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平安-第7部分-一世平安全文阅读-一世平安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世平安  »  一世平安-第7部分

一世平安-第7部分

一世平安-第7部分便见得她猛地撞向了黑檀木桌子。一时间,血溅当场。堂中的女眷们都慌了,尖声惊叫起来。柳世全见得如此惨状,有些恼怒地高声喝道:“都别叫了!柳德,叫几个小厮来处理干净了!”说着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可柳长安却并不想仅如此收场,她安定了下心绪又说:“父亲、母亲,潇湘苑的徐大娘自尽身亡。临死前还大呼对不起大姐姐,这其中怕是有什么问题吧。说不定大姐姐就是那个……”第五十九章 柳平安与徐大娘朝夕相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原还沉浸在徐大娘自尽身亡的悲剧中,此时被柳长安一激,心中的愤懑和怒火再也忍不住喷发出来。“柳长安!你闭嘴!这件事究竟为何你们怎会不知道?如今牵扯了这么多人,还害得徐大娘撞柱身亡,你还想怎的?!”“大姐姐,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一直喝茶未曾开口的柳长兴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徐大娘自己承认了偷窃御赐金牌的罪名,自尽身亡。这叫做畏罪自杀,与咱们柳府的其他人无关,与二姐姐更说不上牵扯。二姐姐只不过想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大姐姐何必怒斥二姐姐呢?而徐大娘虽是大姐的奶嬷嬷,照顾大姐也有十多年了。大姐姐着急些也是有的,哎……依我看此事就作罢吧。”字里行间看起来都是想做个和事老,可听在大家耳中却都是知道柳长兴借着徐大娘之事攀咬上了柳平安。 刚要起身离去的柳世全听得堂中又开始喧闹起来,不由恼怒地皱眉。重重地拍了下黑檀木的案几说:“此事就到此为止吧!奶娘徐氏偷窃御赐之物已自尽身亡。柳礼娘子虽不知情但也犯了助纣为虐之错,就此除去管事之职,贬为三等仆妇。春芽罚俸一年,以儆效尤!”柳世全本不想处罚柳平安,可一想到若自己表现地更为宠爱她,定会给平安招来更多麻烦。因此,他又严厉环视了众人,接着说:“大小姐柳平安未能识人善用,管束不利,特罚禁足一月,抄写《女戒》三遍。若今后发现哪位主子再管束不利尤其是指使下人胡作非为嫁祸陷害,那就等着跟族老们解释去吧!”堂中的众人原本疲乏的神经被柳世全严厉的话语一刺激,又警醒了起来,脸色都变得难堪了不少,尤其是朱氏的脸色在明灭的烛火中更显得惨白。 柳平安有些浑浑噩噩地任由李嬷嬷搀扶着回了潇湘苑。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么难?为什么到最后的都是背叛?前世如此,今生还是如此。看身边形形色色这么多人,到底谁才是能够信任的,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亲人?李嬷嬷?徐大娘?黄杏?夜青师兄?父亲柳世全?还是其他人? 前世的柳娉婷从小失去父亲,母亲又另嫁他人,将她遗弃在孤儿院。小小的她在孤儿院中与其他孩子们争抢食物、玩具、书本,争取表现得优秀从而能拥有一个家。终于,奋斗了五六年的她被一家人选中。十岁的小女孩憧憬着能有与其他孩子一样的生活——有爸爸,有妈妈,可以穿五颜六色漂亮的衣服,可以坐在明亮宽广的教室里安心学习。可是,一切都跟她想象中的不同。她被带到了一所筑着灰色的高高围墙的学校,那里有许多年龄不一的孤儿。她和他们一样,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跑步十圈,八点上课,十二点午饭,接着又是上课。看起来作息时间就像是普通的寄宿学校。可是就看看他们平时学习的内容就会大惊失色。搏击、拆弹、组装武器、伪装……这是一个专业培养特工的秘密机构。 柳娉婷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了五年。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她被组织派出去执行了第一个任务。八年来,她在枪林弹雨里冲锋,在红灯酒绿中杀人。她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遵循死神的命令无情地收割灵魂。十三年的生活,让她坚定地认为组织就是她的家,从小长大的战友就是她的亲人。长期以来获得的战绩和也让她认为自己是组织里不可缺少的那个。