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春色》正文 第五章 新年同乐-小村春色全文阅读-小村春色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村春色  »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五章 新年同乐

《小村春色》正文 第五章 新年同乐

    成刚一回到家,众女欢呼雀跃,都纷纷问讯。他面对四张美丽的面孔与四具动人的肉体,回想海南的危险经历,不禁心有余悸,心想:『要是逃不过那一劫,就苦了她们了。』

    想到此,挨个拥抱她们,非常热情,也非常动情,眼含热泪。三姐妹被成刚抱着都没怎么害羞,只有风淑萍还有些不适应,说道:「成刚,她们都看着我们呢。我这个当妈的,不想被她们笑话。」

    成刚笑道:「在我面前,你和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是你想太多了。」

    等成刚坐下,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问起来。比如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了?都遇到什么事了?回来之前,为什么不说一声等等。

    成刚长叹一声,目光扫过一张张脸,说道:「这次要不是命大,都没办法回来见你们了。」众女吃惊,忙问详情。

    成刚吁了一口气,说道:「我在那里遇到台风和海啸,被困在别墅里,差点被淹死。」

    众女面面相觑,都问怎么回事,成刚便挑主要的简单说了。当大家得知他身边还有姚秀君时,都大感兴趣。兰雪笑咪咪地问道:「姐夫,你跟姚秀君孤男寡女的相处好几天,就没发生什么事吗?」

    成刚嘿嘿笑,说道:「男女在一起,非得发生什么事吗?」

    兰雪转动着亮晶晶的眼珠子,像是经验老到的专家似的说:「帅哥美女,日夜相伴,身处逆境,不发生什么事才不正常呢。」

    「你希望发生什么事?」

    兰雪咯咯笑了,说道:「我倒希望你坐怀不乱,然而你根本做不到啊。她是你弟弟的梦中情人,你可不能胡来。不然,让你弟弟知道,他就是越狱出来,也得跟你拼命。」

    成刚哈哈一笑,并不正面回答。兰花挺着大肚子,走到成刚跟前,说道:「刚哥,告诉我,你也喜欢上那女孩了吗?」

    兰月也看着成刚,严肃地说:「说实话,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风淑萍心疼他,说道:「女儿们,成刚才回来,又是死里逃生,你们应该多安慰安慰他,别再逼他了。」

    成刚听了,心里一暖,向她投去感激的一瞥。兰花灿然一笑,说道:「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改天再说。」

    兰月淡淡一笑,说道:「那女孩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你就是有贼心,她也不会让你乱来,而你又不会强奸她,只好看着她干瞪眼了,你也怪可怜的。」说到后面,笑出声来。

    兰雪则不依不饶地说:「姐夫,这不是小事,关系到我们这个家庭的长治久安,前途命运,你必须老实交代。」小女孩摆出法官审案的面孔,措词也很不客气。

    成刚哈哈笑,说道:「兰雪,你想知道真实情况吗?那容易,你今晚陪我好了,我会在最爽的时候告诉你的。」看着身着红色内衣的兰雪,成刚有点动心了。

    兰雪顺势往成刚的大腿上一坐,双手勾他脖子,说道:「没问题,现在就进去爽都可以。」她脸上露出挑衅之色,像个女斗士。

    她的毫无顾忌令其他三女自愧不如。兰花说道:「兰雪,别在这胡说了。你姐夫还没吃饭呢!一切都等吃完饭再说。」

    兰月也说道:「成刚,吃饭吧!吃饱一点,才有战斗力啊。」她脸上带着微笑,是那么秀丽,又那么高雅,还带着一点妩媚。这是长期的性生活给她带来的好处。

    成刚看着她高耸的胸部,两眼放光,笑道:「兰月,今晚我们要玩个痛快,谁都不准请假!」说着,将目光转向风淑萍。

    风淑萍那端庄、平静的脸上一下红起来,目光怯怯的,刚想拒绝,但看到成刚那期待的目光,就有些心软了。成刚又说道:「妈,你可不准说不。否则,我会把你第一个抱上床,让她们看着我把你的衣服扒光。」

    这话听得风淑萍芳心乱跳,还真怕那场面出现,她看着成刚娇嗔地一笑,并没有答话,那成熟的风情中带一点妩媚之色,真是格外迷人。

    成刚心想:『这样成熟而有风情的女人那么多年没有男人操,真是糟蹋尤物啊!幸好我们相遇了,我也舒服,她也乐意,毫无疑问,今晚她就是主角。我要在她的女儿们面前,让她尽显风骚,尽显本色,让她的女儿们都知道,这位漂亮妈妈是多么需要男人干,没有男人,她活得不痛快。』

    吃饭的时候,成刚深感幸福,这个帮他夹菜,那个帮他盛饭,另一个会叮咛他细嚼慢咽,还有一个会向他媚笑,让他心里甜滋滋的。

    成刚一下子想起古代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百花争艳,各领风骚,这皇帝可爽死了,想操谁就操谁,只要鸡巴够硬就行。就因为女人太多,古代那些皇帝很少是身强体壮的。拿明朝皇帝来说,尽是些弱不禁风的家伙,多半是短命鬼,不知道那么英雄的朱元璋,怎么会有那么多不争气、没出息的子孙。

    而成刚的女人数量虽不及那些皇帝,可是论素质、论美色,可一点都不差。野花不算,就家里这四个,就够一般男人着迷了。当妈的风淑萍,四十出头,没有她这个年纪女人的黯淡与老气,而具有成熟、稳重、传统美,在床上激动时,也会很风骚,很放浪。那种想要又害羞的风情,真令男人们销魂。

