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解开心结-小村春色全文阅读-小村春色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村春色  »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解开心结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解开心结

    成刚坐了 一会儿,又喝了几口水。风淑萍催促道:「成刚,你也坐了,也喝水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快点回去吧。我们这么单独相处不好,教邻居们看了也不像个样子。」

    成刚听了心里一沉,大声说:「我真不明白,妳为什么就这么讨厌我?我有那么可恶吗?难道真跟癞虾蟆一样惹人嫌吗?」

    风淑萍使劲摆了摆手,说道:「你搞错了,成刚,我不是讨厌你,而是怕你呀!」

    成刚更不解了,说道:「我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什么毒蛇猛兽,难道会吃人吗?」

    风淑萍微微低头,说道:「你虽然不是毒蛇猛兽,但我觉得你比牠们还可怕。」

    成刚惊讶地说道:「妳怎么会这样想?我记得我在妳面前从来就没有凶过呀。」

    风淑萍幽幽地说:「怎么会没有?我两次受到欺侮,难道跟你没关系吗?你是一个大男人,可不能不认账啊。」

    成刚回想关于两人的亲密往事,谨慎地说:「我觉得那两次,不能全怪我呀。第一次,是我搞错了人, 第二次,妳被人绑架,是那个卓不群逼我做的。这两次哪有一次是我像禽兽一样主动强签妳的呢?」

    风淑萍脸红得厉害,说道:「第二次是人家逼的,可第一次总有你的错的吧?认错了人,我可以原谅你,可是,等你发现认错了人之后,为什么还要干个不停呢?你是故意的吧?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成刚一想确实是这回事,自己在这个环节上确实有错,便诚恳地说:「是的,第一次我确实有错。可是,我之所以持续地做下去,是因为我喜欢妳呀。如果妳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当然会拔出东西,尽早结束那事。可是,当我发现是妳时,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欢喜,就好像将自己的心上人第一次搂进怀里一样的幸福。既然幸福已经来了,我当然要将它抓住,将它留住,不想让它随风而逝。那一次是多么教人难忘啊!从那【刻起,我就认定妳是我的女人,我再也不想跟妳分开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打定主意,要照顾妳后半辈子,不再让妳孤单、让妳寂寞、让妳一个人承受种种压力了。难道妳就不能原谅我吗?我对妳可是一片真心吶!」

    风淑萍缓缓抬头,美目中已经有了泪花,看着成刚,说不出话来。

    成刚知道自己的话打动了她,说道:「告诉我,妳已经原谅我了,妳很需要我。」

    风淑萍向后退了退,说道:「成刚,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是,可是,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啊!对于以前的事,看在你的真情上,看在兰花的分上,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感情上的事,以后不要再提一个字了。你每次一提,我每次一想起,就觉得自己有罪,要遭报应啊!」

    成刚勇敢地抓住她的手,说道:「我不是跟妳说过吗?要报应也是报应在我身上,跟妳没有关系。只要妳肯原谅我,一切就好办了。」

    一想到风淑萍可以原谅自己,他的心里激动不已。

    风淑萍犹豫了 一下,还是甩开了成刚的手,坚决地说:「不,不,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们没办法在一起的。」

    成刚追问道:「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妳还不肯接受我吗?难道妳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风淑萍回答道:「就算我喜欢你,就算我能接受你,可是我们之间的障碍太多了,根本无法清除掉。」

    成刚坚决地说:「我不信,我不信,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风淑萍满脸悲凉地说:「你别忘了我们的辈分关系啊!我可是你的丈母娘,你是我的女婿。我们在一起的话,人家的口水都会淹死我们的,我怎么还有脸出去见人呢?我怕,我怕死了。」

    说着,她双手捂着脸,肩膀一抖一抖的,可见内心挣扎得很厉害。

    成刚牙关一咬,说道:「有什么好怕的?没有什么登不上的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妳心中有我,我心中有妳,那就够了。我们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管别人怎么想呢?如果我们活着,总要考虑别人的感受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风淑萍放下手,露出泪光闪闪的脸,说道:「成刚,你真的一点都不怕吗?连报应都不怕吗?」

    成刚毅然回答道:「不怕。人生也不过匆匆几十年,为什么不珍惜每一天?我都不怕,妳还怕什么?勇敢点,跟我一起生活吧。」

    风淑萍睁大美目看着成刚,神色不定地说:「就算我别的人都不考虑,可是,我的儿女们的感受,我可不能不考虑,他们可是我的命啊!我要是跟你在一起,他们会原谅我吗?你的家庭还能维持吗?因为我,把你的家庭给拆散了,搞乱了,那我可是大罪人啊!我再怎么不管不顾,也不能害了自己的孩子呀!我跟你在一起了,兰花、兰雪、兰月、还有兰强,他们一定都会把我当成敌人的。我一想到他们看我的眼神,我就心里不安,好像自己成了天下最坏的女人,我可不想失去他们啊!」

