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影瑶姬第54部分阅读-刀影瑶姬全文阅读-刀影瑶姬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刀影瑶姬  »  刀影瑶姬第54部分阅读

刀影瑶姬第54部分阅读

狄仁杰“哦”了一声,道。“那么展鹏飞呢?”  裴宜道:一他……他还陷在火狐地洞中……”  孙小二大声问道:“斐兄!展老弟无碍吧?”  裴宣道:“他好得很……”  接着不待狄仁杰询问,便将展鹏飞陷在地洞的情形说出来。当然洞中溢水,和趁机要挟展鹏飞交出火狐之事,他都设词掩饰过去。  孙小二道:“这么说,火狐是展老弟捉到的!”  裴宣道:“是他进洞捉到的没错!”  ****www。  》() 尾声  孙小二道:“既是如此,天魔令应该等展老弟出洞之后交给他才合理!”  狄仁杰点点头,裴宣却冷笑一声,道:“狄前辈!你不能如食诺言!”  狄仁杰讶道:“你不是已经自承火狐是展鹏飞捉到吗?”  裴宣道:“不错!但是狄老前辈你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  狄仁杰徐徐道:“我说过什么话?”  裴宣道:“你说过只要能交出火狐,便可得到天魔令,不问他是用什么手段得来的!”  此言一出,场中一时嗡嗡议论。  狄仁杰沉吟一会,道:“老夫确曾这么说过!”  他顿了一顿,又道:“那么天魔令应该交给徐森或者是你?”  裴宣断然道:“当然应该交给涂森兄!”  这句话不但大出场中诸人意料之外,就是涂森也大感讶异,心想裴宣据理力争,居然是要将争到的天魔令送给他。  涂森凛然自忖,他并不因裴宣的大方而感到高兴,反倒因摸不透裴宜的用意,而感到惴惴难安。  狄仁杰微微一笑,道:“裴宣!你这样做不会反梅吧?”  裴宣皱眉忖道:狄仁杰这一笑有何含意?  可惜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思虑,只好道:“晚辈决计不会反悔!”  狄仁杰笑容依旧,道:“好!那么老夫便交给涂森!”  裴宣心想:你将天魔令交给涂森,反使涂森增加麻烦,我只要多费点心思,一到适当的时机,还怕涂森不交给我。  他为人工于心计,可说诡计多端,天下无人能及。  换句话说,他早已看准眼下群雄环集,就算是拿到天魔令,想走出幽灵谷也不是件容易之事,因此他打算利用涂森冒这个险,等处境安全之际,再设法自涂森手中接收回来。  但裴宣千虑一失,只见狄仁杰这时已将涂森召了过去。  涂森侧着身子,附耳聆听狄仁杰说话。  相隔大约有丈许远,狄仁杰又是悄悄对涂森耳语:裴宣自然没法听见。  但是他从涂森时喜时忧的表情,微微感觉大大不妙。  他飞快地在心中思忖,突然间心底一震。  这时场中诸人,也都看出狄仁杰的举动,竟是在向涂森传天魔令的口诀。  裴宣大起恐慌,如果涂森将天魔令上的武功口诀记在脑海之中,那么他裴宣想套他转叙出来,可就难上加难,简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忙抗声道:“老前辈!你可是在传口诀?”狄仁杰道:“是啊!”  裴宣道:“这……这太不公平吧?刚才你不是说要给天魔令的吗??  狄仁杰哈哈一笑,道:“给不给天魔令与你裴宣何干?”  裴宣怔了一怔,狄仁杰又道:“人家涂森乐意接受老夫口授天魔令口诀,事不关你,你何必紧张呢?”  涂森道:“是啊!这一来,我等于将天魔令藏在脑中,无须担心有人觊觎,对也不对?斐兄!”  裴宣弄巧反拙,不禁把涂森恨得暗中切齿不已。  狄仁杰传完天魔令口诀,提高声音道:“老夫已将天魔令上六种武功手法,全部传给了涂森,等于已当着天下同道之前,实现了老夫昔日诺言,请诸位在场的同道做个见证!”  裴宣却道:“但老前辈仍将天魔令藏为己有,岂能令人心服?”  他的这句话,大有指责狄仁杰将天魔令藏为己有,企图又要利用它一次。  狄仁杰却仰首一笑,道:“天魔令在老夫眼中,已无太大用处,你以为老夫舍不得将他交出来?”  裴宣道:“这并不是晚辈一人有此感觉……”  他将言语轻轻一带,在场的人莫不为之动容,心中泛起与裴宣同样不平之感。  