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2部分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全文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狡猾的风水术师  »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2部分阅读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2部分阅读

“是呀!这五粮液有股强烈的香蕉味,味道是很香,但纯喝酒的话,会觉得比较辣,但配上冻品,便是一流的佳配。”我说。  突然,我电话响起,原来是刘美娟拨给我,并告诉我她的心很不安,所以想见见我,最后,我征求静雯和静宜的意见,便叫她过来一起用餐。  “部长,刚才我点的菜迟一点上桌,因为临时有个朋友过来,要是外面有位姓刘的小姐找龙先生或龙师傅的话,请带她进来,顺便多摆一个位子。”我客气的说。  “没问题,龙生师傅。”陈锦红突然走进来笑着说。  原来是大明星驾到,看来他很给我面子,竟跑进来和我打招呼。一场礼貌的互相介绍免不了,不过,这位大明星的交际手段和人缘相,确实不错。  “龙师傅,你好威风,大明星也要和你打招呼。”静宜等陈锦红走出房外说。  “他是这里的老板,打招呼是难免的,来,喝杯!”我避开所谓的面子话题,毕竟我惹上强奸案,面子还是不提也罢。  “龙生,既然刘小姐要来,那我先和你谈谈,好吗?”静雯直截了当的说。  “嗯……好啊!请说。”我放下酒杯说。  “龙生,你有没有考虑和陈老板签约呢?”静雯说。  我正想回答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  “龙先生,刘小姐到了。”女接待员开门说。  今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所有的女人,都穿上性感漂亮的衣服,我刚才以为今晚静雯和静宜是全场最漂亮的,没想到三名都落在这间房里,真是兴奋极了。  刘美娟可能回家换过衣服,现在她身上穿的不是刚才见面那套,而是一套薄丝金黄色的中间排钮长袖上衣,下身是一件金黄色的长裤,脚上配了金黄色特尖顶又长的中东文化平底鞋,加上她身上的珍珠项炼,和无名指上的蓝宝石,真是挺有品味的,尤其是架在松开两粒钮扣上衣的眼镜,让人眼前是一大亮。  为何说是眼前一大亮,而不是眼前一亮呢?  试想想,眼镜真正是架在第三粒的钮扣上,那两粒松开的钮扣,真正裸出的位置,是垂挂珍珠项炼的雪白胸脯,是一对丰满乳房的正中央。虽然两粒钮扣松开了,但仍是遮掩着,并不是中门大开,隐约中仍可瞧见衣内金黄色的乳罩,还有雪白高挺的半个乳球。  有钱的女人,装扮就是不一样,尤其像刘美娟这种浸过洋水回来的女人,衣着不但大胆,而且态度豪放,很多人从外表可以看出,她是有钱的女人,但绝对没有人会相信,她仍是一名处女。  至今,我还是半信半疑中……  “刘小姐,请坐……”我怕这个动作给侍应生抢了去,即刻起身拉开椅子说。  “谢谢!”刘美娟对我笑了一笑说。  要命,再次窥见不该窥的乳房,而这次看得更加清楚,除了看见整个乳罩之外,最要命是她穿那半斜罩杯的胸围,只能遮掩两粒乳头罢了,而两团雪白乳球,差不多被掏出了衣外,不禁令我紧张得快要流出一身冷汗。  我说的要命,是龙根抵受不了这火辣辣的挑引,龙根在众目睽睽下,竟然跷了起来,而且还撑起了小帐蓬,吓得我急忙坐下,并用餐巾遮住下体的丑态。  刘美娟毕竟在商场奔驰过两年,基本的礼貌不用我说,她已经介绍完毕。  “来!我们大家干杯!”我再次举起酒杯说。  “干杯!”我们四人一起欢呼。  “你们要谈什么,可以继续谈,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回避一下。”刘美娟说。  “刘小姐,不用客气,其实静雯和我谈的,也有关于你。”我说。  “龙师傅,你叫我美娟好了,关我什么事呢?”刘美娟好奇的问。  “是呀!