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学习口技-小村春色全文阅读-小村春色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村春色  »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学习口技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二章 学习口技

    晚上,成刚张罗饭局,为姚秀君接风,公司的主管都出席,连成子英与江叔等元老级的人物也都到了。大家纷纷对姚秀君表示安慰和鼓励,姚秀君对大家的好意也表示了谢意。

    有这些老前辈在场,年轻人自然有些拘束,不敢随意说笑,生怕自己的言行出错,产生负面影响。等到前辈们提前离去后,这些年轻人才热闹起来。

    在成刚的带动下,大家大声说笑,尽情挥洒,人人都觉得痛快,自然酒也比刚才喝得快了。饭后,成刚本想再请大家去夜店玩,可是姚秀君说想回家,大家也就没去。

    成刚开着继母的轿车,先把小王送回去,又送姚秀君。在回去的路上,成刚问道:「秀君,今晚还开心吗?」

    姚秀君坐在成刚身边,香气袭人,令人沉醉,她回答道:「很开心,很久没这么开心了。谢谢你了,总经理。」

    成刚爽朗地一笑,说道:「秀君,你太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私下时叫我『成刚』就行了。」

    姚秀君点点头,说道:「好的,成刚。」她的脸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成刚知道那脸经过酒精催化,已经红晕一片,楚楚动人。

    成刚笑道:「这还差不多。对了,你现在已经是单身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我们帮你介绍一个好对象吧,保你后半辈子快快乐乐,舒舒服服的。你看怎么样?」这自然是逗她了,哪有把自己的「情人」推给别人的道理?

    姚秀君轻声一笑,说道:「好啊,不过我要开条件。」

    成刚很感兴趣,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说道:「说说看。」

    姚秀君笑呵呵地说:「我想找个像你这样的,年轻英俊又腰缠万贯,还会讨女孩子欢心。」

    成刚笑道:「秀君,你倒是挺实际的。」

    姚秀君很活泼地说:「现在的女孩子,哪有几个傻子?讲到终身大事,我也不会糊涂啊。」

    成刚笑道:「好,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给你推荐一个人。」

    「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当然。你觉得我怎么样?」语调中带着调侃之意。

    姚秀君笑道:「我看还可以。不过呢,你得先离婚,让我光明正大地当成太太我才肯。要我当什么地下情人,我可不干,我脑子又没问题。」

    成刚听了,哈哈笑起来,觉得心里特别痛快。而姚秀君也欢快地笑了,笑得那么甜美,那么舒畅。

    笑声一过,成刚问道:「秀君,跟我在一起还开心吧?」

    姚秀君回答道:「是呀,挺开心的,有你这么一个上司兼朋友,是我的福气,自从我未婚夫去世之后,我已经很少这么开心了。」

    「过去的事就让它彻底过去吧,不要再留恋了。你还年轻,人生还长,应该向前看,不要老活在回忆里。活在回忆里,会使你迅速衰老的。」

    「谢谢你,成刚,我会记住你的话的。」

    说话间,轿车已经到达姚秀君的楼下了,也就是上次婚礼迎亲的那间房子。想到即将要停车,成刚突然有种失落感,真希望路途能再长一些,好跟美女多相处。

    下了车,楼院的灯光将两人照亮,地上白花花的,雪地反射着灯光,光线晃眼。两人面对面站着,看着对方。

    身着绿色羽绒衣的姚秀君,站在雪地里,像小白杨树一样直挺,虽在夜间,也能让人感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温柔。灯光映亮她的半边脸,那么俏丽,那么青春;另半边却在蒙胧之中,那么神秘,又那么诱人。

    成刚直勾勾地盯着她,把她盯得不禁低下头来。

    成刚很喜欢她害羞的神态,说道:「秀君,你真好看,我见了都忍不住胡思乱想。」

    姚秀君噗哧一笑,抬起头,看着成刚,说道:「我再好看,也不如你那个情人兰月好看。那天她一来,就把所有的光芒盖过了。你真有艳福,有那么好的妻子,还有那么迷人的情人,男人的福气都被你给占全了。」