    说着,她的泪珠已经落下来了,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让成刚见了难受不已。

    成刚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妳肯接受我,愿意让我当妳的男人,别的都不是问题。至于妳儿女那边,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他们接受我们的关系,让他们理解妳、尊重妳、支持妳的。让他们知道,妳始终是他们的好妈妈,妳没有什么错。要是有什么仇恨,有什么怒火,都冲着我来好了。」

    这番话听得风淑萍的眼泪又纷纷落下来,若不是尽力控制着,恐怕就会号啕大哭,泪如雨下了。这一哭,风淑萍觉得自己轻松多了,好像许多的负担都清干净了似的。

    成刚心里非常高兴,他知道这件事有希望了。风淑萍虽然对自己冷冰冰的,左一个不肯原谅,右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敌意已经轻多了,她目前最大的顾虑就是世俗的看法跟儿女们的态度。而在成刚看来,她的儿女们应该不成问题的。对她的三个女儿,自己已经打过招呼了;至于兰强,只要跟他说明白,谅他也不至于大力阻止,除非他不想在公司混了,不想在省城混了。自己现在不只是他的姐夫,还是他的总经理,难道他会不想想自己的前途,自己的未来吗?

    风淑萍想到一个问题,便问道:「成刚,你开了这么远的车,一定是饿了吧?我去做饭给你吃。」

    成刚一笑,说道:「我还不饿。再说,要是饿了,也不劳妳做饭。我带妳出去吃饭,感觉一下当成太太的滋味。」

    风淑萍重复了一下:「成太太?」

    在她听来『这个词是多么新鲜,又多么有意思啊!

    她想了想,说道:「我看,还是在家吃就好,别浪费那个钱了。再说,就算是吃馆子,也得去县城里吃,小村子是没有馆子的。你要是不嫌我手艺差的话,我就去做了。」

    成刚点点头说:「好,我就吃妳煮的饭,吃完我就走。」

    风淑萍一怔,不解地问:「你才刚刚来,为什么急着走呢?有什么急事吗?」

    她的脸上露出失望之意。这使成刚心里大为舒服,心想:『原来妳刚才跟我摆出的冷漠无情都是演戏啊!』成刚说道:「妳刚才不是说要我快点走,快点回省城去吗?」

    风淑萍这才想到刚刚的话,不禁脸上发烧,轻声说:「可不是吗?你是应该走的,在这里住不合适。我一个寡妇人家,跟自己的女婿住在一间房子里,确实会让别人说三道四的。对,吃完饭,你就回去吧,别管我了。」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都有点急躁了。

    成刚应了 一声,说道:「既然妳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勉强。吃完饭,我去学校接了兰雪,就回省城了。」

    风淑萍哦了 一声,又叹息一声,便去做饭了。成刚心里直笑,心想:『我就是要逗逗妳,看妳在不在乎我。要是真不在乎,我就真走了 , 要是妳在乎我,我们干脆一起走。』坐了 一会儿,觉得没意思,而厨房里的烟又不断飘进西屋,一股股的,怪呛人的。

    成刚连忙走到厨房,只见风淑萍正在烟雾里忙碌着,不时咳嗽几声。他知道,这是因为不通风、灶炕不好点燃造成的。

    成刚说道:「妈,不行的话,别在家吃了吧,我们可以出去吃。」

    风淑萍咳嗽了几声,说道:「不要急,一会儿就能做好了。这冒烟也不是头一回,我早就习惯了。」

    成刚说:「应该找人收拾一下才对。」

    风淑萍说道:「晴天就这个样子,别人家也这样。」

    成刚叹了口气,说道:「相比之下,还是住城里好。」

    风淑萍说:「成刚,你快进屋吧,别在这里跟着呛了。」

    成刚说:「不,我要在这里陪妳。一会儿吃完饭,我就要走了。」

    故意把腔调变得凄凉些。

    风淑萍听到这儿,幽幽一声长叹,便不吭声了。

    吃饭的时候,两人相对而坐。成刚胃口大开,吃着风淑萍为他做的饭菜。她的菜炒得不错,虽然只是炒鸡蛋。

    他一边吃着,一边饶有兴趣地看她。她微微皱眉,默默地吃东西,而不和成刚目光相对。成刚知道,是自己刚才的演戏让她相信了。他用这种方式试探她对自己的情意,基本上取得了成功。