我们喜欢叫名,亲切点,我可以叫你娟姐吗?”静宜笑着对刘美娟说。  “当然可以,那我直叫你们静宜和静雯了,要不然两个人都叫黄小姐,怪怪的。”  “那我也叫你娟姐了。”静雯礼貌的笑着说。  听见静雯、静宜和刘美娟如此大方谈话,不禁想起家里的碧莲和巧莲两人,要是她们三人也成为我的女人,那就再好不过了。但能否相敬如宾,那就不清楚了,假使要我三个选一个,恐怕很难作出抉择,相信选择静雯的可能性会比较高。  “龙生,我刚提出的问题,你觉得怎么样?”静雯继续问。  “静雯,我不是不想帮陈老板,但我会被绑死十年呀!”我说。  “绑死十年有什么不好?起码这十年你有份安定的工作,再说你做风水相命这一行,今朝不知明朝事,你能担保每天都有贵人出现吗?”静雯不满的说。  “姐姐,要龙师傅被绑死十年,这可不是玩的。”静宜向静雯说。  “其实绑死有什么不好?起码十年以内不会失业,不会被栽员,你们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因为没被绑死,结果栽员的栽员,失业的失业,破产的破产。又试问被一间大公司绑死十年,有什么不好?哼!”静雯开始生气。  一旦发起脾气,酒精便更快上脑,静雯满脸通红,我猜想她是有些醉意了。  “静雯,你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只知道想帮陈老板,到底陈老板给你什么好处?你竟这样牵强的为他做说客?”我故意刺激静雯,想套她的真话。  “陈老板什么好处也没给我!”静雯生气的说了后,再喝了一杯酒。  “静雯,你先听我说,关于那张合约的阴谋,不是你想像中那般……”我把张家泉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静雯听了没说什么,静宜听了就忍不住小声的骂着,唯有刘美娟欲言又止的,可能她想说也说不出口,毕竟张家泉是她大舅,感到可耻尴尬吧!  “龙生,刘小姐在这里,我也照直说,相信刘小姐是明白事理之人,你龙生是当算命的风水师,张家泉给你一张十年的合约,那笔是多少钱,你算过吗?刘小姐给你只不过一百万,你一百万花光,谁可怜你?况且你能保证能解决刘小姐的难题吗?你别忘记你是生意人,还有官司缠身,万一被判入狱,谁可怜你?”  静雯说出一大堆道理,若在商言商,或以我现在的处境去冲量,她说得一点也没错,万一我入狱,那张合约确实够巧莲和碧莲的生活费,但道义上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如果我是刚出来谋生的龙生,就另当别论。  “姐!你怎能说这样的话,龙师傅怎能帮卑鄙无耻的小人呢!”静宜不满的说。  “张家泉是给龙生几千万的卑鄙无耻的小人,那刘小姐给了龙生什么?”静雯嘲讽的说。  “要是我大舅这件事解决了,我当上总裁一职,我也给龙生十年的合约,甚至给他三千万也行。”刘美娟忍不住的说。  “如果龙生帮不了你,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哎!算了,我不想再谈下去,不想吃了,你们慢用吧……妹……你和不和我一起走?”静雯起身拿起手袋。  “姐,你先回去吧……”静宜看也不看静雯一眼。  “那好吧!你们慢用!”静雯转身便走了出去。  第八卷第十章难以抉择  静雯走了后,静宜代表静雯向我们赔罪,其实我知道,静宜很不满意她姐姐的作风,只不过碍于维护姐姐的面子,压抑内心的不快,不想反驳罢了。  “静宜,你别这样说,整件事都是我大舅搞出来的,若要道歉的话,应该是我赔罪才对,这杯我喝了。”刘美娟大方举杯的说。  “娟姐,我陪你一起喝!”静宜干掉一杯说。  静宜今天有些反常,平时她很文静且不会乱说话,怎么说她也是一名教师,我猜想她内心,肯定有很多不满。  “刘小姐,你千万不要介意。”我说。  “你怎么又叫我刘小姐,叫我美娟吧!我不会介意的。”刘美娟大方的说。  “静宜,刚才你怎么顶撞静雯呢?我怕她会不高兴。”我试探着静宜内心的秘密。  静宜满脸通红的举起酒杯,再次喝光杯中的酒。  “龙师傅,你知道我姐姐为何要帮陈老板吗?