    大女儿兰月,是典型的知识女性的代表。她斯文、高雅、有内涵、有修养,富有东方女性的含蓄美,像一篇优美、隽永的诗,令人琢磨不透,回味无穷。光这些,她的魅力就太强烈了。除了本身的知性和内涵之外,她的相貌和身材也令成刚深深沉醉。

    论相貌,可说是绝色,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很美。而她的身材,也非常出众。她属于丰满型的美女,屁股大而圆,胸部更是胜过众女。每次她裸体时,成刚都被迷得晕头转向。

    这样少见的美女,也只有风雨荷那样的大美人才能相媲美。即使是姚秀君,论整体素质,还是差上一筹。

    二女儿兰花,自然也不会差多少。如果她不漂亮动人,成刚怎么会看上她呢?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最让成刚感动的是有一颗宽容体贴的心,绝不会因为丈夫采野花、打野食而大发脾气。成刚时常觉得能娶到她这样的老婆,实属万幸。

    最后是么女兰雪。她既然能把成刚迷住,而且对她百玩不厌,就表示她有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

    她年纪最小,将满十七岁了,但她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在向完美方向发展;但即使是现在,她的外形也一点不差。论相貌,她不比兰月差多少;论身材,她的小巧玲珑,也让成刚觉得特别。除了这些,她的性格和床上的风情,更教成刚难忘。

    她的任性和急躁,她的青春和活泼,她在床上的放浪和勇敢,都使成刚觉得有趣。成刚认识她以来,看着她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有魅力。他甚至感觉,再过几年,等她完全长成,其魅力之大,可跟兰月一较高下。

    成刚吃着饭,眼睛一会儿看这个,一会儿又瞄瞄那个,心里想入非非,想到精彩处,脸上已经全是笑容了。

    兰月坐他对面,说道:「成刚,看你这个笑容,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准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兰雪扒了一口饭,笑道:「姐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成刚吃了块兰花夹给他的瘦肉,说道:「小丫头,你说说看。」

    兰雪放下筷子,说道:「我猜,你一定在想晚上怎么快活呢,怎么让我们四个女人都心满意足。」

    成刚点点头,说道:「兰雪,你挺聪明的。今天晚上为了帮助你妈掌握技巧,你可得好好表现,把你的绝活都拿出来。」

    兰雪眯眼笑着,看了一眼含羞的风淑萍,说道:「那是一定的,我保证让妈大开眼界,让她也尽快成为浪女。」

    风淑萍扭了一把兰雪的耳朵,笑骂道:「死丫头,又胡说八道了!你妈都多大了,还当什么什么浪女?还是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当吧。」

    兰花微笑地望着风淑萍,说道:「妈,你一点都不老啊。你没照照镜子吗?你进城以来,跟我们在一起之后,你就越来越年轻了。我们一同走在街上,谁都会说你是我们的姐姐。」

    风淑萍听了,摸摸脸,不禁笑了,因为兰花说得有理。她有时上街去,经常会有人看她,不止是男人,女人也爱看她。从他们赞赏的眼神里,看得出都是夸她貌美、身材好。这使风淑萍对城市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她抬头瞧瞧成刚,心想:『要不是遇见他,我这辈子只能当个乡下妇女,确实可惜我这副外貌了。』

    饭后,成刚精神抖擞,因为他要大享艳福了。

    他将众女都叫到主卧室里,看着每一张俏脸,问道:「我的老婆们,你们谁先来?兰月,还是妈妈?」说完,几下就将自己脱光,向众女拨弄着阳具,那东西还半硬的。

    众女脸上都羞红一片,就像白云被晚霞映照,格外动人。兰花挺着大肚子过来,说道:「刚哥,你最想干谁?」

    成刚坏笑道:「我谁都想干。兰花,你是我大老婆,还是你给大家做个榜样吧。」

    兰花抚着越来越大的肚子,说道:「刚哥,我倒想跟你疯一疯,可是,我这身子不争气,疯不起来。」

    成刚搂着她的肩膀,说道:「没关系,可以干别的。」他指指自己的玩意,又说道:「兰花,你把它舔硬,让她们看看我老婆的本事。」

    兰花含羞一笑,说道:「好吧,听你的,谁教你是我老公呢?」

    成刚坐在床头,她双手握棒,闻着那熟悉的男人气息,深吸了几口气,然后伸出香舌,无限深情地舔起来。

    粉嫩的香舌,暗红的龟头,轻微的声响,香艳的画面,看得众女都芳心如蜜,春心荡漾;尤其是兰雪,忍不住呼吸急促,美目盈盈欲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成刚便向她招手,说道:「我的小老婆,你也过来舔吧,你一定很想吃姐夫的大鸡巴。」

    兰雪便喜滋滋的蹦跳着过来,说道:「姐夫,我最喜欢你的大鸡巴了,喜欢它操我,也喜欢它被我舔。」声音又嗲又骚,听得成刚飘飘然。那肉棒已硬如大炮,翘得老高。

    姐妹俩一个蹲着,一个弯着腰,都像吃雪糕般吃起大肉棒。尤其是兰雪,将肉棒含在嘴里,动情地套弄着,一脸的浪态,表现了前卫美少女的巨大魅力,让大家刮目相看。兰花只好去摸蛋蛋、亲大腿了。

    成刚望着美貌的二女给自己服务,心里大乐,那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也像电流般击打着他,使他不时发出呻吟声,呼吸急促,脸也红了,两眼放光,望着剩下的二女坏笑。

