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感觉我湿润你全文阅读-感觉我湿润你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感觉我湿润你  »   3

3

    唐烈由她的体丨内抽出手指,并将沾满湿液的手指伸入她微张的口中,带着玩弄的表情看着她吸丨吮自己的手指,眼神荡肆邪气。

    “小东西,尝尝你在渴望着我的滋味。”他柔声说道。

    他翻身叠上她的身躯,用力举高并更加掰开她的大腿,让她湿漉漉的私丨处入口对上他下腹的男性勃丨起,然后他快速地拉开裤子拉链,释放自己的昂扬,用力且狠狠的将腹下的热铁贯入她穴内的最深处。

    “啊——!” 疯狂的尖叫声立时允斥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雪儿的大腿颤抖的在他腰的两侧,却找不到支撑点。

    唐烈毫不迟疑的把雪儿的修长双腿盘在自己壮实的腰上,并在瞬间摆开臀部动作,双手握住她的腰肢,一次又一次的直捣入她的体丨内。

    “啊……烈……太……太快了……啊……”她颤声哀求着,美丽的双眸可怜兮兮望向他,两丸如黑水晶般的眼瞳蒙着一层水气。

    “我喜欢你在我身下的样子。”唐烈朝着她雪白的肌肤喷气,似笑非笑地抬起头,精光逼人的双目近距离锁定她,“这样的你哪来的勇气敢公然抗拒我?”

    任雪儿被他欲丨火熊熊的男性冲撞的哭泣不止,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回答他的问题。

    “我、我没有……啊!”

    “说谎。”他惩罚性地捧住她的双rǔ,拇指和食指忽然捏住顶端敏感的红果,或重或轻地玩弄着。“刚才像个小辣椒一样赶在所有人面前公然指责我,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任雪儿不由自主地抽气,小手搭在他宽阔的肩上,想推开他,力气却小得跟一只蚂蚁差不多。

    “我……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怜……啊 ……!”

    唐烈听到她的回答,又是狠狠的一个顶进。任雪儿呼吸越来越急促,她苍白的脸己被渐渐升高的体温染成粉红色,优雅发髻也松散了,柔软发丝烘托着精致脸蛋,美得让任何男人心动又冲动。

    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会因为她的魅力而心动。但是他生气这样在他怀里娇喘着的女人居然敢因为别的男人而跟他呛声!

    好吧,他承认,那中小小的反抗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因为别的人或者事和他理论,小脸上满是紧张却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她知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有多迷人,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居然敢在那么多男人面前露出那么迷人的神情!

    越想越火大,他看着在他身下呻吟的小女人,那倔强又脆弱的美丽脸庞,唐烈眼神变的深沉起来。

    她是他情妇名单中历时最长的一个,整整跟了他三年。

    虽然一开始只是因为她在闯进来看见他正在做丨爱的时候那副像小兔子一样饱受惊吓的眼神而想要捉弄她,便把她调到自己身边,品尝一下没玩过的口味。没想到在真有她之后,尝到她的甘甜滋味,他便依恋上了这个味道。

    以他的长相和背景,多的是女人心甘情愿为他张开两腿,等着他来发泄,但一个换过一个,他觉得索然无味,就只有她,总能不断引起他的兴趣和「性趣」。

    “我发现……”他声调低沉,撑起上半身,将她困在略嫌狭窄的长沙发上,“你越来越适合我了。”

    他冰冷的笑,让她不由得颤抖。

    “雪儿……”他哑声唤着,故意摆动腰部轻轻撞击她的花丨穴。

    “唔……嗯……”她蹙眉喘着气,高耸的双rǔ荡出波浪,湿润的春水更是肆无忌惮地泛流。

    “雪儿,你的rǔ尖变得又红又硬,像渴望被人含进嘴里好好品尝一番。你在勾引我吗?”

