”朱氏眼皮一跳,似乎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可如今柳平安在众人面前这番表现,也只能带着她一起去看堂会了。如此想着,也不再说话,只带了众人上马车,往淮南侯府去了。 淮南侯夫人刘蓉是镇国将军刘钜的女儿,性格最是直爽。儿子陈昊轩是淮南侯唯一的子嗣,将来的侯爵继承人。他还继承了外公和父亲的本事,耍的一手好剑,小小年纪便统领了啸风营。淮南侯世子是京中最被看好的青年俊杰之一,自然也有不少世家小姐想嫁入侯府。可偏生他见了不少的大家闺秀只说是看不上眼,眼见的年纪越来越大,淮南侯夫人一日日着急起来。偏巧八月十五中秋佳节那日在宫中饮宴,看到了柳尚书府的女儿们个个生的水灵,又念在两家都是武官出身,还听说朱氏持家甚严,想必教养出来的女孩儿们个个都是好的。因此,也就动了要结亲的心思。这不,她好生布置了花园,又命厨房置办了丰盛的酒席,还邀请了一些京城有名望的贵妇一起相看。 “柳府夫人携众位小姐到了。”淮南侯府的门房回禀道。淮南侯夫人笑着带丫鬟们迎了上去,一面与朱氏寒暄,一面打量着府里的小姐们。只见今日过府的几位小姐均打扮地娇美大方,说话行礼也十分得体,个个都是大家闺秀的做派。她面上一喜,直拉着朱氏的手夸赞道:“柳府的小姐们个个都是顶尖的,将来哪家娶了过门就是那家的福气啦。”朱氏被她这么一夸,面上有些红,只谦虚着:“夫人过奖了。这些孩子们自小都是我身边养大的,虽不一定比京里其他的大家小姐们出色,却也个个都是好孩子。”语气里也带着些得意和骄傲,“尤其是我这嫡女长安,在京里还素有些贤名呢。论琴棋书画,也早早请了女先生来。现在,连先生都夸赞她呢。”原来,柳府想要柳长安嫁入侯府。那么,我就帮你一把让你心想事成吧。柳平安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第三十二章 淮南侯夫人笑着附和了朱氏几句,便上下打量着柳长安。只见一个年方十二三岁少女梳着涵烟芙蓉髻,发间点缀着几颗圆润硕大的东珠,莹莹的光华映得她面如冠玉,熠熠生辉。身上穿着的是水红色牡丹连花纹秋衫,脚上套着|丨乳丨烟缎攒珠绣鞋,活脱脱的一个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神妃仙子。淮南侯夫人看着越来越喜欢,这面容、这身段定是京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任是儿子那种挑剔的人也会喜欢的吧。她脸上满满的都是满意的笑容。笑着,又拉了柳长安的手,问她平日里常做什么,有什么喜好之类,柳长安都一一答了。态度恭敬又带了点小女儿的娇羞,看得淮南侯夫人满心的欢喜。虽然少了点英姿飒爽,却体现出一幅大家闺秀的端庄,进了门定然也能主持中馈,不会丢了侯府的脸面。 淮南侯夫人看了柳长安,也顺便又打量了下柳府其他的小姐。她看到柳府的小姐都尚未及笄,身量也并未长成,但都透出些许风采。尤其是那个穿着葱绿色绣竹纹衣衫的小姐,头上只挽了一个普通的飞髻,插了一支翡翠钗,端端是朴素的很。但看那双眼睛,却发现与一般世家小姐不同。那眼睛里的灵魂仿佛经历了许多,透出洞悉人事的光芒,又透出坚韧、积极的品行,让人不禁为之一振。于是,淮南侯夫人对柳平安也颇有兴趣,也问了她在家中的生活、喜好,似乎也有意将她考虑成未来的媳妇。 柳长安见了淮南侯夫人对庶姐如此关照,心里涌起一阵不忿。凭什么这个不出色的贱人居然能得到侯爵夫人的青睐,凭什么她从小没有漂亮的衣服、好吃的食物,也没有先生教导却依旧从容不迫?不管如何,我定然要得到小侯爷夫人的位置,好成为人上人!永远把柳平安踩在脚底下。 而其他几个侯府的小姐见到嫡姐和庶长姐得到了淮南侯夫人的青睐,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想着自己终归没有机会成为侯爷夫人,也只能再为自己打算打算,希望能够嫁去其他达官贵人家里做个当家主母。几人各怀心思跟在淮南侯夫人身后缓步走到设了戏台的花园。 秋日的花园里照例是摆放了不少珍奇的菊花。高高的戏台就设在园中央,请来的戏班子早已依依呀呀开始唱起了戏中人的悲欢离合。柳平安随众人坐下看戏,对于这些古代的戏文她本是不懂的,也并不在意,只看了个新鲜,脑子里却开始盘算起来。 