狄仁杰好整以暇,道:“裴宣!纵使你们大伪教之人,有舌绽莲花之能,今日你也难达到挑拨是非的心愿!”  他扫了大家一眼,道:“老夫昔日初练天魔令上秘技之时,不幸走火入魔,就已经考虑到天魔令留在身旁,终是祸患,因此老夫命劳典将天魔令自绿谷断崖之上,投进了绿溪源头的寒潭之中……”  众人惊呼出声,只听狄仁杰又道:“那时,寒潭的唯一通道有紫蟒把守,四壁又是人类绝无法攀登的千丈断崖,加之寒潭深不可测,潭水冰冷彻骨,无人有潜入潭中打捞天魔令之能,哈……老夫将令上口诀记在脑中,岂不相当安稳吗?”  裴宣道:“原来你早已存心不良……”  狄仁杰冷眼一扫,道:“可老夫得了火狐,并未失信于人呀?”  他一想到火狐在手,不由得高兴的笑了起来,这也难怪,多年心愿,一旦得偿,狄仁杰哪有不得意忘形之理。  从此,他大可不必担心走火入魔的事被人知道,也不必再担心他的女儿狄可秀帮不帮他取得火狐。  火狐业已到手,狄仁杰似乎大感满足,只要喝下火狐的热血,他又可称雄武林。  站在他轿旁的雷芸君却道:“狄前辈,咱们回药宫吧?晚辈好替前辈合药治病!”  狄仁杰眼睛一亮,道:“对!咱们回药宫去,还得请姑娘费神合药……”  他显得兴冲冲的样子,一扫先前那种萎靡不振的神态。又道:“如今我郑重在此向天下武林宣布,天魔令看掉在寒潭之中,已不属狄某所有,只要谁有办法捞获到,天魔令先属于那人,与狄某无关!”  话一说完,向在场的人略一拱手,两名随行轿夫将他抬了起来,劳典抱着火狐在后,就要离开众人而去。  这时紫毒洞中走出了展鹏飞,高声道:“狄老前辈请留步!”  狄仁杰挥手停住软轿,早有孙小二等人拥着展鹏飞走了过来。  高晋和阿平等人,本业决定在狄仁杰离开之后,合力逼使裴宣回去寻找展鹏飞,此刻一见展鹏飞好端端的走了出来,不禁都舒了一口气。  就是裴宣亦有如释重负之感,他没能得到天魔令,正担心遭受三阴教或七星教的报复,展鹏飞这一出现,对裴宣而言,是喜多于忧。  只见展鹏飞英气勃发的走到狄仁杰轿前,抱拳一礼,道:“武林后学展鹏飞,见过狄老前辈!”  狄仁杰仔细端详他,好一会才道:“果然是人中之龙,一品人材,阁下英气逼人,不逊老夫当年!”  这话大有惺惺相惜之慨,但却透出狄仁杰心中那股念念不忘的权欲之念。  展鹏飞不卑不亢,道:“老前辈这么一走,晚辈觉得大有不妥!?  狄仁杰一怔,道:“此话怎讲?”  展鹏飞道:“因为老前辈未照当年誓言,处理今日场面!”  狄仁杰笑一笑,道:“你觉得老夫不应该得到火狐?”  展鹏飞道:“应该!”  狄仁杰讶道:“那么一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之处。是不是老夫没有将天魔秘艺传给你?”  展鹏飞摇摇头,道:“也不是!”  狄仁杰忽然变色,道:“敢情你在无理取闹?”  展鹏飞面不改色的道:“晚辈所指的并不是天魔令的问题!”  狄仁杰道:“什么问题你快说来,不必吞吞吐吐!”  展鹏飞道:“敢问前辈,你可记得当年向天下同道扬言,为什么要以天魔令交换火狐的吗?”  狄仁杰心底一凛,故作不知的道:“老夫向武林同道说些什么?”  展鹏飞轻轻哼了一声,道:“老前辈昔年向武林宣称,以天魔令交换火狐的目的,乃是要以火狐内丹医治令媛狄可秀的绝症,难道说老前辈给忘了?”  狄仁杰两眼一瞪,道:“就算是老夫说过这种话,于你何事?”  “展鹏飞一晒,道:“虽然事不干晚辈,可是晚辈却为此事深为前辈遗憾!”  狄仁杰叱道:“放肆!你敢在老夫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展鹏飞淡淡一笑,道:“老前辈用堂皇的理由取得火狐,其实只想火狐血合药,治好自己的病体而已,根本不顾令媛生死,想来令人心寒……”  狄仁杰强自忍住胸中怒火,道:“老夫取回火狐,你凭哪一点断定老夫不会将内丹让小女服下?”  展鹏飞道:“晚辈当然敢如此断定……”  狄仁杰徐徐道:“你当着武林同道面前损老夫令誉,今日要不说出个理由来,老夫立叫你血溅五步!”  展鹏飞仰天长笑道:“哈……理由我当然会说,而且要当着武林同道之前说出来,好叫人人知道扬名武林数十年的燕云大侠狄仁杰,只不过是一名沽名钓誉的老独夫!”  