可是,这一切坚定的信念都不过是自以为是。而这些自以为是早在震耳的爆炸中被炸得粉身碎骨。从那时开始,柳娉婷知道原来的自己不过是组织手中成千上万的棋子之一。活着还能够利用,死了那便死了。从再次醒来的那个时候开始,柳娉婷就是柳平安。她再也不再相信亲情,相信家人。 这半年来虽然朱氏他们千方百计地想算计自己,就算有许多人作壁上观只想看笑话。可是,身边还是有人是真心关心自己的。譬如夜青,譬如柳世全,譬如李嬷嬷,譬如……徐大娘。徐大娘看着自己眼神里都荡漾着温柔的笑意;她略微有些茧子的双手总喜欢捧着活计,一问才知道那是给自己做的衣物,密密的针脚显示着暖暖的心意。就是说话的时候她也总微笑着,说出的话没有一句不是为了自己着想。柳平安自小母亲早逝,不管是在平安的心里还是在柳娉婷的心里,徐大娘就像是母亲。可是,为什么就是那样一个温柔的人,凭借柳娉婷多年的经验和警觉都看不出破绽的人想要害自己? 柳平安晃了晃头,试图理清楚杂乱的头绪。第六十章 柳娉婷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了五年。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她被组织派出去执行了第一个任务。八年来,她在枪林弹雨里冲锋,在红灯酒绿中杀人。她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遵循死神的命令无情地收割灵魂。十三年的生活,让她坚定地认为组织就是她的家,从小长大的战友就是她的亲人。长期以来获得的战绩和也让她认为自己是组织里不可缺少的那个。可是,这一切坚定的信念都不过是自以为是。而这些自以为是早在震耳的爆炸中被炸得粉身碎骨。从那时开始,柳娉婷知道原来的自己不过是组织手中成千上万的棋子之一。活着还能够利用,死了那便死了。从再次醒来的那个时候开始,柳娉婷就是柳平安。她再也不再相信亲情,相信家人。 这半年来虽然朱氏他们千方百计地想算计自己,就算有许多人作壁上观只想看笑话。可是,身边还是有人是真心关心自己的。譬如夜青,譬如柳世全,譬如李嬷嬷,譬如……徐大娘。徐大娘看着自己眼神里都荡漾着温柔的笑意;她略微有些茧子的双手总喜欢捧着活计,一问才知道那是给自己做的衣物,密密的针脚显示着暖暖的心意。就是说话的时候她也总微笑着,说出的话没有一句不是为了自己着想。柳平安自小母亲早逝,不管是在平安的心里还是在柳娉婷的心里,徐大娘就像是母亲。可是,为什么就是那样一个温柔的人,凭借柳娉婷多年的经验和警觉都看不出破绽的人想要害自己? 柳平安晃了晃头,试图理清楚杂乱的头绪。 突地伴着一阵风声,一支做工精巧的羽箭斜斜地从柳平安耳边飞过。柳平安猛地回过神来,盯着那支插在床头箭尾依旧晃动不止的羽箭。羽箭头是上好的精钢制成,箭中绑着一卷白布,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么晚,莫非是有人报信?是师兄还是师傅或者是其他人?柳平安伸手扯下了白布,就着烛火自习查看起来。白布上寥寥写着几个字:“你应随徐氏一同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这几个字用鲜血写成,血淋淋得透出地狱般阴森的气息。柳平安一激灵,饶是身经百战的她被这铺面而来的阴森气息惊骇了。 这究竟是谁?是朱氏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还是其他人落井下石。柳平安啊柳平安,你再也不是那个胆小怯懦,只会被人欺负的少女了。徐大娘自杀了,也许说明不了她有罪,但至少她与那幕后黑手脱不了干系。如今,他人一次又一次将魔爪伸到我头上来,那么我选择的定然是绝地反击而不是闭目受死。柳平安紧紧握着那块写着血字的白布,一下一下地扯成了碎末。她发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偿还。”徐大娘一事的背后不是朱氏就是柳府中的其他妾室甚至那些有着一半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们。可为今之计,柳平安除了拥有柳世权的关心爱护之外,在这个深宅大院里根本毫无根基。如何才能收聚人心,暗中下手除掉朱氏呢?第六十一章 “夫人,奴婢家孩子得了肺炎,恳请夫人大发慈悲,不要赶奴婢一家出去啊!奴婢是家生子,男人也一直在柳府帮工。离了柳府,奴婢就无处可去了啊!求夫人!求求夫人大发慈悲啊!” 大雪如同鹅毛般下的纷纷扬扬,一片一片又一片地落在一个穿着棉布衣的娘子身上。她匍匐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额头上的皮被坚硬地石板磨破了,一丝丝血渗了出来,染得雪白的地红艳艳的。她身前站着朱氏院中最为得力的碧桃。 