    “我没有……”她呜咽着,浑身彷佛着了火。

    高热持续往上飙升,任雪儿失了理智,无形火快把她烧成灰烬。

    “没有?”他邪邪笑着,目瞳流转着奇异的光辉,“只会说谎的小东西。”说完,唐烈的腰臀开始狂放地律动起来,炮火全开地撞击身下的娇躯。

    “啊、啊、啊……”一声声荡漾心魄的吟叫逸出任雪儿小巧的朱唇,男人的抽丨插每一下都这么有力,要不是他抓住她的腰肢、抬起她的翘臀,不停将她拖向他,她就要被那霸道的力量顶到沙发下去。

    太刺激、太灼热,他要她的方式粗暴而狂野,根本不懂得呵护。他强悍地掠夺她的甜美和娇柔,将她的修长玉腿抬到肩上,开始一阵剧烈猛攻。

    任雪儿哭叫着,体内的蜜水一波坡地流泄,滋润着他过分的巨大,也让他在捣搅着她的柔软时,不断发出令人害羞万分的滋滋声响。

    “烈……啊……啊……”她弓起身躯无助地叫着他的名字,泪流得更凶,高氵朝袭击了她,让她不能自己地抽搐。

    “小东西,还没结束,说谎的人要受到惩罚哦。”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热气拂过她因为情欲而泛红的肌肤。

    “呜……不要了……”她闭起眼,颤抖仍然继续着,挂在他肩上的腿无力地垂下,如同被掏光力气的洋娃娃,只能任人摆弄。

    “不要?我的雪儿,你总是这样的学不乖。”他语中带笑,埋进她腿间的昂扬缓下速度,改以深入浅出的方法,先退出些许,又狠狠撞进。他舔咬着她的耳朵,痛快淋漓地在她诱人的身体里宣泄精力。

    靠近你就靠近伤害

    离开你就心痛难耐

    “好帅~~!唐总简直就是极品男人~!”要说这个世界上传播速度最快的是什么,那当然是八卦新闻了。

    八卦无处不在,不单单是娱乐八卦,就连商界新闻人物也是八卦满天飞。唐烈,就八卦人物中最抢手的一个黄金单身汉。

    “唐总身边的女人不是名模就是当红明星,个个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办公室休闲的时间,总能听见这样的谈论。

    任雪儿埋头打着报表,但是耳朵早已飞到八卦新闻上去了。

    做了三年唐烈的地下情人,他们的关系当然不能曝光。这点,她比谁都清楚,一开始,也许是自己笨,只是应付唐烈永远没完没了的[攻击]就足够她用尽所有力气。

    但是时间一长,她的心……

    任雪儿轻轻咬着嘴唇,眉头深锁。

    是啊,她的心,是不是在每次被唐烈强烈的占有下也一点点的被他占据?

    不不不,任雪儿拼命甩甩头,不行,身体已经给了他了,唐烈是没有感情的,她应该比谁都清楚,又怎么能付出真心?

    即使完全的付出,换回来的也是一身的伤痕。他们本来就是天差地别。

    思绪又飘到八卦的新闻上,是的,围绕在唐烈身边的女人,个个比她好,比她漂亮,她有什么资格与她们相提并论?

    这样想着,手上打字的速度渐渐的慢下来。

    相处三年下来,唐烈还是会有别的女伴相陪。她只是很安静的在唐烈需要她的时候任他予取予求。她不知道这样的她能不能博得在唐烈心中一点点重要的地位。

    女人永远比男人动情快,而男人,永远比女人移情快。

    比如她,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丢失了真心。而唐烈,依然是一颗放荡不羁的心啊。

    “呤……!”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遐想。

    “你好!总裁助理。”

    “晚上7点和我去参加一个宴会。”男性沉稳的声音从话筒传来。

    “是,是。”任雪儿连忙回答。心思猛地一颤。

    “下班我们一起走。”

    说完,电话就断了,传来嘟嘟的声音。

    果然动心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

    任雪儿无声地叹口气。开始继续手上的工作,也许现在只有不断工作才能把心思稍微转移一下吧。

    天啊!