    只见兰月原地不动,脸如桃花,泛着红霞,一双美目时而看成刚;等成刚看她时,她又看别处,一副躲避的样子;而风淑萍则低下了头,俏脸比兰月的脸还红。娇躯偶尔还颤一下,有时抬头偷看,又满脸羞涩,那样子一点不像懂风月的熟女,倒像是初恋的少女,或者是将入洞房,等着新郎开垦的新娘子。

    二女相比,各有各有风采。少女令人着迷,熟女令人沉醉。

    成刚向二女招手,示意过来。兰月不动,却对风淑萍说:「妈,他在叫你呢,他想宠幸你了。妈,你空虚寂寞这么多年,快过去让他疼你吧,不要浪费好时光啊!」

    风淑萍看着成刚脸上的坏笑,心里又甜又怕,转头看兰月,说道:「兰月,你会不会觉得妈很不要脸?」

    兰月双手一拉风淑萍的胳膊,说道:「妈,你还年轻,需要一个男人疼你爱你,不只是在白天,也在夜里、被窝里。」说到后面,她的声音中有了笑意,令风淑萍感到又温暖又难为情。

    那头的成刚叫道:「亲爱的妈,你再不过来,我就去抱你过来了。」风淑萍这才犹豫着向床挪步,越往那里挪,心跳越快,她知道今晚大致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

    她到床前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有点手足无措。成刚一笑,说道:「妈,你上床来跟我亲嘴。」

    风淑萍对他一笑,缓慢地脱鞋上去,坐在成刚面前,成刚夸道:「妈,你今晚真美,真诱人,我好想操你。」伸嘴便吻她的唇。众人在旁,她还有点不适应,起初还躲闪,亲了几下,便凑上去,让他尽情享用了。她的身体越来越热,欲望也越来越强;但她是淑女,不肯主动要求做爱。

    那边的兰月饶有兴趣地观赏着,芳心如醉,虽然这沉醉中还有点酸意。毕竟她把成刚当成自己的丈夫,和别人分享丈夫,她是有点不甘心。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自己毕竟不是他合法的妻子,兰花才是。如果自己是他的妻子,会让他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自己面前干别的女人吗?只怕自己的心胸没那么宽大。

    她看着两个妹妹服侍男人。这时候,兰花将龟头含到嘴里品尝,而兰雪则将蛋蛋吸进嘴里,还发出唧溜唧溜声,玩得入迷。再看风淑萍,已经比刚才热情了,已将自己的舌头伸进成刚的嘴里,让他吸吮。她还自己将睡衣都脱了,露出了只穿着内衣的肉体。

    今晚,她也换上了具有神秘性的黑色内衣。胸罩的罩杯稍小,风淑萍的奶子有一半露在外面,又鼓又圆。再看内裤,也只能包住一半,那雪白的大屁股真诱人,连兰月都想伸手摸摸。

    看成刚不只是亲她,手也上去,一会儿抓奶子,一会儿捏屁股的,爱不释手,那个贪婪与痴迷令兰月有点醋意。她同时也佩服风淑萍,都四十多岁了,那风情与魅力一点不比她的女儿们差,看成刚的态度,对她的喜欢只怕不低于自己。

    她心想:『妈苦了一辈子,总算等到幸福的日子了。那就让我的男人,你的女婿给你安慰吧!想要时,就让他操你好了,他的鸡巴够大,保证把你的屄都操红、操烂。』

    这么一想,兰月自己都觉得羞涩了。她本是一个很高雅、很自爱的女孩,可是现在,她敢于用粗话、用下流词,看来自己也变坏了。这么一想,她的心里复杂极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可爱,一会儿又觉得可恶。

    那边的画面出现变化了,只见成刚平躺于床上,兰花和兰雪也上床,在成刚的指挥下,三人位置被调整了。兰花与兰雪在他肩膀两侧,她们负责亲吻,而风淑萍则转到成刚的大腿间。

    成刚发令道:「妈,今晚你唱主角。你先练练嘴,舔舔鸡巴。舔完之后,再坐上去,自己把鸡巴插进屄里,让我看看你玩鸡巴,被鸡巴操的样子。」他满嘴粗话,就是为了刺激风淑萍。

    果然,风淑萍被话刺激得又乐又羞,在成刚的注视下,她跪到了他的大腿间,那根大肉棒越来越近。它是那么粗,那么长,又那么有吸引力。一看到这根大东西,风淑萍就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她心想:『难道我也迷恋上这件事了吗?』

    风淑萍跪着,俯近身子,双手握着这令她相思、令她着魔的玩意。半生受苦,半生寂寞,都与此有关。她像对宝贝一样,捏它、揉它。这东西已经被两位女儿舔得干干净净了,显得那么圣洁。

    成刚笑道:「妈,还犹豫什么?难道你不想吃吗?你不吃的话,我叫兰月过来吃了。」

    风淑萍抬眼一笑,笑得好羞涩、好有风情。她低下头,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起来。

    成刚舒服地夸道:「妈,你越来越能干了,越来越会舔男人鸡巴。好,舔得好。不要只舔一个地方,要各处都舔,让各处都舒服。」

    风淑萍便伸展舌头,到处扫荡着,尽管笨拙些,但很认真,很投入,就跟她在乡下做事一样。她的三个女儿都看着她,都露出惊讶而佩服的表情。她们看美丽的妈妈,在男人的胯下,风骚地舔着男人的鸡巴,舌头一会儿舔上,一会儿滑下,一会儿顶在马眼上,一会儿又落到蛋蛋上。一会儿亲着棒身,一会儿又将大棒子吞进嘴里,又吸又夹的。那成熟、美艳的脸蛋是那么娇艳,那么撩人。在她们的记忆中,妈妈从来就没有这么浪过,这么精彩过。