    这话使成刚充满了骄傲,说道:「这是上天眷顾。你也不错呀,跟兰月相比,属于两种不同的风格,都一样有魅力,令人疯狂。」

    姚秀君笑道:「你可真会讲甜言蜜语,受不了你。好了,我上楼了。」她搓了搓发冷的手。

    成刚藉此机会,将她的手焐着、揉着,说道:「秀君,考虑一下,当我老婆吧。」

    姚秀君微笑道:「你先跟你老婆离婚,再把情人甩了,我再考虑嫁给你的事,否则免谈。」说着,轻轻挣脱成刚的手,向楼里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向成刚挥了挥手,然后进楼去了。

    那身影显示着女人的迷人风情,厚厚的羽绒衣也不能掩盖。成刚心想:『她的一举一动真好看,跟兰月相像,那么优雅,那么文静,但又比兰月热情、活泼,有这样的美女当情人实在不错,用来陪说话、暖被窝,太舒服了,难怪我的傻弟弟成业会看上她,现在连我都要看上她了。即使成业不交代我这个任务,我也想泡她。』

    想到她赤裸的样子,想到她被操的浪态,成刚觉得一阵销魂。直到一股寒风吹得他脸发凉,他才醒过来。

    回到家,家里的众美还没睡,风淑萍领着女儿们坐在沙发上,正在聊天,而电视开着,播着缠绵的偶像剧。除了兰雪在看之外,其他两人都在跟风淑萍闲话家常。

    成刚一进屋,兰花就站起来,接过成刚脱下的皮草,小心地挂在衣架上。成刚看着环肥燕瘦的美女们,心情极好,说道:「我的老婆们,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风淑萍听了脸上发烧。虽然加入后宫有段日子了,还是不太能适应,而其他人则早就习惯了。

    成刚先把兰月搂进怀里,亲了一下俏脸,说道:「大老婆,你怎么没去百~万小!说呢?」

    兰月笑靥如花,美目含情地看着他,柔声说:「我已经看完了,等你回来呢。你再不回来,我们都睡了。」

    成刚眨了眨眼,看了一下她饱满的胸脯,笑道:「是不是等我回来进行『世界大战』?」

    兰月俏脸一红,说道:「你想得美。我明天还得上班呢,没空陪你。你想乐,还是找兰雪吧。」

    成刚又将兰雪搂进怀里,说道:「小老婆,你怎么不准备陪我睡觉呢?」

    兰雪盯着电视荧幕,眼都不眨,说道:「等我看完这段。唉,这男人的妈真讨厌,儿子看上了一个女孩子,那么相配,干嘛硬逼他们分手?这个老妖婆,真该死。」眼中都有泪光了。

    成刚哈哈大笑,说道:「『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这都是瞎编的呀!」说罢,又去搂风淑萍。

    风淑萍挣了挣,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女儿们都在眼前。可是成刚不管,跟搂别人一样,说道:「妈,晚上我们一起睡吧,我想干死你。每次你撅起大屁股,我从后面操的时候,真比当了神仙还爽。还有,你的哼声、叫声,都教人受不了啊!」

    这番话听得风淑萍满脸羞红,忸怩地说:「成刚,她们在这边,你说话注意点,我好歹是她们的妈呀。」

    成刚哈哈笑,说道:「妈,我们都是自家人,谁会笑你?你不信的话,我问一下。」

    他目光看向兰花,兰花眯眼一笑,说道:「妈,你现在也是他老婆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他这是喜欢你呀。」

    成刚又看向兰月,兰月淡淡一笑,说道:「妈,既然他是你丈夫了,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成刚又看向风淑萍,说道:「怎么样?没错吧。」

    风淑萍非常感动,便伸出胳膊搂住成刚的脖子,心里一阵阵的甜蜜,感觉自己的幸福终于来到了。

    晚上睡觉时,自然由风淑萍来陪他了。由于风淑萍还不能接受群交,别人便不来参与,两人可以像正常夫妻那样进行交流了。

    当两人脱光之后,成刚看着风淑萍的裸体啧啧称赞。风淑萍经过这些天的城市生活,原本黝黑的皮肤已经白了不少,一张俏脸上乡下的土气已经不多了。

    她的身材很好,虽不如女儿们那么出色,但也是丰满、匀称,尤其是那对大奶子、大屁股,把熟妇的魅力展露无遗。成刚每次见了都爱不释手,摸个不停。风淑萍快活之际,也感到了成刚的真爱。

