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春色》正文 第四章 处女最好-小村春色全文阅读-小村春色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村春色  »  《小村春色》正文 第四章 处女最好

《小村春色》正文 第四章 处女最好

    成刚驾着车,听到身后一片恐怖的喊叫声。他无法回头,从后照镜只能看到白色的巨浪。姚秀君回头看,也惊叫起来。

    成刚问道:「什么情况?」

    姚秀君紧张地说:「不好了,成刚,有海啸,把人都卷走了。那些人正拼命的跑,可是他们怎么跑得过大浪?太可怜了,我们去救他们吧。」

    成刚叹道:「我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们折回去,不但救不了他们,连我们自己都会遭殃。」

    紧接着,后面的叫喊声消失了。姚秀君叫道:「快,快,那大浪追着我们来了!」

    成刚将速度加到最快。到了别墅,下车后,拿了衣服就往屋里跑。回头一看,那无边无际的海水向这边涌来,两人连忙进屋。

    进到屋里,从窗子往外看,外面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分不出天地。与此同时,雷声大作,风声呼啸,大雨滂沱,跟大海一起向人间发威。

    再看外面,只见狂风暴雨,看不到什么了,闪电与狂雷频频出现,令姚秀君直发抖。她不由拉住成刚的手,嘴唇抖着,说不出话来。

    成刚心疼地将她拥入怀里,很快,姚秀君就感觉温暖舒适,再也不发抖了。他们看着窗子上的水像瀑布般流着,听着雷雨声、大风声,承受着一阵阵的恐惧,他们都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成刚,这雨一下就会停吧?」

    「应该会的。这只是雷阵雨。」

    「那海水呢?它们跟野兽似的冲上岸,会不会把这个别墅也淹没?这是台风,还是海啸?」

    成刚摇头道:「我没在海边生活过,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不过,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可不甘心!我好好一个女孩子,不该跟你这样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在一起。我应该去找其他未婚男人,他们之中,一定会有我的理想对象。」

    成刚搂她的胳膊紧了紧,说道:「我是爱你的。」

    姚秀君笑了笑,挣脱了他的怀抱,说道:「我得打个电话回家。」雷电没了,她的胆子也大起来。

    可是,当她抄起电话时,便咦了一声,说道:「成刚,电话也不通了。」

    成刚一惊,说道:「那试试手机。」说着,拿过手机拨号也拨不通。

    这使成刚心里一沉,感觉身上发凉。他心想:『通讯切断了,跟外界断了联系,不只家人联系不上,而且连张先生也联络不上,如果这场风暴明早就过去,自然是万幸,可是,明天不过去呢?一直持续呢?我们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的,走也走不了,只怕楼下已经淹水了;再说,那暴风只怕也会把人刮跑。』

    这么一想,他也不禁抖了一下。这种大难倒是他前所未见的。

    姚秀君发现他的颤抖,便说道:「成刚,你怎么了?」

    成刚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心事,说道:「没事,没事的,很快就会过去了。天气一好,我们就回省城。」

    姚秀君望着成刚,轻叹道:「我知道,你也怕了。」

    成刚不愿意承认,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我不愿意让你这样的美女跟我一起受难。」

    姚秀君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美目也亮起来,声音也温柔了,说道:「成刚,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过最让我动心的话。」

    成刚心里一轻,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吗?爱我吗?」

    姚秀君低头想了想,说道:「爱不爱你,我不知道;不过,倒是没那么讨厌你了。」说着,她不禁笑了起来。她愉快的笑声如春风一般,一扫成刚心中的寒意。

    成刚也露出笑容,说道:「你真会说话。」

    姚秀君反问道:「成刚,那你告诉我,你爱不爱我?要说实话喔。」

    成刚望着她的俏脸,说道:「以前只知道自己喜欢你,现在才知道是爱上你了。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已经动心了,但是我命令自己,不要接近你,免得控制不住。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何必再招惹你呢?可是命运总是让人身不由己,总把我往你眼前推。结果,我还是爱上你了,其实这是不应该的。」

    姚秀君轻哼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不应该啊?你有个好老婆,还有个仙女似的情人,何必再碰我呢?你这个人真是太好色了。」

    「不管怎么说,我真想跟你在一起。」拉起她的手,吻了一口。

    姚秀君幽幽一叹,坐到床边去,沉默无言。房间里蒙胧一片,就像日暮时分,谁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怎么回事。