    兰雪忍不住夸道:「妈,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好看,真迷人呐。我要是男人的话,我都想操你,把你操得全身瘫软。」

    兰花则说:「妈呀,你不知道你现在多迷人呐,连我们都比不上你。如果男人看到你现在这样子不想操你的话,那他一定是有病啊。妈,我敢说,一百个男人看到你,都会争着抢着操你的。」

    风淑萍听了又羞又喜,吐出湿淋淋的大鸡巴,看了看女儿,说道:「两个死丫头,竟然整你妈!妈又不是十八、九岁。」

    二女同声道:「妈,可你现在比十八、九岁的姑娘还讨人喜欢,我们都比不上。」

    风淑萍听了好骄傲,羞意去了大半,又低下头,非常自信地将肉棒含在嘴里,一下下套弄着,很用功地学着本事。

    兰月站在那里,觉得自己的身上好热。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平日淑女的妈妈给男人吃鸡巴,吃得那么动人。她头一次觉得女人舔男人的玩意,不是淫荡下流,而是一种激情美。

    这时,兰雪不必成刚吩咐,来到妈的后面,将内裤往下拉。那内裤的底部已跟尿湿似的。风淑萍配合着抬腿,内裤被扯下了。

    这更是惊心动魄了。只见风淑萍的大屁股展现在大家眼前,那绝对是近乎完美的,大得像小锅,圆得像西瓜,白得像月亮,屁股肉肥厚而结实,且随着主人的口交动作一歪一歪或者前后耸动。于是,兰月看到,妈妈张开的小穴也跟着变大变小,那淫水已经流得一塌糊涂了。

    令兰月意外的是,妈妈的菊花上也水汪汪的。淫水怎么流到那里了呢?嗯,一定是妈在舔鸡巴前就流水了,把屁眼弄湿了。

    一想到这里,兰月的春情也浓了,忍不住将腿夹紧,因为她那里也湿了。

    成刚发令道:「妈,你真是迷死我了。快点把鸡巴插进去,也让你的屄舒服舒服。」

    风淑萍听得热血,便站起身,鼓足勇气,跨上成刚的身子,摆个蹲式,单手执棒,缓缓落臀。那根大肉棒已经胀得很吓人了,让她想起乡下人在河边檮衣的棒槌。

    成刚亲眼看见风淑萍的小穴口跟龟头触到一起。龟头好大,尽管多毛的小穴已经水汪汪了,还是不能一插到底。

    风淑萍急了,便双手扒开阴唇,柔声说:「成刚啊,你插吧。」

    成刚兴奋地说道:「好,保证让你销魂。」

    被扒开的阴唇外翻着,露出粉色的嫩肉和一片淫水,散发着女性淡淡的腥味,让成刚更加冲动。

    两人都看着自己的下面,都看见大龟头往穴里塞着,藉着淫水的滋润,顺利进去了。风淑萍那不再端庄的俏脸上,露出了满足之色。

    不用成刚出声,她便双手按膝,欢快地动作起来。她的俏脸上已经一片红晕,透着快乐和沉醉,三个女儿都看得着迷,从没见妈妈这么美过。

    再看下面,多毛的小穴像嘴巴一样套弄着大肉棒。那么长的肉棒忽然消失,只剩下蛋蛋,忽而出现一段粗壮的玩意,青筋毕现,充满男人的味道。

    成刚被夹得爽,望着风淑萍起落的浪态,更是舒畅;而风淑萍也是美得呻吟不止,连甩头带咬唇的,美目眯成缝,时而发出喜悦的浪叫,令三个女儿刮目相看。

    从兰月这个角度看,风淑萍更有特色。她正好看见妈妈的大屁股在起落着。一个完美的大屁股,分开悦目的两办,毛茸茸的小穴吞着肉棒,那么活泼,又那么淫荡,结合处还溢着淫水,悄悄流下,把成刚的肉棒和阴毛都润湿了。

    在大屁股活动时,那淡色的菊花也跟着动,一鼓一缩着,像在呼吸,又像是摇旗呐喊,为主人助威。

    兰月还看见妈的腰在扭,肩在晃,头发在颤,头在摇,那几乎赤裸的身体在男人的身上像是跳舞,不,比跳舞更撩人。

    看到这些,兰月觉得自己淫水也流出来了,顺着大腿,那么滑溜。

    而从兰雪的角度看,不只能看到下面的亲密接触,也能看到奶子的颤动。但妈妈的胸罩还在身上,使一对肉球没法跳起来,只能委屈地颤动,而不是跳动、舞动。

    兰雪觉得美中不足,便凑上前,将妈的胸罩挂钩解开。只见那胸随着主人的动作,很快地移动。一个罩杯落下,一个大奶子露出来;又一个罩杯落下,又一个大奶子照面了。

    没了胸罩的束缚,两只大奶子便自由地跳了起来。有时是一起上下跳着,同一个模样,有时是两个分别跳着,这才是乳波!