几位小姐看了会儿戏文,也渐渐觉得没什么意思。此时,淮南侯府的玲珑郡主从闺房出来,直抱着淮南侯夫人的手臂撒娇,闹着要邀请柳府的几位小姐一起去钓鱼。淮南侯夫人嗔怪地看了玲珑郡主几眼,不忍责备,又想借着这个事情再考校考校几位小姐的品行,只任她带了几位柳府的小姐去了。而她自己则与朱氏和其他几位世家夫人一同吃着茶点,听着名角唱戏。第三十三章 年纪略大的人总都是颇爱看戏文的,这会儿她与几位贵妇人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间,一个小丫鬟匆匆赶来,附在淮南侯夫人耳边道:“夫人,湖边出事了。柳府二小姐掉入水里了,夫人您快去看看吧。”淮南侯夫人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此事事关柳长安闺誉,又发生在自己家里,不好随意声张。她只凑过去微笑着对朱氏道:“柳夫人,不如我们去后院的青莲池看看孩子们吧。”朱氏刚要招呼其他夫人一起,谁知淮南侯夫人扯住了她的袖子,示意只两人同去。朱氏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是个傻的,知道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便带了几个平日里忠心的丫鬟匆匆跟随淮南侯夫人向青莲池走去。 玲珑郡主早已知晓今日过府的几位小姐中估计有一位会是自己将来的嫂嫂。平日里,兄妹两关系十分好,她也希望哥哥能找个称心如意的妻子。因而,早早在青莲池做了安排,请几位柳府小姐钓鱼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让哥哥在暗处亲自看看几位小姐,到底中意的是哪个。 一个时辰前,玲珑郡主与柳府的几位小姐在青莲池边钓鱼,玩闹。灿烂的阳光、美貌的少女、碧绿的湖水,整一个美人戏水图。柳长安一边与玲珑郡主说着话,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打压柳平安,让她与小侯爷夫人的位子失之交臂。如此,心里便起了念头。这女子的名声比德容妇工之类的要重要的多。只要柳平安坏了名节,那侯府定然不会聘她为妻。 柳平安正坐在丫鬟准备的小凳子上专心地盯着湖里的浮标,似乎真的对钓鱼抱着极大地兴趣。柳长安迈着莲步走到柳平安身边,柔声对柳平安道:“大姐姐,你看这侯爷府的景致真是美啊。”说着,还指了湖边摆放的寿山石。柳平安顺着她的指向往东边望去。突然发现影影绰绰的假山石丛里隐藏着几个黑影。看着身量,似乎是几个少年男子。柳平安勾唇一笑,原本还要算计着去请这出戏的观众,现在观众已经不请自来了,好戏也是时候上演了。 柳长安这厢殷切地跟柳平安说着话,另一边就趁她不注意,狠狠将柳平安推向了湖里。可谁能够料想到,柳平安看似弱如抚柳,可经过这么几个月努力的练功,前世的速度、力量已恢复了五成。一个养在深闺的娇弱小姐这么使劲一推,她自然也不放在眼里。可做戏就要做全套不是么?于是,她顺着柳长安的力,轻轻侧身,“啊呀——”叫了一声,却顺手攀住了旁边的大树,身子也斜斜靠在树上。可柳长安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用力过猛,又踩着了柳平安故意踢过去的石子上,一个歪斜便载入了碧波荡漾的青莲池。这回,才是真正的美人戏水啦。 柳平安慌乱地想要把柳长安拉起来,可越是想拉,柳长安却被推得飘得越远。一脸惊慌失措但透着关切的柳平安不禁大声呼救:“来人呐!快来人呐!柳二小姐落水了!快来人救救她!”柳长安已经飘离岸边数米,丫鬟婆子早已没能力将她救起来。此时,她要保命也不得不借助淮南侯府小厮或护卫的力了。运气好还能谋个贵公子来个英雄救美,可这名声败坏的人也坐不了正妻之位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正在湖边玩耍的几位小姐们都惊呆了。毕竟都年岁尚小,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见的柳长安快要飘到湖中心,她扑腾着双手,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可都徒劳无功,又喝了好几口水,渐渐沉了下去。