狄仁杰气得一站而起,但他却发现展鹏飞昂然屹立在他的面前,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两道如炬的目光,仿佛两把利剑,直刺进他的心坎底处。  他突然一凛,涌起平生未曾有的心虚之感,一时之间嚅嚅说不出话来。  展鹏飞却又道:“老前辈,如果你认为我冤枉了你,误会了你,那么请说话呀?”  狄仁杰象只斗败了的公鸡,颓然坐了回去,道:“我……我是个沽名钓誉的老独夫?”  展鹏飞道:“你一心一意的只想到恢复自己的功力,不顾父女之情……”  狄仁杰嗔口道:“住嘴!拿证据来!”  展鹏飞心知他还不承认自己的自私短见,遂道:“好!晚辈斗胆请教一事,你捉火狐既是为了取内丹医治令媛之病,那么晚辈问你,你拿什么剥出内丹?”  狄仁杰一震,道:“这……这……”  展鹏飞道:“火狐内丹系日月精华所聚,外层坚韧,除非有晚辈的蓝电宝刀,否则寻常兵器决计无法剥开它,这和杀狐取血完全不同……”  他歇一下,迅速又道:“老前辈捉火狐的目的如在内丹,那么刚才自涂森手中换得火狐之时,定必会先考虑如何剥取内丹这个问题,但老前辈非但全不关心此事,而且火狐到手就显出心满意足的神态,急急要到药宫配药,这不就可证明老前辈真正目的吗?”  此言一出,狄仁杰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展鹏飞却不管这些,又道:“老前辈擒捉火狐的目的,既然是在取血自服,而不在取内丹救令媛,晚辈斗胆,不准老前辈将火狐携出幽灵谷!”  狄仁杰道:“你……你胆敢这样做?”  展鹏飞道:“有何不敢?老前辈自食诺言于先,晚辈不自量力,决计管定这件事,请将火狐留下来!”  狄仁杰道:“你要火狐何用?”  展鹏飞道:“晚辈要亲手破开火狐,取出内丹,奉赠给令媛狄可秀治病,也等于替老前辈实现了昔年诺言!”  这席话说得大义凛然,在场的人莫不耸然动容暗暗心折。  狄仁杰老羞成怒,愤然道:“劳总管!走!”  软轿重新抬起,展鹏飞一见狄仁杰虚伪若此,一生令誉就此毁于一旦,不禁深深为他惋惜。  他深知以好言相劝,未必能使视权欲为一切的狄仁杰所接受,当下叱咤一声,道:“劳总管,请将火狐留下,否则晚辈就不客气了……”  劳典抱着火狐,将前行的脚步停住,站在秋仁杰所乘的软轿与展鹏飞之间,举棋难定。  “劳典!你还不跟老夫走!”  劳典面有难色,道:“启禀主公!这……”  狄仁杰怫然道:“你敢不听?”  劳典道:“小的以为,小姐病在旦夕,不能不救她!”  狄仁杰道:“小姐的病当然要救,你先将火狐送回药宫……”  劳典举步欲走,展鹏飞却道:“劳前辈!火狐一刀便可毙命,超过半个时辰内丹就委缩成废物,狄仁杰在逛你!”  劳典道:“启禀主公!小姐是小的自小亲手带大,情逾骨肉,倘若展少侠此言不假,小的岂不断送了小姐一命?”  他的声音有点哽咽,显见他对狄可秀的情份,委实非可寻常。第1页结束
刀影瑶姬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刀影瑶姬》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刀影瑶姬"的人也喜欢:

  1.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2.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3.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4.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5.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6.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7. 刀影瑶姬 

    刀影瑶姬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