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影瑶姬第20部分阅读-刀影瑶姬全文阅读-刀影瑶姬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刀影瑶姬  »  刀影瑶姬第20部分阅读

刀影瑶姬第20部分阅读

玉箫生笑道:“齐真人。你放心,区区说过吹箫助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老人家若是不敢招惹三阴教,那就坐下来好商量。”  齐空玄此人乃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虽然听出玉箫生还是要用箫声玄功的绝技相助,但那句“不敢招惹三阴教”之言,仍然使他勃然大怒,喝道:“放你的屁,本真人谁都敢招惹。涂森,你出来,咱们到外边较量。”  涂森站起身,冷冷道:“若是一对一,涂森当得奉陪。”  连城壁、王城霞两女站起身,玉箫生忙道:“不,不,两位姑娘没听见么?涂兄讲明是以一敌一,你们一出去。只怕玄蜃大师便不肯袖手了。”  两女一听有理,立刻坐下。好在这间酒肆四面尽是轩窗,不论在哪儿动手过招,肆内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玄蜃头陀本来十分忿怒,忽见西儒裴宣向他使个眼色,接着听到裴宣以传音之术,一阵清细如蚊的声音在耳边说道:“玄蜃大师请恕不才无礼之罪。假使咱们四人联手,那涂森岂敢出手拚斗?”  玄蜃头陀点点头,裴宣又道:“等会儿若然齐真人一时收拾不了涂森,你老人家尽管出去助战,这肆内两个小妞儿,由不才和玉箫兄负责。一人服侍一个,料必手到擒来,永绝后患。”他才辩绝佳,最后一句“永绝后患”,玄蜃头陀登时大大放心,亦不怀疑他们另有私心。  展鹏飞眼看齐空玄和徐森走出肆外右侧的空地,显然真的要拼斗。而玉箫生、裴宣和玄蜃头陀等三人却当真不插手相助,心中一片茫然,全然猜测不出局势何以变成如此。不过这些人窝里反,说不定屠龙小组从此冰消瓦解,则对自己实在大大有利。  只是那勾魂客涂森对自己很好,初见无邪仙女时如此,目下也是如此,自应出手助他才是。但若是出手,却又必定促成了那邪派四大高手同仇敌忾,反过来对付自己。不但情势危险,只怕还得连累了王妙君和程云松他们。  他心念连转,还未想出计策之时。外面的涂森和齐空玄已经交待过场面话,出手相拼。  只见血八卦齐空玄首先挥动八角金牌抢攻,呼呼呼一连攻了三招,每招三式,共是九式。他这面八角金牌看来十分沉重,但使得轻灵迅快,宛如闪电一般。但见金光万道,牌影如山,围绕住涂森。  涂森的长剑也闪耀出千百点银光,竟是以快打快,剑发如风,叮叮之声不绝于耳。一听而知乃是剑尖刺中牌身之声。  展鹏飞乍听之下,几乎脱口喝出彩声。  原来那齐空玄的八卦牌是每招三式,骤如风雨,已是极快的手法。但涂森的剑更快,敌牌攻出的每一式,都被他在霎那间点中三剑,发出三下脆响。因此那齐空玄一招三式,涂森便是一招九剑了。  这剑牌相触之声,旁人耳中听来只觉有如繁弦密响,全无间隙。但展鹏飞却分辨得出招式中的精微奥妙。似这等快剑,世上罕有,真教他惊佩响往不已。  幸而他牢牢记得目前的险恶情势,所以硬是忍住了喝彩之举。  血八卦齐空玄一连攻了三招,共是九式。涂森三剑挡一式,共是挡了二十七剑之多。这不过是眨眼工夫而已,但见两人陡然分开,相距四五尺,一个扬牌一个挺剑的对峙着,双方的气势凌厉强劲之极。  直到此时,玄蜃头陀、西儒裴宣、玉箫生等才一齐喝彩。显然这些邪派高手,无一不看出涂森剑法精妙所在。  展鹏飞心中叫声侥幸,如若刚才一早就喝彩的话,则这些邪派高手们必定立时发现他过人的眼力。从这一点破绽,他们不难追出他的真面目。  崔小筠忽然站起身,高声道:“两位不要打啦,兵凶战危,何必冒这种险呢?”  她一直向外面走去,展鹏飞、程云松等都大吃一惊。程云松叫道:“小筠,你上哪儿去?快快回来……”  崔小筠头也不回,应道:“不,我出去劝劝他们……”  她的话声忽然咽住,还吃了一大惊,因为一张丑陋的面孔几乎碰上她的面庞。  崔小筠去势虽急,说停就停,陡地煞住脚步。讶道:“玄蜃大师,干吗拦住我去路?”她老早就眼见蜃玄头陀很丑陋,但直到现在才深切感到此人真是丑得出奇,也丑得可怕。  玄蜃头陀咧开大嘴,狞笑道:“小姑娘,你打算帮哪一个?”  崔小筠道:“我不帮哪一个,只想劝开他们,叫他们别打架拼命。”  