    成刚看着姚秀君,她的身影有几分黯淡,脸孔有些模糊,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过去,与她并肩坐下,说道:「有什么心事吗?可以讲来听听。」

    姚秀君摇摇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说道:「我回房间去了。」

    「你不害怕吗?」

    「我总不能赖在一个男人的房间里不走吧?那太危险了。」

    成刚微笑道:「秀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在我房里睡,我保证不会冒犯你。」

    姚秀君听罢笑了,瞪了成刚一眼,说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才不上你的当呢。」说着,便出房间了。

    成刚嘱咐道:「有事就叫我。」门外传来一声「哼」之后,便不再有声音,只有窗外的风雨声,听起来仿佛大江奔流。

    成刚望着窗上的水流,心里又沉重起来。他深感这次凶多吉少。这样的天气要是持续个十天八天,说不定会有断粮的危机。楼下都是水,想走也走不成。看来,还是北方安全一些。

    过了一会儿,姚秀君走进来,已换了长袖长裤,说道:「成刚,房里太黑了,我不习惯。想不到连电都没了。」

    「这么大的风雨,又有海啸,当然会停电。来吧,跟我在一起吧。」说罢,拉过她来,两人一起坐在床沿。

    他们暂时都没有说话,手握在一起,暖流在两人身上传递着,成刚心里好受了一些,姚秀君也不慌张了。这样的天气,一个人在房里,她怎能不怕呢?她一回房间,就感觉到了恐怖,好像随时有魔鬼张开血盆大口,要将她吃掉似的。她这才意识到,应该回到成刚身边。

    成刚为了让她开心,就说道:「秀君,我讲个笑话给你听,保证让你开心。」说着,将她搂入怀里,她并没有挣扎,这使成刚大喜。

    「讲是可以,不过别讲太下流的。」

    成刚点点头,说道:「有一个乡下女人提着一篮鸡蛋到城里卖,半路遇到土匪;土匪强奸她之后,就走了。这女人站起身,穿好衣服,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抢鸡蛋呢。」

    姚秀君听了咯咯直笑,说道:「哪有这么傻的女人?」她的笑声甜美而活泼,令成刚心里暖洋洋的,暂时忘了面前的大难。

    「那么,再讲一个吧。有个当妈的怕女儿被男人占便宜,就说:『有人对你不礼貌,摸你上面,你就说不;要是摸你下面,你就说停。你一要定记住!』可是有一天,当妈的见女儿神色不对,就问原因。女儿说:『遇到一个色狼。』当妈的忙问:『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女儿说:『有啊,可是他上下一起摸,我只好说,不要停,不要停!』」

    姚秀君听了,笑个不止,说道:「你这个坏蛋,是不是经常用这种笑话挑逗女人?」

    成刚笑道:「你说呢?」说着话,头一低,便吻上了她的红唇。姚秀君猝不及防,身子一颤,双手推他,哪里推得开?只觉得那嘴吻得好有力,好热情,好有技巧。她不禁想起了跟前男友亲热的情景,顿时身上无力,感到一阵晕眩。

    成刚见她不抵抗了,心中大乐,心想:『今晚真是天助我也,在这样的天气里,你不失身才怪。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也会先把你干了;不然的话,对不起上天给我的机会。』

    他的双手也不安分地抚摸着她的身子,对她的胸部、腰臀爱不释手,只觉得她的身材真好,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该有弹性的地方有弹性,没有一处不让人满意。

    而他的嘴继续侵略着,在狂吻红唇后,便将舌头往里伸。姚秀君并未失去理智,咬牙不开。成刚也不着急,双手继续摸着,在她的胸部上揉搓着、按动着,使姚秀君的喘息声、哼声越来越大,娇躯还不安地颤着、扭着,防线越来越弱。

    当成刚解开她的上衣,将手伸进胸罩,在奶头上一捏时,姚秀君惊叫一声,牙关开了。成刚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大舌头趁虚而入,便跟姚秀君的香舌缠在一起。

    他用他丰富的经验,挑逗着成业梦寐以求的偶像,挑逗着让自己垂涎三尺的大美女。他要干她,就算明天死在这里,今天也要干个够。

    稍后,成刚将其按倒在床,并压了上去。忽然,成刚觉得舌头一疼,被姚秀君咬了一下,便放开嘴,问道:「秀君,你怎么了?」压在她身上很舒服,她的身子很软,还有青春女性的良好弹性。

