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9部分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全文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狡猾的风水术师  »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9部分阅读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39部分阅读

“好吧!既然你们不想老公留在家里喂你们,那我出去喂别的女人吧!”我笑着站起来说。  “嗯……只要你还会出去喂女人,表示你仍有活力和自信心,去喂吧……我们饿了会互相喂对方……嘻嘻!”巧莲色迷迷的望着碧莲说。  “龙生,什么时候能带静宜给我瞧瞧,我很久没见她了。”碧莲问。  “我会尽快安排静宜来这里,上次我已经给她十五万,做她父亲的手术费,你不用担心,总之,你保持沉默,等好消息就行了。”我说。  “嗯……谢谢你……”碧莲说。  目前我手头上有什么事,需急着办好的呢?  “对了,酒店的房间,我还没有退房,而刘小姐给我的一百万,我还不知道要帮她做什么?要不然我先去把房间退了,顺便把她那件事处理好,免得让人说我龙生收了钱不办事。”我说。  “龙生,你第一件事就到酒店去,不怕被记者们缠上吗?”巧莲问。  “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到外面受了什么气,回来发泄到你两个身上。”我说。  “好!龙生,果然就是龙生,不管你受不受气,只要你想发泄,两座大门随时为你打开,哈哈!”巧莲开心的说。  “我上去为你准备西装,要穿什么颜色?”碧莲问。  “黑色!”我大声的说。  “哦!我马上去拿。”碧莲急忙路上楼。  我选择黑色西装,目的是不想让人轻易认出我来,加上黑眼镜一戴,恐怕能认出我是谁的,就没有几个了。  换了黑色西装后,原想驾自己的跑车,可是怕记者认出,于是改变主意转搭计程车前去。  在计程车上,脑里想刘小姐为何出一百万给我,究竟她要我帮她什么呢?而今我又犯上官非,会不会出现退钱的可能?幸好,那笔钱我捐给慈善机构,若真的要退回,叫她向慈善机构要。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谢芳琪怎会懂得用催情香薰?  这个问题,恐怕我很难找出答案。  第八卷第四章芒果树的阴谋  计程车来到酒店,我向周围望了一望,然后悄悄下车,快步走入酒店内。  今天酒店很清静,好像没什么旅客,于是我低着头走到接待柜台,办理退房的手续。  “龙先生,你的房间只有我们酒店的总经理才可以办,请你等一下,我通传刘总经理出来。”柜台小姐很有礼貌的说。  “好的,谢谢!”我点头说道。  响亮的高跟鞋声从我耳边响起,我回头一看,正是当日送支票到我店的刘美娟小姐。她举步轻身如燕,以高贵美态的步姿,娜娜多姿的走到我面前。她举步轻快,踏在地面,却带出稳实的步姿,此乃做事稳重的象征,难怪当日她会和沈万理,调换身分来试探我的虚实。  刘美娟走到我面前,发觉她的面相和当初所见差异甚多,当日她脸上的气色是紫带金光之气,鼻梁下隐藏掌令之威。但今天见她的脸上,别说带金气,就算应有的紫气也所剩无几,并铺上一层灰暗之色,幸好她人中之长和鼻梁下隐藏的掌令之威,总算能保住“三人之师”之势。  “龙师傅,你好。”刘美娟露齿一笑,伸出雪白的玉掌和我握手。  “刘小姐,你好。”我握着刘美娟的玉手,同时也留意她的面相。  刘美娟的脸上,仍是戴着一幅黑色框的眼镜,那条珍珠炼,依旧垂挂到胸前饱满的乳峰间,瓜子型的脸孔、尖挺的鼻子、唇红而不暗、齿白而不疏、声甜而不噪,拔挺的乳峰坚弹而不垂,算保有万贯家财之相。  “龙师傅,我脸上有何不妥之处?敬请指教。”刘美娟礼貌的说。  “哦……没什么……”刘美娟给我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有什么不安,又说不出来  “龙师傅,到我办公室里面谈好吗?”刘美娟微微笑的说。  “好呀!”这当然好,免得遇上麻烦的记者。  刘美娟带我走进酒店的行政楼层。  “丽莎,给两杯咖啡,一杯少糖多奶龙师傅的。”刘美娟向桌旁的女职员说。  我猜她是刘美娟的秘书,女职员听了后,忙点头称是,接着,马上起身替刘美娟打开办公室的两边大门,当大门打开,我整个人愣住了。  “龙师傅,进来呀!”刘美娟走进办公室,向我挥手示意说。  “好……好……”我边走边看说。  不是这间办公室的风水吓坏我,而是我从来想也没想过,竟会有如此大间的办公室,单单墙上挂的电视,已经超过三十部,画面不是播放电视节目,而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英文,而每部电视机上,都有一个时钟,我不知道是看股票还是看什么,我只知道对着它,命肯定不会长。  长长的会议桌,高高叠起的文件夹,种种不同类别的模型,这哪像间办公室,简直像个货仓。我开始明白,为何职位越高的行政人员,招待客人会选用会客室,今天,我总算知道会客室的诞生原因了。  “龙师傅,请坐。”刘美娟坐在大班椅上说。  我坐在刘美娟面前的会客椅上,望着她身旁那颗假芒果塑胶树,不知怎么总是觉得有些不妥,于是,抽出身上的小罗盘一看。  “刘小姐,等等……”我脱口而说。  “龙师傅,什么事?”刘美娟惊奇的望着我。  “刘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摆设,假的芒果塑胶树呢?”我问。  “这颗树是我生日时大舅送过来的,说什么是旺果树,有问题吗?”刘美娟问。  “哦……没问题……为何会送颗芒果树呢?”我脑海里想着,自言自语的说。  我想了一会,还是觉得别说什么,先试探刘美娟找我何事?顺便试探她大舅和酒店的关系。  “刘小姐,你大舅以前也在酒店上班?”我试探着问。  “以前我大舅是这间酒店的总裁,现在他已经离职好多年。”刘美娟说。  “那现在的总裁是……”我好奇的问。  “原本是我哥哥当总裁,可是他两年前遇上车祸,目前仍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变成植物人,所以我只好暂时接任总裁一职,因为总裁之位,要股东开会投票决定,所以总裁之位仍悬空着。”  “刘小姐,你的意思是说,目前你算是见习总裁,能否上位还要看日后表现,也就是说,你极可能在股东大会后,失去总裁这个职位,我说得对吗?”  “龙师傅,你说对一半,因为我们家族目前仍是大股东,所以总裁一职,仍会是我大哥。只可惜他出了事,而刘家又没有男丁,我又是个女的,除非我有很好的表现,要是我的表现不理想,股东是有权更换总裁的。”刘美娟叹气说着。  “那你找我是想帮你看风水,祈求好运?”我说。  “不!我是个实事求事之人,对风水不是很迷信,但有一点我很佩服你,就是你用风水神术,解开邓爵士认亲疑团一事。”刘美娟说。  “所以改变了你对风水的看法?今天要我在风水上指点你迷津?”我问。  “不!我对风水仍是不相信,但对你的神术很感兴趣。”刘美娟说。  “你是要我用神术帮你行好运?”我问。  “不!”当美娟要说的时候,女职员捧了咖啡进来。  今天怎么搞的,为何猜测之事全都猜错,我就快被刘美娟的不字烦死了。  “龙师傅,少糖多奶对吗?”刘美娟问。  我没有回答刘美娟,只是点点头,这个点头是佩服她知道我喝咖啡的习惯。  “刘小姐,请继续……”我喝了一口咖啡说。  “嗯……我不是对风水神术有兴趣,更不是想你在这方面帮我什么忙,我是想借用你的名气,或者说借用你的嘴,帮我做一件事。”刘美娟不好意思的说。  没想到我龙生可厉害了,居然可以用名气赚钱,感觉自己成了天皇巨星般,剪彩也可以赚大钱。  “难道要我为你公司剪彩?”我问。  “不!对不起,我听个电话。”  我示意刘美娟请便,其实我心里被个“不”字,气到说不出话。  刘美娟随便谈了两句,接着吩咐秘书,什么电话都不要接进来,可能她想当着我的面,给我一点尊重吧!  “抱歉!刚才我说不是要你为公司剪彩,而是要你在公众场合上,替我说一句话,因为我在金融风暴前投资了一块地,结果你该猜到肯定是亏了一笔钱,最不幸酒店业又偏遇上SARS,业绩滑落新低点,一切的不幸,好像冲着我来,眼前股东大会逼近,那块地会把我赶下台。”刘美娟神态忧虑的说。  “所以你想找我帮你替那块地,喂上一粒还魂丹?”我说。  这回总该猜对了吧!  “对!我就是希望龙师傅你能帮我一把,让我渡过这次股东大会的难关。”  “这个职位真的对你那么重要?”我把身体凑前小声的说。  “是,我不能失去这个职位。”刘美娟也凑前小声的说。  刘美娟凑前的动作,无意中露出低衣领的空间,一条深且惹火的乳沟,突然在我眼前一亮,最要命是她乳罩的吊带,无意中也露了出来,看得我浑身发热。  最要命就是这种,似看见又看不见的挑引,看到乳罩的吊带,又看不见乳罩杯,看见深深的乳沟,却看不见乳……  “为什么?”我再凑前小声的说,想让刘美娟再凑进我一点。  “因为我不能把哥哥的职位弄丢,要不然他醒来也会没有人生意义,我不能丢刘氏贵族的面子,况且还身在重男轻女的家族中……”刘美娟忧心忡忡的说。  可能刘美娟说话内心有些激动,导致胸前那条乳沟,微微发出震荡而把我深深的吸引住,至于我听入耳朵的话,也不是很清楚,唯一遗憾的是,仍是窥不见深盖在乳球上的罩杯。  “龙师傅,你明白吗?”刘美娟说。  “哦!明白!”我急忙坐好姿式说。第1页结束
狡猾的风水术师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狡猾的风水术师》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狡猾的风水术师"的人也喜欢:

  1.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2.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3.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4.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5.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6.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7.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