隐在假山后的几人见再不出去救人怕是要闹出人命来了,只得不再顾忌男女大防,飞身出来。只见其中一人潇洒的踏水而行,捞起浑身湿透了的柳长安。浑身颤抖的柳长安瑟瑟地缩成一团,柳平安赶忙上前,随意扯了旁边机灵的丫鬟递上来的披风,盖在柳长安身上。暗地里又偷偷往她身上抹了点前些日子刚研制出来的药粉。第三十四章 正在此时,淮南侯夫人和朱氏一行人赶到了。朱氏看到柳长安狼狈地模样,眼泪都止不住流了下来。从来都是捧在手心里疼爱的花朵,何曾遭遇过这样的变故?朱氏冲上前去,紧紧抱住柳长安,好生安慰。柳长安伏在朱氏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好不惹人怜爱。过了好一会儿,柳长安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这件事情发生在淮南侯夫人家中,她自然义不容辞地得给柳府一个交代。因此,她正了正色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玉莹,你来回答。”玲珑郡主的贴身丫鬟玉莹是从淮南侯夫人房里出来的,自小稳重得力,颇受信任。她跪在地上,回道:“夫人,奴婢刚才只看到柳家二小姐跟大小姐说话。不知怎么的,就看到柳大小姐撞在了树上,而柳二小姐踩到了石子,不小心跌入水中。”除了自己,想必也没有人看到那颗小石子是自己故意踢到柳长安脚下的。柳平安想着这把火也是烧不到自己身上的,便心中大定。而玉莹素来是品行端正的,淮南侯夫人自然是信了。况且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若是闹大了,两家人面子上都不好看。淮南侯夫人息事宁人地对朱氏道:“柳夫人,原来是姑娘们不小心才落得水。现在人也没事,还是请柳二小姐移步去换身衣服,喝点姜汤驱寒吧。”朱氏知道此事不宜声张就点头应了。 可仍瘫坐在草地上的柳长安却是不依了。她一反常态地红了眼睛,指着柳平安骂着:“肯定是你个贱人害我落水!母亲,您可要为女儿做主啊!”朱氏面上有些尴尬,只得安抚着:“长安,这回估计真的是你不小心才落得水。快去吃点姜茶定定神吧,刚才定是吓怕了。”朱氏的话里不仅为柳长安开脱,说她是吓坏了才胡言乱语,更是把刚才置身事外的柳平安拉了进来,诬陷她平日里总欺侮长安。 这个毒妇!柳平安突然开始哭了起来,“母亲,您真是冤枉了女儿了。女儿一出生就跟着母亲生活。平时对母亲恭恭敬敬,对妹妹们也是照顾有加。今天妹妹过来跟我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妹妹……她……扑了过来,我撞在了树上。而……妹妹她……她突然落水,女儿……女儿是极想救妹妹的,可又不会水,下去了又怕连累了妹妹。”说着,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哭得凄惨。“母亲,您平日教导得严厉,女儿自然知道自己的斤两,也是断断不敢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这些话表面上看起来字字都是可怜兮兮的辩护,可听在淮南侯夫人耳里,就觉得这写在嫡母名下的长女定然日日是被压制、虐待的,也难怪曾今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出门走动。她又见朱氏面色有些不自然,眼里含着些鄙夷和闹女,更是坚定了心里的想法,看向朱氏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第三十五章 这是在淮南侯家的府邸,要教训这个丫头也不急于一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抚了柳长安,再就是把这件事情掩了过去,不让柳长安被坏了名声。于是,朱氏按捺下心中的不快,刚要告罪离去。谁知,柳长安还不消停。她发髻散乱,不顾形象地喊叫:“柳平安!都是你!你定然是嫉妒我将要成为小侯爷夫人,你就使了这样的毒计!你居然敢在我推你的时候躲了过去,害得我落水,坏了我的名声!你不得好死!