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4部分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全文阅读-狡猾的风水术师TXT合集下载-撸尔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狡猾的风水术师  »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4部分阅读

狡猾的风水术师第44部分阅读

我怎会不出去呢!我只不过要享受多一刻的兴奋罢了。  “美娟,刚才你脱我的裤子,现在我也脱你的裤,你不会生气吧?”我说。  “愿赌服输,脱吧!”刘美娟虽然说得很豪气,但却闭上眼睛,身体有些颤抖,毕竟不曾被男人碰过的处女,身上自然而然,就会有那份惊怕的羞怯感,这点是装不出来的,也是大自然造人的一种特征。  我提着紧张的心跳,将手搭在刘美娟金黄色长裤的钮扣上,接着一松,在她三角洲之间的蜜桃位置上,将拉炼拉下,我感觉刘美娟的山谷是涨卜卜的,接着,长裤随着粉滑的大腿,慢慢滑下至地上。  刘美娟的金黄色长裤脱下后,露出一件白色小小条的蕾丝镂空内裤,蜜桃上呈现一片黑影,当我蹲下把她长裤捡起的时候,发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我猜想这会不会是她刚才用吸管吸酒,误中催情烟的证据呢?  不知静宜的内裤,是否也像刘美娟那般,湿透一片?  刘美娟回到座位上,我不停的窥望她三角之洲,龙根更加的冲动,摆好准备随时攻入她蜜道之势。  “终于有仇报仇了!”我即刻掀起气氛,不能让尴尬之风,继续笼罩刘美娟和静宜两人身上,只有斗气的话题,才能让她们更激动,更狂野!  接下来,游戏继续玩下去,这回不巧是碧莲输了,碧莲吸了香槟后,便点了静宜出去,母女就有母女那份感情存在,是不能动摇的一件事实,聪明的静宜伸手插入母亲碧莲的裙底,脱下裙内的红色内裤,避免了碧莲那份尴尬。  “不公平,我和刘美娟就脱成这样,静宜你太偏心了!”我先吵着想掀起气氛。  “没错呀!游戏规则是脱下第一件衣物为准。”巧莲说。  “不公平,刚才还说什么豪放……女中豪杰……”我笑着说。  “现在我输了吗?有本事你赢了我再说。”静宜发起小姐脾气。  “真的?你输了敢点我吗?”我用激将法对静宜说。  “我为什么不敢,等会要是你输了,我先把你剥精光。”静宜单手插腰的说。  “好!抽牌!”我的手不知不觉搭在刘美娟的粉腿上说。  哇!刘美娟的粉腿滑腻极了,而且腿肌带有弹性,摸上的感觉很有手感,尤其是碰在玉腿上的一刹那,她颤抖的身体和闪缩,有如一只惊慌绵羊般的可爱和过瘾,也许,这就是处女的特征。  这一次的抽牌,皇天不负有心人,静宜真的输了。  “哈哈!女中豪杰输了,喝酒吧……噢……不……女中豪杰的名称,还不能作实,要看是否有胆量点我出去了,哈哈!”我嘲笑的说。  “在房间里面,有什么不敢的,点你就点你!”静宜吸了桌前的香槟对我说。  我当然乐意走出去,我发现碧莲的眼神很怪,是有一种想劝止又抑压自己的表情,我明白她的心态,毕竟静宜是她的女儿,要她当着面看情人脱下女儿的衣服,实在有些难为情和难受,最后,她连续吸了两杯香槟,看来是想用酒麻醉自己吧!  我走到静宜面前,望着她身上那套裙角长不过膝,红色紧身无袖的短旗袍裙,就全身加热发烫的,而且火龙高高挺起,我真怕它会从内裤的空隙钻出来撒野。  “静宜,要我脱下你身上哪一件好呢?”我戏弄静宜说。  “随你喜欢,愿赌服输,娟姐也是这样说。”静宜脸红的说。  静宜故意提起刘美娟的名字,似乎在暗示她也是女中豪杰,然而,她确实点了我出去,我也必需承认,她有刚强性格的一面。  “我像你刚才脱碧莲那般?”我对着静宜说。  “噢……不……随便你……”静宜听我说后,从惊吓中保持镇定的说。  “我还是脱下你的旗袍算了,免得弄皱,好吗?”我再次戏弄静宜说。  “嗯……”静宜似乎很醉,脸颊红得像个番茄,但脚步却站得很稳,挺可爱的。  原本静宜身上的旗袍钮扣,已经解开两粒,只要我动手多解开一粒钮扣的话,她胸前饱满的乳房,便会在我面前原形毕露,这也是我期待已久的机会,可是当静宜给我机会脱下她衣服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害怕,手指不停的颤抖,感觉像拆定时炸弹一般……  从静宜起伏不平的乳房来看,显然她也是十分紧张,当我的手指移到她胳肢窝对下的钮扣时,静宜稍稍张开胳臂,腾出一些空间,结果把刚才解开的衣领翻下,露出雪白的胸脯和粉美的胳臂,我急忙压抑内心那股冲动,在战战兢兢的心情下,将手指搭在即将解开的钮扣上。  