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风流史第19部分阅读-校长风流史全文阅读-校长风流史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长风流史  »  校长风流史第19部分阅读

校长风流史第19部分阅读

周自勇说:“何止毛海波,还有张斌跟你姐姐都有一腿,她如果说你的事,你也可以跟你老爸说你姐姐的事,哈哈,这样你姐就不敢说了。”  罗青青还是吃了一惊,以前她她知道姐姐罗小娜跟曾生祥的事,而且后来曾生祥跟姐姐罗小娜分手之后又跟毛海波,她也是知道的,很多次她回姐姐宿舍都可以看到毛海波在她姐姐宿舍里坐着。  她其实对毛海波并没有恶意的,甚至私下的盼望毛海波能跟姐姐谈成。现在又听到周自勇说起姐姐罗小娜跟张斌还有一腿,不能不让她吃惊。  周自勇说:“管他们干什么,我们现在脱了衣服睡觉,今天晚上你还回宿舍吗?”  张斌晚上没有去罗小娜那里去,他也有好长时间没再和罗小娜联系了,不知道为什么,张斌对这种生活好像也有点厌倦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也许是自己年纪大了,可是也才三十多岁了,按说不应该这么疲倦啊。  也许是自己心里累。哎,当领导的,哪一个不操心啊,心累也是必然的。  张斌坐在自己的宿舍里,打开着电视,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可是张斌还是喜欢这样开着电视,就算是不看,也只要听到一个响动。  其实张斌是一个挺害怕寂寞的人。  张斌的手机响了,张斌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手机是秦小月打过来的,张斌接了电话,秦小月在那边说:“张校长,好长时间也不联系我了,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  张斌说:“哪里忘记你啊,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忙,怎么?你有事吗?”  秦小月说:“没良心的,没事就不能找你啊?”  张斌听到秦小月的声音身体就有一点冲动,你说怪不怪?这女人跟女人就是不同,有的女人哪怕脱了衣服站在你面前,也许你都没有一点感觉,可是秦小月只不过跟张斌在电话里聊两句,张斌居然感到身体那种强烈的冲动。  张斌说:“你现在在干什么?我去找你好吗?”  秦小月笑了一下:“怎么啦?想我啦?”  张斌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承认了:“想得厉害。”  秦小月也挺得意的,这就好啊,本来想主动约张斌过来,现在居然是张斌主动承认想她了,想就来呗,都是熟男熟女,还有什么可装的。  张斌说:“你笑什么?”  秦小月说:“那你过来我家吧,我请你吃宵夜。”  张斌说:“好啊,我刚好也有点饿了,不但是肚了饿,而且身体也处于饥渴状态,你可要好好别喂饱我哦。”  秦小月说:“色鬼,快过来吧,我等你。”  挂了电话张斌兴奋异常,也是的,好久没跟秦小月联系了,能不兴奋吗?下楼的时候张斌还遇到一个同事,问了一声,校长忙啊。张斌随便应了一声,其实他也不忙,不就一个学校的校长吗?能有多忙?  张斌开了车去秦小月家,距离并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而且顺路还买了一棵红酒,他知道秦小月喜欢喝个红酒。张斌站在秦小月家的楼下,看到上面秦小月正站在阳台上向他招手,就知道邓宗军肯定不在家。  很快上了楼,张斌已经有些急不可待了,可是还是得先忍着,秦小月这个女人虽然从事着平凡的职业,只是一个开小吃店的,可是好像也讲究个情调,譬如说好喝个红酒什么的。  进了房间的门,秦小月上前去抱住他。  张斌说:“你男人不在家吗?”  秦小月说:“不在家,不过今天可是他要我约你来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102  虽然秦小月这样说,张斌仍然有些不放心。不放心也是正常的,再怎么说也是搞别人老婆,说破天去也是否没理由的事。张斌就不明白怎么常亚东搞自己老婆时那么理直气壮。  张斌记得以前有一次亲自撞上常亚东和常丽一起在床上的情形,那个时候常亚东叫他出去,而且还责问他怎么没敲门就进来的。狗日的,理直气壮,真他妈的强人。  张斌笑着对秦小月说:“你不说上次也撞到邓宗军在床上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当时还心里难过的什么似的。”  秦小月说:“其实这就是一个观念的问题。”  张斌说:“你观念转变得倒挺快的。”  秦小月牵着张斌的手坐了下来,桌子上已经摆放了许多的好吃好喝了,张斌把手里的红酒拿出来。他知道秦小月喜欢喝红酒。  