    姚秀君娇喘着说:「不行,我们不能做那种事。我不愿意。」

    「我就不信你不喜欢我。」

    姚秀君直视着他,说道:「我当然喜欢你,不然也不会跟你一起来。只是我不能陪你干那种事。」

    成刚叹道:「有什么不可以呢?」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又要失败了吗?实在没法,只有强奸她了。为了达到目的,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姚秀君一本正经地说:「还是那句话,你得正式娶我,我才陪你睡。不然,没得商量。」

    成刚厚着脸皮说:「可以先做再商量。」

    姚秀君哼了一声,说道:「做了之后,我还能跟你商量什么?快起来,别压着我。」

    成刚哪舍得起来,亲吻着她的俏脸,说道:「秀君,就算是不干,也让我亲个够,摸个够吧!不然的话,我会遗憾终身的。」

    「不,已经被你占了许多便宜了,再继续下去,我才会遗憾终身呢。」

    成刚心海翻腾,寻思着对策。在有其他可行办法时,他是不愿意用强的。他实在不忍心那么对姚秀君,不想给她留下坏印象。

    这时候,一道又白又亮的闪电划过房间,像是魔鬼的目光,使房间显得非常诡谲、可怕。

    姚秀君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搂住成刚的脖子,娇躯微抖。

    成刚说道:「秀君,别怕,有我在。」刚说完,震耳的雷声就响起来了,由近及远,回音袅袅。接着,雷电交加,无休无止。

    成刚知道她害怕,说道:「秀君,有我在,没什么好怕的。来吧,听我的,跟我在一起吧。」说着话,他又吻住姚秀君的红唇,双手又摸向她的奶子。

    这次跟刚才不同了。亲嘴只是轻轻的,而他的手却将她的胸罩给推上去了,露出两只白白尖尖的奶子,像两团雪一样好看,尤其是上面两粒红樱桃,令人想吮吸。成刚两手抓着,有节奏地旋转着,大拇指还拨弄着奶头,只觉得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玩意好了,摸起来真舒服,温暖、柔软,弹性极佳。

    姚秀君鼻子又哼出声,并且用手推成刚,想赶他下去,可是她哪里推得动呢?再说,身子被他那么一摸,就酥软得像棉花了。那种被玩的滋味还是很美好的,比自己前男友厉害多了。

    但她毕竟是个很有原则、很自爱的女孩,她努力挣开成刚的嘴,说道:「成刚,你不要这样,我不是你老婆。」

    成刚笑道:「马上就是了。」

    姚秀君摇头道:「不,不,我不当你的情人。你不娶我,我不就干那事,难道你要强奸我吗?」

    「我不想强奸你,我要你自己要求被操。我喜欢女人求我操她,那样才过瘾。」

    姚秀君坚决地说:「不会的,我才不会那么不要脸。我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成刚嘿嘿笑道:「那我们就走着瞧吧。」这时,又一道闪电过去,雷声又轰隆起来。当那光亮起时,成刚看得很清楚,她脸上有了两颗泪珠,使他感到心酸,觉得不该强迫她。

    「好吧,秀君,我答应你,不强奸你。不过,你让我好好疼爱一下,这样总可以了吧?」

    还没等姚秀君想明白这个「疼爱」的具体含意和尺度时,成刚又开始行动了。这次,他将重点转向奶子。那么好的奶子,不认真玩玩,实在可惜了。

    他的头下移,先用脸磨擦奶子,觉得又滑又凉。然后,他伸出舌头,怜爱地舔了起来,手揉着另一只。舔了一会儿,手口换位,总使两只奶子公平受宠。稍后,又把奶头含进嘴里吸吮,那手揉搓得力度适中,以挑逗女性的欲望为目的。

    这一番动作,姚秀君怎么受得了?她的双手乱抓着床面,嘴里呻吟着,鼻子不断地哼哼,娇躯扭来扭去,像条美女蛇。是的,凡是健康成熟的女性,谁都受不了。

    成刚见她如此反应,心中大乐,更加努力「干活」。姚秀君不安地叫道:「成刚,你这人真色、真坏!快停止,不要继续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求求你,我快要疯了。」她的声音又急促,又可怜,又动人。但是,事已至此,成刚怎么能停下来呢?他觉得成败在此一举,若错过今晚,以后她可能就会远离自己了。她还会给自己机会,让自己接近她吗?她已经知道自己是魔鬼一样危险的男人,以后定会躲着自己的。因此,今晚必须成功。她实在不想,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成刚把两粒奶头舔吸得硬起来,用牙轻咬着,两只手也来帮忙抓弄着,弄得姚秀君身上发痒,骨头发软,下面流出好多水。