    成刚拉着风淑萍的手坐在床沿,说道:「妈,今晚我得教你一门功夫,你应该学学了,不然的话,以后跟你女儿们比,你就太逊了。」

    风淑萍羞涩地问:「什么功夫?难吗?」

    成刚指指自己胯下半硬的东西,说道:「妈,今晚我要你用嘴玩我的鸡巴,如何?」

    风淑萍伸手握住肉棒子,芳心狂跳,说道:「我哪里会这个?我没办法,还是让兰雪来吧。」

    成刚摇摇头,说道:「只要你肯学习,还有什么学不成的?来,蹲下,用舌头舔,用嘴吸。」

    风淑萍不忍让他失望,便蹲下来,双手握住肉棒子,像揉面团般揉起来,没几下,那玩意便硬如铁棒了。

    成刚望着她成熟端庄的脸蛋,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别光摸,快点动嘴呀,试试你的本事。」

    风淑萍轻声说:「我哪有什么本事?我对这种事根本是外行。」但还是张嘴伸舌,向肉棒凑去。没等触上,便闻到男人肉棒的腥骚味,这种气味虽不让她反胃,终究不太喜欢。

    她抬起头,见成刚满脸期待,回想他对自己的爱意,心一横,也豁出去了。她凑近大龟头,用舌头扫了一下马眼。

    成刚不禁全身一抖,啊了一声,透着狂喜,颤声说:「好,继续,继续。只要你努力学习,经常练习,一定会成为『吹箫』高手的。」

    在成刚的鼓励下,风淑萍像舔蜂蜜一样舔了起来,带着万般的娇羞。成刚还随时指点,风淑萍的舌头便到处爱抚着,爽得成刚不时发出叫声。

    一会儿,风淑萍张开嘴,将龟头含进嘴里,尽力吞着,抵到喉咙了,还有一段在嘴外。她一下下地套动着,由于进得过深,忍不住咳嗽起来。

    成刚便把经验告诉她,应该怎么办、怎么玩。风淑萍果然很用功,不一会儿,已经有模有样了。

    成刚大爽特爽,说道:「妈,你真聪明,进步真快,真是天生的舔鸡巴高手,跟兰雪一样厉害。」他气喘吁吁的,脸上尽是激动和欲望。

    风淑萍被夸得飘飘然,且大为羞臊,吐出肉棒子,只见那棒子已经翘得老高了,有节奏地弹跳着,龟头红通通的,干干净净,像个白煮鸡蛋。

    风淑萍用手按了按这充满雄性的东西,嗔道:「这玩意真烦人。」突然觉得嘴边痒,用于一抓,抓过一根阴毛来。她往地上一扔,说道:「你的毛沾到我嘴上了。」

    成刚大笑,说道:「妈,怎么样?鸡巴好不好吃?」

    风淑萍很妩媚地瞪了他一眼,说道:「那是尿尿的东西,臭死了。」这当然是真话,可是舔久了之后,就觉得不那么难闻了,而且还格外刺激。

    当一个女人用嘴帮心爱的男人舔阳具时,她的是多么美,又多么沉醉啊!因为心上人的快乐,就是自己的快乐。她亲眼看见成刚在自己的口舌运动下销魂蚀骨的样子。她感到温馨不已。只觉得能为自己的情郎做点事,那就是天下最大的快乐。

    只是这种快活法,让她这样思想传统的女人有点不适应。她当然已看过女儿们的口交表演,自问自己根本学不来,可是现在自己也学上了,也做了,觉得又幸福,又羞耻。这种事要是让自己老乡们知道,他们一定会骂自己不要脸。可是既然已经做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成刚见肉棒硬得无以复加,便兴冲冲地站起来,说道:「妈,你真行,把鸡巴舔得真舒服。来,躺在床上,让我来操你,保证操得你忘了自己姓什么。」

    风淑萍听了又羞又怕,还是勇敢地往床上一躺,双腿朝外,屁股在床沿。双腿虽并着,成刚也已经看到水光闪闪了,那毛都已经湿了。

    成刚哈哈大笑,说道:「妈,你已经浪起来,很需要男人操了,是不是?」

    风淑萍羞得一眯美目,轻轻点头。成刚见她美艳、性感的脸那么动人,哪里还忍得住?便凑上前,分开她的大腿,只见那小穴的浪水已如蛛丝般垂下来,落到菊花上。那两片肉唇已经洞开,里面的嫩肉色泽鲜艳,且像呼吸一样一动一动的,像是呼唤着男人的操弄。