果然秦小月很高兴,上前去吻了一下张斌的脸:“还是你心细。”  屋子里十分安静,张斌的手搂着秦小月的腰,秦小月的腰特别细,而腰以下的部位又显得比较粗,这种对比十分强烈,张斌的手虽然抚摸在她的腰上,可是明显感觉到身体的那种冲动好像正在一点一点的升起来。  张斌回过头来在秦小月的脸上吻了一下。  两个人都坐下来之后,秦小月开始向酒杯里倒酒,张斌问:“刚才你说是邓宗军让你约我来的,难道有什么事吗?”  秦小月说:“是有点小事,让我求你,我想你不会拒绝我吧?”  张斌说:“咱俩什么关系啊,只要我能做到的,断没有拒绝你的道理,而且你们家邓宗军又这么懂事,我还能说什么?”  其实张斌知道像秦小月这样的女人不会提出过份的要求的,虽然说有点贪小便宜,可是她毕竟只是一个俗之又俗的女人,能提什么过份的要求呢?再说了邓宗军其实就是张斌自己的化身啊,邓宗军之心甘情愿让老婆来陪他,而张斌自己也是心甘情愿让常丽去陪常亚东,都不过是为了得到一点利益。  张斌对邓宗军是抱着鄙视又同情的心态的。  秦小月说:“你们学校最近不是要开除一个学生吗?叫郭红红,那是邓宗军姑姑家的孩子,让我跟你说一下,看能不能不开除她。”  张斌说:“哦,这个我知道,这个女生才高一,就和男同学一起出去开房间,实在不像话啊,对学校的风气也是一个极大的影响。”  秦小月给张斌倒好酒之后,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递到张斌嘴边,张斌也喝了一口,秦小月又挟起一筷菜,喂到张斌嘴里。  秦小月说:“小孩子不懂事嘛,给人家一次机会嘛,再说了,我听说那个男生就没有开除,还在学校里上课,你总不能只开除女生吧?”  张斌说:“就这事啊,既然你都跟我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按你的意思照办啦。”  秦小月听到这话,心里也是一阵高兴,张斌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她对邓宗军也有个交待啦。  张斌看着秦小月喝了一点酒,脸上也开始变得通红,那种少女的娇艳正在一点的诱惑着张斌,张斌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干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些急切。也许是因为好长时间没和秦小月在一起的缘故吧。  张斌说:“小月,你脸红起来的样子简直诱人极了。”  女人没有不喜欢听别人的表扬的话的,况且是张斌如此露骨,赤裸裸的挑逗。虽然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每次秦小月都特别激动、期待。  秦小月说:“来,坏蛋,喝点酒。”  秦小月低下头去,甚至还有一点害羞的感觉,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呢?老实说女人的内心其实是很复杂的,女人们一般来说喜欢的东西都是权或者钱,据说这是在原始社会就形成了的,原始社会里也是能猎到食物的男人能得到女人的欢心。  相对于张斌而言,邓宗军简直是萎琐不堪。还有更重要的一层原因就是邓宗军比较瘦小,而张斌则长得高大,以前没有对比不知道,后来体验了张斌,秦小月才知道张斌是多么让她上心,每次甚至和邓宗军一起在床上的时候,她甚至都会想到张斌,有时候甚至会把邓宗军想像成张斌才能达到高潮。  秦小月靠在张斌近了一些,张斌的手抬起来本来是要挟菜的,可是无意中碰到秦小月胸前某个柔软的部位,张斌心里一荡。  虽然俩人已经坦诚相待过无数次,而现在秦小月正是穿着一个红毛衣,胸前的毛衣也被里面什么东西撑的鼓鼓的,张斌心里能不激动吗?  秦小月从张斌的脸也看出某些异常,她毕竟是个少妇,对这方面的情况也懂得不少,她不但没有离开张斌远一点,反而把身体靠得更近一些,让胸前柔软的部位紧紧贴着张斌。  张斌说:“小月,其实我已经吃过晚饭了,也不太饿,要不我们洗洗睡吧?”  秦小月笑了一下,说:“好,你先去洗澡,我先收拾一下桌子。”  张斌这天晚上没有回学校,睡在秦小月的床上,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墙上挂的秦小月和邓宗军结婚照,照片上的秦小月身着婚纱,正和邓宗军抱在一起,一脸幸福的笑。  张斌也笑了一下,他觉得老天爷其实对他不薄。  下了晚自习之后毛海波习惯性地去找罗小娜,以前虽说不再和她保持情人关系了,可是只过了两个星期才知道自己坚持不住。明明心里想的是要有骨气一点,这样的贱女人不沾也罢,可是身体的需要却是如此的强烈。  毛海波毕竟不是得道高僧,而是一个正当年的年轻人,没办法的事,他又不可能像周自勇一样出去嫖一下或者怎么着。只好去找唐小燕,找了几次,一来是比较远,再一个跟唐小燕其实也是旧情人的关系,明明知道唐小燕其实也跟其它男人有了那么一回事。  