碧桃嫌恶地看着跪着不住磕头的妇人,撇了撇嘴道:“红袖,放你们出府已是夫人开恩了。肺炎这病不仅治不好,更是会传染的。难不成要我们整个柳府都为你儿子陪葬么?!”一顶硕大的帽子扣了下来,压得红袖娘子的肩背更弯了下去,她连连哭求着:“碧桃,碧桃!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求你救救我们吧。为我苦命的孩儿在夫人面前讨个恩典吧!我们一家只要住在柴房就好,平日也绝不会踏出那里一步!若童儿真的……真的没救了,我们一家都不会苟活。”说着,又拜了下去。脑袋一下一下重重地叩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 碧桃却不为所动,只冷冷地说她说道:“红袖,我原以为你是个知趣的。这尚书府哪容得你说想留就留?一个家生子小娃子的命哪敌得过主子们的金贵?既是已得了肺炎,早早地出去了就是。若是你和你相公不想走,那把孩子扔出去了,我也会向夫人给你们求求情。”这话说得刻薄冷厉。红袖的身子在风中抖了又抖,她是不想离开柳府。因为一旦离开,便再也无法谋生,一家人只好等死了。可将孩子扔出去,更是万万不可能的。 正在红莲正想要抱着孩子离开的时候,柳平安走了过来扶起红袖,又拿着帕子给她拍了拍身上的雪水,柔声道:“红袖娘子,你们一家的事儿我晓得了。我会禀明爹爹,让你们留下来。至于你儿子的病我也会找人医治的,尽管放心就是。”红袖感激地眼圈发红,连连躬身行礼,“谢谢大小姐!您就是活菩萨,奴婢一家今后定当做牛做马报答您!” 碧桃却急了起来,如果被夫人知道她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让一家祸根留了下来定然饶不了她。因而,碧桃也不管柳平安的话,一把扯住红袖的衣服就要使劲将她往大门外推。红莲被她拉扯得东倒西歪,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旁边的柳平安。 此时,柳平安的余光瞄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的身影向门口过来。机会来了。柳平安顺势跟红袖摔作一团。 听到动静的柳世权带着小厮匆匆而来,发现柳平安正倒在地上狼狈不堪。他不禁怒吼道:“你们这些做下人的是怎么伺候主子的?!大冷的天居然让主子摔了,若是跌出个什么伤病来,我定叫人把你们也打伤。让你们尝尝这滋味!”被黄杏好不容易扶起来的柳平安咳嗽了几声,娇弱地对柳世权道:“爹爹,不过是摔了一跤。您就别小题大做啦,免得府里传出女儿苛待下人的传言。”“好好的怎会摔倒的?为父知道你素来是心善的,刚才过来的时候我明明看到是那个贱婢推得你。”“没……没有,爹爹。碧桃姐姐是母亲的陪嫁丫鬟,怎会做出这样的事儿来。真的是女儿自己不小心罢了。”柳平安怯怯地看了看碧桃,替她求情道。 可柳世权听得这话,心头火气更是大了起来。朱氏,又是朱氏。当年就是她活活拆散了自己和平安的母亲,后来又瞒着他虐待平安。如今,就连她身边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不把尚书府的大小姐放在眼里,居然还敢推推嚷嚷。今后,那还得了么?! 碧桃在柳世权狠狠的眼神中瑟瑟发抖。老爷那样子像是要活活将自己打死了呀。她刚要跪下来求饶,却听得柳世权说:“将这个贱婢拖下去鞭打五十大板,给我重重的打!死活不论!”第六十二章 碧桃凄厉的叫声久久在柳府前院回荡,惹得经过的奴仆们都捂着耳朵匆匆跑开,谁都不愿意成为下一个碧桃。可是,在这个时代、在深宅大院,没有一个人的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有去争,只有去抢,只有夺取了每个宅院里最高的那个位置,才有可能活下去。 柳平安看着碧桃被拖下去之后,命黄杏给红袖家的安排了一个偏远的小院用以养病,又找了大夫照顾。红袖感恩戴德地施了一礼又一礼,感激地痛苦流涕。除了一个劲地说:“感谢小姐,感谢小姐救命之恩”之外再也说不出话来。柳平安只温和地看了看她,嘱咐了几句安心养病的话便离开了。 是夜,柳平安正在床上打坐。外面的风声烈烈地吹着,像是想要掀翻了整个天地。柳平安有些隐隐的不安,似乎就在这个晚上,一个惊天的秘密就要在她眼前渐渐展开。似乎就在这个晚上,一个巨大的漩涡就要将她拉入。 窗户栓子“嘎达——”一声被挑开。柳平安警觉地摸出怀中从老道那里拿来的削铁如泥的匕首,腾然起身,向那个翻窗而来的黑影刺去。黑衣人高大健壮,动作敏捷。两人你来我往过了数十招后,黑衣人突然出声道:“平安,是我。”听得是师兄夜青的声音,她马上收了招式,放下了手中的匕首。说:“师兄,你来了?”夜青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布,宠溺地上前摸摸柳平安的头,道:“是啊。