    成刚装腔作势地说:「吃完饭,我就去找兰雪,跟她返回省城。妳看看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给兰花她们的,就找出来吧。」

    风淑萍轻轻摇头,说道:「没什么可带的了。吃完了饭,你就只管走你的吧。这里没有什么让你操心的了。」

    她虽极力克制,成刚也能看出,她确实对自己还是有真情的。

    饭后,成刚站起来,准备要走。风淑萍端坐不动,说道:「不送了,你跟兰花她们说,好好过日子吧,不用管我。我是乡下人,生在这里,死在这里。」

    这声音特别凄凉,像是遗言,听得成刚心里沉甸甸的不好受。

    成刚应了一声,便出屋了。当他走出屋门时,已经听到了低泣声。他心里大乐,心想:『好啊,妳不是,口口声声恨我,不肯原谅我吗?这不是对我挺有情意的吗?可见,、妳们女人经常是口是心非。我这样的男人难道还配不上妳吗?我好歹也算是一个英俊青年吧?』他当然不会真走了。他到门外将轿车开进院子,又关好大门。走进屋里时,只见风淑萍正坐在炕沿上擦眼泪。

    她乍一见成刚进来了,不禁一愣,忙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呢?忘了什么东西吗?」

    成刚哈哈一笑,说道:「我一路开车,怪累的,实在不想回去了,明天再走吧,妳说好不好?我今晚就住在这里。」

    风淑萍心跳加快,紧张地望着成刚,说道:「你要住在这里?这不太好吧?」

    成刚知道她这是场面话,便说道:「有什么不好的,难道妳又要赶走我吗?如果妳不留我,我真的走了喔?」

    说着又要转身。

    风淑萍连忙说:「住就住吧,不过你去东屋住,别来烦我。」

    成刚笑了笑,说道:「我明白妳的意思了。」

    风淑萍不再多说了,便张罗着烧炕。她当然不能让成刚睡凉炕,她要把炕烧得热热的,让成刚解乏。

    等到天黑了,屋里打开灯,该睡觉了。成刚钻进风淑萍为他铺好的被窝,关了灯,眼前一片黑,只听得远近几声狗叫声,彷佛还有回音,使他觉得这里跟城市确实不一样。城市里的夜晚,狗叫声没有,车喇叭声、卡拉ok声可比比皆是。

    成刚躺了好久,翻来覆去的,像是身上生满虱子似的,眼前总晃动着风淑萍的影子。他心想:『这是难得的好机会,为什么要独守空房呢?为什么不亲亲热热地在一块儿呢?真是傻瓜!哪怕做不成好事,聊聊天也行啊!』这么一想,他便坐了起来,决定到西屋去。他抱了枕头和被子,悄悄地进了西屋,将东西往炕上一放,轻声问:「妈,妳睡了没有?」

    哗一声,风淑萍坐了起来,颤声说:「成刚,你想干什么?你又想干坏事吗?快点回去!」

    成刚坐到炕沿上,说道:「妈,我想跟妳一起睡。一个人睡实在没意思,两个人睡就不一样了,感觉会很温暖。」

    说到后面,声音已经很暧昧了。

    风淑萍坚决地说:「不,不行,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你给我滚回去。」

    成刚听了心酸,说道:「原来妳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接受我?我们之间有那么大的仇恨吗?妳到底让我怎么样呢?妳说说看。」

    风淑萍想了想,说道:「你今晚别碰我,你要尊重我。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原谅你。」

    成刚觉得这要求不过分,说道:「好吧,我答应妳就是了。不过,妳让我留在这里跟妳睡吧,我一定会尊重妳,不碰妳。」

    心里很别扭,心想:『都已经好过两回了,妳用得着这样吗?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明白。』但是,就因为搞不明白,所以还得继续搞下去。

    风淑萍想了 一会儿,说道:「好吧,不过得离我远一些。我在炕尾,你在炕头。」

    成刚说道:「不必了,我还是在炕尾吧。」

    他已经看到风淑萍在炕头了,无论如何,自己都应该睡在炕尾。

    风淑萍能答应留自己睡同一个炕,已经很不错了,可不能得寸进尺。他在黑暗中铺好被子,便钻了进去躺下。

    风淑萍并不跟他说什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但成刚发现了,她不时也翻翻身,叹息几声,可见也睡不着的。

    成刚说道:「妈,妳既然跟我一样也睡不着,我们就聊聊天,聊累了再睡好不好?」

    风淑萍应了一声,说道:「也好,不过不准再逼我做什么了,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的。我是个乡下女人, 年纪又比你大,但我也是个很要面子的女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