玄蜃头陀说道:“胡说,你分明想帮勾魂客涂森……”  崔小筠讶道:“不,没有这个意思呀!我为什么要帮他?”  玄蜃头陀仰天大笑,道:“血八卦齐空玄道友比洒家好看不到哪里去,涂森年轻英俊,你不帮漂亮的小伙子帮谁?”  崔小筠却是诚心诚意打算劝架而已,本来不偏袒任何一个。她身在佛门,宅心仁善,慈悲之念一起,不知不觉冲出座位。想不到在玄蜃头陀眼中看走了样,完全不是那回事。她摇摇头,道:“大师,你也是出家之人,怎忍心坐视他们争杀?再等一会儿,那两人必有死伤,岂不是有违佛门慈悲之旨?大师你去劝劝他们好不好?”  玄蜃头陀勃然大怒,那张面孔一旦加上愤怒之容,变得更为奇丑可怕,他左手一伸,五指箕张,向崔小筠右肩抓去,口中喝道:“你敢当洒家的话是放屁……”手掌才一吐出,指力激射,已罩住崔小筠“肩井”、“缺盆”两处穴道。  斜刺里玉箫生朗朗喝一声:“玄蜃大师不可下此毒手……”只见白影一闪,他的人已移到玄蜃头陀身侧,手中玉箫划出,微风轻拂玄蜃头陀手腕。  玄蜃头陀若不缩手,腕脉非被那支玉箫划上不可,只好猛然收回抓出之势。玉箫生的玉箫也同时撤了回去,笑吟吟地连连摇头。  玄蜃头陀胸口一阵疼痛,宛如被人打了一拳似的。原来他随手一抓,已施展出数十年精修苦练的拔鼎功,真力从五指指尖奔泻而出,去势极猛。这一陡然收回抓出之势,内力激荡,由于自身空虚,抵不过撤回来的那股真力,等于挨了一记重重的反震,胸中血气翻腾,五腑六脏给震疼了。  他急急运转真气,调和血脉。那股真气在任督二脉一转,这才疼痛稍减。当下怒不可遏,凶眼灼灼盯住玉箫生,厉声道:“好小子,你这是真干,是不是……”他性情凶暴,若依了平日口气,根本就不必搭话,出手猛攻就是了。可是他撤回爪势之时吃了暗亏,一时还未完全复元,又深知道玉箫生手中的玉箫招式手法精妙无比,全力与争还不一定稳操胜算,何况体内真气波动未息之时,更无取胜把握,于是硬生生忍住了一口闷气。  玉箫生笑得十分温文和气,道:“大师请息雷霆之怒,这位姑娘年事尚轻,怎当得大师举世无匹的一抓?她当不住也还罢了,但她却是断肠府程兄的朋友,若是伤在大师指下,程兄焉能坐视?这么一来,大师与三阴教种仇于前,与断肠府结怨于后,这算盘实在打得不合算啊?”  玄蜃头陀作恶称雄多年,一点儿也不怕涂森或程云松,但若是变得公然与这两派为敌,却十分不妥当了。于是换上一面诡笑,道:“那么依你之见,难道让这姑娘出去打扰齐空玄他们么?”  玉箫生道:“这等事情解说一下就行,这位姑娘不是不讲理之人……”他转眼望住崔小筠问道:“姑娘你贵姓啊?”  崔小筠道:“我姓崔……”她还想说出去劝架的用心,玉箫生已道:“崔姑娘,区区不跟你打诳,外面那齐真人和涂森已用拼命的打法,固然看来残忍可怕。但他们都是高傲自负的人,若是不分出一个高低强弱,你劝得了今天,可劝不了明天,难道你天天跟着他们不成?”  崔小筠一怔道:“那怎么办?”她慈悲之心出自天性,眼看肆外两人对峙已久,大战一触即发,心中甚急。  玉箫生道:“没有办法,除非……”底下“分出生死强弱”那几个字还未说出,忽然心头一震,原来崔小筠那种悲悯的神情,使她的娇靥突然变得加倍的美丽,还发射出圣洁动人的光辉。玉箫生平生阅人多矣,但像她这般感人肺腑的美丽,这辈子还是初见,不禁一呆,那句话竟说不出口。  不但是他,连玄蜃头陀和斜侧的西儒裴宣见了也是一愣,嘴巴不觉张大。  其他展鹏飞、程云松等人,因在后面,看不见崔小筠正面,是以还不知道。只发觉那玄蜃头陀、玉箫生等人戾气全消,大概不会对崔小筠怎样,是以都暂不做声。  玉箫生启口道:“虽然没有办法,但他们的下场也不至于分出生死那么可怕……”  崔小筠大感安慰,问道:“先生这话何以见得呢?”  玉箫生道:“他们本来没有深仇大恨,何况我们大家曾有约定,涂森兄若是接下了十二招,就算是半个自己人。这时再由其他人出手,要他再接十二招,他再接下这十二招,就完全是自己人了。你想想看,既然都变成了自己人,还有什么好拼命的?”  崔小筠嫣然一笑,道:“原来如此,多谢先生指点,刚才倒是我多事啦!”说罢,退回座位。  她哪知道玉箫生慑于她慈悲圣洁之美,不忍拂她之意,所以把一件诡邪险恶的生死之斗,说得和和气气,在这番话当中,只有一部分是真的,便是“十二招”的限制,但那仅仅是涂森答允代表三阴教参加屠龙小组,才有这个限制。要知天下六大邪派虽是互通声气,但这些邪派高手往往互有结怨,因此定下两关十二招之限,如果参加之人有仇恨,便可让他利用这十二招报复,过了此数,便须停手。若然尚有别人也有仇恨,还可再来一场十二招的拼斗。