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又担心你的境况。所以趁夜来看看。”柳平安有些感动地说:“师兄,我很好,没事呢。”“傻丫头,朱氏他们怎么对你,你以为师兄我不知道么?有事情别自己一个人扛着,要知道师兄和师傅永远都在你身边呢。”柳平安点点头。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之后,夜青突然有些迟疑地说道:“平安,师兄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呃……那个……”一向沉稳老练的夜青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地连耳朵根都红了起来。柳平安第一次看到他这幅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师兄,你居然会脸红哦~~~~好可爱~哈哈!”说着还动手要去捏夜青的耳朵,夜青躲避不急,正巧被柳平安抓个正着。这下,他耳朵更红了,甚至连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只煮红了的大虾,又惹得柳平安娇笑不已。 夜青羞臊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整个人缩手缩脚地不知道要做什么。柳平安看着好笑,却也记得想听夜青的秘密,终于住了手,问道:“师兄师兄,你刚才想说什么秘密呀?如果不说的话,小心我……”她又举起了手作势要去袭击夜青。 夜青被她一闹,原本已经在舌尖的话又吞了下去。他实在不想说出那么煞风景的话来破坏难能可贵的亲密,他也实在不想将师妹拖入那个噬人的漩涡。可是,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没有人能够逃得过。柳平安看着夜青慢慢沉寂下来的脸,刚才竭力压下去的不安也渐渐扩散开来。她知道师兄即将说出的话,一定会给她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害怕,又有些小小的期待。有些不安,却又有些刺激。 最终,夜青喟然长叹,道:“平安,明日你就会知道了。”第六十三章 柳平安为红袖一家请来的大夫不出五天就让孩子转危为安。孩子是父母的命根子,为此,红袖一家对柳平安感恩戴德,惟命是从。待得红袖孩儿病愈,她便又回了老夫人那儿伺候着。 这日,老夫人见了红袖,急急将叫她走近些,说是要好好看看她。红袖一边擦着涌出的泪水,一边向老夫人磕头道:“老夫人,奴婢……奴婢终于又看到您了!”红袖本就是老夫人身边惯常伺候的,两人间也颇有情分。老夫人见得她泪水涟涟的样子,有些心疼地说道:“红袖丫头,快别说这些话了。这几日总不见你来,让我心里怪难受了。生怕出了什么事儿。”说着,又命红莲拉起她。红袖却不肯起来,执意跪在地上道:“老夫人,红袖……红袖犯了错,恳请老夫人降罪!”“这说的是哪儿话?好端端的,哪有什么罚不罚的?”老夫人嗔怪道:“跟夫人我说说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红袖抽抽噎噎地将朱氏知晓孩儿得了肺炎之后要将一家人扫地出门,而后大小姐柳平安出面救了她们的事情一一向老太太禀告。老太太听得眉头直皱,显然是不满朱氏的做法。红袖好歹是自小跟着的,跟着自己吃了十来年的苦。兢兢业业,一直未曾行差踏错。好不容易到了十八岁嫁了外院的管事,做起了掌事的妈妈,又添了个大胖小子。就算是小孩子得了那会传染人的肺炎,可多发些银钱好好安置了就是。如何能在大雪天叫丫鬟打将出去?若是有个差池,一家三口莫不是都要死在风雪中了么? 老太太越想越恼。突地听到有婆子来报:“夫人身边的碧桃姑娘来为老太太送年货了。”话音还未落,就见一个穿着天青色绣莲花小袄,系着一条翠色百褶马面裙,头钗翡翠嵌东珠长钗的窈窕美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大大小小六个丫鬟。老太太见此更是恼怒。不过是朱氏身边的一个大丫头,怎这做派、行头都堪堪能与一般人家的嫡出小姐比了。 碧桃向老太太行了个半礼,正要起身吩咐丫鬟们将年货交给安乐苑的下人。可不料老太太却冷冷地哼了一声,转头问红袖道:“在咱们府里,若是下人不敬主子该当何罪?”红袖是看惯了眼色的,此时也知道老太太定是想发作碧桃。她更加恭顺地回答:“回禀老太太,该罚二十鞭笞!”“嗯,那若是下人肆意欺侮同袍呢?”老太太见着碧桃开始发抖的身影,又问。红袖感激地望了望老太太,老太太也同她笑笑。“该贬至浣衣房三月,专司浣洗下人衣物。” 已五体投地的碧桃听得这一问一答,身子抖得如同刷康一般。