    成刚听了,便笑道:「妳真的想太多了。在正常情况下,我是绝不会强奸任何一个女人的,这个妳尽管放心。以前那样的事,是不会在正常情况下发生的。」

    说到最后两句,他的心没来由地一疼,心想:『我为什么这么傻呢?说这种傻话干什么?对某些女人,最好是使用暴力,否则她不会听话的。她们太爱面子了,甚至使她们不按照自己的意志做事。』风淑萍幽幽地说:「你说,我听着呢。可不准再说些让我心烦的。」

    成刚嘿嘿一笑,说道:「那当然。好了,今天我们不谈现实中的事,我干脆讲几个笑话给妳听,让妳高兴高兴吧。」

    风淑萍说道:「好。看看能不能逗我笑。」

    成刚便讲了:「一个年轻的母亲向她三岁的女儿解释自己腹部为什么有一道疤,说『这是医生割了一刀,把妳取出来的地方。』孩子想了 一会儿,很认真地问:『那妳为什么要吃我呢?』」风淑萍轻声一笑,说道:「小孩子懂什么?女人生孩子多不容易呀,要吃那么大的苦头。我生他们四个,每一次的苦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在生兰雪时,差点就死了,结果这小丫头长大后,那么让人心烦。」

    成刚不想让她太伤感,便说道:「再听我的第二个笑话,名叫『橱柜』。丈夫提前下班回家,进门后发现老婆神情焦急不安,而他准备把脱下的外套摆入衣柜里,哪知道衣柜一打开,发现有个光屁股男人躲在里面,头都抬不起来。他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声叫道:『你是什么人?』接着又迷惑地说:『噢,你好面熟,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那男人抬起头说:『是呀,在我家的衣柜里。』」风淑萍的智商并不低,一听就明白了,脸上发热,嗔道:「成刚,你真差劲,给我讲这种成人笑话。我们也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这种笑话不太合适吧?」

    成刚不以为然地说:「妳想那么多干嘛?只要听了开心就好。现在听我给妳讲第三个笑话,保证好玩。」

    风淑萍说道:「准没什么好话。」

    成刚只管讲自己的:「一位经理下班回家,发现他的小儿子正坐在门坎上哭,就问他怎么回事。小儿子说:『隔壁的叔叔好坏。』父亲就问为什么。儿子哭着说:『因为他给妈妈吃冰淇淋,却没有给我。』父亲问:『你确定那是冰淇淋吗?』小儿子大哭失声:『我当然确定了,因为我听见妈说要快一点,免得它软了。』」风淑萍听罢,忍不住轻声笑了,但只笑了两声,便止住了。这种笑话当然是让人开心,让人轻松的,只是在成刚面前,她实在不愿意表现出来而已。

    成刚自己都笑了,说道:「怎么样?不错吧。我相信妳也爱听。」

    风淑萍哼了两声,说道:「这种笑话太色了,我没什么兴趣,你还是讲给你自己听吧。天天听这种笑话,时间久了,好人也变坏了。」

    成刚笑道:「『身正不怕影斜,脚正不怕鞋歪』,以妳的人品,什么笑话也没法污染妳,就跟兰花一样,恶的环境也没法影响她。」

    风淑萍听了有几分骄傲,说道:「我的三个女儿,虽称不上多优秀顶尖,但是她们从长相到品格都是很好的。你能娶到一个,那是你的福气。别说你是城市人,是有钱家的少爷,我觉得兰花是配得上你的。」

    成刚赞同地说:「没错。何止兰花配得上,就是妳也配得上我。」

    风淑萍摇摇头,说道:「我女儿能配上你,我就配不上了。」

    成刚问道:「妳干嘛这么自卑?」

    风淑萍叹了几声,说道:「成刚,就算我不是你的丈母娘,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你想,我一个乡下女人,没什么见识,年纪又比你大一截,还是个寡妇,我们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我看,你真的要找情人,还是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吧,我相信兰花也不会过分阻止的。毕竟你们感情好,你出去搞女人,不影响家庭,她也可以理解的。」

    成刚听了不满,说道:「我既然看上妳了,就没有嫌弃过妳,妳不必把自己讲得那么不堪。我再次告诉妳,妳如果不嫁就算了,要嫁,就嫁给我。我相信,妳是爱我的。」

    风淑萍听了,又叹息了几声,不再说什么了,像是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挣扎中。

    成刚又说道:「我绝对相信妳是爱我的,而且很爱我。」,风淑萍嘴硬,说道:「不,不可能的,我对你只有厌烦,只有憎恨,哪来什么爱?你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成刚笑了笑,说道:「我有办法证明的。」