她是有奖金拿的,我不满意她为了钱,竟不管你的死活,更不满意她不让母亲回家,你知道我多想念母亲吗?这些你不懂的,但我姐姐懂,但她为了讨好陈老板,不停在陈老板面前中伤你,还说你是信不过的小人。”静宜说。  “哦?静雯怎会这样说我呢?”我惊讶的问。  “龙师傅,你为我黄家做了那么多事,她不但不领情,还为了那笔奖金,不顾你的死活,一定要你签卖身契。当日在法庭她会支持你,无非是想你出来签约,我听了是多么的痛心,你是暗中掏出十五万给我们的恩人,她做的一切,我感到可耻,也无话可说,不过,她始终是我姐姐……哎!”静宜叹气的说。  “可是你回去后,也要面对静雯,我想你别想什么了,免得两姐妹为了我的事又吵架,我会过意不去的。”我说。  刘美娟脸带愁容的,将一杯一杯的酒,强灌入肚子里。  “龙师傅,我不想回家见到姐姐的,我很想念母亲,多么希望能和她一起住,对了,我母亲可好?”静宜问。  “静宜,你母亲现在情况很好,你希望我帮刘小姐,还是希望我签约?”  刘美娟紧张的望着静宜。  “我当然希望你帮娟姐,你在我心目中是好人,绝不会帮卑鄙无耻的人,要是你签了约,我肯定以后也不见你。”静宜激动的说。  “静宜,谢谢你支持我。”刘美娟兴奋的捉着静宜的手说。  “嗯……为我们的正义干杯。”我说。  “干杯!”我们三人举杯高饮。  “美娟,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龙师傅,你走了以后,我在办公室越坐越怕,于是跑回家。可是回到家里,一样是那样的怕,现在我三个哥哥成了植物人留在医院,父亲待在疗养院,家里剩下我一个,不知不觉中,想起底层的景象,和你说过什么奈何桥的,吓得我不敢独自一人留在屋里,所以约你出来了。”  “娟姐,你三位哥哥都出了事,家里没人谈天,真是很孤单,所以我生姐姐的气,绝对是没错,希望龙师傅能出手教训你大舅,对不起,我说太多话了。”静宜可能想起张家泉是刘美娟的大舅,即刻把话停住。  “没关系,我大舅是应该受到教训的,现在我很担心躺在病床的三位哥哥。”刘美姐眼睛湿湿的说。  “娟姐,别这样……龙师傅会救回你哥哥的……”静宜递上纸巾给刘美娟。  “谢谢你们支持我和安慰……谢谢!”刘美娟激动的流泪了。  “你们怎么了?现在我们是出来吃饭,工作了一整天,现在是放松的时候。我们暂且抛掉不开心的一面,反正明天不用上班,让我们好好享受今晚,忘记身上的不快和压力,现在我们只讲开心事,干杯!”我举起酒杯说。  “嗯……我们好好玩一晚!”静宜高兴的说。  “好吧!暂时抛开心中的不快,干杯!”刘美娟抹干脸上的眼泪说。  “龙师傅,你说的新娘鱼呢?”静宜问。  “哦?什么新娘鱼?”刘美娟好奇的问。  “不用问,干脆我们吃,我叫部长上菜!”我马上叫部长上菜。  “干杯!”我们再一次举杯高饮。  没多久,侍应开始为我们上菜。粤菜和潮洲菜就是不一样,粤菜是汤先上,而潮洲菜则是冻品先上。由于喝了烈酒,我非常希望能先喝到汤,解解体内的酒精。第1页结束
狡猾的风水术师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狡猾的风水术师》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狡猾的风水术师"的人也喜欢:

  1.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2.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3.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4.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5.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6.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7.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