想一想只能自己给自己宽心,还是和罗小娜继续好算了,反正他是个男的,也不吃亏。  罗小娜和毛海波俩人都非常清楚,他们不可能真正结婚的。  毛海波进罗小娜宿舍的时候,罗小娜正在讲电话,还发出格格的笑声,说话故意嗲声嗲气,听起来让人起鸡皮疙瘩,可是女人就爱这样,有些男人还就吃这一套。  毛海波把宿舍的门关上,窗户关上。  罗小娜还在一边笑一边讲电话,毛海波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他的手放在罗小娜的腰间,冬天里,到处都是寒冷的空气,唯独这里是那样的温暖。  罗小娜扭了两下,试图摆脱毛海波,可是毛海波抱得很紧,罗小娜也没再试图摆脱了,任由毛海波这样抱着她。  毛海波把脸贴过去,脸贴在罗小娜的脸上,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他试图听电话里在讲什么,可是声音很小,毛海波也不再听了,手却在腰下慢慢向上摸去。由于是冬天,穿的衣服也比较多,外套里面还有毛衣,毛衣里面还有秋衣,不过冬天的小娜不戴胸罩,毛海波的手渐渐触到那个柔软的物体,他知道是什么,手用了一点力。  罗小娜反应激烈地扭了一下,毛海波没再动了。 103  罗小娜说:“好,下次有空我们再聊吧。”说完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摔开毛海波,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毛海波现在好像已经不怎么在乎她的脸色了。  也许是因为以前毛海波还爱着罗小娜,想跟她结婚吧。而现在只是把她当成情人,根本没当回事,这一点不知道罗小娜是否已经洞悉,也许罗小娜也早就明白,也许她也从来没有爱过毛海波,反正说不清楚。  男女之间的情感一向很难弄得清楚。  毛海波说:“跟谁聊电话啊,看你这个发骚的样子。”  罗小娜说:“怎么啦,你吃醋啦,我男朋友。”  毛海波说:“你男朋友?是不是上次用摩托车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还没结婚就戴上几顶绿帽子的主儿,真是同情这哥们。”  罗小娜说:“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罗小娜还一边推着毛海波,脸色变得发白,很明显罗小娜真的生气了。毛海波本意不过想说两句风凉话,也以为罗小娜肯定受得起,没想到小娜如此敏感,既然真的动怒了,她一动怒,毛海波只好软了下来。  毛海波说:“小娜,别生气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罗小娜说:“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你说话那是刀子,伤人的。”  毛海波说:“哎,是我不好,我这不是爱你嘛,看到你跟别的男人聊电话,心里失去平衡,我以前可不是这样说话的。”  罗小娜看着毛海波一脸的真诚,口气也软了下来。毕竟毛海波也是跟她有过多次亲密关系的男人,就算她不爱他,可也比普通同事的那份感情要好出很多。人家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在一张床上睡过的男女,也是最亲密的关系了。  罗小娜说:“算了,以后不许这样说话了。”  毛海波看到罗小娜脸上缓和了不少,这才重新坐下来,因为是冬天,天气也比较冷,罗小娜捂在被子里坐在床上,毛海波也坐在床沿上,手却伸到被子里,因为天气冷,所以手伸到背子里和小娜的手握在一起倒也没什么。  罗小娜说:“你把门关了吗?”  毛海波说:“放心,已经关好了。”第1页结束
校长风流史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校长风流史》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校长风流史"的人也喜欢:

  1.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2.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3.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4.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5.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6.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7. 校长风流史 

    校长风流史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