    从车上下来之后,任雪儿就被眼前气派的别墅深深震撼了!

    这,这,这简直就是皇家庭院嘛!鹅卵石铺地的走道两侧,全部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植物,不管是太阳花,波斯菊,玫瑰,紫罗兰,所有的植物都竞相开放,在这里好像分不出现在是什么季节,所有的植物都是那样的艳丽。

    中心的地方还有一个欧洲风格的巨型喷泉。别墅就坐落在喷泉的后方,从水光的折射上看过去,简直就像是殿堂一般闪闪发光。

    一路上,身边的小女人就不停的东张西望,略施脂粉的脸上更加显得光芒四射。唐烈看了眼身边娇小的任雪儿,她嘴角含笑的模样真想让人一口把他吃了。

    不由的想起今天下午在办公室时她无精打采的模样,说实话,他并不喜欢。

    走进大堂之后,华丽的装饰在挑高的大厅中更加显得富贵无比。

    随着唐烈的进入,全场的目光齐齐地看过去,男人眼中带着恭敬和畏惧,女人严重带着仰慕和欲望。

    不知怎地,任雪儿下意识地感觉到除了这样的目光之外,还有的带着浓浓的敌意。就好像要把她生吃活剥一样。

    感觉到身边人的不安,唐烈冷漠的脸上稍微的柔和些,对着身边的人说:“抓紧我就不会害怕。”

    任雪儿脸红地点点头。静静地拉着唐烈的手臂。突然之间她觉得特别安心,仿佛这样的依靠就能遮挡所有的伤害。

    “唐总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弟受宠若惊啊!”一位年纪和唐烈相仿的男性走道他们面前,微笑着和唐烈打招呼。

    这个男人就是宴会的主办人,华宇集团的少总,也是唐烈的合作伙伴。

    “邵总大摆宴席唐某怎么会不赏光呢?”唐烈举起酒杯和他相碰。

    “这位美丽的小姐是……”邵总的眼光落到唐烈身边的女人上。

    “我的助理。”唐烈不喜欢别人盯着自己的东西看,“失陪。”

    “请。”邵总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待他们走后,邵总嘴角扯出大大的笑容。看来,唐烈与他的助理关系不一般呢。刚刚他也只是稍稍看了那位小姐一眼,唐烈的眼神就表示出明显的不快,不知道如果有人对这位小姐毛手毛脚或者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唐烈会是什么反应。

    “唐总,这样贸然离开,不太好吧?”走了不远后,任雪儿小声地说。

    “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叫我烈。”唐烈停下脚步,“我想做的事情,谁都无法阻止。”

    “烈……”任雪儿低垂着头,小声地叫他。

    “你是在勾引我吗?”唐烈戏谑地低下头,在快要吻上她嘴唇的地方停住。

    “我,我没有,是你要我叫你的名字的。”任雪儿想把头扭开,但唐烈早一步用大手掌控她的后脑勺,迅雷不及掩耳地偷了香吻。得意洋洋地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烈,你……”任雪儿可不像唐烈一般若无其事,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周围的人看到。那他们的关系不就曝光了吗?!

    “我就喜欢看你举足无措的样子。”唐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下子,任雪儿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她从来不知道唐烈笑起来竟然是那样的好看。

    三年多来,他很少笑,即使是笑着,她也能感觉到那不是真的。但是这次,他脸上的笑容就像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一样。让他整个人都容光焕发。

    “唐总,我们能谈谈吗?”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身边的男人,打断了他们的气氛。

    唐烈转脸又换上了冰霜的样子,交代着:“在这里等我。”

    说完,便和那个男人走向一旁的贵宾室。

    任雪儿百无聊赖地呆在休息区,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高脚杯,里面装着色泽鲜艳,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奥地利红酒。