可却还强自辩解道:“老太太,请饶命啊!奴婢……奴婢也是奉了……奉了夫人的命令,请红袖一家出府的。府里有个得了恶疾的孩子,保不准……保不准会传染了主子们啊!奴婢也是为全府上下考虑。恳请老太太饶过奴婢吧!”老太太猛地一摔茶盏,道:“好个牙尖嘴利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客气了。碧桃在浣衣房待满三月后,就”请”她出府吧!”碧桃第一次见老太太惩治奴婢,竟是个说一不二的铁腕。心里已经晓得此次是逃不过去了,只想着夫人能快快赶来就她一救。第六十四章 大宅院里的消息总像是长了脚似的传的飞快。 朱氏赶到安乐苑的时候,碧桃才刚刚被婆子叉下去,鞭笞了起来。朱氏在院子里就看到碧桃被两个粗壮的婆子压得动弹不得。一条浸泡在冰水里的牛皮鞭子狠狠地抽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划出纵横交错的红痕。碧桃见了朱氏一群人,忙叫喊起来:“夫人~夫人!夫人,救我!夫人!我是被红袖那个贱人冤枉的,奴婢冤枉啊!夫人!救我!”凄厉的声音犹如将要被拉下地狱的鬼魂在嘶吼,平白让人毛骨悚然。 碧桃毕竟是朱氏身边得力的丫鬟。看到她受辱,朱氏也有些不自在。她留了白嬷嬷在院中,美其名曰是就“监刑”,可实际上却是要让那几个粗使婆子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下手轻点,饶过碧桃的性命。 老太太也不管朱氏向她行礼问好,只一味地跟红袖聊着家常。听到是柳平安救了他们一家,她也开怀地笑着,直夸“平安是个心善的好孩子。我这一辈子就快过去了,子孙辈也有了不少。可看来看去也就她这孩子是个实心眼。”笑着又命红莲去拾掇几套珍贵的头面要送给平安,还说明个儿就要向府里都说说平安的好。红袖帮腔着,又趁热打铁地道:“老太太想来也是想大小姐了。何不请她过来坐坐呢?”老太太喜笑颜开地直呼“好——”几人有说有笑地,就将屈身行礼的朱氏等人晾在一边。 过了快半个时辰,柳平安带了黄杏和李嬷嬷来了。她一进门斜睨了朱氏一眼,直接走到老太太身边,挽着她的手,撒娇道:“老太太,孙女儿今天给您带来了您最爱的红枣乌鸡汤呢,您可要好好补补身子呀。”祖孙两又说了会贴心话。 柳平安突然开口道:“原来母亲也在这里呀。平安给母亲行礼了。”老太太似乎这时才发现朱氏一直半蹲着向自己行礼,恍然大悟地说道:“哎呀,媳妇来了。快快请坐吧。” 朱氏得了准许才在侧边的金丝楠木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只觉得这腰、这腿都麻木得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也知道必定是柳平安在老太太面前说了什么,惹得老太太厌烦了自己。不仅打了身边得力的碧桃,又借行礼惩治自己。可是,长者赐,不可辞。哪怕是赐下的惩罚也只能当做福气,更何况老太太是柳世权最最敬重的人。若是老太太不满了,随意说上几句,夫君必定不会再假以辞色了。想到这里,朱氏原本想给碧桃求情的话早已吞下了肚子。只紧紧掐着手心的嫩肉,掩饰住对柳平安的厌恶,对老太太的愤怒,向两人陪笑讨好。 老太太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雨,怎会不知道朱氏心中所想。可她的身后毕竟有太后和丞相两座靠山,又为柳府出了几个子女。自己也不好做的太过,今日敲打敲打便是了。因此,她微微冲朱氏一笑道:“媳妇,你这几年打理家事也辛苦了。人啊~一辛苦就容易做错事儿,偶尔对下人管教不严也是有的。今日里,我已是帮你惩治了个恶奴;可将来你可要警醒着,切不可再出差错了。否则,这等事儿传了出去,先不说咱们尚书府的面子不好看。若是真的被御史抓住了把柄,世权的前途可是会受影响的。”还没等朱氏开口应承下来,老太太又道:“我听说七皇子不日就要回京。宫里已下了旨命三品以上官员携带家眷入宫,一起为七皇子接风。到时候,可别岔子。”朱氏小心地掩下眼里的怒意,点头答应下来。第六十五章 七皇子要回京的消息在这几日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自前几天在老太太哪儿听说七皇子的事儿,柳平安心里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不安。可是,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种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似乎这个七皇子将是自己命运规矩中一个重要的人物,似乎这个七皇子的到来,将打破平静。 宫里的宴会总是如此热闹,却又冷情。每个人都在欢笑着与别人寒暄,说着体己话。