    风淑萍问道:「什么办法?」

    成刚笑嘻嘻地不语,却迅速地像猫一样钻进风淑萍的被窝。

    风淑萍惊叫道:「成刚,你想干什么?我不会让你干事的!」

    她身体都退到被窝外去,俨然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

    成刚笑道:「妳别怕,我不是要强奸妳,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来,把妳的手伸给我,我只要一摸,就什么都明白了。」

    风淑萍不信,犹豫的伸过手。成刚握在手里,热热的,略显粗糙,那是因为长年的劳动造成的。

    成刚很自信地说:「我已经摸出来了,妳是爱我的。」

    风淑萍猛地收回手,说道:「胡扯,手能摸出什么来?」

    成刚嘿嘿笑,说道:「妳旳手热得像火一样,当然是因为爱情的原因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热?」

    风淑萍不承认,哼道:「听你在瞎扯淡。好了,快回你的被窝去。否则我就喊人了,叫全村人都来看看我的女婿在干什么,全村都会把你给骂死的。」

    成刚不以为然地笑着,说道:「妈,妳要是想喊就喊吧,反正就算是臭名远扬,也是跟妳连在一起的,我怕什么?」

    风淑萍被弄得没辙,恨恨地说:「你真是个流氓,是个臭无赖。当初兰花是不是也被你给用手段弄到手的?」

    成刚赶紧声明,说道:「天地良心,对兰花我可没用过任何手段,是她自己爱上我的,就像妳这么自然地爱上我的。」

    风淑萍被气得笑了,说道:「成刚,像你这样厚脸皮、爱做梦的男人可真少见。我几时候说过喜欢你、爱你?都是你自己在幻想吧。」

    成刚很认真地说:「手已经证明了妳爱我,下面还有别处能证明。」

    不等她有什么反应,已经扑过去,将风淑萍给抱住了。

    风淑萍芳心乱跳,轻声叫道:「成刚,不要,不能这样子,快点放开我。」

    成刚当然不会放了她,说道:「我要用嘴证明妳是爱我的。」

    说着话,亲吻着风淑萍的脸,又吻上她的唇,越亲越深入,越亲越缠绵。

    当亲脸时,她挣扎得还很激烈,等亲到嘴时,她的反抗就弱多了。成刚大乐,双手乱摸嘴乱亲,弄得风淑萍简直喘不过气了。

    当双唇分开后,成刚兴奋地说:「妳是爱我的,干嘛不承认?妳的身上好热,妳的嘴唇也好热,我能感觉到妳是想和我亲热的。」

    风淑萍娇喘着说:「我不,我不是那种女人。我守了那么多年的寡,从来就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我是干净的,都是你不好,总在逼我当坏女人。」

    成刚嘿嘿连笑,并不放开她,说道:「妈,妳告诉我,妳跟村长又是怎么回事?妳当我不知道吗?」

    风淑萍不禁娇躯一颤,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呢?你听谁说的?」

    这是她的一段伤心事,从没跟人提过。这是一道伤口,她从来不想碰它。这时被成刚一碰,她又感觉到了痛。

    成刚说道:「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妳也出过墙啊。」

    风淑萍心一痛,喃喃道:「那也不能怪我,我也都是为了这个家,这几个孩子呀。一个寡妇领着几个孩子,多艰难啊,我也不想跟村长啊!」

    说着,她有了哭腔。

    成刚起了爱怜之心,将她搂得紧一些,说道:「妈,我不是想揭妳的疮疤,我并不想伤妳。我的意思是,妳不爱那个村长,都可以当他的女人,那么,对于我,妳爱的我,更应该跟我在一起啊。妳为什么就不肯原谅我呢?」

    风淑萍喘了几口气,说道:「我不是不肯原谅你,是我怕原谅你之后,就会管不住我自己。」

    成刚听了更加怜惜,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妳这又何苦?何苦为难自己呢?听我的,抛开一切顾虑,开开心心地跟我吧。妳是个正常的女人,也需要男人来陪,也需要跟男人睡觉啊。」

    说罢,嘴一压,又吻住了她。那好色的双手,在她的娇躯上翻来覆去地摸索着,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他的技巧很好,很容易就令风淑萍的身体发软了。当风淑萍对他恨不起来时,就很容易被征服了。他的手滑过她的腰,抓着她的大屁股,又去胸脯揉弄,风淑萍哪受得了这个?