……”这不经大脑的一席话说下来,闹的众人皆大眼瞪小眼,惊讶得无以复加。 原来,一切的起因都在柳二小姐身上。要不是她起了害人之心,最终也不会害人不成反受其累。原来,贤名在外的柳二小姐会是这样一个为了一己私利,谋害长姐的女子。 大功告成!好不容易研制出来的改版五石散果然是好用,能让人气血涌动、神志不清。果然,柳长安在药效的作用下撕去了善良的伪装,暴露出毒辣、暴虐、自私的本性。柳平安暗暗得意,面上却露出害怕的表情,小小的身躯颤抖着,“妹妹,我……我……我不知道啊。我……我本来……就配不上小侯爷。你想要当侯爷……侯爷夫人,一辈子荣华富贵,姐姐……我怎么敢挡你的路呢?”抽抽噎噎的,好不可怜。柳长安被她气得直喘粗气,一下站起来,上前要狠狠扇柳平安几个耳光。突然,她的手被一位长身玉立的少年给拉住了,这就是陈昊轩。他劝慰道:“柳二妹妹,请注意分寸。”言语平和却带了点威势。可此时已经被药物控制住的柳长安哪里听得进去,只一味地扭动身子挣扎起来,甚至想用尖利的指甲去抓挠少年的手。少年微皱了眉头,只无语地看着朱氏。朱氏不好不出面,忙吩咐白嬷嬷和碧桃架了柳长安,又向淮南侯夫人告了罪起身就走。白嬷嬷和碧桃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堪堪治住了乱挥乱打毫无形象的柳长安,拖着她紧赶慢赶地回府。 进了柳府,柳长安还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朱氏心疼的不得了,忙让婆子看好了二小姐,又叫了得力的丫鬟去请御医诊治。不一会儿,御医就来了。一阵望闻问切之后,却始终查不出柳长安得了什么病,只得假托是风邪如体,一时迷了心智。朱氏急的不行,却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得按照御医开的药方,命人煎了药喂柳长安吃了。吃了药,柳长安还状若封魔,朱氏更是焦急,找了不少大夫来。渐渐的,柳二小姐中邪的消息就传开了。 这种改版的五石散是柳平安自己研制出来的,平常大夫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更没能力来治疗这个病症了。而要解除被柳平安改版五石散的毒性,非得灌下去几缸凉水,再泡几回冷水澡才得解。可这种方法柳府的众人却是万万也想不到的。第三十六章 自那日在淮南侯府看了堂会回来,已经过去了好几日。这段时间里,朱氏天天忙里忙外地找些有名的大夫给柳长安治病。甚至她还进宫求了太后娘娘拨了几位御医来看病。可是,就这么折腾了好一阵子,柳长安的病却还不见好。整日里疯疯癫癫的,满口疯言疯语,还手舞足蹈的,就喊着“柳平安害她。淮南侯小侯爷不是个好东西”之类的话。朱氏不得不命健壮的婆子看着她,才没让她疯出府去。可就这样,柳长安发疯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甚至宫里的贵人们也听到了风声。 朱雀大街的秋鸿楼是南滨国最有名的酒楼。据说,这酒楼用白璧铺地、珠玉镶墙,挂着无数名家首季、摆放无数稀世珍品。据说,来秋鸿楼用饭的定是达官贵人,或权势滔天、或腰缠万贯。可是,据说嘛就是据说。只是,这秋鸿楼的消费可真不低。一碗香菇炒青菜就得花上一两银子,够一个三口之家吃上一个月。更逞论其他珍惜佳肴了。 就在这著名的秋鸿楼的雅间里,淮南侯小侯爷陈昊轩正和几位少年公子吃着酒。宁伯侯世子司徒琪素来与陈昊轩交好,今天见他闷闷不乐地独自喝闷酒,便拍了拍他的肩道:“今个儿是怎么的了?来来来,跟兄弟喝一杯。”陈昊轩郁闷地又灌了一口酒,答道:“你还不知道什么事情么?这京城可是传遍了。”“呵呵……可是那柳府二小姐的事情?”一个无良的声音响起,正是刚上任的礼部尚书任一鸣,“那个女人在你家出了事,你又英雄救美了,恐怕……呵呵……”任一鸣有些恼,瞪了他一眼。可司徒琪却还火上浇油地说:“上回中秋宴会上还见过柳二小姐,看着面若桃花、身如弱柳,是副好颜色啊。昊轩兄将来可也是有福气之人。”“这福气,你要便成全了你,可好?就站着说话不腰疼。”任一鸣反驳了一句。这时,斜靠在窗边的青衣男子是镇国将军刘锯的孙子——刘天华,也是陈昊轩的表弟。他懒洋洋地抿了口酒,嘻嘻一笑:“哎……这几日好空,可以去拜访下未来表嫂呀。哈哈……”一个个都是不正紧的。 