    多好的尤物,像两只小白兔在蹦,多么刺激、多么迷人!兰雪不禁拍手叫道:「妈呀,你的奶子真好看。」

    兰月看了也觉得风淑萍真了不起,都四十风岁的人了,奶子还没怎么变形,还是那么大、那么挺实。相比之下,自己的奶头就没那么大。

    成刚看得眼花缭乱,夸道:「妈,你真有魅力。你再在城里待些日子,你可以成为省城第一名的熟女啊。」

    风淑萍双手握住自己的奶子,轻轻揉动,柔声说:「只怕人家会说第一浪女吧?」那声音中还带点颤音,别具风采,引人入胜。

    看着这个成熟的大美女光着身子在自己的身上跳动,成刚大为得意。见二女也在呆看,便说道:「兰花、兰雪,别只顾着看,也该行动啊!」

    两人回应一声,都低下身子,凑上嘴,亲起成刚的奶头来了,亲得成刚痒痒的,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抬眼,见兰月仍站那里,双腿夹得好紧,娇躯不时颤一颤,俏脸桃红,美目流波,显然已经春情泛滥了,便喊道:「兰月老婆,快过来一起玩啊。」

    兰月难为情地一笑,冉冉而来,说道:「我该怎么玩呢?」看着妈和两个妹妹都将成刚占据了,自己不知从哪里下手。

    成刚笑道:「你脱光衣服,将骚屄凑到我脸上,让我舔你。」这话说得很粗野,很放肆,可是兰月这时却觉得却很撩人,很刺激。

    兰月将睡衣脱掉,露出深色内衣。在内衣的映衬下,那丰满的身材、雪白的皮肤,是那么耀眼,任何一个男人都想扑上去。

    成刚看到了,便催促道:「脱,快脱呀!兰月,你脱光的样子更好看。」

    兰月白了他一眼后,便将内衣脱掉了。裸体的兰月,像是美玉雕成,几乎找不出一点毛病。奶子硕大,绒毛精致,私处隆起,淫水点点,看得成刚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他忍不住叫道:「兰月,快过来,让我亲你。」

    兰月娇美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变态,别的地方不亲,为什么非要亲那里?」

    成刚笑道:「因为你那里就是好地方。你不知道你的屄有多嫩多美吗?」

    这句话听得兰月娇羞无限,芳心如绵,但还是勇敢地凑过来。成刚大喜,托着兰月的大屁股,将屁股肉分开,使小穴张大,只见那里在阴毛的遮掩下,泛着令人销魂的水光。

    成刚夸道:「这屄太美了,兰月,我要舔你一辈子,操你一辈子。」说着,伸出舌头,就对兰月的肉缝舔起来。

    兰月呻吟一声,眯起美目,见母亲揉着奶子,自己也忍不住握住自己的奶子,揉了起来。这么一来,兰花和兰雪便不方便动作了。于是,她们俩主动撤退,到旁边坐着当观众了。

    只见妈在一头吞肉棒,大姐在一头被亲吻,二女都各揉自己的奶子,脸上都是很享受的神情。兰花觉得心情有点乱,而兰雪却觉得格外刺激,心想:『一会儿,我也要销魂,这才是人生,活着就得快乐。我妈总算艳福不浅,苦了半辈子之后,终于能被大鸡巴操了;要是没有成刚,她这辈子还真完了。』

    她见妈的动作稍慢些,便想要接班。于是,她将自己脱得光光的,伺机而动。

    兰花知她心意,在她的圆奶上一捏,说:「小丫头,你快赶上当酒店小姐的了,这么需要男人。」

    兰雪扭了扭腰,挺了挺少毛的下身,笑道:「我们女人长个屄,不就是用来让男人操的吗?」她的小穴也已经被淫水浸湿了,潺潺地流向大腿。

    稍后,风淑萍累了,便从成刚身上下来,坐在一旁休息。没等兰雪行动,兰月已经替代位置,将成刚的鸡巴收入穴中,气得兰雪哼了一声,说道:「大姐比我还浪呢!」

    兰月对她一笑,说道:「小妹,大姐胃口小,一会儿就好了。不像你,吃起来没完没了。」说着话,双手按着成刚的肚子,像骑马似的驰骋着,两只大奶子就像狂风中的葫芦一样跳个不停,真教人垂涎三尺。

    成刚受不了,坐起来搂住她的腰,伸嘴吃奶,挨个吃着,又给兰月增加了快感。

    兰月果然胃口不大,不到千下,就下来了。兰雪大喜,忙不迭地去接班。她套上鸡巴之后,狠命地玩了一会儿,便伏在成刚身上,缓慢地动着屁股,改为和风细雨的风格,跟成刚甜蜜的亲吻。偶尔还说道:「姐夫,我爱你,我要一辈子当你的小情人,我要你一辈子不离开我!」

    成刚望着她带有几分稚气的俏脸,以及额头上整齐的刘海,说道:「好,姐夫不会抛弃你的。现在,你给你妈来个精彩表演吧,我们唱个『后庭花』,让你妈开开眼界。」

    风淑萍听了不懂,就问兰月:「什么叫『后庭花』?」兰月听了笑而不答,只是指了指兰雪。

    风淑萍便看兰雪,只见兰雪抬起屁股,让肉棒脱穴,然后将大量穴水全抹在屁眼上,又把肉棒顶上屁眼,试探着往里插。

    风淑萍一怔,心想:『这也可以?这种玩法倒是听说过,可没听说谁做过啊。兰雪这小丫头居然会玩!只是这么小的屁眼,能插进那么大的鸡巴吗?只怕会插坏了。』

    再看兰雪,屁股扭动数下,接着又在屁眼上抹水,反复几次,再吞肉棒,居然把龟头吞进去了。

    成刚称赞道:「兰雪啊,你们几个,数你最厉害了。」

    兰雪得意地一笑,扭腰摆臀,将肉棒吞到底了,说道:「姐夫啊,只要你喜欢,怎么玩都行啊,只是别把我给插坏了,影响了大便。」说着话,屁股起落着,像小穴一样玩着肉棒,两只小奶子照样颤着。

    风淑萍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幕,好奇地凑近,看着那粗壮大肉棒在狭小的屁眼里出出入入。开始还有点发涩,后来却顺顺利利了。

    她玲珑的身子在男人的身上玩耍着、扭动着,显示着自己的青春与活泼,激情与放纵,脸上充满了骄傲之意。

    兰雪的表现果然使风淑萍大长见识,想不到男女之间,还可以这么玩呢!