    成刚的嘴也在努力着,亲了红唇后,又勇敢地将舌头探进她的嘴,挑逗着她的舌。

    风淑萍的所有防线在慢慢地消除。

    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刚的手更加过分。那手已经撩起她的上衣,直接抓她的奶子了。那奶子再次被玩,瞬间兴奋起来了。他手又塞进她的下面,在她的股沟里抠弄着,在她的敏感部位上点击着,使得风淑萍的娇躯颤个不停,鼻子不时地哼着,像是生病了。

    当成刚捏住那颗小豆豆捻动着,风淑萍实在受不了了,便用尽全部的力气将成刚推开,大叫道:「成刚,够了,够了,不要再整我了,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以后,你不要再缠着我了。以前的事,我已经原谅你了;以后,我还是你的丈母娘,你还是我的女婿,我们还是这个关系,你别再打我的主意了,我求你了。」

    成刚想不到她又会这样,为什么总在关键时刻就反抗呢?难道她真的不爱我吗?

    难道我一点都不值得她托付终身吗?

    成刚坐在炕上,抱着头,直喘粗气。一时,他不禁有些沮丧,心想:『不如我放弃她算了,以后我还当她的女婿,她还是我的丈母娘,就跟从前一样吧,省得为她而烦恼。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 ,少她一个也没差。』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又痛了起来,用手直拍炕。想到自己真是无能,对一个四十岁的美女都没有办法,真是太失败了。可是说放弃就能放弃吗?自己毕竟已经惦记她那么久了,且得到了她的身子。她的心也是爱我的,为什么总是将我推开呢?

    风淑萍见成刚坐在黑暗中,一声不吭,知道他很伤心,心里也百感交集,便也坐起来,坐到他对面,柔声说:「成刚,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爱。我不是一个好女人,你要找情人的话,去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去吧,她们才值得你疯狂。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成刚想了想,说道:「也好,不过妳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风淑萍问道:「什么要求?你说。」

    说到后面,意识到不妥,觉得他会趁机占便宜。

    果然,只听成刚说道:「陪我最后一个晚上吧。明天早上起来,我就离开这里,接了兰雪,就回省城去。这下妳满意了吧?」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变得悲伤起来。

    风淑萍大羞,说道:「这……这……这也太过分了吧?我,我不干。」

    成刚嘿嘿笑了,说道:「妳不干也可以,以后我还是缠着妳不放,让妳后半辈子都没法安静,那时我们可又是情人关系了。」

    风淑萍吞吞吐吐地说:「那也不行,我不能再跟你有不正常的关系了。每次一想那这事,我就觉得自己该死一千回,一万回。」

    成刚摇头道:「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真是傻瓜。」

    风淑萍叹了 一口气,说道:「你为什么总是要逼我?是不是要把我给逼死了,你才高兴?」

    成刚说道「没人在逼妳,是妳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快回答我,同意不同意我的要求。妳这也不行,那也不要,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风淑萍想来想去,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觉得哪一条都通向悬崖,根本无路可走啊。

    成刚哈哈笑了,说道:「妈,我看算了吧,我也不逼妳了。妳别答应我,让我以后接着缠妳吧,那才长地久呢。」

    风淑萍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为了以后能过平静日子,今晚上豁出去了,反正以前也跟他干过两回,多一回应该也没有什么吧?』这么一想,她便把心一横,说道:「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成刚大乐,问道:「妳答应我什么?说清楚。」

    风淑萍羞怯地说:「我答应你,陪你这最后一晚上,明天天亮后,我们就是女婿跟丈母娘的关系了,你可得说话算话啊!」

    成刚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好,我同意。只要妳陪我这一夜,从明天开始,只要妳愿意,我就不再缠妳了。」

    说到这儿,觉得心里好难受,有一种被人在心上刺了 一刀的痛感。他心想:『难道我就没有办法让她主动投怀送抱,并忠贞不渝吗?』风淑萍说道:「对你的话,我不是很相信,你发个餐。不过为了兰花,也不要太毒了,我可不想你短命。」

    成刚笑道:「妳既然想听的话,那我就发誓好了。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只要风大美女陪我这个晚上之后,我成刚从明天起不再主动靠近她。若有违反的话,我愿意受到风大美女的任何惩罚。」

    风淑萍嗯了 一声,说道:「还可以。」

    成刚说道:「那么,现在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这就开始『洞房』吧。」

    说着话,便向风淑萍靠过去。

    再次将她搂在怀里,再次吻住她,比刚才来得更热、更急、更疯狂。风淑萍直到呼吸困难时,才推开成刚,说道:「你怎么跟疯了似的呢?」

    成刚回答道:「明天妳就不是我的了,我当然得好好珍惜妳了。记住,从现在这一刻起,妳什么都别想,只要想妳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女人,需要男人亲,男人摸,更需要大鸡巴操妳,狠狠地操妳。」

    风淑萍听得大羞,说道:「不,我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

    成刚又说道:「更要记住,从现在开始,妳要做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可以舔男人的鸡巴。」