    姚秀君娇喘着说:「成刚,住手,够了。」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成刚笑道:「我还没有够呢,我的小宝贝,你就等着爽吧。我会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今晚的。」说着,又忙碌起来。

    外边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声响惊人,房里的成刚努力「工作」,也在制造大风雨。在玩弄奶子的同时,他已经将姚秀君的裤子拉下来了,连内裤一起扯下。姚秀君在迷迷糊糊中,下面已经光溜溜了。

    当她觉得自己下面凉飕飕,意识到不好,想要并拢双腿,已经来不及了。成刚目光直盯着她神秘的私处,心潮澎湃。由于天已经快黑了,看不太清楚,只隐约看到那里黑溜溜的一片,散发着香味和淡淡的腥味,令男人发狂。

    姚秀君见他如此,羞得不得了,颤声说:「有什么好看的?女人不就这个样子吗?你老婆有这东西,你的兰月也有啊。」说着双手去遮,却被成刚拉开。

    成刚笑道:「有是都有,不过呢,外形还是有区别的。不知道你的长得好不好看?」姚秀君大羞,自己那最有魅力的东西已经暴露了,就算不发生性行为,自己跟他的关系也不同了。

    这时,一道闪电划过。那刹那间的光明,使成刚看清了姚秀君下体的轮廓:茂盛的阴毛,装饰着薄薄的阴唇;粉红的阴唇已经微开一缝,水光闪闪的,像条小溪;菊花如红点,正缩动着。

    成刚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受了强烈的美的袭击。他不再多想,便俯下身子,将嘴贴在那迷人的小穴上,尽情地玩起来,手也过来协助。

    他把全部的激情、热情、经验与技巧,都用在姚秀君的下体上了,他敢说这是他有生以来发挥最淋漓尽致的一次。

    姚秀君被成刚这样的床上高手挑逗得欲死欲仙,连话都说不出来,似乎连魂都要出窍了。她有生以来,都没尝过这种滋味。最敏感的部位,被如此攻击,令她无法忍受。

    在一阵晕眩中,只感到有根硬硬的东西顶到自己的穴口上,她当然知道是什么了。她紧张地伸手握住大肉棒,说道:「成刚,成刚,不要插进去,我还是处女呢!」

    成刚亲了亲她的嘴,说道:「秀君,你骗我吧?我知道你跟那个男人好了很久,而且都登记了。你说你是处女,有谁会信?」

    姚秀君焦急地说:「真的,我不骗你,我可以发誓的。」

    成刚双手握着奶子把玩着,那奶子已经膨胀了,奶头硬硬的,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女人动情的象征。

    成刚笑道:「秀君,你是不是处女,那得试一下。插进去,就知道是不是了。」

    姚秀君抓着肉棒子不放,说道:「你要是破了我的处女身,你就得负责,你不能白玩!」

    成刚嘿嘿笑,说道:「反正我不离婚。」

    姚秀君生气了,扬手就给了成刚一个耳光。啪地一声,非常响亮,风雨声也无法掩盖。

    姚秀君愣住了,而成刚只觉得脸上有点疼,但他并没有发怒,只是说:「现在时代变了,老婆打老公了。」说着,拉开她的手,屁股一沉,龟头便顶了进去,没顶到底,遇到障碍了。

    成刚又惊又喜,心想:『天哪,她真的是处女,她没有骗我啊!太好了,我又可以尝到开苞的快感了。』

    姚秀君颤声道:「你这回相信我是处女了吧?」

    成刚欢喜地说:「是啊,我相信了,怎么办呢?不然,我抽出去吧。」

    姚秀君气坏了,叫道:「成刚,你这个王八蛋,我操你祖宗!你都这样了,拔出去我也不清白了。」她在气恼之下,连粗话都出口了。

    成刚也深感意外,一向优雅、自爱的她,竟然会说出这种粗话,倒是挺特别的。但他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然后伸出舌头,又津津有味地吃起奶来,吃得姚秀君的欲望越升越高,反抗性越来越弱,竟生出一种想法,想他插进来,让自己也尝尝是什么滋味。毕竟,她根本就没有跟她前男友做过爱,只试过但没有成功。

    当姚秀君又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时,成刚再也不客气了,一挺肉棒,穿膜而过,直达洞底。

    姚秀君发出一声悠长的尖叫,双手紧搂成刚的脖子,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在这一瞬间,她成为少妇了;而成刚是多么骄傲啊,又得到一位处女,又得到一分自豪。作为男人,谁都想这样。