    她小口小口的啜饮着,性感粉嫩的小嘴紧贴着高脚杯,圆圆的眼睛不停的转动着,像个孩子一样四处张望。被水蓝色礼服包裹着的小巧身子露出半截雪白的小腿,也跟着视线的转移而调皮的摆动着。

    就是这样一副好像天使般坠落人间的景象被从贵宾室出来的唐烈看在眼里。

    男人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意,踩着沉稳地步伐悄无声息地来到任雪儿身后。

    “烈好慢哦~~”任雪儿无聊的抱怨着。小嘴嘟起来。

    “才离开一下,你就想我了?”男性的气息瞬间笼罩了她。

    任雪儿一惊,回头看到了在自己身后单手插在口袋里的唐烈。由于逆光的缘故,唐烈整个人像是镀上了一道金边一样,煞是英俊,就好像天神阿波罗一般。

    瞬间,涨红了小脸的任雪儿只得低下头不敢看他,害怕被他锐利的眼眸看穿了她的紧张。

    唐烈轻轻一笑,单手拉起娇小的任雪儿,用性感无比的声音说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烈……啊,轻一点点,受不了了……”娇嫩的呻吟自幽暗的树林中传来,接近午夜的月光明亮地从高空洒落,音乐可以看见及其隐蔽的树林里一个魁梧壮硕男人站立在一个娇小的雪白娇躯后狂放冲刺。

    “放了我…吧…烈……啊”任雪儿的腰部被唐烈用大掌紧紧箍住,双手无力的扶着前面粗壮的树干,下半身被强制的钳制抬高,整个身子随着身后的冲撞而无助的前后快速浮动。

    “小东西,你这摸样真让人血脉喷张。”唐烈在她耳边轻咬,引来她阵阵低喘。任雪儿美丽的小脸上带着无助的泪珠和狂喜的激丨情,一波又一波的快丨感叫她快喘息不过来了,可她却得不到任何减缓的饶恕。

    唐烈垂眸轻笑,腰下的动作因她的羞涩而更加兴奋。

    一双大手轻松提着她几乎瘫软的下身,他肆意野蛮的用她紧窒湿热的花穴来慰藉自己狂野的欲望。唐烈强迫着任雪儿转头迎向他,吻上她甜美的小嘴。他在她温暖的小嘴里探索移动和撩拨。

    强烈的燥热叫她全身都软了,任他调整进犯她的姿势,让他更好的亲吻她的唇,他的大手在她后背上下的滑动爱抚,每一个碰触都像带了电,快乐又让她无助地颤抖。

    “烈……”得到喘息的机会,任雪儿酥麻的叫着唐烈的名字。

    雪儿十分敏感,全身颤抖着,他每一个抚摩都能带给她无比的快乐,男性的满足和骄傲让他心情很好。

    唐烈转而将大手转移到雪儿柔软的xiōng部,突然狠狠地捏着她微微立起的rǔ尖。

    “烈……啊……人家不要了……”泪水流淌不断,因着过多的激丨情,任雪儿哭泣着摇头,身体里的快乐堆积到了极点,叫她无法快忍受了。

    “小东西,你太敏感了,真让我不想放开你。”

    唐烈轻笑,用力玩弄着她的柔软,大手在两个雪峰上不断制造激丨情,另一只手则是熟路直下,抚摸到充血的花核之后,用力地弹下去!