静宜旗袍上的第三粒钮扣还未解开,我已经看见她大半个雪白乳球,还有三分之一的红色诱惑罩杯,然而罩杯细小的蕾丝花边,差点成为我爆出龙浆的导火线,为了不想浪费时间,我终于将静宜身上的钮扣,一粒一粒的解开,当解开最后一粒钮扣的时候,我急忙掩着鼻孔,害怕会有鲜血喷出……  静宜身上的旗袍裙,随着滑不腻手的肤肌滑下,此刻静宜的身上,仅有红色镂空的蕾丝乳罩,和一条红色的丁字裤,然而红色单薄的小罩杯,根本容纳不了胸前那对饱涨的乳球,只是勉为其难掩盖两粒小奶头,其余弹实的乳球,已经爆出罩外。  火辣辣的身段,优美的曲线,粉美的玉腿,弹实的美臀,上天全摆在静宜身上。在场不止我一个呆望静宜的胴体,甚至刘美娟、巧莲、碧莲们都一样呆望着,也许,我比她们看多了一些,因为静宜胯间小布的边缝上,露出几条黑溜溜的毛发,还有她们仍未嗅到的处女体香味。  我留意观察静宜蜜桃上的小布,果然发现也有一片水渍,这是很容易瞧见的,因为红色的布料沾上水,就会显得比较暗沉,虽然蜜桃的秘密揭晓了,但她乳头颜色的问题,还没得到答案,因为罩杯被饱涨的乳球塞得满满的,完全没有空隙可瞧,尤其她是佩戴那种肩带背扣型的乳罩,真是望罩兴叹呀!  脱下静宜的旗袍裙后,我和她都坐回沙发上,巧莲放下手上的摄影机,并把音乐的声量调高了一些,我不禁被那种刺激的强打音乐,搅得特别兴奋,相信刘美娟和静宜也和一样兴奋,不知不觉中,开始起身扭动身体跳舞。  “这样吧!我们今晚想狂欢,就来个刺激的,输的喝两杯香槟酒,接着让所有人脱光,输者不能反抗,抢不到衣服者,就罚一杯,怎么样?”巧莲问。  我同样使用以退为进的方法,没想到这时候碧莲站出来说话。  “龙生,你当然不可以打退堂鼓,刚才你脱我女儿静宜的衣服,现在怎样我也要脱光你才服气,女儿,你支持我吗?”碧莲问静宜说。  “妈,我当然支持你!”静宜激动的说。  “哈哈!你们想报仇的话,那也要问过美娟,肯不肯继续玩下去,对吗?”  我得意的说。  “娟姐,你继不继续呢?”静宜走到刘美娟身旁说。  “我……我当然支持你,女人当然支持女人,我玩!”刘美娟激动的说。  “不是吧……美娟……是脱精光哦……你想清楚了?”我假装很意外的说。  “精光就精光,我不相信四个女人脱不了你精光!”刘美娟也激动的说。  “好!我们女人干一杯!”碧莲提起酒杯说。  气氛突然变成如此澎湃,这个巧莲真是个强者,懂得安排碧莲在适当的时候入戏,此刻,静宜和刘美娟想退出游戏也不行,结果强行被拖下水,我真的越来越喜欢巧莲和碧莲,她们布的局和制造气氛,是非常的成功。  “嘻嘻……我们的……龙师傅……哦……师傅呀……你不敢玩?嘻!”静宜醉醺醺指着我鼻尖说。  “玩就玩,如果你们输了被脱光光,我就免费为你批个全相!”我激动的说。  “好呀!难得龙生师傅肯免费为我们看全相,起码不会亏大本,哈哈!”巧莲兴奋的说。  “哈!可能输就是赚了,哈!”刘美娟举起手,摇摆身体站不稳的说。  其实我说为她们看全相,目的也不过是想找个藉口摸一摸,顺便过过手瘾罢了,若我光明正大的伸手去摸,我怕静宜和刘美娟会以假醉的方法,掩饰羞怯和自尊心,这点我不能不防。  “开始!”静宜舞动身体,大声的说。  “龙生,快抽牌!”刘美娟的头也随着音乐舞动着说。  大家都站了起来,谁也不肯坐在沙发上,毕竟抽牌的刺激性大,加上又播放强打的迪士高舞曲,醉意加上舞步,又怎能坐得下呢?  虽然大家都已经到了很兴奋的状态,但我仍勉强保持清醒,因为我今晚有重要的任务。刘美娟和静宜两人醉意渐浓,毕竟那几瓶香槟可不简单,不但有汽而且她俩体内混合了四种酒,加上又用吸管饮法,酒精不上脑才怪呢!  “龙……生!快……抽!”刘美娟使劲拉我的手抽牌。  “好!我前面是穿金黄色的刘美娟,既然金多就当金,七属火,我就抽第七张,开!”我这一抽,结果抽出个十点。  “到……我!看你……是否真的能克住我!嘻嘻!”刘美娟醉着抽出个七点。  “哈哈!我都说火克金,被我说中了吧!”我可开心了,起码这回我不用输。  “哼!到你静……宜,你抽什么……都当我输……嘻!”刘美娟笑着对静宜说。  “不!我要输……不能……让娟姐……输……”静宜抽出了一张五。  接着巧莲和碧莲两人抽,最后是碧莲输了。  “快喝两杯酒!”我指桌面的香槟说。  “好!我喝!”碧莲笑着说。  “妈,我帮你喝!”