    成刚笑道:「妈,怎么样,这种玩法新鲜吧。一会儿我们也试一下吧?」

    风淑萍大羞,连连摆手道:「这个玩法,我可不行,你还是跟兰雪玩吧。」说着话,她便躲到兰月的身后了,而目光仍看着兰雪,内心里波涛起伏的,琢磨着其中的奥秘。

    那一晚,尽欢而散,众女都得到成刚的宠爱,人人都开心。有了这次开头,当然会有更美好的以后了,成刚的艳福真是无边了。

    成刚上班去,没见到姚秀君,便感到一阵空虚。而他又有点怕见她,怕她再给自己施加压力。从她身上,又想起成业来,他真没有勇气告诉成业,已经得到她了,怕伤了弟弟的心。他决定了,以后成业不问,也就不提这事了,大家就当没有此事。

    过了两天,姚秀君照常来上班了,她还像平常那么漂亮好看,只是在她看向成刚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幽怨,成刚当然知道为什么了。

    她对成刚的态度只是下属对上级,根本没有一点私情的意思。成刚不习惯,想改善这种关系,可是每次跟她说起私事时,她就说:「总经理啊,你要想让我成为你的女人,那你就离婚娶我吧,否则,我们没话说。」然后又去做事了。

    这种相处令成刚舒服,但她并不辞职,也不要求调动,就跟成刚这么耗着,估计是在给成刚时间呢,让他快作决断,娶她回家。成刚回想在海南时两人的亲热情景,很想再享艳福,可是关系变成这样,可就开不了口了。

    另外,何玉霞的事也让成刚上火。他很想去看她,可是想来想去,决定不去。他觉得自己要是去了,肯定会让她更激动的。只好托成业多去看她,转达自己的问候。

    而成业也很乖,也不再问关于姚秀君的事。好几次成刚都想将海南一事告知,可就是说不出来。他心想:『还是等成业问起再讲吧。』

    他心里盼着成业能想开些,忘了姚秀君,也盼着爸爸早点施展神通,将何玉霞给救出来。爸爸说过,要让何玉霞回家过年。

    他也盼着姚秀君能退让一步,不要再逼自己离婚,为什么非得这样呢?当情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像兰月跟雨荷,不也是我的情人吗?雨荷都怀孕了,她也对我没有过高的要求啊?这个姚秀君啊,想不到温柔的背后,有那么倔强和不妥协的个性啊,真教人又爱又心烦。

    他现在的生活规规矩矩,每天工作,下班,跟客户、朋友喝酒,谈话,回家跟老婆们亲热、狂欢,此外,还跟小王、玲玲、小路睡觉,其中滋味,妙不可妄言呐!

    时间就像轿车一样,跑得飞快。一转眼工夫,春节就要到了。市场上、大街上,处处充满了新年的气氛。卖炮的、卖对联的、卖福字的,都处都有。这使积雪皑皑的省城多了一些温暖。

    成刚家里的众美,也没闲着。尤其是风淑萍和兰花,今天出去买点肉,明天出去买点菜的,也在积累着过年的东西。兰花虽分娩之曰近了,她也不肯在家闲呆着。她说运动对生孩子是有好处的。

    兰月和兰雪要上班、上学,只要休息了,母女四人也会同时出去,感受冬天的省城,感受过年气息。她们都觉得省城的春节可比小村子的有意思多了。连风淑萍对省城的印象都越来越好了。

    腊月三十那天,成刚带着兰花去吃团圆饭。按规矩,只能带兰花去,因为兰花才是合法妻子。其他美女只有留在家里过,不过,她们也不会孤单,因为兰强也会来,但他晚上得去值班。

    一到父亲家里,成刚大吃一惊,他看到了继母何玉霞。她还是那么美艳动人,那么让人想入非非,身着旗袍,露着玉腿,忙前忙后,俏脸虽稍瘦几分,但是笑容满面,仿佛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似的。

    成刚兴冲冲地上前,真想将她搂在怀里疼一疼。这个女人对自己也很重要。何玉霞看见他,眼神也变得特别温柔和明亮,还有一些意思,成刚能感觉到,却说不明白。

    何玉霞说道:「成刚啊,我是昨天回来的。我本想昨天就告诉你的。不过你爸没让,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成刚点了点头,说道:「能回来就好啊。爸爸真厉害啊!」

    何玉霞转头看了看跟成业和兰花坐在一块聊天的成子英,说道:「你父亲确实很厉害啊,为了我能出来,动用了最有权势的朋友,花出的钱得用车拉,总算把我给救出来了。其实,我对秀君是很有愧的,是我太笨了,我应该当面向她道歉啊,求得她的原谅。」她圆月般的脸上带着歉意,红润的双唇合得很紧。

    成刚摇了摇头,说道:「阿姨啊,我劝你呀,还是别见姚秀君的好,她心上那道伤口还是别碰的好。」

    何玉霞点点头,俏脸突然微红,低声道:「这些日子有没有想过我?哪怕是想我的肉体呢?」

    成刚心里发慌,看了一眼父亲,见他离得远没往这边看,这才放心,小声说:「当然想了,天天都想啊,很想脱光你的衣服,使劲操操你。」

    何玉霞听了满意,对成刚微微一笑,笑得好浪、好媚,柔声说:「以后找机会,你得多陪陪我了,这些日子可把我给憋疯了。」

    成刚笑了笑,没明确回答。对这样一个美貌、成熟,又高贵的美女,谁又能拒绝得了呢?那从旗袍的开叉露出的两条玉腿,雪白粉嫩的,修长圆润,令人手发痒,不但想摸,还想摸向腿根呢。

