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6部分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全文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狡猾的风水术师  »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6部分阅读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6部分阅读

“兄弟,谢谢你的信任。”我感谢的说。  “龙师傅,别叫我兄弟,你认识的朋友全都是爵士名流,我实在高攀不上,你叫我阿差行了,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叫我。”阿差说。  “好!阿差,你有什么事吗?”我直接称呼狱警为阿差。  “龙师傅,刚才听你说,明天要请专科医生为你诊病,想必你是不想被送回收押所吧?不过,这个方法……”阿差没有说出口,只是猛摇头向我明示。  “哦?为什么呢?”我好奇的问。  “律政处只接受政府医生的报告,若有大病想治,就要设法得到保释,要不然等死的机会就越高了,我想你还是扮上吊比较有用。”阿差说。  阿差是狱警,应该看过不少类似的案件,照理听他的话准没错,可是我扮上吊,会不会影响法官对我保释,而有所故虑呢?  “阿差,不会吧?要是我有上吊的记录,法庭就会关着我,不让我保释了,难道不怕我保释后会自杀吗?”我说。  “龙师傅,我不会指条死路你走,你是名人加上身旁那么多名爵、大状等等,试问你死在外面和死在里面,律政处和法庭会怎么想?死在外面,一干二净,既省钱又省时间,加上一句畏罪自杀,四个字便解决了。万一不让你保释,而你又死在里面,那份报告要谁来写?律政处和法官不是笨蛋,同样是吃白米饭的人嘛!”狱警阿差小声的说。  阿差这话说得很有道理,难怪很多有钱人都可以保释,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我不能不称呼你一声差哥了,这样我该怎么自杀?”我小声的问。  阿差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床单,接着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我明白了,是用床单箍自己的脖子。  “谢谢你,我龙生逃过此劫,定会好好报答你。”我说。  “龙师傅,客气了,我相信你会没事,不过,要小心庄警长,他不是好人,一切等你出去后,我到龙生馆找你。”阿差说。  “你知道我的龙生馆?”我问。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偶像,哈哈!”阿差说。  晚上,我终于看准机会,来个自杀行动,果然惊动了整间医院和警方,最后要特别的看管我,目的是不给我再有自杀的机会。  第二天,邓、邵爵士、谢芳琪大律师、李若莹律师、陈老板和静雯都来了。  “龙生,昨天我和律政处通过电话,他们不批准你聘请专科医生,但我用律师楼名义,发出一份文告,要律政处解释理由。”芳琪说。  “我知道,所以我昨晚多了个自杀记录,相信到时候法官也不想留我在收押所,对了,谢大状,上堂的排期怎么了?”我问。  “申请成功,明天早上十点出庭。”芳琪说。  “谢大状,你办事能力真强,或许说你的面子够大,谢谢!”我奉承的说。  “时间算是给你控制了,问题是相术之谈,不知能否见效?”芳琪嘲笑着说。  “谢大状,你认为保释成功的机会有几成?”我笑着问。  “六成!”芳琪说。  “既然谢大律师已经有六成把握,胜算在望,若想得到另外四成把握,只要明天你手指涂上红色指甲油,不停找机会指着法官,那其余四成把握,也会落入你手中,相信吗?”我笑着说。  “胡扯!法庭是讲证据和供证的地方。”芳琪不满的说。  “谢大状,你说我胡扯也好,不信也好,但你明天涂上红色指甲油,心口会涌上一份无比的自信心,这份自信心也是你前所未有的,记着是明天才涂上指甲油,你答应过邵爵士,会尽量配合我的,对吗?”我瞪着芳琪说。  “好!我明天就涂上红色指甲油,到时候出什么差错,可别怪我。”芳琪说。  “谢大状,我明天需要出庭吗?”我问。  “一定要,但只做转上高院候审的手续。”芳琪说。  “谢大状,意思是说,我不需要和你配合什么供词了,对吗?”我问。  “明天,你不用说什么,一切我会向法庭说。”芳琪说。  我相信秘笈所说的红光,对方用红色伤害我,没想到红色,也是我救命之色。  第七卷第八章陈老板的苦衷  谢芳琪大律师和我谈好后,陈老板心急抢着上前和我说话,这两天虽然我住在医院里,但感觉好像身在皇宫,皇帝召见大臣般,只是少了叩头的礼仪罢了。  “龙师傅,刚才邓爵士在车上,已经说了你的事情给我听,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你为什么那么失策,踩中对方的陷阱呢?”陈老板问。  我听着陈老板说的话,可是眼睛却偷望静雯,自从在酒店被她掴了一巴掌后,已经很久没和她说过话,当日跟踪静宜,也只不过是远远见过她一面,至今正面对望着她,她仍如往常般性感迷人。  然而她今天穿上浅绿色的中间排钮套装,显得更青春艳丽,充分发挥出时尚少女的美感。  静雯纤细的小腰,扣上一条两吋半的黄色皮带,不但展示出她苗条的纤腰,也把上衣缩紧,令胸前两座饱满的乳峰,插云般的高高尖挺,而白金黑点的中排钮,无意中把两座高挺的乳峰,分出楚河汉界,似在比试,分个高低。  长不过膝的短裙,展露一对性感的美腿,加上深绿色的丝袜,不禁令人狂想,双腿顶端的春桃,可曾已流出浓香的蜜汁……  “龙师傅……龙师傅……”陈老板拍了我几下肩膀,把迷幻的我带回现实中。  “没事!我刚起了一个卦。”我掩饰的说。  “师傅,你又起卦了?”邓爵士问说。  “嗯……今天陈老板找我,卦说是有求于我,但又不利于我……”我说。  “师傅,怎么算出陈老板有求于你,又不利于你呢?”邓爵士好奇的问。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到我身上,身边的狱警阿差,更是挺直腰,聚精会神的听。  其实我不是在起什么卦,只不过被性感的静雯,引得我痴痴入迷罢了,接着被陈老板拍醒,脱口而说是起了个卦,既然大家正期待想知道我起了什么卦,我只好瞎编一个。  