    成刚兽性大发,欢叫道:「妈,你的屄真美,谁见了不想操个够?」说着,蹲下身子,凑上嘴,像喝酒似的,唧溜溜地喝起来,喝得那么入迷。

    那种刺激像热浪一般冲击着风淑萍的感官,她哪里受得了?她爽得啊啊直叫,双腿屈伸着,然后抬高夹着成刚的头,双手还下伸,按着成刚的头,像是鼓励他加把劲,尽情地舔自己的穴。

    成刚抬起头来,望着她红艳艳的充满春情的俏脸,说道:「妈,你的骚屄真嫩,跟年轻女孩的屄没两样。」

    风淑萍听得又羞又喜,忘情地说道:「你喜欢的话,就使劲地舔我的骚屄吧。我的人是你的,我的骚屄也是你的。」那声音温柔中透着浪态,还有几分嗲声嗲气,教人难以忍受。

    成刚实在受不了了,抬起身子,顾不得擦擦脸上沾到的淫水,将两条大腿往肩上一扛,那根大棒子跟长了眼睛似的,往穴口上一触,藉着淫水的润滑之势,唧地一声,便进去大半根。

    风淑萍爽得娇躯猛地一颤,喔了一声,说道:「真大,真硬啊。」双手抓着床单,娇喘吁吁的,别提有多美了。

    成刚笑道:「一会儿保证让你美得要死。」再一挺,已经插到底了。接下来,便一顿猛干,下面发出啪啪声、扑滋声,十分悦耳,又给两人的做爱增添了乐趣,他们都爱听这声音。

    大肉棒每次都插到最深处,引起风淑萍的浪叫。每一次插动,她就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跟着动荡着,说不出的美,使她回忆起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事。

    而成刚也舒服得要命,两片肉唇紧裹着自己的肉棒,像抓住它不放似的。而自己的大肉棒子每次一插时,就仿佛遇到了弹性似的往外推,一插一推间,快感无限。

    成刚抽插不停,风淑萍也在配合着,扭腰摆臀,两只大奶子抖得像在跳波浪舞;而下面更是好看,一根粗大的棒子在肉洞里出出入入的,带出那么多的淫水,在菊花上形成小小的一潭,十分诱人,而那菊花也一缩一缩的。

    两人激情如火,正干得痛快,忽听一声轻笑。成刚一转头,只见兰雪笑嘻嘻地看着「好戏」,两只美目水汪汪的,脸上春意盎然,身上穿着粉红色内衣,像一个勾人的小天使。

    有了观众,成刚干得更起劲,气喘吁吁地说:「兰雪,你看我在干嘛?」

    兰雪咯咯笑了,说道:「傻子也知道,你在操我妈。」风淑萍也看到兰雪过来了,不禁害羞得双手遮脸,说道:「兰雪,你快出去!想干的话,等等让你姐夫去找你。」

    兰雪满不在乎,走进门来,说道:「妈,你干嘛害羞?大家都是他的女人,我们在床上都是一样的。」说着话,双手在成刚的身上抚摸着,是那么动情,那么痴迷,还搂住成刚的腰,用自己的下体磨擦着他的屁股,美目半眯,一副发骚的样子。

    风淑萍见兰雪那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说道:「兰雪,妈不干了,让给你好了。」

    兰雪很懂事,伸手握了握露在穴外的一段棒子,说道:「妈,等你快活完之后,我再上吧。我不会跟妈抢男人的。」

    风淑萍听了高兴,羞意少了,说道:「兰雪,我的女儿,你越来越懂事了,妈以后会更疼你的。」

    兰雪知趣地放开成刚,成刚便加快速度,像猛兽一般干着风淑萍,那根肉棒子像活塞在动着,令人眼花缭乱,干得风淑萍大声浪叫起来:「成刚,我的好男人,好汉子,你操死我了。我风淑萍这辈子都是你的人了,你操我吧,你要操我一辈子呀。」

    听得成刚非常感动,他放下双腿,向前一扑,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抓住大奶子,伸出舌头,风淑萍便主动吐舌,跟他纠缠了起来。她双腿则缠在成刚的屁股上,下身也猛挺着,鼻子也哼哼着,像生了病一样。