    成刚的肉棒被包得紧紧的,里面非常温暖、湿润,令他舒服无比。而姚秀君则泪光闪闪,除了觉得委屈之外,也有破瓜的痛楚。

    成刚并没马上活动,轻声问道:「感觉好点没有?」

    姚秀君没好气地说:「简直要命!你真缺德,强奸了我。」在他屁股上掐了一把,使成刚痛得一皱眉。

    但他还是微笑道:「就算是强奸好了。我不逼你的话,你会让我操吗?」

    姚秀君恨恨地说:「你做梦去吧。我可没有那么贱,求男人污辱我。」

    成刚嘿嘿一笑,说道:「这哪里是污辱你?我是在疼爱你呢!你应该感到幸福和幸运才对,一般的女人我还看不上呢!」

    姚秀君带着哭腔说道:「这下你称心如意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处理我们的关系!」

    成刚笑道:「总会有办法的,一定让你满意。」说话间,感觉她的小穴似乎放松了些,便试探着抽动,这么一动,便快感连连。而姚秀君呻吟了两声,皱着眉,像是疼得不轻。

    「早知道这么疼,我拼死也不让你干我。」

    成刚笑了笑,说道:「跟你说,女人都会有这么一次的。刚开始都会觉得痛,过一会儿就好了,那时候你就会感到舒服得像当了神仙。」

    姚秀君喘息着说:「那都是书上写的,我才不信。」

    「不信的话,试试就知道了。你挺着,我开始干你了。」说着话,屁股耸动,肉棒一下下地抽插着,只觉得紧得厉害,幸好有淫水的帮忙,才能够勉强动起来。但插了百十多下,就变得容易些了。

    成刚心想:『到底是处女,真爽啊!』他每动一下,姚秀君都会跟着呻吟,双手在成刚的背上抚摸着,像是在爱他。

    成刚亲了亲她的脸,说道:「秀君,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最小的老婆了,是我的小小老婆。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

    姚秀君哼叫道:「难听死了,我不要当什么小小老婆,我要当大老婆,我要当正房太太。」

    成刚呵呵笑了,说道:「秀君,你的野心真大。」吻住她的唇,热情地亲着、舔着,又把舌头探入她口中。这回她没有再咬成刚,两舌缠起来,姚秀君不再逃避了。这使成刚大乐,双手揉着奶子,而那根大肉棒则加快速度,不像开始那么缓慢了。

    姚秀君也渐渐尝到男人的滋味,感觉到了做爱的美妙,不用成刚指点,她也本能地配合起来,只是过于笨拙和外行。

    成刚三路进攻,大占便宜。在这个香喷喷的美女身上尽情开发着、冲撞着,插得小穴扑滋扑滋直响,下面的淫水泛滥成灾,将两人的阴毛都弄湿了,流到了床上。

    当两张嘴分开时,成刚问道:「秀君,觉得舒服吗?想不想更猛一些啊?女人喜欢男人凶猛的样子。」

    姚秀君轻轻摇头,说道:「不,不要那么用力,做几下就赶快结束吧。这种事实在不好受。」可是她的手却摸着成刚的身体,两条腿也忍不住屈伸和抬高,显示着女性的需要和兴奋。

    闪电带来的光亮,成刚看清了姚秀君的面孔,是泪痕中带着几分春意,别有韵味。成刚得意地想:『怎么样?再清高,再自爱的姑娘不也一样让我操吗?我的傻弟弟成业,对于女人,你必须软硬兼施。软的时候,你可以向她下跪;硬的时候,可以强奸她。没有这样的手段,她怎么可能跟你好呢?』

    成刚试探着加快,姚秀君的呻吟声也加快了,只听她哼道:「喔,好硬,好长。唉,小命难保啊,我吃了大亏了。」她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和快活,听得成刚非常得意。

    成刚见她已经能承受了,便放心大胆地干着,大肉棒长出长入,气势恢宏,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爽得姚秀君娇躯直抖,而那小穴也像小嘴似的一夹一夹的,夹得成刚销魂蚀骨,乐得无法形容。从她的身上,得到了不一样的滋味,让他觉得美极、妙极,恨不得插她一辈子。