两场过后,就不许再斗了。  现下涂森不曾答允接下十二招,等于说不肯参加屠龙小组,因此齐空玄不须受十二招之限。  这个七星教的妖道,一看涂森剑招精奇,尤其是手中之剑通体漆黑无光,劈刺之时无声无息,久闻他勾魂三剑剑无虚发,心想:这个混蛋剑招如此高明,势难仗着重兵刃克制他,还是跟他拼斗内力为妙。  念头一转,立即展开最擅长的十二金牌杀手,只见他挥牌砸扫,快如风水。那十二金牌杀手分作前三牌,后三牌,左三牌,右三牌,脚踏北斗璇玑步,身形飘忽不定。一时牌影如山,重重裹住了涂森。  涂森运剑抵御,拆了三四招,但见敌人八卦阵牌势凶猛迅急中,又含有诡异飘忽手法,心想:这牛鼻子武功当真高明之极,我若有连城璧、玉城霞二女联手,自然不会怕他。但目下二女受阻,因此不得参战,这情势恐怕不太好……  要知三阴教秘传内功,擅长分心制敌,是以早先酒肆内所发生的情形,他完全看见了。既然连崔小筠也受阻,所以他不敢怠慢,长啸一声,施展出勾魂三剑绝艺,但见他在如山的牌影中忽耸忽伏,剑势凶毒诡奇,全是凌厉抢攻之势。  齐空玄的八卦牌圈子扩大,一时不能欺近。两人竟打个旗鼓相当。  展鹏飞亲自领教过涂森的勾魂三剑,见他身形忽然跃起,忽然伏击,晓得那是“上天无路”和“入地无门”两路手法,不觉微微而笑。  若论招式手法,涂森的勾魂三剑凌厉诡奇,快逾闪电,齐空玄的金牌沉重了一点,相比之下,不免有迟滞之感,但齐空玄牌上催动内力,黏卷敌剑,迫得涂森只敢用剑尖疾点牌身,以巧劲借力荡开牌势,可不敢以剑身挡架。因此双方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十四五招过去,齐空玄牌上内力越来越强,风声呼啸震耳,涂森的长剑渐渐受制,转动之间已不似开始时那么飞腾灵动。  展鹏飞心下微讶,忖道:涂森乃是三阴教高手,难道瞧不出齐空玄用内力黏滞他剑法的企图?何以剑招都只攻齐空玄牌势正面?如若是我,老早就着着从反势迫攻,使敌人内力只能发挥一半。奇怪……奇怪……  他哪知自从获得了老狼谷秘传水火绝命神指心法,那水火两行的运功诀要,正好补足他自小苦修多年的五行门内功,登时由平凡而跃为灿烂,这五行合运的真气内力,威力强大无伦。因此他从前使不出的刀法招式,如今轻易就可施展。眼力见识也随之而高了许多级。  忽听“叮”的一响,牌山剑海一齐消失无踪。只见齐空玄持牌迎头砸压,涂森则剑势上扬,剑尖抵住敌牌,两人各运内力拼斗。  直到这时,玄蜃头陀才喝一声彩,大声道:“齐道兄加点劲,好让三阴教另派别的人来。”  他们具是大行家,一看之下,已知齐空玄功力较强,也晓得他本意要与涂森拼斗内力。现下已达到目的,胜算在握。他们对三阴教不肯参加屠龙小组之举,大为恼恨,是以人人偏向齐空玄,替他喝彩助威。  三阴教的王城霞、连城璧二女齐齐站起身,玄蜃头陀喝道:“哪一个敢出去插手助阵,洒家先宰了他。”他相貌凶恶,配上五色缤纷的僧服、又诡异又可怕。  玉箫生也摇手道:“两位姑娘别急,涂兄与齐真人以一对一,公平拼斗,谁都不该上前插手。照理说我们这儿几个人都应该出去帮忙齐真人才是,但如果你们不出手,我们也保持中立,好不好?”  玉城霞和连城璧对望一眼,心想玄蜃头陀、玉箫生和西儒裴宣,俱是各派著名魔头,他们若是插手,情势自是比之都不出手更为危险。第1页结束
刀影瑶姬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刀影瑶姬》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刀影瑶姬"的人也喜欢:

  1.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2.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3.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4.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5.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6.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7.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