    这一幕看得兰雪大为惊讶,也大为过瘾。风淑萍向来是一位稳重而规矩的女人,在兰雪的印象中,自己妈妈从来没有干过一件离谱的事。可是现在,她也像自己在床上一样放浪起来了,说她像婊子也一点不为过。难道女人一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就会毫无顾忌了吗?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风淑萍一声长叫,已经达到高潮了。她双臂将成刚搂得紧紧的,狂吻着成刚的嘴不放,像一座喷发的火山。

    兰雪忍不住叫道:「妈,这回该轮到我了吧?」

    风淑萍这才放开成刚,成刚一起身,肉棒抽出,兰雪见到风淑萍张开的小穴淌出一滩黏糊的液体来。

    兰雪看了看风淑萍,全身赤裸,四肢大开,下体狼藉,使她不禁想起那些妓女来。

    兰雪又想,若是妈怀孕了,有了孩子,我应该怎么称呼这个孩子呢?从妈那边论,那是弟弟;可从姐夫这边说,那是下一辈。真乱!

    成刚朝兰雪一笑,说道:「兰雪,你发什么呆?你不想干了吗?」

    兰雪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跳上床,往床上一躺。成刚兴致勃勃地扑了过去,像灰狼扑向小绵羊。很快,兰雪身上精光,大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兰雪四肢如藤,将成刚缠住,配合着他,猛挺下身。两人一起喘息着、欢叫着,淫水不知道淌了多少。

    旁边的风淑萍已经坐了起来,并拿件衣服套上。见兰雪被干得全身乱扭,浪叫如猫,脏话不断,心想:『这关系太乱了,哪有母女共用一个男人的?想不到我风淑萍也干出这种事,太丢人了。』

    次日在公司,姚秀君按照成刚的命令,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当起秘书来。

    姚秀君确实有本事,那么繁杂的业务,那么多的难题,在她面前,纷纷顺利处理完毕,成刚非常满意。

    工作时,两人频繁接触,使成刚对她的为人更为了解,觉得她不但漂亮、迷人,还很有内涵,绝不是花瓶。

    成刚喜在心里,心想:『这样的女人实在难得。有的女人空有外表,没有才能;而有才能的,却又不够漂亮。姚秀君能二者兼得,实属不易,她的整体魅力确实在小王之上。成业若知道她已在我身边,一定会满脸堆笑吧?』

    他抽空去看望成业。由于凶手并没有落网,成业仍然暂时羁押着。当成刚见到他时,发现成业精神状态不错,脸色红润,双眼有神,并没有消极,比以前好多了。

    成业拉住成刚的手,说道:「哥,有什么喜事要告诉我吗?」他望着成刚,眼光热烈。

    成刚微笑着,说道:「成业,告诉你个好消息。姚秀君已经来上班了,我把她调到身边当秘书了。」

    成业听得眉开眼笑,说道:「这太好了,太好了,快要成功了。我就说过,她逃不出我成家的大门,她这辈子就得姓『成』啊。」

    「成业,这只是个开头,好戏还没有正式开始呢,哥会竭尽全力让你满意的。」

    成业紧握住成刚的手,说道:「我的好哥哥,你要尽快下手啊,免得夜长梦多,发生变故。」

    「成业,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别人抢走她的。谁敢抢她,我打碎他的狗头。」

    「这就好,这就好,这才是我的好哥哥。」

    「成业,待在这里,一定闷坏了吧?」他想:『成业向来过着公子哥的日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现在一下子没了自由,一定很难受。』

    成业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不会啊,哥,你看我不是很好吗?能吃能睡的,都胖了。」他扶了扶眼镜。

    成刚笑了笑,说道:「成业,哥会尽全力救你的,争取让你法外就医,不服刑。」

    成业苦笑道:「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普通的案件,是人命官司啊!」

    成刚微笑道:「在这个社会里,只要有钱、有权,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只要我们安抚好死者家属,接下来的事就容易办了。」

    成业摇头道:「可是,哥,我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害死了人,就应该赎罪,否则,我良心不安。」他坚决而诚恳地说。

    成刚叹道:「傻弟弟,你真够傻的,真是书呆子,现在的人,哪个不为自己着想?真不明白,你这么有良心,怎么会买凶杀人?我到现在还是不信。」

    成业一怔,随即说:「不是我干的,还是谁干的?如果不是我干的,我会投案吗?我再傻,也不愿意待在这里啊。」

    成刚一听,觉得有道理,心想:『等继母何玉霞回来了,跟她仔细谈谈,了解一下成业的心态。她是当妈的,想必对儿子的性格更了解。』

    两人又谈了一会儿,成业该回牢房了。成刚深情地说:「成业,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喔。」