    可是,姚秀君因为是新手,不经干;成刚插不到一千下,她就忍不住高潮了。那关头,她不禁双臂勾住成刚的脖子,嘴里叫道:「成刚,我不行了,我要完了,我要死掉了。」

    成刚便加快速度,一次一次撞击着,每一次都干得姚秀君花心颤抖,她浪叫:「你真强,真猛啊,跟老虎一样,我怕了你了。」

    又猛插几十下,姚秀君高潮了,一股暖流浇在龟头上。成刚也忍不住了,憋了半天的精液一射而出,全射进姚秀君的处女小穴里。

    干完之后,姚秀君将成刚缠得紧紧的,谁也不说话,都呼呼喘息着,而外面的风雨仍然声势惊人。

    过了一会儿,姚秀君恢复冷静,觉得不该再缠他了,便说道:「你要压死我吗?快起来。」成刚这才抽出肉棒翻身躺在一边,充满了男人的骄傲。

    他拉过一张被子将两人盖上,回味刚才的美事,真是韵味无穷。和兰月在一起,他得到的是和风细雨;在风雨荷身上,他得到的狂风暴雨;而在姚秀君身上,则是甜风蜜雨啊。

    她让他感觉心里甜甜的,他终于替成业完成任务了。他会把每一个细节都记住,并讲给成业听,让他知道自己干姚秀君时是多么卖力,而姚秀君在自己的身下是多么迷人。

    他将她搂在怀里,发现她抽抽答答地在哭。成刚便问道:「秀君,怎么了?你还会疼吗?」

    姚秀君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说道:「我不疼了,主要是心里难过,好像在滴血啊。」

    成刚奇怪,问道:「为什么?」

    姚秀君呜咽着说:「我本来是想当成太太,不当你的情人。可是现在我们都这样了,我成了你的什么人了?」

    成刚回答道:「是我的女人,是小小老婆啊!」

    姚秀君哭道:「我才不稀罕什么小小老婆,我只想当成太太啊!你要是真爱我,就应该办到啊!别以为你得到了我的身子,我就会让步。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离婚,以后我不会理你。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说话算话的。」

    见她此如此态度,倒大出成刚意料。他将她搂得紧紧的,感受着她的香气和柔软,说道:「秀君,这事我们可以慢慢商量,你不要把话都说死了。我既然喜欢你,就不会亏待你的。」

    姚秀君抬起头,说道:「你娶我,才是不亏待我。」

    见她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倒使成刚觉得头疼了,想不到姚秀君并不像一般的女孩那样,失了身就什么都好商量了。她还是抱着自己的原则不放,这该如何是好?

    逼得成刚没办法,说道:「回家之后,我得和老婆商量一下,看要怎么安排能让你好受一些。不过这一切得我们安全回家后再说。」

    姚秀君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倒希望这灾难严重点,我们死在一起好了。既然生不能当成太太,死时就跟你死在一起,让你的女人们看看。」

    成刚听了心酸,亲了她的俏脸一口,说道:「你才多大的年纪,干嘛开口闭口都是死?我们的人生还长着,我们还要相爱一辈子呢!」

    姚秀君拉长音说:「你不让我当成太太,如何相爱一辈子?」这使成刚沉默无语,只听着外边风雨声,每一声都像有摧枯拉朽的力量。

    好一会儿,成刚才说道:「好了人,今我们都累了,不要多说了。等明天风雨过了,我们再好好讨论吧。」姚秀君也没有再吭声。

    成刚搂着姚秀君,带着心灵与肉体上的满足睡着了,在梦里也觉得很美好,像飞上天空一样。

    他们以为第二天就会风平浪静了,谁知第二天仍然是风大雨大。至于海水涨到哪里,还无法知道。不过,从屋里的亮度来看,水只怕不浅。因为隔着玻璃,明显感觉屋里比平时亮。

    姚秀君小心地将「处女红」的床单收起来,发呆一阵后,才担心地问道:「如果这风雨不停,海水一直涨,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不是在这里等死吗?」她觉得死亡向她靠近,不禁花容失色。

    成刚笑道:「你昨晚不是说过,要跟我死在一起吗?」看着姚秀君。经过昨晚的滋润,她的俏脸比平时多了几分少妇独有的红润,使她显得更为撩人。

    姚秀君脸上一热,说道:「我还没有当成太太,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死掉?我才不甘心呢。」

    成刚看着她的身材,露出着迷之色,说道:「秀君,有一件事我非常不明白。你跟那家伙好了那么久,并且都登记了,怎么还是处女呢?」

    这个问题使姚秀君忸怩起来,她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说道:「这是我跟他的秘密,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那就等我高兴的时候再告诉你,我现在是不会说的。」