    风淑萍叫道:「我不,我不,我不能那样。」

    成刚不再多说,再次扑了上去,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显示着男人的雄风。在甜蜜的亲吻、激情的抚摸、不时冒出的情语中,两人的衣服离身而去,成为彻底的原始人。可是,屋里关着灯,黑得就像千年的山洞,对方的身子再好,成刚也看不见。只是现在他忙于享受艳福,也无暇去开灯。

    在他的努力下,风淑萍已经气喘吁吁,春情泛滥,腰臀扭动了。伸指一试,泉眼处已流水涓涓,连大腿都湿了一片。

    成刚心里大乐,将中指插入小穴,抠着、塞着、挑着、揉着,之后又加入两根手指,玩得风淑萍忍不住啊啊浪叫。虽极力克制着自己,那声音仍清晰不已。

    风淑萍颤声叫道:「成刚,成刚,别再抠了,要我命了。」

    成刚嘿嘿笑,说道:「我不是跟妳说过吗?今晚妳一定要当个不要脸的女人,要当婊子一样的女人。当然了,只当我一个人的婊子,跟别的男人无关。」

    风淑萍虽然欲火熊熊,但是并未失去理智,嘴里还反驳道:「我不,我不要,我不能当婊子,我是个要脸的女人。」

    成刚笑道:「我一定要努力把妳变成不要脸的女人,让妳比婊子还浪,最好再给我生个孩子。」

    风淑萍听了一怔,只觉得脑子发晕。什么?我都四十几岁了,他还想跟我生个孩子?我的孩子们都多大了?要是再怀上,再生一个,那真是没脸见人。尤其这孩子是跟自己的女婿生的,更教人笑我不要脸。那时候,真的会被称为婊子了,甚至比婊子还不如!

    成刚耐心地玩着风淑萍的小穴 只觉得里面好宽、好暖、好多水。他知道,她的本性是一个端庄、文静的女人,而骨子里也有浪荡的一面,只是这一面藏得很深,并不容易看出。

    为了方便,成刚来个「倒骑驴」倒趴在她的身上,自己伸手研究着她的浪穴,也让自己的肉棒凑近了她。

    成刚摸得性起,三根手指插小穴,大指磨擦豆豆,偶尔还在她菊花上骚扰。这些都是女人的敏感之地,风淑萍实在忍不住,便浪叫出声,娇躯乱抖着,只是被成刚压着,抖得不那么厉害。

    成刚笑道:「怎么样,妈妈,过瘾吧?被男人玩的滋味多好?真可惜,太可惜了。」

    风淑萍粗喘着说:「可惜什么?」

    成刚叹息道:「这么好的身子,居然空自放了这么多年,没有男人玩,没有男人操,实在白费了。」

    风淑萍娇喘着说:「谁教我命苦呢?谁教我男人那么短命呢?这个该死的,为什么不多活几十年?他要是活着,我还会这样命苦吗?他真是该死啊。」

    说到这儿,有点哽咽了。

    成刚不想引动她的伤心事,说道:「好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妳还是好好跟我一起享乐吧,我们明天就各奔东西了。来,玩玩我的鸡巴吧,明天妳就没福气摸了。快呀!还等什么?」

    风淑萍在成刚的玩弄下、鼓励下,犹豫着伸手出,抓住了在自己面前的肉棒子。

    哦,那个尺码,那个雄壮,真教人惊喜啊!她早就用身体领略过它的风采,知道它比自己的死鬼男人以及村长的都大、都长、都有力量。可此时握在手里,仍是芳心乱跳,胡思乱想。

    她心想:『我的女儿比我幸福多了,天天都有男人陪着,天天都有这样粗壮的玩意插她,她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哪像我这么命苦。』成刚仍然玩着小穴,抠出好多水来,还在嘴边舔舔,品尝着味道,说道:「妳要是喜欢的它话,就用舌头舔一舔,很好吃的。」

    风淑萍忙说:「不,我才不要,这是撒尿的东西,太肮脏了,我不舔它。」

    可是手还在抚弄着肉棒,因为她心里也是喜欢它的。

    成刚笑道:「妳真是个老古董,一点都不开窍。跟妳说,兰花就喜欢吃我的鸡巴,经常含在嘴里玩,我不让她吃都不行。每次我们办事之前,不用我说,她就会主动帮我舔的,添得又仔细又用心,比吃棒棒糖还有味道。」

    风淑萍双手抚着肉棒,男人的气味就在面前,让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她说:「你又在胡扯了,兰花哪是那么不要脸的人?」