看见陈老板手上拿着文件,想起当日他要我签什么文件,也说过要加我薪金什么的,但此刻我惹上强奸的官司,不多不少也会影响他公司的声誉,没理由还会加我薪金,恐怕是封解聘书,所以说有求于我,又不利于我。  万一真的是加薪,工作自然会多,也可算是不利于我,这种活动性的藉口,我随时可以搬上一百几十个。  “陈老板,你今天想见我,是否有求于我呢?”我问。  “哈哈!龙师傅,你猜对一半,我确实有事求你,但是有利于你哦!”陈老板说。  我心想那肯定是加薪了,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陈老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加薪给我呢?  “陈老板,那你把我猜中的一半,说给各位听听。”我拖延时间说。  “各位,我今天来是加薪给龙师傅,并和他订一份合约,毕竟怕他名成利就后,丢下我这个老头不理不睬,到时候我就损失惨重。”陈老板笑着说。  众人听了也笑了起来。  “等等!我说老陈,你还没说加多少薪金给我师傅?”邓爵士笑着问。  “对呀!老陈,加多少你还没说呢!说不定我会出手哦!哈哈!”邵爵士也加入话题。  “哎呀!两位身分尊贵的爵士,我怎敢在你们面前班门弄斧的,别戏弄我这位小小的商人了,我只是加十万元给龙师傅罢了。”陈老板有些不好意思说。  “哈哈!十万元不错了,等等……是指月薪吧?”邓爵士问。  “是……是的……”陈老板点头称是。  “嗯……那不错,年薪又多百万了,龙师傅,好运来了呀!”邵爵士笑着说。  我一旁看着邓、邵爵士两人戏弄陈老板,有些过意不去,不过,加十万元薪金给一个伙计,竟要加得如此尴尬,我还是头一回见,旁边的芳琪显得很不自然,我猜她也许不喜欢众人奉承我这位相士吧!  “陈老板,这可对我大大不利,不行呀!”我喝了一口水说。  “龙师傅,为什么会大大不利呢?”邵爵士好奇的问。  “对呀!龙师傅,我可是一番好意。”陈老板不满的说。  “各位,容我龙生说一句,房间的诸位,都是我龙生的贵客,是一等一的大人物,而我龙生算是什么东西,要不是当日得到陈老板的提拔,我龙生还是一个市井之民,如今,我算有些小成就,但饮水思源四个字,我不敢忘记,要是我接受加薪,不就说明我是见钱眼开的吗?”说到见钱见开,不禁咳了两声。  狱警阿差顺手递了杯水给我。  “大家看到了,我龙生不幸惹上官司,狱警对我也以礼相待,为什么呢?因为睡在这张床上的龙生,不是往日的龙生,而是陈老板提拔的龙生,陈老板对我这份知遇之恩,我应该是无条件帮他,对吗?而今天我得到各位的鼎力相助,日后别说帮,就算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龙生只说一个字,行!”我激昂的说。  众人响起激烈的掌声,最好笑是芳琪也无奈的拍起手,为什么我会说无奈?因为她拍手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是两个模样。  “难得龙师傅有这种想法,我邵一夫阅人无数,很多人发财之后,便忘了根本的所在,而今龙师傅虽然不幸惹上官司,我相信以他忠厚的心,必会得到上天的庇祐,我敢说龙师傅是无辜的、是清白的!”邵爵士激动拍拍我的肩膀说。  邵爵士拍我肩膀的感觉,一次比一次亲切,我看见他的眼睛红红,似要哭的样子,而我被他拍了肩膀后,也有想流泪的冲动,我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邵爵士这次是第六次拍我的肩膀,我不知为何有冲动想哭的感觉,我开始害怕第七次的来临,怕到时候真的会哭了出来。  “我相信师傅是无辜的。”邓爵士举起手说。  “我也相信龙师傅是无辜的!”门外响起一把女人清晰的声音。  大家向外一看,原来是静宜走进来,并激动的举起手说。  “妹,你怎么会来?”静雯上前和静宜说。  “姐……等会……我向你解释。”静宜推开静雯,走到我的床边。  “大家好,我是静宜,是小学英文教师,她是我姐姐静雯,刚才我在门口,听见各位说的话,今天我也想向大家说一件事,因为这件事令我实在感动,你们看这些……”静宜从袋里拿出一大堆钞票放在我床上。  “这钱……是……”众人异口同声的问。  “在座各位可能认为这些钱,并不是什么大数目,是整整十五万,差不多是我一年的薪金,这些钱是龙生要巧莲姐姐,私底下拿给我医治我父亲的手术费,并吩咐巧莲姐姐不能说是他给的,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因为他怕我和姐姐不接受……呜……”静宜激动的哭了起来。  “静宜,别说了……别哭……”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十五万的现金。  “龙师傅,我没事……各位,现在龙师傅所面对的,极可能是终身监禁,但他仍担心我们的处境,你说这样的好人,会是残忍的奸虐犯吗?刚才听到各位激昂的支持,所以忍不住也为龙师傅说句话,请恕我冒昧。”静宜低声哭泣的说。  “不好意思,我妹妹失礼了!”静雯马上把静宜拖到另一旁。第1页结束
狡猾的风水术师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狡猾的风水术师》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狡猾的风水术师"的人也喜欢:

  1.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2.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3.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4.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5.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6.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7.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