    成刚吁了一口气,走前一步,说道:「秀君,你不说就算了,反正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是你男人了。」

    姚秀君说道:「我可没承认。我们有了那关系没错,可是,我仍然是姚秀君,我并不是你的人,你别想控制我。」她后退两步,脚步别扭,是因为破身造成的。

    成刚没说话,望着她美妙的身材、娇艳的脸蛋,感到有点糊涂,好像突然之间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她了。

    这一天,两人只吃别墅里的面包和矿泉水。他们都在为生命安全担忧,只不过成刚没表现出来,表面上看来仍若无其事。

    姚秀君问道:「成刚,万一那水涨上来,我们又出不去,又没吃的,在这饿死怎么办?」

    成刚哈哈一笑,说道:「秀君,你怕死吗?」

    姚秀君沉吟着说:「以前不怕,现在有点怕了。」

    「为什么?」

    「以前我是自由的,没有男人;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失身于你,我得活下去,看看你会怎么安排我。」

    这话使成刚不知所措,但还是说:「我对你会像对自己老婆一样,让你心里安稳。」

    姚秀君笑而不言,但这笑容中还是有着淡淡的忧郁和不满。

    到了第三天,风雨突然停了,太阳露脸。两人大喜,他们都发现窗子明晃晃的,有点不对劲。推开窗子,吓了一跳,原来窗外都是浩荡的大水,跟海相连,难以区别。

    可怕的是,那水不是在楼下,而是在面前。楼前的一切都淹没了,只有重量轻的东西在水上飘着。他们看到了水上飘着菜叶、塑胶袋,保险套、罐子等等,当然还有尸体。

    姚秀君见了尖叫一声,便扑进成刚的怀里,说道:「成刚,水快要淹进来了!」他已经看见那水就在窗外,伸手可及。

    成刚比较镇静,轻拍她的肩膀,说道:「没事,风雨已经停了,海也平静了,水不会再涨了;即使涨也不怕。我们是住在二楼,上面还有三楼呢。不行的话,我们可跑到三楼;三楼不行,我们再爬到屋顶上。」

    「可这样不是办法,我们得想法子离开才行。」

    成刚望着那无边的大水,说道:「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他看到附近有些小别墅只剩下屋顶露在水面上,而那天一起游泳的人们不知道有多少幸存者。

    不过,当他们看到广阔的蓝天,灿烂的阳光,心里就安定多了。

    中午时,他们看到了数艘小船划过来,划船人像是渔民。他们欣喜若狂,连忙大声呼救,原来是附近的渔民出来寻找幸存者。

    渔船划过来,成刚与姚秀君将东西搬上去,然后上船,回望这栋留下深刻记忆的别墅,他们两人都百感交集。

    姚秀君为自己的失身叹息不止,而成刚为得到姚秀君而得意洋洋。至于以后的事,不必想太多。他决定返回省城后,便立刻把好消息告诉成业,让他也高兴一下。他的梦想,当哥哥的终于替他实现了,他可以安心坐牢了,不必再患得患失,心神不定。

    他们返回市区,见市区灾情并不严重。他们没再去找张先生,直接赶赴机场,买票返回省城。

    在飞机上,他们都没有多说话,目光相对也是很快就避开。尤其是姚秀君,心乱如麻,对此行有些后悔。

    回到省城,他们换上冬装,才往市区走。成刚说:「秀君,我先送你回去吧,休息两天再上班。你也累了。」

    姚秀君点点头,目光复杂地看着成刚。身穿羽绒衣的姚秀君,尽管没有在三亚时那么苗条,仍然楚楚动人。

    分别时,姚秀君多看了成刚一眼。这一眼,也不知是爱,还是恨。

    成刚长叹一声,坐车回到公司。见到那些熟悉的同事,感到格外亲切,他毕竟是在死亡边缘转了一圈的人,对生死有了更深刻的体验,深感应该珍惜每一分钟。

    回到总经理室,只见父亲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几天不见,他的头发全白了,人像老了十岁似的。更令人惊奇的是,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居然是成业。

    这一情景令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成刚叫了一声:「爸,成业。」成子英见到成刚,面露喜色,而成业则跑过来,抱住成刚,笑容却显得很勉强。

    没等成刚坐下,成业便问道:「她呢?她呢?」

    成刚回答道:「我让她先回家了。出一趟远门,她也累了。」成业听了,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成刚坐下来,望着父亲,问道:「爸,你的精神状态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这几天把你累坏了?」