    成刚嘿嘿笑,说道:「这跟要脸不要脸有什么关系?男女之事,要玩就玩个痛快,怎么开心怎么玩,从来就没有顾虑。要脸的话,还能干什么事?妳看我怎么舔妳的。」

    说罢,头一低,大嘴已经凑到小穴上了。那舌头在风淑萍的穴上、豆豆上、菊花上舔了起来,就像小猫吃食一样的来劲。

    这强烈的刺激突来,几乎让风淑萍晕过去。这是多么销魂的感觉啊!风淑萍只觉得飘飘然的,彷佛被空气给托到半空中,在云端飘飘荡荡。

    她忍不住啊啊地叫起来,叫得那么大声,叫得那么热情,叫得那么淫荡,连她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发出那么羞耻的声音。她简直是被快乐的波浪包围了、淹没了,她觉得自己再不是苦命人了。

    成刚多么狂野、多么卖力,玩得风淑萍主动举高了腿,抬起了屁股,将小穴往成刚的嘴上凑着,成刚吃得唧溜溜的直响,不时还说道:「真好吃,真骚,真教人发疯。」

    风淑萍努力挺着下身,听着他的话语,虽然还有点羞涩,但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间所能达到的程度竟是如此的迷人,简直爽得要命。

    成刚抬起头说:「妳要是喜欢鸡巴的话,就学我的样子,舔一舔它。」

    风淑萍猛揉着肉棒,说:「我不会,我不要添。」

    成刚见她实在是冥顽不灵,也不再勉强,心想:『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调教她吧,只要给我时间,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把她弄得像兰雪一样的淫荡,一样不要脸。让她知道女人浪起来会是什么样子。』成刚将小穴扒得开开的,把舌头尽力伸进去搅和,还把小豆豆轻咬着扯来扯去,害得风淑萍喔喔直叫,娇躯乱颤,说道:「成刚,成刚,饶了我吧,我难受死了。你不要再抠再舔了,我服了你了。你说喜欢我,那就快点进来吧,我让你干就是了。」

    她的声音无奈中又带点娇媚、带点风骚,听得成刚心神俱醉。

    这话多么诱人,这是呼唤他赶紧操呢!从她这样古板的女人口中说出这话,已经很难得了。这使成刚很有成就感。

    于是,成刚调整姿势,转过身来,趴在她身上,双手握住奶子,使劲揉搓着,大拇指拨弄奶头,不怀好意地说道?「妳要说『我让成刚操,让自己的女婿操,用力操屄』。」

    风淑萍哪里说得出口,低声说:「你不干就算了,那种不要脸的话我说不出来。」

    成刚叹了口气,心想:『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古板,这么老土,比当初的兰月还难改变。不过也难怪,她当了半辈子保守女人,思想上一直是传统的、古老的,现在突然让她突飞猛进,变成二十一世纪的前卫女人,是很不容易的。以后要是不分手的话,那就花点时间,花点精力,慢慢改变她吧。总有一天,我要把她变得跟兰雪一样淫荡,一样热情,让她以后一见到我的鸡巴,就主动过来吃。现在她是做不到的,能主动让我干她,这已经是极限了,在以前根本是不可想象的。』成刚将大肉棒顶在她的腹下,在那里磨擦着,沾了好多水。风淑萍觉得好舒服,嘴里发出呻吟声,还不禁将手放在成刚的背上,感受着他的强壮和健康,这是她在别的男人身上感觉不到的。

    只是她的害羞终究不能完全褪去,双手摸一会儿,就离开。一会儿,又上来了。

    成刚将肉棒抵到穴口,那里已经水汪汪了。成刚一挺屁股,只听唧地一声,便全部进入了。她的穴比他的别的女人都大些,再加上水分充足,当然比较容易尽根。

    当坚硬的肉棒硬到最深处时,风淑萍不禁发出呻吟声,洋溢着兴奋和激动之情,而她的双手则回到成刚背上,再也不离开了。那种被巨大的肉棒插入,被肉棒将小穴装满的舒适感、惬意感、骄傲感,真是语言都不能描绘的。

    这次的好受是前两回都没有的。前两回都是在非常情况下发生的,而这次则是两人自愿的,因此感受更美。这次才算是性爱!说实话,风淑萍也喜欢这种滋味,被男人的大肉棒子操,她当然愿意,只是因为思想、性格的问题,因为重重顾虑,风淑萍并不能心平气和地接受成刚,只好狠心拒绝了。

    她的内心世界不是别人能完全了解的。一想到天明之后就分手,她也觉得难受。

    因此,在分手之前,她也愿意尽力地陪他一次。
小村春色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小村春色》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小村春色"的人也喜欢:

  1.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2.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3.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4.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5.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6.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7.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