    放过鞭炮,五个人围成一桌,在窗外的鞭炮声中畅谈着、说笑着,都觉得人生美好,生命可爱,只有成业的兴致差些,成刚大致可猜出其中的原因。

    饭后,何玉霞拉着兰花聊天,成子英陪坐。而成业将成刚拉进自己的房间,问道:「哥,你得手没有?」他的神情复杂,有希望,有紧张,也有疑惑。

    成刚唉了一口气,说道:「我真不知道怎么说。」

    成业直盯着成刚,说道:「只求哥哥别骗我就行。」

    成刚深吸一口气,缓慢而沉重地说:「成业啊,她已经是我们成家人了,用不用我将她最美丽的时候讲一讲。」

    成业脸色一变,然后忍不住落泪,肩膀抽动,好半天才说道:「这就是我的命啊,我真笨啊。」他双手捂脸,哭声不大。

    成刚想拍他的肩膀,但忍住了,说道:「成业啊,哥对不起你呀。」

    成业摇了摇头,擦了擦脸,红着眼睛说:「哥呀,我不怪你,你没有错,是我逼着你做的。试想,如果我此时在牢里,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不知道我有多么高兴,多么幸福呐。但是现在……」

    成刚说:「我知道你的痛苦啊。我真不该这么急下手的。」

    成业想了想,说道:「不,哥,你没有错。他能属于我们成家,我应该觉得满意,总比落到别人家好。哥,我求你一件事。」

    「你就说吧。」

    成业郑重地说:「哥,你要好好待她,不能亏待她,要像对兰月姐那样对秀君,绝不能抛弃她呀,不然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

    成刚点点头,说道:「成业啊,我的好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会像对自己老婆一样对她。」心想:『只怕她不接受我的好意啊。秀君这个人并不好对付,她居然那么有个性,那么有脾气,和一般的姑娘不一样呐!』

    成业紧紧握住成刚的手,欢喜地说:「哥,那我就放心了。她今后就是我的嫂子,我再不会对她有什么想法了。」

    成刚听了,长出一口气,心想:『但愿如此吧。』

    由于惦记家里众女,吃过团圆饭,成刚便带着兰花回家了。坐在出租车上,想起何玉霞的俏脸,想起成业的眼泪,成刚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这时,天下雪了,一朵朵雪花轻盈地落下,使道路更白,楼房更白,省城也更白了。可是人们的心里并没有变白。

    他们一回家,众女个个兴奋,兰雪乐得扑到成刚的怀里。兰月也矜持着亲了成刚一下。成刚大乐,看着身着白色家居服的风淑萍,说道:「妈呀,该你了,你该怎么对我呢?」说着话,指了指自己的裤裆。

    风淑萍便扭腰摆臀地凑上来,伸手揉了揉成刚的胯下,说道:「成刚啊,我今晚可陪不你了。」

    「为什么呢?」

    风淑萍笑而不答,说道:「我们准备一下吧,一会儿我们包饺子。今晚是除夕之夜,大家都要高兴。」

    大家轰然响应。于是,摘菜的摘菜,和面的和面,取杆面杖的取杆面杖,都行动起来。成刚看着雪样白的灯光下忙碌的众美,心想:『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也该知足了。平常一个男人,得到了一个美女就够了,我却得到了一群。要是小王、秀君、雨荷也在身边相伴就更好了。至于宋欢,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想到这儿,他便给她们发手机简讯。刚发完,兰花就悄悄过来,说道:「刚哥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妈她怀孕了。」

    这使成刚一怔,半天没回过神来,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兰花笑道:「我妈说的,不用去医院检查,她是个有经验的人,对怀孕是很敏感的。」

    成刚的脸上露出笑容来,看着和面的风淑萍,两眼放光,心想:『这孩子要是生出来,那可有趣了,他跟众女的关系可乱套了。』

    这时,手机响了数声,是收到简讯声。

    打开一看,不只一条。头一条,令他心跳加快,竟是姚秀君写的,大意是:新年快乐,你该更乐。我已怀孕,你要当爹。娶我之事,不能再推。十日之内,给我佳音。若君不理,我就生出。人问爹谁,经理成刚。

    看完简讯,成刚脑袋嗡嗡直响,不知如何是好,心想:『秀君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就算是怀上了,也不能以此威胁我啊?看来她这个人并非像外表看来那么单纯,那么温柔啊,是绵里藏针,不好对付。难怪成业败得那么惨,激动得自杀呢。不过,这也是她的特色啊,使她更有魅力。』

    第二条是宋欢的,大意是:日前不回省城,以后要出国进修一段时间,争取在出国前看看他。久不相会,相思难熬。

    成刚心想:『她还是挺有良心的。回想她在床上的疯劲,血流都加快了。』

    再看第三条,来自于风雨荷,除了新年祝福语外,她告诉成刚,近日医院检查,结果怀上双胞胎,命苦矣。两个孩子的压力太大,占有时间太多,怕当不成警察了。

    这使成刚兴高采烈。不禁想:『自己的两个孩子趴在她怀里吃奶,自己在旁看着,是多么快乐啊。太好了,她真争气,竟有两个娃。一下子就当两个孩子的爸爸了。最好是龙凤胎啊。一男一女,才教完美。』