    “不……!烈,不要……不要了!”受不了更多的激丨情的雪儿不住地求饶着。

    他哼笑,用力的撞进她最深处的敏感点,在她尖叫的时候忽然重重拍了掌她娇美的小臀。

    “啊……”疼痛引起剧烈的快慰,白热化的兴奋掳掠了她的神智,她叫着,晕死在唐烈的臂弯中。

    自从在宴会上不知道被唐烈在不为人知的树林里疯狂的占有了几回之后,醒来已经是在唐烈的大床上,暖暖的日光从玻璃外照射进来,散落在任雪儿细白的肌肤上,那肌肤上还留有唐烈深深的吻痕。

    幽幽转醒,任雪儿眨动双眼,室内空无一人,转头,在床头的台灯旁边,有一张小纸条。

    ——开会,2周。

    唐烈在宴会上与人合作,出国去开会,需要两周的时间才能回来。任雪儿是做唐烈的贴身助理的,既然顶头上司都不在了,她自然是放假的。

    只是这突然多出来的两个星期的假期要怎么度过呢?唐烈也不在身边……

    停!她到底是怎么了?任雪儿突然发现,现在的自己不但不像以前一样不再抗拒唐烈,反而……反而有的时候还会想起他的触摸……

    哦,天啊!任雪儿捂住小脸,莫非,莫非她的心已经……

    不,不行,唐烈现在只是贪恋她的身体,有一天他终究会厌烦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心遗失。她已经是唐烈手里的玩具了,再也不能把心丢失。

    为了不再让自己胡思乱想,任雪儿隔天就去了一家书店应征。

    这家书店是她大学同学吴均开的。大学时期,吴均就是图书馆的学生负责人,他爱看书,更爱收集书,没想到大学毕业之后,他真的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书店。

    这天,任雪儿来带吴均的书店,只是告诉吴均想在这里帮忙,不知道能不能行,没想到吴均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任雪儿万般感激,坚持不要他发工资,就当是义务帮忙老同学的。

    吴均也不拖拉再三,呵呵一笑便答应了。

    任雪儿主要是负责一些整理货架上的书,把他们放回原来的位置,有的时候在款台负责收银,很简单的工作,但是对于任雪儿来说就好像是一份新鲜的工作,不但得心应手,而其已经渐渐喜欢上了。

    来书店的人大多都是喜欢看书并且有一定的文化修养的人,任雪儿天生一副甜美的长相,更是讨人喜欢,很多人看见她都是微微一笑,像是相识的朋友一般。

    几天下来,任雪儿对书店的这份工作满意极了。

    “雪儿,帮我把这本《艺术设计》放在艺术区的货架上。”

    新书一到,吴均就忙着整理。他拿出一本书,让任雪儿放过去。

    这会书店的人不多,任雪儿过去帮忙,接手过去。

    她轻车熟路地把吴均要求的书放到适当的位置,吴均一看,笑道:“没想到你对这书店熟悉的如此快,比我们店里的工读生要强多了。”

    “哪里,我只是喜欢而已。”被吴均这么一夸,任雪儿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有些脸红的低着头。

    吴均呵呵一笑:“要不是你只是打发时间,我还真想聘用你呢。”

    任雪儿淡笑不语。

    这时,门铃响了,任雪儿下意识的说:“欢迎光临!”

    怎料,笑容在转身就僵在了唇边。

    唐烈yīn寒着脸,西装整齐,却看上去很疲惫,然而严重正在燃烧的浓浓火焰却说明了他现在正在生气而其是非常生气。

    任雪儿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生气,但是却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唐烈见她害怕的往后退,心情更是跌倒最低谷。

    原本说的两周的会议在他紧赶慢赶下终于提前到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心中迫不及待的想赶回来看他的小女人。

    他想念她的柔软想念她的温度,想念她身上干净清香的味道。想着想着便迫不及待地赶上最早的一班飞机。

    一下飞机他就打电话到住处,没想到,管家竟然告诉他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竟然没在家好好等着,跑出去打工?!

    他一个转脚,命令司机火速到达她所谓的打工的地方,没想到,刚一下车就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瞬间怒火便不浇自起,看到她因为怕他而倒退更是火上浇油!
感觉我湿润你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感觉我湿润你》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感觉我湿润你"的人也喜欢:

  1.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2.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3.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4.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5.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6.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7. 感觉我湿润你 

    感觉我湿润你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