陈昊轩又想起昨天晚上母亲跟他说的话来。“好不容易为你相看亲事,邀了柳府的一众小姐过府。谁知道柳二小姐无故落水,而你又救了她,两人便是有了肌肤之亲。若你不娶她,她一个姑娘家以后如何做人?再者,柳二小姐此次定然是中了邪,否则好端端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胡言乱语起来。”淮南侯夫人脸上有些不忍的神色,“轩儿,好男儿志在朝堂啊!你好好想想两府结亲的关节吧。这个紧要关头,可不能因为儿女情长坏了大业啊。” 陈昊轩的头隐隐疼起来,又猛地灌了口酒。烈酒入喉,刺激地他咳嗽起来。大业!大业!又是大业!莫不成为了别人的大业,为了将爱的富贵就不得不娶一个名声败坏的女子入门么?!他恨恨地将纹青花的白瓷杯一掷,说:“你们几个都别说了!帮我想想怎么摆脱了这个恶毒的女人才好。”说着又揉了揉太阳|丨穴。“一个女人而已,娶回家随意丢在哪里就好了嘛。”司徒琪说着,在他们的眼里女人如衣服,用过了不喜欢了就扔了便好。刘天华也是同意司徒琪的观点。只是一直有些迂腐的任一鸣却斜眼看了两人,直摇头:“这可不行。好好一个女孩家落了水,又中了邪胡言乱语,名声还被败坏了,怎么又能如此对待她?”“一鸣,你可别被那些女人们漂亮的外表给迷惑了。”司徒琪说着,“若不是做过那等亏心事,怎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任一鸣一愣,也不再答话,似乎在思考是不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 刘天华接过话茬:“表哥,要不这样吧。娶了这么一个道德败坏的女子当正妻确实是委屈了你,不如跟柳大人商量商量,悄悄用小轿子抬了进门就是了。将来,随意安置在小院里,不缺衣少食也算对得起她了。”这不愧是个好主意,四人都同意了。司徒琪啧啧夸赞了刘天华几句,又道:“只是现在京中传的只是柳二小姐去了淮南侯府后中邪疯魔的话。至于女德败坏还未有风声。昊轩兄可要尽早动手啊。”陈昊轩点点头,“虽说败坏女子名德非君子所为,不过嘛,我们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呵呵……”说着也露出了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好像是最近跟司徒琪这家伙走的太近了,居然也痞气来。哎,这样不好不好啊!可是,不做一本正经的公子爷也挺好玩的。第三十七章 “喂——喂——”一个卖菜的棕衣小贩喊着他的同伴。另一个穿着灰色短打的小贩回头道:“怎么了?神神秘秘的?”棕衣小贩低声说:“柳府二小姐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柳二小姐疯魔的事情?京城都传遍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不止啊!你就知道了点皮毛就来瞎得瑟。我听说啊……”说着一顿,故意卖了个关子。灰衣小贩果然急不可耐地扯了棕衣小贩的衣襟,问道:“还有内情?快快说说!让兄弟我也知晓点内幕。” 棕衣小贩放了菜担,附在灰衣小贩耳边说:“我有个远房的表亲在柳尚书府上做事。听说呀,柳府二小姐虽长得貌美如花,但心肠却是个狠毒的。她为了嫁给淮南侯家的小侯爷,故意绊了柳大小姐,想让柳大小姐掉进湖里名声被毁。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大小姐平安无事,她自己却掉进了水里。后来呀,虽然被小侯爷救起来,浑身湿漉漉的被好多人瞧见,闺誉却也是毁了的。啧啧……”灰衣小贩叹了口气,“可惜可惜……好好一个大姑娘。”“可惜个啥?!”棕衣小贩不满地打断他。灰衣小贩接口:“我是可惜没福气看到娇滴滴的美人落水呀。”“瞧你这出息!这样为了嫁入侯府享尽荣华富贵,却谋害亲生姐姐,口口声声骂姐姐贱人的女子怎么会是个好的?你看了也不怕眼睛烂了!真是的。”棕衣小贩又嘟囔了几句,也不再理会灰衣小贩,挑了菜担便走了。 关于柳府二小姐不尊长姐,为一己私欲迫害亲人,女德败坏,现在又疯疯癫癫的的传言不过几日里就传的沸沸扬扬。