静宜说。  “不用!我喝行了,你们脱吧!龙生,我可愿赌服输哦!”碧莲喝光接着张开手,任由我们上前把她脱个精光。  巧莲一马当先涌上去,接着我和刘美娟也涌上去,静宜最后也忍不住冲上前,碧莲很快被我们脱成一丝不挂的。  碧莲赤裸裸的玉体,吓得静宜和刘美娟两人,面露惊讶之色……  第九卷第四章疯狂赤身之夜  我猜可能是碧莲露出光秃秃的蜜桃,所以静宜和刘美娟两人,会看得目瞪口呆的,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我就不清楚了。  “妈……怎么你……”碧莲赤裸裸的回到座位,静宜忍不住指着碧莲胯间,目露疑惑的眼神。  “静宜,你们不用大惊小怪的……龙生的更怪呢……嘻!”碧莲似乎也醉了。  静宜和刘美娟两人的目光,第一时间投在我双腿之间,而她们的眼神很怪异,是疑惑还是羞怯,我分不出来,总之羞怯中带点冲动,冲动中又带点羞怯……  “我们继续抽!我想……看龙生……怎么怪法……快抽!”刘美娟两只手扶着沙发说。  接下来是刘美娟输了,我等刘美娟吸完两杯香槟酒后,马上扑前到她粉腿之间,冲动的脱下她的小内裤,当内裤脱下的时候,眼前裸出稀散毛发的山丘,不知是否酒精催促血液的关系,发现她蜜桃的两片花瓣是桃红色的,十分诱人。  我趁脱刘美娟内裤的一刹那,用手指在蜜桃的隙缝上一扫,竟扫出一片水渍,随着我的手指一扫,隐约听见今晚第一个女人的呻吟声。除此以外,我可以肯定她的蜜桃,已经成为水蜜桃,而蜜桃的琼浆,来势汹涌,它不止在小溪中掀起了巨浪,甚至已冲破小内裤的阻拦,想淹没整个房间似的,看来催情香薰的效力,实在不容小视。  刘美娟被我们脱精光很不服气,马上要我、静宜和巧莲继续比下去,结果这次,我终于满足刘美娟的心愿,我手上的两点,全无缚鸡之力,终告败北,最后吸了两杯香槟酒,步出人生中最刺激的刑台。  “来吧!任由你们处置,绝无怨言,一起上吧!”我大方举起手说。  不知刘美娟和静宜是否借酒行凶,以醉的姿态走出来,处女应有的矜持,都被抛出云霄外,向我频频发出凌厉的撕爪。此刻,我身上的衣物,不管是多名贵,在她们眼里像杀父仇人似的,不用两三下的抢夺,东一件、西一件的,把我剥得一丝不挂,下体露出擎天一柱的大龙根,内裤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美娟和静宜两人,望着我下体足足看了十多秒钟,从她们脸上惊讶之色,我肯定她们必定见过男人的龙物,知道男人龙物上必有龙须,所以她们的惊讶彷彿是在问我,龙须给谁拔掉了?  “大家满意了吧?”我苦笑的说。  刘美娟和静宜两人仍是没说话,眼睛只凝望我的下体,完全忘记少女该有的矜持。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脱光衣服,给未上过床的女人这样看,心里倒涌起一种很自豪的感觉,自豪是来自龙物的庞大,还是美女对我身体垂涎而感到自豪,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我只希望大龙物不会惊吓到她们。第1页结束
狡猾的风水术师
特别申明:本域下的《狡猾的风水术师》章节、其版权所属撸尔山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喜欢看"狡猾的风水术师"的人也喜欢:

  1.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2.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3.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4.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5.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6.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7. 狡猾的风水术师 

    狡猾的风水术师

广告位放置

阅读必读

阅读常见问题

  • 本文由march24.org提供,如果侵犯版权,请联系邮箱wokaolb@gmail.com。
  • http:///www.march24.org.com/xsread-.html