    成子英拉着成刚的手,说道:「这倒不是,而是家里又出大事了。」

    成刚心里一沉,忙问发生什么事。成子英指了指成业,说道:「你不觉得奇怪,成业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吗?为什么他可以出来?」

    成刚猜测道:「是父亲后台硬,才把成业给弄出来的吧?」

    成子英凄然一笑,说道:「人命关天,我可不敢乱来。跟你说,真正的凶手落网了,成业没事了,就放出来了。」

    这使成刚心里一宽,说道:「原来那个逍遥法外的凶手抓住了。可是,尽管这样,成业也脱不了干系啊。」

    成子英解释道:「下手的家伙没抓到,雇凶杀人的人投案了。所以,成业才被放出来。」

    成刚看着成业一愣,说道:「难道这事不是成业干的?」

    成业望着成刚,轻轻点头。

    成刚大声说:「既然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要投案?你吃错药了吗?」

    成业回答道:「我是为了保护我妈。她生我养我,我不能让她去坐牢。」

    成刚忍不住惊叫一声,说道:「你说什么?雇凶杀人的不是你,而是阿姨?这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成业低下头去,轻声说:「也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初,姚秀君要结婚了,我心情很坏,就想阻止她结婚,让她嫁不成。有天我喝酒时,碰到我一个同学,他知道我的心事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说是个有办法的人,绝对能帮我。我虽然喝了酒,但想到要害人,实在很害怕;再说,我不想伤害秀君,就说考虑考虑,结果迟迟不作答覆。哪知道,妈去找了那人,于是就发生那件惨案。」

    成刚听得心里不是滋味,问道:「阿姨怎么找到那人的?她又没跟踪你。」

    成业双眼含泪,说道:「我有每天写日记的习惯。妈看了我的日记后,顺利地找到了那个人。妈也没经验,跟人家没说清楚,而且一出手就是十万块钱,想不到害死了新郎,这真是误会大了。那天我们出去旅行,听说新郎死了,她人都傻了,脸变得惨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成刚听得心中冰凉,说道:「这个傻女人,为了儿子,也不能连犯法的事都干。」心想:『要是秀君知道这一切,不知道会怎么想。糟糕,现在成业出来了,自由了,又可以追秀君了,而我却把秀君给破了身,这可如何是好?唉,成业,你为什么不早说明白呢?』

    成业说道:「我再三问她,她才把内情告诉给我。我听了也傻了,问她怎么办。她说她本不想害死新郎,只想阻止他接新娘;现在出事了,只好去投案了,躲着也不是办法。我听了之后,心里难受,说投案也好,争取从宽处理。她说,她又不想投案。要是判了刑、坐了牢,她以后该怎么见人?我见她实在可怜,就留张纸条给她,自己返回省城投案了。我作为儿子,为了妈,我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哥,这回你明白了吧?」

    成刚听了也不好受,毕竟那是自己的继母,也是自己的相好,她出了事,自己岂能不闻不问?难道就眼睁睁地看她坐牢吗?得想个什么法子,让她恢复自由。他这时也明白父亲为什么变得这么沮丧,都是因为继母啊!

    成刚很痛苦,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心想:『为什么她不跟自己商量一下?为什么要自作主张?也许是她不愿意拖累自己,不想把自己也卷进去,想独自承担。』

    成刚真想马上冲去看继母,便问道:「阿姨现在哪里?我可以去看她吗?」

    成子英回答道:「她在警察局,得等到真凶投案了,才能审理。你还是别去了,否则她会更难受的。」

    成刚一脸悲伤,望着衰老的父亲,大声问:「爸,现在怎么办?我们不能不管啊!」他心里盘算着能把继母救出来的对策。这个女人对父亲很重要,对自己也同样重要,不能让她坐牢。

    成业也过去抱住成子英的胳膊,叫道:「爸,你在省城呼风唤雨这么多年,肯定有办法的。现在不是有钱走遍天下吗?爸,我要妈回来,我不想她坐牢。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受得了那个苦啊?爸,我求你了!」说着,他扑通一声在成子英面前跪下。

    成刚见此情景,眼眶发红,若不是强忍着,早就泪如雨下了。

    只见成子英将成业拉起来,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好吧,好吧,我一定要救她出来,让她能回家过年。」

    成业听了,高兴得投进父亲怀里。
小村春色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小村春色》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小村春色"的人也喜欢:

  1.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2.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3.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4.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5.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6.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7.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