可真正的又有几个人能推心置腹。每个人都表现得很熟悉,可谁又知道他人面上覆盖着几层假面具。柳平安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前世不喜欢,今世更不喜欢。她百无聊赖地举着酒杯应和了几个世家小姐的招呼,便自顾自地坐着。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皇子殿下驾到,公主殿下驾到——”宫门口传来太监拖得长长的唱名声。顿时,殿中的大臣及其家眷纷纷跪倒在地,三呼“万岁”恭迎皇室。 待得众人坐定,接风宴才真正开始了。有几个胆子大些的小姐早已偷偷地看着坐在高位上的皇子们,悄声议论着他们的风采。这细碎的话语自然也传进了柳平安的耳中。 “看到了么?那个穿着紫色袍服的就是大皇子殿下。我就说大皇子玉树临风、龙章凤姿,不愧是皇上最器重的。” “是啊~可是只可惜大皇子早已迎娶了一正二侧两妃,就是孺子之位也空缺甚少了。” “呵呵……你们不觉得三皇子白衣飘飘,气质高贵,宛若谪仙么?” “要我说啊,你们也看看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七皇子吧。我听父亲说,七皇子从小师从高人,最近才学成回来。你们看他眉如刀削、面如沉水、身似利剑,既沉稳又霸气。” “哎呀,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七皇子气势如虹,英俊潇洒啊!” 柳平安听得众女议论纷纷,想着好不容易穿越过来一趟,也就当是瞻仰下古代的皇族吧。她随机抬起了头,仔仔细细地观察起了各个皇子。果然,皇室好基因,九个皇子个个都是容貌卓绝,气质高贵的。只不过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只觉得大皇子儒雅,二皇子威猛,三皇子出尘,四皇子勇猛,五皇子深沉,六皇子俊秀,八皇子身上隐约还有些少年的稚嫩,九皇子就是萌萌哒小正太一个。 至于那个传说中的七皇子嘛……柳平安正想给七皇子找出个妥帖的词来形容。可当她一眼望见七皇子的时候,突然愣在了那里。似乎周遭的喧嚣都离她而去,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静谧。剩下的只有她和他两个人。七皇子,那个传说中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那个传说中从小被送给高人抚养的孩子,那个传说中武功盖世、学富五车的男人!七皇子、夜青、司徒青夜,到底哪一个是他的真名?哪一个是真正的他? 柳平安呆愣地盯着七皇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四周的贵女们见着她这幅摸样,都以为是柳家大小姐犯了花痴,只顾着看诸位皇子,可也不想想她哪有资格得到皇子们的青睐。贵女们纷纷议论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大。没过多久,连正在与兄弟们寒暄的七皇子也被惊动了。他看向了议论的源头。 四目相对间,他混杂着惊讶、歉疚、难过、温柔的眼神一闪而逝,随即只余下疏远而温和的笑意。柳平安怔怔地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冲他也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她偏过头,不再去看那些高高在上的龙子凤孙。(辣文h小说)
一世平安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一世平安》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一世平安"的人也喜欢:

  1.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2.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3.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4.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5.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6.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7. 一世平安 

    一世平安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