    成业点点头,再次握紧成刚的手,说道:「哥,姚秀君的事要加把劲,我盼着早日听到好消息。」

    成刚说:「好,你就耐心等候吧!用不了多久,她就是我们成家的人了。只是这么一来,你就吃亏了。」

    成业毅然说:「哥,我们兄弟同心,她归了你,就等于归了我。你干她,就跟我干她是一样的。」

    听得成刚大为感动,将成业一把抱住,眼睛已经湿润了,而成业已不能自控,泪水已经流出来了。

    等成刚离开警察局之后,抄起手机给继母打电话。这回运气不错,打通了,并且对方接了。

    成刚急问道:「阿姨,你为什么一直不开机?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跟我联络?你发生什么问题了吗?」

    电话里传来何玉霞的声音:「成刚,我心里好乱,烦透了,不想回省城,也不想跟任何人联络。你知道为什么吗?」她的声音沙哑而凄苦,令人爱怜。

    成刚深呼吸一下,说道:「我想,一定与成业有关。」

    何玉霞说道:「嗯,这小子也太傻了。我不让他回去投案,他说什么都不听,还是背着我跑回去,你说气不气人?这哪里像我生的儿子呢?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像你呢?他太教我失望了!」

    成刚叹息一声,说道:「成业也是想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是个很有责任感的青年,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安宁啊!」

    何玉霞大声道:「要他负什么责?他有什么错?他没什么好良心不安的,要良心不安的不该是他!」她激动起来。

    成刚问道:「那该是谁?」

    何玉霞停了数秒,才缓缓地说:「良心不安的应该是姚秀君!她克死了老公,应该殉情才对。再者,她红颜祸水,把成业害成这个样子,更应该良心不安。她要是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会打她几个耳光。」

    成刚听得皱眉,心想:『阿姨怎么越说越不讲理了?秀君未婚夫死,跟秀君有什么关系?什么克不克的,纯属迷信,谁信这个?成业落到今天这地步,也是咎由自取,更与秀君无关。阿姨,你是情绪太差了,影响了心智。』

    「阿姨,你这样就太不讲理了,我不赞成你说的话。对了,你什么时候才要回来?」

    「我在车站,正在考虑要不要上车。」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离开省城这么久,离开亲人这么久,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念?你不想见成业吗?我一直认为你是很有良心的女人呢。」

    何玉霞带着哭腔,叫道:「成刚,你哪里知道我心里有多苦?你哪里知道我现在的感受?我先不跟你说了,等我们见了面,跟你详谈了,你就懂了。好了,不谈了。」说罢,电话挂断了。

    成刚放下电话,心里还疑惑着,觉得何玉霞有点不正常。莫非是儿子出事了,她精神上受了刺激?果真如此,应该去看心理医生啊。看来只好等她回来再详谈了,那时候我应该好好说说她,做事做得太过分了。儿子身陷囹圄,当妈的还有心情游山玩水,太不正常了。

    回到公司,父亲不在办公室,姚秀君正拿着一个信封,见成刚进来,便说道:「总经理,我们的一个老客户邀请你去海南谈生意,这是邀请函。」说着,将信封递了过来。

    成刚打开一看,确实是公司的老客户邀请自己去海南三亚谈生意。那客户新峻工一批楼房,请成刚前去考察,满意的话,可成批购买,并说此行的开销由对方负责。

    成刚看了很感兴趣,放下信函,看着身着套装,丰姿绰约的姚秀君,说道:「董事长看过没有?」

    姚秀君回答道:「已经看过了,他说让你酌情处理。」

    成刚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回覆客户,说我同意。我手头的业务一结束,就动身前往。」

    姚秀君点点头,便快步出了办公室。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成刚脑中灵光一闪,心想:『这可是一个好机会。既然要出门,我何不以公谋私,将秀君带在身边呢?名义上是公事,实际是增加接触,寻找下手机会;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最好能让她求我操她,那才厉害呢!』