    一会儿,众女喊他去包饺子了。他心想:『明天事,明天再说,且让我好好过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有法子的。』

    这主要是针对姚秀君的。因为姚秀君给他出了大难题。不解决,她是不会让成刚一亲芳泽了。

    包饺子时,是五人一齐动手。将桌子移到大厅上,五人围上,风淑萍杆皮,余者包之。电视播着春节晚会。

    成刚当然没心情看,因为眼前的四美更吸引他。大家都弯着腰忙活着。风淑萍一手滚棒,一手转面板,非常老练。在她的动作下,胸前的两个尤物便活活地动,虽隔着家居服,也令成刚口干舌燥。

    再看其他人,也都身着家居服,除了兰花外,美好身材令人赞叹。

    由于过年,暖气供应胜于平时,室温超过二十五度。因此,众女不时用手在额头上擦汗。

    成刚便说道:「屋里这么热,干嘛穿这么多啊,不如脱光了吧,不影响干活的。」

    此言一出,风淑萍瞪了成刚一眼,没出声;兰月笑而不答;兰花轻笑出声;兰雪则眨着美目,说道:「姐夫,你怎么不早说呢?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说着话,几下子就将家居服脱掉,露出了只着内衣的娇躯,令成刚心里痒痒。

    雪白的肌肤,小巧玲珑的身材,粉红的内衣,让女性特征更明显,更有魅力。

    之后,兰雪接着干活,不再脱了。成刚问道:「兰雪怎么不脱了呢?」

    兰雪笑嘻嘻地说:「又不是上床,我可不脱光。这样挺凉快的。」说着话,扭扭腰,使微隆的奶子颤了颤,让成刚心也跟着颤。

    成刚又看别人,说道:「你们也脱啊,就不用擦汗了。」

    兰花平静地笑着,说道:「刚哥啊,我就别脱了,身体走样了。」

    「你也要脱呀,我要看你的大肚子,看我们的孩子跟着我们一起干活。」

    兰花听了,把外衣脱了,露出内衣包裹的肉体。这时的兰花,肚子已经很大了,孕味十足,令人感到的不是性感,而是温暖。

    成刚又看兰月,说道:「兰月啊,该你了。」她额头上又渗出细细的汗珠。

    兰月眯眼笑着,说道:「我不热,我不脱,我不让你占便宜。」

    成刚说道:「看来,只好老公亲自出手了。」说罢,走到她身后,替她解扣子。

    兰月扭了扭身子,说道:「你这个人真烦呐,尽干些低级庸俗之事。」

    可是她的外衣已经离开身体了,露出丰满迷人的娇躯,雪样白,花般好看,珠圆玉润,又香喷喷的,腰细如柳,臀大如盆,尤其是一对大奶子,那白色胸罩也挡不住它。它露出一部分,圆而诱人,像要随时破衣而出,给人一个惊喜。

    成刚被诱惑得受不了,便贴上去,用下体磨着她的屁股,双手揉着她的大奶子,笑道:「兰月啊,让我操两下,我的鸡巴都硬了。」

    兰月一边弯腰包着饺子,一边笑骂道:「快滚蛋,我包饺子呢。再不滚开,我可不客气了。」说着回头,脸是似喜似嗔,真教人心醉啊!

    成刚不放开兰月,却跟风淑萍说:「妈,到你了,大家都脱了,你可不能例外啊。」

    风淑萍微黑的俏脸上现出难为情之色,说道:「成刚,我就免了吧。这屋里的温度,我受得了。」说着话,将脸上的汗擦掉。

    成刚便过来搂她,说道:「那只好我帮你了。」也不管她愿意与否,将外衣给褪掉了。只见风淑萍穿着花内衣;内衣不小了,但是仍包不住她的丰腴之体。奶子与屁股在内衣里像是充气一般的鼓着。乳沟那么深,屁股那么大,一半屁股都露在外面了。

    成刚哪忍得住,两手放上去贪婪地又揉又捏,骚扰得风淑萍不能安心干活,不时发出哼哼声,还扭腰摆臀地躲避着,还回头瞪他,风情万种的,使成刚更为着迷。若不是考虑她已经怀孕,他会忍不住扒掉她的内裤,一边操她,一边摸她大屁股过瘾的。

    兰花笑道:「刚哥啊,你想玩的话,一会儿吃完饺子再乐吧。这么不老实,会使两件事都办不好的。」

    成刚这才忍住欲火,放开风淑萍。但他不站在原位了,而是挤到兰月与风淑萍之间。一会儿摸摸兰月的大奶子,一会儿捏捏风淑萍的大屁股,再看看兰雪与兰花身子,心里大乐。

    再看窗外,雪花飘飘,像鹅毛飞扬,闪烁的烟花不时将其照亮,景象瑰丽。但外头是寒冷的,哪像屋里这么春意浓浓呢?每个美女都是一朵春花,让人觉得身心温暖。

    一会儿,他还要大战一场呢,享尽人间艳福。

    现在,他已经在「目奸」众美了,色心大快。

    等到十二点钟声一响,远近鞭炮齐鸣,整个省城都起来了,大家都热情地迎接着新年。

    成刚更是热情,吃了几颗饺子之后,就坏笑着将兰月和兰雪拉进卧室里,他要用自己的行为去恭迎新的一年,也这样迎接每一个日子。

    这就是成刚的为人,也是成刚的人生,是那么平凡,又教人无限向往。

    (全书完)
小村春色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小村春色》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小村春色"的人也喜欢:

  1.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2.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3.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4.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5.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6.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7.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