原先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还同情柳长安落水而神志不清的遭遇。现在,却都纷纷鄙夷她的所作所为,说她是罪有应得。柳长安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贤名也在此次事件后消失殆尽。这流言来的猛烈,经过好几日调养慢慢有些好转的柳长安听了后病情又是加重了。而柳大夫人朱氏一方面要想方设法治疗柳长安的病,一方面又要尽力遏制京里的流言,还要竭尽全力定下与淮南侯府的亲事,更是忙得焦头烂额。就连平日里总想着如何惩治柳平安的心思也被消磨光了。 在古代,女子的地位低下。在男人们眼里,女子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而生的。因此,对女子的约束也比较多,如果女子身体有一点伤口就会被夫家嫌弃;如果女子身体就连一截手臂被外男看到便是毁了闺誉,除了到终老庵堂只得嫁给那个外男,运气好的能做个正妻,运气差的便只能够做妾;如果女子被说是女德败坏,那要不被休要不被关祠堂、更严重的就是被打杀了。柳世全得知了柳长安做的事情之后,着实生气了一回。要不是念在柳长安病得严重,定然要把这个从小捧在手心宠爱的女儿关进祠堂,好好立立规矩。让她知晓如何恪守女德,如何尊姐爱妹。第三十八章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柳世全毕竟也不忍心自己的女儿一辈子伴着青灯古佛。过了几日,他厚着脸皮带了礼物去淮南侯家赔罪。淮南侯爷也是个好说话的,又想着为了那人的大业,两家必须结为亲家,因而也接了柳府的礼,又好生宽慰了柳世全几句,赌咒发誓着说定会三媒六聘把柳长安求娶回家。有了淮南侯这几句保证,柳世全悬着的心也定了下来,欢欢喜喜地回家告诉了朱氏这个好消息。他还命朱氏好生跟淮南侯夫人商量,尽早把柳长安的婚事给定下来。朱氏和柳长安等人高兴地喜出望外,直呼“菩萨保佑,因祸得福”。 柳长安的疯病反反复复,好歹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治疗,渐渐好了起来。朱氏见府里又逐渐安稳起来,也思量着尽快将柳长安的事情办妥。然后再好好找柳平安的晦气,定要叫这个长女知晓厉害,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违抗自己母女的命令,整出这么多的幺蛾子来。 十月初一,是朱氏好不容易招人挑出来的黄道吉日,批着诸事皆顺。这日,朱氏起了个大早,穿了件猩红色牡丹缠枝花纹褙子,头戴了两只碧玺番莲花发钗,耳上也戴了同套的碧玺耳饰,端的是端庄大方。她早已准备妥当,正等着淮南侯夫人过府商量两家的婚事。 辰时过了,巳时也慢慢过了,快要临近午时了,可淮南侯夫人还没来。朱氏等的心里焦急起来,就连额头上也渐渐沁出了些汗。她不住思量着,“会不会是淮南侯府嫌弃长安名声不好,故而不愿意结亲?不会不会,定然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脚才来的迟了。哎……怕也是不太可能,三日前就下了帖子,按淮南侯夫人这么妥帖的性子,定是早早安排妥当了……”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不停地打架。她有些坐不住了,双手紧紧撰着缂金丝百花争艳手帕,直把丝绸的帕子捏出一道一道的痕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眼见得已经到了午时。突的门房回报:“禀夫人,淮南侯夫人携淮南侯小侯爷来了。”终于来了,朱氏顿时松了一口气。拿起帕子拭了拭额头上的汗,又整了整衣服,换上一副笑脸,迎了上去。“哎呀,夫人您来了!可把我等得心焦。”朱夫人毫不掩饰心中的急迫,也想看看侯爷夫人究竟是为什么才姗姗来迟,便如此说道。淮南侯夫人也笑着,说:“还不是这个臭小子,刚才被些事情绊住了,我们才来的晚了。”明白人自然是能理解淮南侯夫人话中的意思,朱氏也不例外。她明白定然是小侯爷对长安不满,不愿意上门求娶。可此时最重要的是把两家的婚事定下来,朱氏再是心理不高兴也只能赔着笑说:“小侯爷是年纪轻轻就掌管了一个大营,真是少年英才。平日里,也颇受天家器重,忙点也是有的。”