    稍后,父亲成子英回来,问起这事;成刚便把自己的态度讲了,并说:「爸,不如你去一趟吧,正好散散心。」他当然只是随便说说罢了,并非真想让父亲去。

    成子英摇摇头,说道:「算了吧,我老胳膊老腿的,哪都不想去。这事还是你去的好,正好锻炼一下自己。」

    成刚答应一声,心里盘算着如何将姚秀君带上,并将她征服。

    没过几天,客户来电催促,成刚满口答应了。他跟姚秀君说:「秀君,这次你得跟我去啊,我一个人分身乏术。」

    姚秀君略带不安,问道:「为什么?」

    成刚很真诚地说:「你想,我是新上任的总经理,许多业务都不熟,到那边跟客户谈生意时,需要一个干练的助手,否则多有不便,我想你是最合适的。」

    姚秀君犹豫着不答。成刚问道:「有什么不妥吗?你好像有点害怕?」

    姚秀君点头,说道:「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怕。」她避开成刚的目光。

    成刚追问道:「你怕什么?难道我还会吃了你吗?」

    姚秀君脸一红,说道:「你虽然不会吃了我,可是我有点怕你。跟你在一起,和跟成业在一起不同,你总是让我心跳加快。」

    成刚听罢笑了,说道:「我哪有那么可怕?我又不是大灰狼。去吧,你尽管放心,我从来不当强奸犯。」

    姚秀君羞涩地说:「不是指这个。我也说不清自己在怕什么。」

    成刚坦然地面对姚秀君,说道:「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是从来都不会强迫女人做什么的,除非那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否则,我绝不勉强。」

    姚秀君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相信,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接着又说:「可是对女性来说,你也不能算是君子吧?」

    成刚很坦白地说:「我当然也不是君子,但我是一个让女人放心的男人。既然这样,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姚秀君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实在说不清楚。」

    成刚笑道:「那就跟我去吧。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也不想去了,还是让我爸跑一趟吧。」

    姚秀君脸带焦急之色,说道:「你千万不要这样,可别为了我而影响大事,更别折腾董事长了。他年纪大了,还是让他轻松点吧。」

    成刚说道:「那你就答应我吧,我是总经理,你应该服从决策啊。要不然,我就得跪下求你了,那样可不太好看。」说罢,双膝一弯,作势要跪。

    姚秀君连忙闪到一边,赶忙说:「总经理,你可别这样,我受不起啊。」

    成刚问道:「那你答应我吗?」

    姚秀君深吸一口气,说道:「好,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成刚说:「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好了。」

    姚秀君平静地说:「我跟你出去可以,但你不能对我不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成刚洒脱地一笑,说道:「好像懂,又好像不懂,不过我会尊重你的,绝不强迫你干什么。我自信这一点是绝对可以做到的。」

    姚秀君含羞说道:「最近公司里有个传言,你听到没有?」

    成刚忙问道:「什么传言?跟我有关吗?」

    姚秀君回答道:「嗯,他们都说你把我调来,是想让我当情人。」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已经小得跟蚊子声一样,并且低下头。

    成刚哈哈笑,说道:「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不会欺侮你的。那么,这两天你准备一下,我们随时会出发。」

    姚秀君答应一声,便去做事了。成刚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心里非常舒服。他心想:『秀君,我本来对你是没有野心的,可是为了成业,我只好对不起你了。看来你注定是要当我们成家的女人了,以后你可别恨我呀!』

    晚上回到家,家里非常热闹,原来兰家人都团圆了。不只兰家众美在,连兰强都来了。

    兰强穿着深色羊毛衫,显得俊秀而沉稳。他的脸比过去稍黑,生活的环境已使他越发像男子汉了。他正跟风淑萍聊天,一见成刚回来,连忙站起来,说道:「总经理好。」

    成刚笑了,说道:「兰强,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公司,别这么叫我。」

    兰强便笑容满面地说:「姐夫好。」

    成刚点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听说你现在越来越能干了,已经有人提议让你进公司总部了。」

    兰强恭恭敬敬地说:「那是别人夸我,我自己觉得还不够,需要继续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

    成刚轻拍兰强的肩膀,说道:「小伙子,越来越帅了,越来越争气了。你就好好干吧!只要你有本事,我会重用你的。」

    兰雪抢着说:「姐夫,兰强可是急着进总部上班呢。他比谁都急,因为他看上了你们那里的一个美女啊。」

    成刚当然知道这事,一看兰强,兰强脸上露出傻笑,还挠挠脑袋,一副憨态。但他并没有说什么,看来是默认了。

    兰花也说道:「刚哥,兰强对那个女孩子挺痴情的,你一定要帮忙喔。你要是牵成了,兰强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成刚往沙发上一坐,说道:「这件事我会尽力的,就看人家是不是喜欢你了。」他记得那个女孩子是跟姚秀君一起通过考试进来的。姚秀君凭着强大的综合实力夺得第一,小王第二,而兰强看上的女孩姓赵,排在最后。那女孩模样不错,身材也好,现在财务部工作。

    风淑萍笑呵呵地看着兰强,拉着他的手,说道:「兰强,你现在的眼光倒挺高啊,看上城市女孩了。哪天你让我看看,那女孩长得怎么样。」

    兰强像小孩子似的,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妈,如果人家不答应跟我交往,我哪有机会把她带回家?你要看的话,还是跟姐夫去公司里看吧。」

    风淑萍摇了摇头,说道:「公司是办公的地方,我去搅和什么?算了,还是等你跟她交往了,我再看吧。」

    兰强眉头紧皱,说道:「就怕她一个城市女孩,看不上我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

    兰月在一旁鼓励道:「兰强,我们是乡下人没错,但我们不能自卑。所谓『人穷志不穷』,你得争气,要凭自己的本事将她娶过来。」

    兰强听了连连点头,说道:「好,大姐,我一定听你的话。」脸上露出了刚毅坚强之色。

    兰花问道:「兰强,你在分公司做事,怎么会认识总公司里的女孩子?谁给你牵的线?」

    兰强脸上带着傻笑,说道:「也没有人给我牵什么线,是我自己认识的。有一次,我去总公司领我们部门的薪水,在财务部见到了那个赵小姐。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了。她眼睛不算大,但一笑起来,眼睛就弯弯的,还露出两个酒窝,我就感觉到我的心快跳出来了,落在她的身上。」

    兰雪在旁咯咯一笑,说道:「有那么迷人吗?是不是你太好色,见了女人就不安好心?」

    兰强使劲一摆手,说道:「才没那回事,我是真心喜欢她的。我见过她之后,心里就只有她了,每个月最盼望的就是发薪的日子。每次去看见她,我就更着迷。有一次我去了,她没在那里,我一连几天都不开心,寝食难安。直到听说她是有事请假,我一颗心才安定下来。」

    兰雪嘻嘻笑道:「兰强,真想不到你还是个痴情种,快赶上《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了吧?」

    兰强笑道:「我可不是王子,赵小姐也没有王语嫣好看。」

    兰雪看着兰强,说道:「兰强,我问你,你对那女孩子一片痴情,她对你有意思吗?」

    兰强不安地搓了搓手,说道:「我从来没有向她表白过,她哪里知道我的心呢?」

    「那她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兰强脸上露出回忆的表情,说道:「她对我倒挺客气的,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让我心里充满了阳光。」

    兰雪想了想,问道:「那你告诉我,她是只对你一个人这样,还是对别人也这样?」

    兰强努力回想着,终于叹息道:「她对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

    兰雪唉了两声,双臂一张,说道:「可怜的兰强,看来人家对你根本没有意思,你这是单相思,没有用的。还是想个办法正式认识一下她吧。要加快速度喔,否则会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听了这话,兰强有点紧张,不由向成刚看去。成刚朝他笑笑,说道:「兰强,你别听兰雪乱说。据我所知,这个赵小姐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你不要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看这样吧,找天我请吃饭,把你和赵小姐都约来,让你们正式认识一下,我也会替你美言的。至于你能不能把她追到手,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兰强听了,双眼一亮,精神大振,大声说:「姐夫,太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没面子的。」说罢,紧握了成刚的手。

    成刚笑笑,说道:「自家人,何必客气?对了,是不是该吃饭了?」说着,他向兰花看去。

    兰花微笑道:「是啊,早就做好了,都热在锅里,就等你回来呢。」于是,大家准备吃饭。

    因为厨房地方有限,便把碗筷拿到客厅,摆上饭菜,大家围坐,说说笑笑,每个人都感到家庭的温暖。尤其是风淑萍,觉得这顿饭吃得真香。

    现在,她有了老公,儿女也争气,她还有什么好愁的?前半生的苦难算是过去了。
小村春色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小村春色》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小村春色"的人也喜欢:

  1.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2.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3.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4.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5.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6.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7.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