陈昊轩心理就算再不喜柳长安却也知晓如今不能得罪了柳府。因此,听了朱氏的话,也就借坡下驴,说道:“今日确实忙了点,累伯母久等了,小子这厢给伯母赔礼了。”朱氏见了他如此有礼的做派,先前的一些不满也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忙客气地将两人迎了进去。第三十九章 几人客气地寒暄了几句,终于淮南侯夫人拿出一张红色烫金字的庚帖来,道:“柳夫人,相比你也听柳大人说了两家的婚事。今个儿,我也就不再麻烦别家的,亲自把庚帖送过来了。”说着,将帖子递了过去。朱氏笑得更为开怀,直伸手接了,道:“夫人,哦,不对,应该是亲家太太啦,呵呵……长安这孩子今后可要您多多关照了。”淮南侯夫人先前还怕朱氏不同意,这会子突然松了口气,也笑着应了:“那是自然的,长安今后就是我正经的儿媳妇了。我自然会照拂好她的。” 这厢两位夫人商讨着成亲的各种事宜,陈昊轩早已是不耐烦了。本来就排斥这门亲事的他再也坐不住,便告了声罪,由柳府的小厮领着去府内闲逛。因着府里的下人们都知道这个淮南侯府的小侯爷是将来的大姑爷,也不拘着他,任他随意在府里逛着。 陈昊轩随意在柳府走着,只觉得柳府并不大,但各种装饰却是不俗,隐隐透露出些贵气和大气。每个院子的装饰都不尽相同,听得身边的小厮说着,他也知晓了那沉稳霸气的是柳尚书的xxx,那富丽堂皇的是柳夫人的长乐苑,那贵气庄严的是老太君的安乐苑。突然,他走到一个小院落前停下,只见这个院子与府里的其他院子颇为不同,既不豪华富丽,也并不庄严大气,更不是破旧萧瑟。这个小小的院落透出股蓬勃向上的朝气,有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清新。陈昊轩忍不住问柳府的小厮:“这是哪位主子的居所?”“回小侯爷,这是咱们大小姐的潇湘苑。”小厮只这么答了一句,便不愿意再多说。柳平安在柳府夫人朱氏眼里就是一个禁忌,谁要是多说了句她的好,被朱氏知道了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自家的老子、娘都在柳府,自然是要闭紧了嘴巴为好。陈昊轩见小厮不愿多说,心下有些了然,却对这位柳府的大小姐好奇了起来。这是怎样的女子能在没有母亲的庇护下保全自己,又是怎样的女子面对妹妹的陷害狡黠地使了个小计谋免得自己名声受损。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了柳平安伸脚踢过去一个小石子的。这位柳府大小姐可是个有趣的人啊。今后,定要找机会会会她。想到此处,他原本一本正经的眼角眉梢居然泛起了些笑意。可是,按着二品尚书的地位断断是没有将两女共事一夫的道理,陈昊轩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句“可惜”。 逛了会园子,陈昊轩便听得有下人来报:“小侯爷,柳夫人和淮南侯夫人请您去大厅。”当陈昊轩走进柳府正厅时,看到朱氏阴沉着脸端着茶盏小口地喝着,(辣文h小说)
一世平安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一世平安》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一世平安"的人也喜欢:

  1.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2.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3.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4.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5.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6.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7.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